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替命之符

第四百九十七章 替命之符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寒夜凄冷,箭牢困魔,金色的光华不断盘旋,无穷无尽,封锁所有退路。  .

    箭牢中,三口弓,顶上弓法造诣,配合阵法,共诛魔祸。

    战局外,赵飞霄掠阵,箭锋锁命,等待出招之机。

    赤练动,血光耀世,极快的身影,避开一道又一道箭光,随之,剑锋破空,斩向其中一人。

    “嗖”

    剑至一瞬,箭锋随之而来,黑衣再度腾身,避开箭光。

    三人呼应,攻守轮替,默契无间,竟是最大程度地抹平了剑者极速的威胁。

    “配合不错,可惜,我战的不耐烦了”

    黑衣挥剑,纳天地间邪力,顿时,滚滚邪元汇集剑中,滔天凶煞之气,澎湃浩荡而开,一剑斩出,以力破巧。

    战局外,赵飞霄见状,古弓弯起,金光升腾,至极一箭,迎剑而出。

    轰然一声剧震,沙尘四起,遮目一瞬,黑衣再度消失,极速沦亡之剑,瞬至一人身前。

    同一时间,两道箭光掠至,同时穿破黑衣,惊见黑衣散形,竟只是残影。

    “呃”

    一剑入体,血花飞溅,不知何时出现在另一人身前的黑衣,一剑贯穿后者胸口,旋即抽剑,身退。

    阵法破,危机现,赵飞霄神色一凝,身影一闪,踏入阵法,欲补全阵法之缺。

    “少了一人掠阵,你认为这个阵法,还有几成威胁”

    黑衣手中赤练再凝邪元,脚步踏转,剑动意行,一剑转天,漫天血沙弥漫。

    赵飞霄翻掌挡剑,砰然一声,沙尘散,剑意消。

    然而,阵法之中,另外两人便没有这么好运,功体和根基的差距,难以同前者一般挡下剑意,但见沙尘中,剑意透体而过,血水喷涌,洒落如雨。

    嘭嘭两声,倒落尘埃的身影,血染大地,再也没有站起。

    瞬息即变的战局,让人震惊,凶剑在手的黑衣,煞气加身,功体修为不再是弱点,招式之间,杀机尽现。

    心知大长老很快便会赶来,赵飞霄不愿硬战,金弓如月,道道金色箭光封去对手前路,以守为主,全力拖延时间。

    反观黑衣,凶剑引杀,血色光华在黑夜中绽放,残影如幻,攻势凌厉异常。

    “魔式,血焰”

    凤火化血焰,杀招现人间,脱胎剑式的魔招,出自同源,凤身施展起来,几乎难辨真假,威势惊人。

    杀招临,赵飞霄凝元聚气,弯弓极致,三支金色箭芒交错而出,砰然挡向极速而来的剑光。

    “呃”

    一声恐怖的碰撞响起,箭芒、剑光应声消散,然而,凶剑煞气难以阻挡,随着余波侵入赵飞霄体内,带出一瀑刺目的血红。

    沙尘之中,黑衣身影剑势未停,极速穿过飞沙,瞬至前者身前,一剑贯体,旋即剑锋一挥,将剑上之人甩飞出去。

    砰然一声,身影砸落大地上,尘沙扬起,染上朱红。

    四人战败,黑衣走到箭牢前,一剑挥斩,箭牢应声崩碎,化为星点消散天地之间。

    就在这时,远方,一位白须白衣的老者疾速掠来,强大的气息,无限接近人间至尊境,带给人的压迫力与赵家宗主几乎不相上下。

    三息之后,赵家第一太上,太上阁之首,赶至战局。

    “终于等到你了,赵清扬”

    黑夜中,黑衣身影静立,看着眼前之人,平静道。

    赵清扬看了一眼不远处倒落尘埃中的四人,神色沉下,赵飞霄他们竟败的如此之快,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你到底有有什么目的”赵清扬沉声道。

    “你的命”黑衣身影淡淡道。

    “凭你?愚蠢”

    赵清扬眸子一冷,右手虚握,一口黑色剑锋显化,冰冷的气息,竟与阴月天弓极其相似。

    下一刻,剑锋动,阴冷寒气随之散开,千丈大地竟瞬间凝出霜华,月寒之剑,首现锋芒。

    黑衣身影眸子微凝,脚步踏转,避开阴月剑锋,旋即身形折返,赤练索命。

    “铿”

    双剑交并,华光四散,剑上冰晶凝结,竟是要强行封锁赤练剑中的凶煞之气。

    黑衣见状,剑势一转,震开冰封的双剑,旋即退出数丈,剑行如柳飘,触之既走,以极速克制阴月剑中奇异的力量。

    “不差”

    眼见对手变招,赵清扬一剑震开眼前之人,定神,剑上月华大盛,无边无际的冻气扩散开来,极招将现,天地齐颤。

    “风卷残云一剑红”

