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吃吃吃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禅堂里, 隐约传来了一叠声儿的诵经声, 乔晚和岑清猷坐着, 神情都有点儿生无可恋。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从上午一直念到了半夜都没停, 时不时还有僧值转着圈监督。

    第二天, 几乎整个大光明殿都知道了,妙法尊者嫡传弟子,被邪魔入侵, 起了歪念头, 伙同某女施主调戏尊者未果,被尊者罚着念了一晚上的经。

    那一夜,琅琅的诵经声响彻了整个禅堂,等天一亮, 还没喘口气儿,乔晚和岑清猷又被诸位师兄们提溜去做早课。

    妙法尊者虽然地位崇高,性格极其严厉凶残。但据大光明殿的小和尚透露,尊者他其实就是看着凶残了点儿,实际上心地善良,慈悲宽容。

    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去找妙法尊者答疑解惑。

    只要不怕被金光抽。

    佛者端坐高台之上,一身袈裟犹如垂落的流云,目光凌厉,任谁一走神,一道金光劈头盖脸地就抽了过去。

    这顿时让坐在椿凳上的乔晚宛如梦回高中。

    虽然已经没了前世老师和同学的记忆,但这恐怖的感觉,简直就已经生生世世地镌刻在了骨子里。

    来到大光明殿之后,乔晚就这样在早课、晚课,在各种禅定和诵经中度过了一连几天。

    兴许是佛魔当真不两立,在这日日夜夜的佛气压制之下,乔晚脑子里的魔气似乎产生了逆反心理,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气势汹汹地反扑了回来,动用了三四个武僧都没拦住,差点炸了一座殿。

    最终是一抹金光及时杀到殿门前,化作了个艳丽的佛者,抬手,袖间轰出一朵金色莲花。

    沛然佛光压下,乔晚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掌轰出了几丈远,深深地砸进了岩壁里,石块儿四分五裂。

    “孽障!”佛者蹙眉厉喝!

    另一道金光再次直冲乔晚脑门而来,深入识海,那么一戳,又留下了个佛印。

    “陆施主?!”一众和尚大惊失色。

    这一砸,立即就把乔晚神智不清的大脑给砸清醒了,乔晚从岩壁上滑了下来,擦了把满脸的血,身形摇晃了两下:“我没事。”

    众和尚嘴角抽搐:“但施主你……流了好多血。”

    乔晚:“我没事……”

    说着又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两步。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哐啷”——

    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众和尚看了眼这凶猛的佛光,齐齐一个哆嗦:这哪里像没事了啊!

    妙法尊者之凶残……果然没因前段时间闭关而减少那么半分。

    等乔晚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一众和尚们搬到了禅房里。

    乔晚捂着脑袋,慢悠悠地醒转,只觉得眼前有一圈一圈儿的星星在晃。

    眼一瞥,在床边儿看到了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岑清猷坐在床侧,看了眼乔晚,脸上露出了点儿犹豫之色:“辛夷,这是师父让我给你的。”

    乔晚看清少年手里的东西之后,顿时愣了。

    岑清猷抽出来的是一把崭新的扫帚?

    “扫帚?”

    “是。”岑清猷将扫帚塞到了乔晚手里,温声解释:“这是大光明殿的定心帚。心定,拿在手上轻若鸿毛,扫得也快。若心生杂念,扫帚拿在手上,犹如千百斤之重。”

    “前辈的意思是?”

    岑清猷:“让你在劳动中净化心灵。”

    乔晚:……

    她毕竟是只魔,虽然披了个马甲,识海里的佛印压制了不少魔气,但最近正逢三教论法会,山上人来人往,乔晚这模样不方便见人,就被僧值安排在了大光明殿南侧门附近洒扫。

    三教论法会,是修真界儒释道三教切磋比试的一场盛会,这次三教论法会由大光明殿坐庄。还没开始比,每天就有初生牛犊不怕虎,意气风发的少男少女们,来山门前挑事。

    大光明殿南边儿是一片陡峭的悬崖,南侧门人迹罕至,层层石阶铺展向上,菩提树枝叶繁茂,翠绿的树叶几乎落满了一石阶。

    妙法在乔晚识海里留下的佛印,主要作用还是监督,如今,乔晚识海里的魔气愈发猖狂,竟然连佛印也压制不了多少。

    心神不宁,定心帚握在手上重若千钧。

    执帚人修为境界反映定心帚扫地的难易程度。要是力能搬山的修士来拿着,其重量就相当于一座巍峨高山。

    乔晚扫了半天,也没扫干净多少,反倒是累出了一身汗,干脆放下扫帚,靠在树干休息了一会儿。

    一闭眼,魔气和佛气在识海里翻搅,打得十分之激烈。

    隐隐约约间,魔气占据了上风。

    就在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年轻的男声儿,伴随着一阵纷乱的脚步。

    “这儿有个人!我们去问问!”

