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无尽破碎 > 第二十七章 中二 热血满满的气息

第二十七章 中二 热血满满的气息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宇智波诚,日向香彩!原来你们早就暗中联手了!”

    日向日足不禁脸色难看,看到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若是没有宇智波诚等人的默许,日向香彩哪里敢在木叶光明正大的出现,更不用说暗中鼓动政变,直接干涉日向一族的内政了。

    “不,我们仅仅是要挽回十年前的错误,继续我们昔日所要做的事情而已!”

    宇智波诚淡淡的说道:“十年前,我们有狠下心来,彻底清洗木叶的腐朽势力,所以才有了宇智波的内战,才有了木叶的血色一夜!不过今天,我们已经不需要选择了!三代已经老了,你们也已经老了,而我们年轻的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了,已经有资格不需要做选择了!”

    “呵呵,无根的落叶既然已经腐朽,就不应该再留恋枝头的位置,尽快让位给新的嫩枝嫩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日向香彩轻轻一笑,微微揶揄的说道:“宇智波诚,许多人说你不懂政治,不懂的怎么作为一个领袖,但是其实你比谁都看得更透看得更远呢!政治的精髓不就是比所有的对手活的更长,活的更久,活的更好嘛!建立‘忍术革新联合会’,将忍术革新的理念悄悄的在年轻的忍者之中传播,等到接受你理念的新一代成长起来,抗拒你理念的老一辈凋零,胜利就会如熟透的果实一般,自动的落入你的手中!呵呵,宇智波诚,你这样的智者,才是真正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吧!启君对你的重视,果然不是没有理由呢!”

    “日向香彩!”

    对于日向香彩的揶揄,宇智波诚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和宇智波启之间的协议,仅仅只限于对付‘晓’以及其幕后的宇智波斑,或者其他可能我们未知的幕后人物。但是宇智波启既然已经离开木叶了,那无论他当年选择的缘由是什么,都已经毫无意义!村子中有很多人不会欢迎他,更不会给他重新插手木叶的机会!”

    “喔,诚君这是警告我不要插手日向一族的事情嘛?”

    日向香彩的目光在日向宁次和日向雏田的身上微微一扫,略带玩味的说道:“说起来,现在咱这里的可都是日向族人,只有诚君你一个人是外人呢!莫非,宇智波一族也要插手日向一族的事吗?”

    日向香彩的挑拨之话说的虽然十分明显和露骨,但是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根深蒂固的矛盾,以及自小就受到的敌视对方的教育。使得在场的人中,除了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之外,所有人对宇智波诚都隐隐透漏出一份明显的敌意。

    “不,宇智波一族不会插手日向一族的任何事情,村子也不会干涉日向一族的任何内政!日向一族也必定会掌握在日向一族的人手中!”

    对于日向香彩的质问,宇智波诚淡淡的表态道:“不过日向一族毕竟是木叶忍村的一部分,村子也不会允许任何外来势力外来力量干涉日向一族的事物!村子有能力,有决心,也会以实际行动保证日向一族的安定和谐。日向雏田是被村子和日向一族一起认可的日向一族的未来族长,这一点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是吗?”

    日向香彩自然知道日向雏田背后,既然有着以宇智波诚为代表的四代一系力量的支持,哪怕是真正动政变,以下克上造反上位,也会得到木叶村子的认可,成为毫无争议的日向一族的族长,她和宇智波启毕竟是外来势力,想要在木叶忍村中和已经占据了木叶大部分要害部分的四代一系争斗,根本不可能胜利。

    所以虽然日向香彩十分看好日向宁次这个弟子,希望培养他成为未来日向一族的继承人,不过在现在表现的出乎意料的出色的日向雏田面前,却是已经没有了机会。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非日向香彩的性格,再加上她对同样是女孩,也是性格坚毅,杀伐果断的日向雏田十分有好感,因此她也只是轻轻一笑,道:“现在的后辈果然都十分了不得,我在当初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是没有背叛家族的勇气!”

    说着她又深深的看了日向雏田一眼,微微有些感叹的说道:“可惜呀,我当初没有你这么幸运!或许日向一族,在你的手中真正能够获得涅槃和新生,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呢!”

    说罢日向香彩也不在准备停留,而是回头向日向宁次道:“宁次,我和启君都很欣赏你的才能和器量,你是希望追随我和启君,前往‘海之国’开始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生呢!还是想要留在木叶,继续你在日向一族的使命和责任?”

    “师傅!”

    日向宁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一脸神色复杂的日向日差,又看了一眼只是平静的等待着他的选择的日向香彩,心中不禁微微激动,又不禁有些犹豫!

    “宁次!根据你的心意,自由的做出选择吧!”

    日向日差并没有直接帮日向宁次定下选择,而是以充满鼓励的目光注视着日向宁次,鼓励他勇敢的根据自己的心意,做出自由的选择!

    “自由?”

