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炼剑

第六百五十三章 炼剑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曦星,繁华鼎盛的生命大星,金曦神朝君临天下,皇命所至,人间莫敢不从。

    凌立实境顶峰的金曦皇主,借一朝底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被誉为当今天下最有可能迈入真境之人。

    金曦皇城,白琴、青萧两大神将回归,诛魔失败,入宫复命。

    金曦神殿,皇座前,一道强大之极的身影静立,周身金色气运盘绕,宛如火焰燃烧,耀眼夺目。

    “吾皇”

    白琴上殿,跪地行礼道。

    “起来吧”

    金曦皇主开口,平静道。

    白琴起身,面露惭愧之色,道,“属下无能,未能除掉魔祸,九位神卫战死,青萧也受了重伤”

    金曦皇主双眸微眯,道,“青萧不弱,你的实力更是堪比虚境巅峰,加上九神卫相助,竟然也奈何不了此魔”

    “墨门第九子突现战局之外,属下不识,出手阻拦之际,战局崩溃,全面惨败”白琴如实回答道。

    “墨门第九子?”

    金熙皇主眼中闪过流光,墨主派来的人竟然是他,奇怪。

    “你们既然正面交手,结果如何?”金熙皇主问道。

    “未分胜负,此子当真如皇主所说,不能以寻常之人来看待,战力之强,匪夷所思”白琴正色道。

    “经验,判断,战中应变,此子当初表现出的器量都让人震惊,此子很明显不是大教悉心培养的弟子,而是一个一步步从血波中杀出来的刽子手”金熙皇主平静道。<>

    白琴颔首,想了想,道,“还有一事,同样不太寻常”

    “何事?”金熙皇主道。

    “墨门第九子似乎与那位魔是旧识,尤其在提起当初战死的那位女子时,墨门第九子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非是作伪”白琴回禀道。

    “哦?”

    金熙皇主闻言,脸上升起一抹异色,这倒是一件值得注意之事。

    思考片刻,金熙皇主看向下方之人,开口道,“朕会留意,你先回去休息,诛魔一事,暂且不用挂心”

    “是”

    白琴恭敬领命,转身退去。

    白琴离开,金熙皇主双目看向殿外,眸中光华闪过,墨门派来了最不该来的人,不过,他倒是想看看,这位让红鸾王境吃了大亏的墨门第九子究竟还有多少能为。

    金熙皇城,街道之上,宁辰带着音儿走来,错身而过的行人,谁都没有在意这再普通不过的两人。

    “宁辰,你是怀疑金熙皇主吗?”音儿不解道。

    “怀疑还说不上”

    宁辰摇头,道,“金熙皇主这是既是消息的源头,不论此事是否与其有关,都需要验证一番,另外,想必再过不久,子衣便会来了”

    “为什么”

    音儿面露疑惑,道,“这里是金熙皇城啊,有金熙皇主在,他过来不是送死吗?”

    “魔性”

    宁辰轻轻一叹,道,“魔是这个世间最眦睚必报的种族,此前的追杀,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若是子衣有备而来,以有心算无心,就算金熙皇主出手,也不一定能将其留住”

    “那你们再见面,他还认识你吗?”音儿继续问道。<>

    “认识,但,并不代表会认同”

    宁辰目光看向前方,道,“子衣与魔身、玄罗一样,都已是真正的魔,无心无情,一旦动怒,便代表毁灭,没有人能够阻止”

    音儿沉默,情绪变的不是很高。

    宁辰看出小丫头的心思,开口道,“不用多想,当初魔身并非有意要伤你,否则,也不可能一直将你带在身边,魔虽无情,但非无智,与正常人一样,会有自己的判断”

    “救不回吗?”音儿抬头,期待道。

    宁辰摇头,道,“至今为止从未有人成功过,我曾也尝试过以佛门之法为子衣洗去魔性,最终却还是失败了,魔便是魔,就如同人一般,人心不可变,魔性同样难除”

    音儿听过,静静跟在身边之人旁边,没有再多说。

    走了不久,福来客栈,一间距离白琴神将府邸不远的客栈中,宁辰带着音儿住下,房间的位置,就选在了正对白琴神将府邸的一面。

    奔波数日,音儿已很疲惫,吃东西时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

    一向很能吃的小丫头很快吃完,一头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头发都没有心情解开。

    看音儿睡着,宁辰上前帮其松开扎起的头发,让小丫头能睡的更舒服一些。

    烛火下的小女孩已亭亭玉立,花开一般的年纪,正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宁辰眸中闪过一抹感慨,音儿都长大了,不知不觉又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没有多出来的心思多愁善感,宁辰压下心中波动,迈步走到窗前,看着相隔不远的白琴神将府邸,重新平静下来的眸子,不见任何变化。