    极招现世,月下残红,一剑过隙,百里冰封。

    黑衣眸光一沉,不再犹豫,左手一握,阎王现世,双剑齐现锋芒,一声惊天凤鸣,身后巨大的凤影显化世间。

    一瞬之后,黑衣动,左运九阳焚九州,右运剑式开月华,双招齐现,交错而出。

    极招相碰,短暂的寂静,旋即便是天塌地陷一般的山移地动,百里大地剧烈震动,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出现,纵横蔓延,看不到尽头。

    “你不是赤练魔,你到底是谁”

    余波之中,赵清扬口中一声闷哼,连退数步,看着眼前黑衣年轻人,面露震撼之色,沉声道。

    “杀你之人”

    宁辰身形再动,阎王开启黄泉路,九阳轮转,至阳功法硬撼至阴之剑。

    铿然交并的剑锋,一瞬间的花开花落,是冰花短暂的一生,阴阳相克,互相抵消下,剑上争锋再度平衡。

    “剑式,破岳”

    近身搏命,赤练行千钧,轰然一声,破岳而下。

    赵清扬挥剑挡招,一声闷哼,再退数步。

    行剑方式截然不同的两口剑,却都是顶峰绝逸的剑上造诣,赵家太上,首陷危局。

    “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能为,留你不得,纳命吧”

    眼见对手惊世骇俗的剑上能为,赵清扬神色越发凝重,阴月剑上寒气贯天,九天之上,乌云搅动,一丝月光透过巨大的漩涡照下,映在剑上,惊人的异象,百里方圆风云为之狂乱。

    “天相从临”

    法则之力现,宁辰神色凝下,脚下一踏,纵身入空,双剑凝双招,一剑初阳东升,一剑九阳焚世,至阳并合之招,化为一轮焚天煮海的神阳,从天压下。

    双极对碰,双目所及,万象消失,一寸寸大地崩毁坯变,陷落数丈,无尽荒原,尽成焦土。

    “天书”

    赵清扬脚步踉跄,眸中尽是震惊,片刻后,胸口一瀑血红喷涌,煞气入体,瞬毁一身经脉。

    另一边,黑衣双臂,血水泊泊流下,极招之后,同样重创难支。

    “呃”

    一口鲜血呕出,赵清扬手中剑锋拄地,捂着胸口不断溢出的鲜血,先是震惊,旋即疯狂的大笑起来。

    “小子,没力气了吗,可惜啊,吾的战斗才刚刚开始,生死转息,轮回替命”

    疯狂的笑声中,赵清扬心口,一枚金色符咒绽放出耀眼的光华,替命之符,首现世间。

    转瞬之间的生死轮替,替命之符砰然消散,下一刻,太上动,一掌拍出,黑衣身影砰然飞出,血染尘沙。

    “想不到吧,人算不如天算,你的命,吾收下了”

    赵清扬一步步走上前,一掌印天灵,就要终结前者性命。

    就在这一刻,黑色刀光出现,铿然挡下前者掌力,旋即带过重伤的知命,疾速远去。

    “葬花之泪,花中蝶,可恶!”

    眼见消失黑夜中的两人,赵清扬神色无比阴沉,没有想到花中蝶在这个时候出现,功亏一篑。

    北御城,偏僻的小宅中,蓝光闪过,花中蝶带着重伤的知命现身,二话不说,将一枚丹药塞入其口中,旋即凝元聚气,助其疗伤。

    半刻钟后,宁辰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薄怒的女子,歉意一笑,道,“师姐”

    “为了一个破符,不要命了吗,我要是晚来片刻,你的小命就没了”花中蝶怒声斥道。

    “我相信师姐会及时赶来的”宁辰疲惫地笑了笑,道。

    花中蝶气的不行,却也不忍再多责怪,转换话题,问道,“如何,怎样夺替死符,看明白了吗?”

    “恩”

    宁辰点了点头,道,“时间很短暂,即便有准备,也只有一瞬间的机会,一旦错过,替命之术便会完成,替命符也会随之消失”

    “需要我出手吗?”花中蝶想了想,轻声道。

    “不用,流苏那里,尚且需要赵家去营救,另外,流苏命魂中的异识,与赵腾空和太上阁脱不了干系,在确保流苏安全之前,这两脉的平衡不能打破”宁辰应道。

    “知道是何人所为吗?”花中蝶眸中闪过一抹异色,问道。

    “三成可能是赵腾空自导自演,六成可能是太上阁的阴谋,至于最后一成可能,有其他势力介入,不过可能性微乎其微”宁辰回答道。

    赵流苏的体质,确实非同一般,但是也不值得让一个势力如此大动干戈,至于隐藏在特殊体质后的秘密,知晓的人,算上他,应也不超过五个。

    异识一事,太过隐秘,除了背后的阴谋者,其他的势力,很难探知。

    另外,上一次刺客夜袭之时,赵幽兰的两箭,表面上是要帮忙,但是,以他和此女交手的情况来看,当日,赵幽兰若是全力出手,那两位半尊,很难全身而退。

    种种迹象来看,此事都只是赵家两脉的博弈,而他,只不过是赵腾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罢了。

    世家水深,人情薄凉,棋子落尽之时,方见人心冷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