    “这位道友!”

    乔晚抬头。

    石阶前俏生生地站立了几个青年男女,穿着打扮华贵,袖摆上绣了个金色的“善”字。

    刚刚开口的青年问:你知不知道这儿是哪儿?”

    青年手里握着个书卷,嘴角挂着抹漫不经心的笑,说话的时候趾高气扬。

    乔晚抿了抿唇,累得嗓音有点儿哑:“这是大光明殿南门。”

    “南门。”青年似有所悟地点点头,笑了,话一说出口,得意洋洋,“平日里就听说大光明殿香火旺,信众不知凡几,没想到还有这么荒凉的所在。”

    乔晚心里冒出了点儿焦躁,皱眉。

    面前这一行青年男女明显是来挑事的。

    论法会还没开,三教之间就有不少躁动不安的弟子开始四处下战书,争相替自家门派“争光”。

    乔晚别过头尽量不去看面前这一行男男女女。

    一看面前这女修竟然这么目中无人,青年冷下脸,皮笑肉不笑:“怎么?大光明殿的,就这么傲气?”

    魔气翻搅得更厉害了,乔晚下意识地去拿靠着树的那把扫帚,定定心。

    手刚碰上扫帚柄,一道剑气劈了过来,手里的扫帚顿时一分为二,断成了两截。

    “我们问你话呢,”这就是你们大光明殿的待客之道?”

    敌意呼地一声钻入了脑海,伴着魔气搅拌了两下,那股暴虐嗜杀的欲望再蹿上了识海!

    乔晚握紧了剩下的半截扫帚,顽强抵抗。

    台阶下的男男女女们,一看这人被打还不敢还手的懦弱模样,顿时笑了起来。

    这一笑,捅了马蜂窝。

    魔气抓住机会,压倒了佛气。

    没想到,那握着扫帚一直没敢还手的少女,蓦地抬起了头,黑漆漆地眼里闪过了一线红光!

    瞬息之间,就论起那还剩半截的扫帚蹿了出去。

    砰!

    重若千钧的定心帚,一击就把那书卷青年给拍飞了出去。

    刚刚还乐于挑事的青年男女们顿时愣了。

    在场的不是散修,都是仙门弟子,有眼力见。

    这洒扫女修周身缭绕着的……是魔气?!

    也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

    砰砰砰!

    乔晚抡着扫帚,将台阶上一行青年男女,干净利落地全扫了下去。

    其中一人率先反应了过来,捂着胸,吐出一口血,怒吼:“魔气?!这人身上怎么有魔气?!”

    这是邪修?!

    还没说完,凶悍暴戾的气劲直冲胸口,乔晚又一扫帚扫了过去。

    再一抬眼。

    无数宝剑、书卷,毛笔,一眨眼的功夫,将她给包了个圆儿。面前这一行青年男女,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是魔!”

    其中一个女修惊呼。

    这不是邪修,邪修身上不可能有这么浓厚的魔气!

    还不够。

    还想要……

    乔晚举着把扫帚,眼里杀气闪动。

    上回在泥岩秘境里,杀了只母皇连同无数人面蝎尾蛛,魔性才勉强被压了下来,这次反扑更加汹涌。

    这……这魔看上去也不过筑基期的修为,但这魔气却充沛纯正得让人喘不过来气。

    还有一身体术和武技,十分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简直……就像从战火里淬炼出的!

    这一行青年男女纷纷瞪大了眼。

    他们这几个都是善道书院的弟子,离论法会还早着,干脆趁这几天的时间,上鸠月山游玩,看见侧门这儿有个平平无奇的女修,本来就想过去立个下马威。

    结果没想到,就这么玩脱了。

    这特么是魔!

    “下山!”

    “快下山!!”

    快回去!

    书卷青年当即立断,抛出书卷,往上一跳,激动地浑身都有点儿发颤。

    他要回去告诉师长,大光明殿的和尚们在寺里养了只魔!

