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不必了

作者:七喜丸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漫宁不由的有些尴尬,撩了撩额前的头发低声的道:“额,要不然……我还是在上楼叫一下他试试吧!”

    “不必了!”男人这个时候突的开了口说话,他那很是威严的目光一直打量着杜漫宁,这样的眼神让她很是不安,男人冷着脸打量着她,一身飘逸的长裙,及膝的长度露出了小腿晶莹白嫩的肌肤,双臂是水袖的半缕空蕾丝剪裁,整个人显的清纯且又高贵,及腰的长发垂在肩膀的两侧,活脱脱就似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你就是他的新欢?”男人冷眯着眼,语气明显的有些不屑,杜漫宁尴尬的站在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礼貌的应了一声道:“额,南宫先生您请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叫总裁出来!”

    “总裁?”男人冷声笑了一下,起身走到了杜漫宁的面前直盯着她的眼神道:“原来搞的是办公室恋情!”

    杜漫宁只能无语,对一个闹别扭的老人,她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他,好在他并没有怎么难为杜漫宁,只是快步的走上了楼去,杜漫宁多少也了解一点南宫寒的脾气,看到他之前的那个态度,生怕两个发生争执,所以就上前拦在了那老人的面前轻声的道:“对不起,您不如就在楼下等等,我去把总裁叫出来就行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拦着我?”那老人又是很不屑的看了杜漫宁一眼,然后直奔上楼。杜漫宁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跟在他的身后上楼。南宫寒还是没有起床,那老人直接走过去一把扯开了南宫寒身上的被子……

    “哦,我的天!”杜漫宁惊的小嘴张在那儿,脸上瞬间红白交加,那老人也是一怔,又气又怒的冲着他吼道:“把衣服穿起来,看看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

    南宫寒一身精壮的肌肉,性感完美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就这样未着寸缕的露在他老爸的面前,可是他还一幅无比悠闲的样子,看的杜漫宁不由的一头黑线,他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就这样站起来,走到浴室里去洗梳,没有理会那老人,也没有看杜漫宁一眼。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样对待你老爸我的吗?”那老人气极而吼,南宫寒猛的一下子转过身来,眼神冰冷而漠然,用那一种看待陌生人一样的眼光看着他,虽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眼神,让那老人瞬间没有声音。

    “你来这儿就是想和我吵架的?”嘲讽的声音响起,南宫寒一边梳洗一边无所谓的应了一句,这时那老人才回过神来道:“琪琪打电话和我哭诉,说你在外面搞外遇,一开始我还不相信,毕竟你们两个都要结婚了,而且她还怀了你的孩子,你竟然如此的放纵。”

    “你的消息倒很灵通,看来她最依靠的还是你啊?”

    “你……你这是什么屁话?”老人气的浑身颤抖,手指着他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南宫寒看也不看他一眼的道:“婚期会如期的举行,至于时间你们决定就行了,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我从来不亏待跟过我的女人,但是你要告诉她,以前的她很好,乖乖的,温柔可人的样子我喜欢,如果在这样闹下去,我不能保证我会出席那场婚礼。”

    “你……”老人早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南宫寒也已经穿上了衣衫,走到了床边按了一下内线电话道:“将老爷送回去。”

    “寒,你竟然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的老爸啊!你这个不孝子,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真是家门不幸!”老人气的有些口不择言,而这个时候从旋梯上走来三个警卫,越过杜漫宁直接走到了老人面前,恭敬但又不容反驳的道:“老爷,请您离开少爷的房间。”

    “你们,你们……信不信我全炒了你们?”老人咆哮着,那些个警卫却没有半点畏惧的一人一边扯起了老人,连拉带拽的将他请出了南宫寒的房间,一直到拉扯着走到了楼下走出了很远,杜漫宁依然可以听到那老人的咆哮声,这个人就是从前南宫集团的神话人物?这个人就是南宫集团的创始人南宫天鸣?

    但是他怎么会和儿子弄到了这般田地,看到南宫寒森冷的脸,杜漫宁聪明的保持着沉默,默默的走过去整理着。

    而只是当她的手才刚刚接触到大床的时候,腰间一紧,她被整个的甩在了上去,然后重量压来。

    南宫寒斥笑了一声,冷然的道:“你会喜欢的,前一刻你不是还想着教我了吗?女人不都是这样,巴巴的想要成为我的女人,你不是也存的是这个心思?”

