58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犬之神[综]. > 第158章 西陲之地

第158章 西陲之地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赫狼唱作俱佳的为自己过去的疏忽而道歉,这一刻他突然万分感谢自己过往在平安京生活的那些年,虽然当时他觉得平安京的贵族说话办事都太特么虚伪,那种惊讶或者不可思议以及感谢的样子都太过热情,热情的像是假的,但不可否认,当他以这份略显夸张但绝对真诚的表情和语气向迪卢木多道歉时,这位耿直的枪兵很显然的……他居然不好意思了!!!

    赫狼看着迪卢木多微微发红的耳朵,差点要笑出声。

    不行,要绷住,赫狼,是否会被枪捅死就在此一举了,绝对不能这个时候笑场!

    赫狼做双手捧心状,主动上前靠近迪卢木多,大大的眼睛深深的看着迪卢木多,再一次用真诚到肉麻的语气道:“我对不起你,迪卢木多……”

    话没说完,迪卢木多像是受惊他兔子一样竟蹬蹬蹬后退了几步!!

    赫狼:“……”额,这就有点尴尬了。

    迪卢木多猛地一甩枪花,他别过脸:“够了!”

    赫狼眼巴巴的看着迪卢木多,然后呢?

    迪卢木多深吸一口气,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他看向赫狼,发现少年依旧瞪着那双黑黝黝的水润大眼看着他,那眼中的祈求和诚恳好似在闪烁,让迪卢木多心中的怒火不翼而飞。

    他苦笑起来,将红蔷薇插在地上,向前走一步,然后半跪在赫狼面前。

    赫狼还处于幼年期,依旧是五短身材,迪卢木多半跪下来正好和赫狼的视线齐平。

    迪卢木多伸手似乎想要去摸赫狼的头,但在要碰到时,他又将手收了回去。

    他轻声道:“一开始我以为您是圣杯,所以才会渴望成人,如果说您最初是一只狗的话,想要成人的执念和圣杯相融合,才会吞噬圣杯,成为伪圣杯存在的话,那我说过的话并没有错啊。”

    “从最初就说好的,不管您是圣杯,还是r,亦或者是如何存在,这一次由我来实现您的愿望。”

    “您的歉意,我接受,但也请以后将一切告诉我,好嘛?”

    “您的意志将是我前进的方向,如果您什么都不说,我会迷茫的。”

    宣誓效忠,永世追随,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迪卢木多渴望将荣耀和光辉亲手捧到自己效忠之人面前,最无法承受的自然是被抛弃,这二百年来,若非他和赫狼之间的联系并未完全中断,想必他就真的坠入魔道了。

    赫狼看着面前的男子,突然觉得很羞愧。

    他满口跑火车的胡言乱语,却让他人以真心相待,上一次的叶王不知如何了,难道他还要再伤害一个真心对待他的人吗?

    赫狼轻轻嗯了了一声,只是道:“我叫赫狼。”

    “迪卢木多,记住我的名字。”

    “不是什么源丹与,也不是什么源雅真,去他的圣杯,去他的saber。”

    “我是赫狼,以后我要是不小心丢了,你可一定要来找我啊。”

    这句话说出的一瞬间,迪卢木多清晰的感应到他和面前的男孩之间契约回路骤然加深,同时远超于过去好几倍的魔力顺着契约汹涌而来。

    迪卢木多终于笑了,二百年前他们就相见,然而他们的契约却始终没有真正达成,只连接了一半。

    “好,赫狼大人,就这么约定了。”

    将事情都说开后,赫狼终于不再遮遮掩掩了,他直接变成小奶狗趴在迪卢木多的脑袋上蹭啊蹭。

    迪卢木多的耳朵腾的红了,他试图将赫狼从脑袋上抱下来,结果赫狼很自然的蹭了蹭赫狼的手,然后爪子一搭正好所在迪卢木多的怀里了。

    迪卢木多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噫,好软!

    他几乎是飘着回到了自己这些年居住的地方。

    由于迪卢木多常年在恐山徘徊,因他的不死性,纵然恐山有不少道场神社和修验者,却也无法将迪卢木多干掉,最终这些正道人士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了迪卢木多的势力范围。

    恐山以西大片大片的枯骨林就是迪卢木多的领地,迪卢木多住在恐山西面的山坳里,他在山坳外设立了一个石碑,石碑上刻了一个蔷薇,作为自己的标志。

    于是迪卢木多的名号从双枪童子变成了蔷薇童子==

    赫狼虽然知道不应该笑,但听了这名号还是闷声大笑了一场。

    迪卢木多看着在自己怀中抽搐的小奶狗,有点焦急:“……赫狼大人您肚子疼吗?”