    乔晚沉默不言地抡起扫帚,刚准备去追,突然之间,一道厉喝再次冲入了脑海。

    “孽障!这便是你说的心向正法吗?!”

    随之而来的沛然佛气,哗啦啦一声倒灌进了识海。

    还在禅房里入静的妙法,察觉到佛印震动,双眉紧紧一蹙,火速赶往了南门。

    一眼看见丧智的乔晚,脸色顿时一黑。

    雄厚的佛气,和魔气在识海里形成了个拉锯战,你来我往,毫不相让。

    最终还是魔气占据了微弱的优势,深黑色的魔气一缕缕地包裹住了金色的佛光,开始吞吃。

    轰——

    一抹粉色残影从南门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

    一众大小和尚们,连同岑清猷,整齐划一地扭过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飞扬的尘土:“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飞扬的尘土渐渐散去,乔晚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抿着唇目光冷冷地直视前方。

    顺着乔晚目光一看,眼见妙法敛眉肃容,黑着脸,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对上威严无俦的佛者,乔晚身上魔气全开,一来一往间,眼里只有杀意。

    这就是薛云嘲口中的魔,没成年魔族的指引和教导,早晚会迷失在这欲||望里。

    岑清猷惊骇:“辛夷!”

    妙法皱眉。

    不过数月没见面,他没想到乔晚竟然入魔这么深。

    一个不要命地耿直地往前冲。一个没打算伤人,其他招式用都没用上,就用了一道“金光”,一边儿周旋,一边探出佛气,去摸清楚乔晚脑子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抬手,那道金光游刃有余地上下翻飞交织,“啪啪啪”像抽陀螺一样,下手十分之果决,毫不留情。

    看得一众大小和尚们,震惊的同时,嘴角抽搐,又对面前这魔微妙地生出了点儿同情和敬意。

    但和外面这道凶猛的金光不同的是,探入识海的佛气却分外温和和小心,不过刚探入识海,立即就魔气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被金光抽成了这模样,乔晚还是百折不挠地继续往前冲,眼里泛着冷光,只剩下了“吃”这么一个念头。

    眼看面前这少女这么冥顽不灵,妙法大怒,金光噼里啪啦抽得毫不手软,更加凶猛。

    乔晚白皙的脸上登时被抽出了道儿细小的伤口,渗出了点儿鲜红。

    等乔晚冷着脸再冲了上来时,佛者站定,不再留情,迅速捏了法印,提气一喝。

    “光聚佛顶印”急速盘旋,深深地戳入了乔晚识海。

    少女周身佛光大作,似乎受佛光影响,在佛者面前刹住了车。

    将佛印戳入乔晚识海之后,眼见乔晚没了动静,妙法尊者皱眉,力道还是稍微松了点儿。

    岑清猷松了口气:拦住了?

    佛气。

    好香。

    乔晚大口喘了口气,冷汗涔涔,短暂地清醒了那么一瞬之后,食欲再次战胜了理智。

    趁着佛者放松了点儿力气,乔晚再次发难,绷紧了肌肉,再冲了上去。

    察觉出来乔晚这动作,妙法震怒,周身佛气一荡,道道金光迅疾如雨,至刚至猛的佛光,毫不留情地抽向了乔晚腰间,透过破破烂烂的布料,白皙的腰肉上瞬间血痕交织。

    所有人都低估了一个魔对吞吃的执着,就算被抽得满身血痕,被滚烫得像流金一样的佛气给烫出了一片红。在这情况之下,乔晚还是顽强地顶住了佛气,下意识地张开了嘴,一口咬住了佛者的脖子。

    雄浑滚烫的佛光跟着冲进口腔和鼻子,烫得乔晚一个哆嗦。

    瞬间,整个侧门附近的时间都好像静止了。

    完了。

    所有人只觉得平地一个响雷,大脑轰隆一声,被震得瞠目结舌,惊恐地看着这宝相庄严的大光明殿尊者,就这么被一口给咬住了脖子。

    牙齿刺入温热细腻的肌肤,一串血珠顺着颈侧流了下来。

    感受到脖子处传来一阵微微濡湿的异样触感,藏蓝色的发丝倏忽滑落颈侧,佛者凌厉艳丽的眉眼一僵,横眉翻掌,一声忍无可忍的高声怒喝在整个南门前炸响:“光照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