    “南宫寒!”椎心的剌痛让杜漫宁的脸瞬间的苍白,原来……自已在他的心中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他所说的温暖只是蜜语甜言,之所以让她住进他的别墅只是因为他可以随时的索取,她杜漫宁……只不过是他茶余饭后的甜点,此刻他在为别的女人生气,可是却用自已来泄愤。

    “怎么?我说错了吗?”杜漫宁放弃了挣扎,别过了脸不去看他,他根本没有说对,她也不是那样的女人,要不是想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想把孩子送到他父亲的身边,她根本不会和他有任何的交集,要不是想救父亲……

    这一刻,一切都不重要了,杜漫宁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颗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南宫寒的心里一窒,伸手扳过了她的脸,冷冷的道:“不要在我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有这种表情,那会让我倒尽胃口。”

    杜漫宁睁开了带泪的眼眸,气的有些颤抖的嘴唇冷冷的道:“你简直就是一个混蛋!”

    “那就如你所愿!”。

    房间中弥漫诡异的气份,杜漫宁就似是在地狱中沉浮,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离开自已,她不想睁开眼睛,不想面对这样的南宫寒,她只觉的心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南宫寒翻下来,倒在她的身边粗喘着气,杜漫宁立刻起身,捡着地上凌乱的衣物冲进了浴室,然后啪的一声甩上了浴室的房门,打开了喷头任冷水冲洗着她的身子,那冰冷的感觉由肌肤直透进了心里。

    杜漫宁绝望的眼神让南宫寒心情更加的烦燥,他起了身到换衣间换上了衣服,然后来到了阁楼里打开了天窗,任满天的星光洒落下来,照在他冷寂的脸上。

    杜漫宁从浴室出来就不见了南宫寒,她也顿时没有了睡意,随便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就一个人下了楼,南宫寒的别墅很大,她漫无目的游荡在其中,这时突然数十盏探照灯往她照了过来,就在杜漫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配枪的保全人员围在了中间,这么大的排场还真吓了她一跳,一时间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你是什么人?”探照灯再次照上了她的脸,杜漫宁被那炫目的光线弄的有些睁不开眼,只得用手挡了一下灯光,不过那些人似乎也认出了杜漫宁,为首的那个警卫冰冷的道:“杜小姐,没事请您回房吧,您已经碰触到了保全系统,这里先进的设备会伤害到您!请您离开!”

    “哦,谢谢!”杜漫宁有些郁闷的应了一声,在数十名警卫的目光下又退回了别墅的前院,无聊的来到了小荷塘边上的摇椅上坐下来,杜漫宁这才渐渐的回过神来,她没有想到南宫寒的住处会配备了这么多带枪支的警卫,平时她过来的时候也没有人守门,也没有看到一个保全人员,这些人都不在前院的吗?她一直以为这个别墅里只有赵妈赵管家还有南宫寒和她们祖孙四口。

    想到刚才那些人专业式的口吻,在想到南宫寒对待南宫天鸣的态度,想到南宫寒之前对自已的保护和疼爱,在想到刚刚他的冰冷,杜漫宁突然间发现,自已竟然对他的了解是这么这么的少,她除了知道他叫南宫寒,除了知道他涉黑,他有一个南宫集团,具体他做什么的,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一点也不了解。

    心里的一时冲动要把孩子送到他的身边,真的是对的吗?杜漫宁的心里万分的纠结起来,头也更疼了,她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望着满天的星星,怔然失神,也许她应该重新考虑是不是要走入南宫寒的生活,她要的很简单,一个温暖的家,给孩子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爸爸。至于自已的老爸,也许她应该勇敢一点,直接去找丁权要人!

    哦!天!杜漫宁揉着似乎就要爆炸的脑袋,冷抽着气觉的头更沉了,她站起了身子,这时就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看着南宫寒开着车子离开了别墅,杜漫宁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房间,望着空荡荡的房子,突然间她竟然不想在这里睡觉,抱着枕头敲开了宝贝们的房间,在两个孩子奇怪的眼神下可怜巴巴的道:“嗨,宝贝们,妈咪……可以借宿一晚咩?”

    “妈咪,你为什么不跟爸爸睡?”可儿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正在看安徒生童话的她,很是不解的望着杜漫宁。

    “怎么随便就叫别人爸爸呢?他不是你的爸爸。”杜漫宁关上了房门,也不等可儿同意,径直的爬了上来,然后将她揽在怀里,对她的称呼进行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