    赫狼张口咬在迪卢木多手腕的皮甲上,默念静心静心……他松开口,舔了舔迪卢木多的手腕,抬头,毛茸茸的小狗崽瞪圆了湿漉漉的眼睛,粉色的小舌头舔啊舔。

    他用鼻子蹭了蹭迪卢木多的脸,开口。

    “我有点饿,想吃烤肉!”

    ……一箭正中红心!

    迪卢木多完败。

    “好,您等着,我去给您烤!”

    迪卢木多麾下有众多妖怪,这些妖怪中一部分是他自己的手下,还有一部分是酒吞童子的手下。

    大王想吃肉,下面自有小妖出马,很快就有小妖叼着一只山鸡和几只兔子过来,迪卢木多轻车熟路的给山鸡去毛清洗内脏,赫狼眼巴巴的蹲在旁边,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

    当他一口咬住鸡腿时,他泪流满面,哭的稀里哗啦。

    迪卢木多无奈极了:“您又怎么了?”

    赫狼一边吃一边哭:“我终于吃到烤鸡腿了!”

    有谁能理解他的痛?在吃了快十年平安京的煮萝卜后,又不得不去魔界吃了十年的生肉,当口中蓓蕾再一次被烤鸡腿的香味填满时,赫狼觉得自己的灵魂在飞升。

    迪卢木多哭笑不得,他安抚赫狼:“您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身体没问题的话,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赫狼大声吼道:“我要吃!我全都要吃!!”

    于是赫狼见到迪卢木多的一天,是在吃吃吃吃中度过的。

    拜妖怪的良好身体素质所赐,哪怕赫狼吃掉了三只山□□只兔子外带一只狍子,他也没有任何肠胃不适,反而看着更精神了。

    迪卢木多啧啧不已:“您这……不是普通的狗吧?”

    赫狼得意的抬起下巴:“当然不是,我现在是狗妖!”

    “……”迪卢木多:“哦,听上去很厉害。”完全看不出来。

    赫狼也不在意迪卢木多的怀疑,他用讨巧的手段进入成长期自然也有代价,所谓的代价就是他的妖身要比正常的狗妖小一圈不止,只有等正常生长二百年后才能弥补这种差距。

    赫狼奇怪的是另一件事:“对了,酒吞童子后来有去找你麻烦了吗?”

    迪卢木多摇头:“没有,就是偶然遇到酒吞童子,他也是行色匆匆,后来他似乎迷恋上一个叫红叶的女鬼,只是那女鬼被晴明大人封印了,再然后他似乎和茨木童子闹翻了,两人在大江山大打出手,再然后他们就通过裂缝离开此世界,好像去魔界了。”

    赫狼听后顿觉奇怪,他在魔界那么多年也没见过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或者说在大狗妖的保护下,他只知道自家领地周围居住的大妖们,现在想想这些大妖们的脾气竟还算温和,也比较懒散,不怎么积极拓张领地,否则大狗妖前脚出门后脚他就会被附近的妖怪当成盘中餐解决掉。

    赫狼道:“所以大江山剩下的小妖都跟着你来恐山了?”

    迪卢木多道:“没错,留他们在大江山祸害来往行人,还不如跟我来恐山,还能给山上那些修验者增加一些修行经验。”

    说起来也是好笑,迪卢木多本人是一位品性高洁的骑士,他手下的妖怪自然也不敢随意害人,顶多下山去戏弄人,坑蒙拐骗这是禁不了的,但却绝不会轻易害人命,导致恐山不少修行人士都喜欢跑到西山枯骨林里历练。

    ——这种锻炼自己的机会多难的啊,反正死不了人~

    一开始倒是有小妖被不知轻重的修验者打死,于是迪卢木多一枪跳上了山,将恐山弄的鸡飞狗跳,对于一个死不了还没法封印的大妖怪,这帮正道人士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赫狼听后心思活跃起来,迪卢木多倒是开了个好头,不如他趁机圈地,占土为王好了!

    “我想将叶王带出来。”赫狼对迪卢木多道:“但只靠我自己是不可能的,我想建立一个势力,你能帮我吗?”

    迪卢木多莞尔:“自然可以。”

    赫狼道:“那我们就以恐山为根据地吧,继续向西发展,将整个西陲之地都纳入我们的版图之内!”

    按照他看到的景象推算,宇智波斑和叶王能一起喝咖啡,最起码也是咖啡传到岛国的时间了,最起码距现在七八百年,这些日子足够他折腾出点东西了。

    “好,听您的。”迪卢木多笑道:“我们的势力叫什么?”

    赫狼很不负责任的道:“既然是西陲之地,就叫西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