    繁华之极的人间,和曾经的大夏极其相似,三十载过去,往事如流云,再也回不来。

    片刻后,房间之内,凤凰虚影显化,凤火升腾,火焰中,一口通体血红的剑胎出现,历经无数日夜的锤炼,终于现出剑形。

    昔日从天府七杀宫中寻到的星魂铁母,质地坚硬超出想象,即便有凤火锻炼,也难以锻化。

    宁辰没有刻意去管凤火中的剑胎,双眸看着前方夜色下的府邸,静静等待。

    一夜的时间渐渐过去,没有任何情况发生,天色渐亮时,凤火消散,火中剑胎也随之消失,宁辰关闭了窗户,转身走到门前,打开屋门下楼去。

    一楼,天色亮起后,陆续有客人下楼,宁辰简单给小丫头点了些饭菜,与掌柜叮嘱了几句,旋即迈步朝客栈外走去。

    青萧神将府邸前,红衣现身,容颜更易,瞬步入府。

    府邸之前,守卫只感眼前一花,还未来得及反应,已看不到进入之人的身影。

    “何人”

    府邸中,隐藏的强者怒喝,只是,来人如入无人之地,身影掠动间,已至青萧神将房间。

    房间内,青萧神将依旧昏迷未醒,一位容颜娇媚的妇人坐在床边,衣带不解的照顾着床上的男子。

    红衣出现,毫无征兆,妇人一颤,立刻挡在床上男子身前。

    就在这时,房间之外,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旋即,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打破了这片刻的僵持。

    “母亲”

    房间外,不足三岁的小男孩探过小脑袋,奶声奶气喊了一句,未能感受到房间中异常的气氛,摇摇晃晃进屋来。

    妇人脸色一变,急声喊道,“不要进来”

    听到严厉的训斥之声,小男孩身子一震,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漂亮的大眼睛盈上泪珠。

    宁辰回头看了小男孩一眼,没有多言,目光重新移过,看向床上昏迷的身影,身影闪过,瞬至前方。

    妇人身子一震,想要阻拦,却已来不及。

    青霜剑出,自动护主,谁知,交锋一瞬,红衣指上剑势一转,黄泉开禁,封印青霜。

    “此剑,吾带走了”

    一语落,红衣退出,错身而过,离开房间。

    红衣离开不久,两道苍老的身影出现房间中,强大的气息,震动天地。

    “人呢?”其中一位老者凝声道。

    “已经离开了”妇人神色沉重道。

    老者皱眉,看向床上的青萧,道,“寻仇而来?”

    “不像”

    妇人摇了摇头,道,“刚才有机会,他分明可以将我们全杀了,可是,他只带走了青霜剑,没有对我们出手”

    “为剑而来?”

    老者眸子眯起,感到不解,青霜剑确实不凡,名列金熙皇朝三大名剑之一,但是,选在白日夺剑,总归不太正常。

    “将今日之事禀告皇主,另外请白琴神将过来一趟,白电、青霜互有感应,说不定能找到夺剑之人的行踪”

    另一位老者开口,平静道。

    福来客栈,宁辰走来,一楼,音儿正在吃东西,看到前者回来,抬起头灿烂一笑。

    宁辰走到桌前坐下,拿起小丫头准备好的碗筷和清粥,安静地吃了起来。

    “你干吗去了”音儿夹过一筷子青菜放在前者碗中,娇声问道。

    “去抢一把剑”宁辰如实道。

    “哦”

    音儿轻应了一声,没有在意,继续问道,“抢剑干吗?”

    “炼剑,另外,给金熙皇朝找些麻烦”宁辰轻声道。

    与此同时,青萧神将府邸中,白琴神将出现,听过妇人详细的描述后,眉头不禁皱起。

    会是谁呢,目的又是如何?

    或者,此人就是墨门第九子?

    答案难以确定,白琴挥手握剑,白电光华大盛,雷光交错,直冲天际。

    晴日起雷霆,剑压弥漫整个金熙皇朝,寻找青霜剑的踪迹。

    福来客栈,宁辰感受到来自天际的剑压,没有理会,继续吃饭。

    青萧神将府邸,寻找许久,白琴收剑,开口道,“青霜剑的确还在皇城中,只是,究竟在哪里无法确定,夺剑之人非是常人,封印了青霜剑的--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