    日向宁次不禁微微恍然,这个词对日向分家的人来说是多遥远的事情呀!笼中鸟咒印,束缚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身体,也同样束缚了他们的思想,禁锢了他们的梦想。每一个日向分家的人在被打上笼中鸟咒印之后,就被彻底的折断了飞翔的翅膀,失去了追寻自由的勇气!

    我能够自由的选择吗?我有追寻自由的勇气吗?

    恍惚中,日向宁次不断的在内心之中这样询问自己。不由自主的,日向宁次想起父亲的遭遇,想起父亲仅仅因为一点点的不恭敬,就被日向日足动笼中鸟咒印,折磨的痛苦不堪。也同样想到了他自己的遭遇,仅仅是不懂得掩藏心目中对宗家的愤恨,就同样被笼中鸟咒印折磨,那种仿佛头颅被金箍不断挤压压缩,深入骨髓的痛苦至今也让他记忆犹新!

    那种几乎能够击溃一切坚强意志的痛苦,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折磨着日向分家中人,一点点的消磨去他们的反抗意志,一点点的将他们像皮鞭下的家畜一般被驯服!

    羡慕、嫉妒、愤恨、不甘……种种情绪在日向宁次的心中酝酿,最终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师傅,那个传说中日向一族反抗宗家,追寻自由的斗士,想起了那一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露出光洁的额头,告诉自己笼中鸟咒印虽然无解,日向的制度虽然坚固,但是只要有着一颗真正无畏生死,追寻自由,打破枷锁的心,就没有什么奇迹不能创造。

    同时,日向宁次也想起了日向雏田这个一直隐隐中被他敌视甚至迁怒仇恨的宗家大小姐,一直高高在上,身为宗家大小姐,从未体验过分家痛苦的她,竟然有勇气为了一个即将成为分家的妹妹,而悍然反抗。而且为了打破日向宗家分家这种不合理的制度,她甚至有勇气直接与村子中的某些高层做交易,以解开所有分家笼中鸟咒印为条件,争取到了日向一族所有分家的暗中支持!

    堂堂一个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宗家大小姐都有这样打破枷锁的勇气,他日向宁次,一个一直以日向一族的那些斗士为目标,一直孜孜以求的要打破命运,挣脱这个名为笼中鸟的囚笼的人,难道就没有追求自由的勇气吗?

    如此想着,日向宁次不禁握紧拳头,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勇气从心灵深处涌出,他猛然抬头,坚定的望着日向香彩,以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道:“师傅!我愿意追随你,也愿意去看看那位‘忍界最强的男人’到底是何等的器量和风采!”

    “好!”

    看着日向宁次做出了选择,日向香彩不禁欣然点头,她微微转头,向宇智波诚笑道:“诚君,我想你不会介意我这个小小的挖角吧!”

    日向宁次虽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不过在如今穿越者辈出的世界中,却也只算是一般般而已。而且宇智波诚也并不觉得强留下一个心不在这里的日向宁次有何意义,不过他也不会因此而特意表态,而是默然无语,对日向香彩的话不置可否。

    “请等一下!”

    就在日向香彩正要带着日向宁次离开的时候,日向宁次突然喊道:“师傅,请稍等一下!”

    日向宁次双手握拳,双目坚定,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忽然转身,向着日向雏田道:“日向雏田,作为宗家的大小姐,我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挑战!”

    “……”

    日向雏田不禁微微惊讶,不明白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日向宁次为什么又要向她挑战。

    而在日向雏田的惊讶的目光中,日向宁次却是斗志满满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因为,在离开之前,我要证明一件事情!分家的血脉并不比宗家差,分家的人也能够胜过宗家!”

    “额,果然是自古火影出中二!”

    独孤凤不禁以手扶额,对日向宁次这种名为热血实为中二气息满满的宣言表示无语。而对于这种中二期满满的家伙的挑战,独孤凤向来都是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踹飞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反省反省之自己的错误。

    不过,接下来日向雏田的反应,却让独孤凤不禁感叹,火影世界果然是中二横行的世界,这个世界强大的感染能力,甚至连穿越者也不能幸免。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看着双拳紧握,面容无比坚定的日向宁次,日向雏田不禁为他的坚定和斗志所感染,仿佛看到了当初刚刚下定决心的自己一般,忍不住说道:“不过,我并非是为了证明宗家的血脉比分家优秀,而是为了证明我日向雏田能够负担起日向一族的责任,能够保护所有想要守护的人……”

    几乎同时,日向家当代两位最杰出的天才,各自摆开柔拳的拳架,一股如有实质的熊熊斗志在二者之间充斥开来。

    日向香彩、宇智波诚都没有出手阻止的意图,反而都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即将展开的对决。

    而独孤凤看到日向香彩、宇智波诚各自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老神自在的看着日向雏田和日向宁次的决斗,不禁微微感到不爽。

    “既然大家都活动活动,那么这边也不能太过清闲啊!”

    独孤凤突然轻轻一笑,微微活动活动起手腕脚腕,向日向香彩、宇智波诚同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