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丹童:掌门,喝药啦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战相繇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战相繇

作者:文兰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凶兽相繇瞬间兽形和人形合二为一,化为九头蛇身的庞大凶兽。

    相繇的九只大脑袋同时摇摆,猩红的嘴中,不住的地喷射出腥臭的毒液,化为千万别把锋利的毒箭,射向明月,寒光逼人。

    那闪着恶毒绿光的巨眼中,雷电闪烁,竟不住发射出,阵阵雷电攻击之力,所到之处,尽皆焦枯。

    毒箭与雷电,呈天罗地网之势,仿佛能毁灭天地万物,向明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黑色的妖雾,从相繇巨兽的身体上疯狂涌出,携带着无数毒液,夹带着阵阵雷电之力,疯狂攻向它面前,身材娇小的女子。

    明月心念急转、人随剑动,人剑合一,金色雾气弥漫,绝美的身影,瞬间化为一道灵气逼人的飞虹,在空中极速飞掠而过。又宛如一道闪电,猛然攻向九头蛇身的庞大凶兽。

    明月想起那些惨死的少女,倩影如魅,俏脸含霜,仙气萦绕,霸气十足,剑气瞬间化为漫天剑雨,绵绵密密,密不透风,布成一道巨大的剑墙,保护自己的同时,如鬼魅般迎上,凶兽的毒雨与闪电攻击。

    "砰砰砰",仙力与妖力瞬间相接,电闪雷鸣之间,爆发出惊天动地、毁天灭地的巨大力量,这股巨大破坏力,导致洞穴内岩壁震动,岩石不住地簌簌掉落。

    美人如玉,裙角飞扬,发丝轻拂,身姿灵动,俏丽无双,美丽的女子纤纤玉手,握紧宝剑,宝剑凝霜,宛如莲花绽放,舒展出一片一片宛如千万朵层层绽放的金色剑花。舒袖轻展,纤腰飞旋,清灵如烟,瞬间便展示出无数朵剑花,剑花如梦如幻,锋利无匹,似乎能斩断,这世间一切妖魔鬼怪。

    明月再次将仙力真元,化为锋利的剑雨,狠狠斩向那凶猛的巨兽,誓将其斩杀于这万恶的洞穴之中,为那些无辜的少女报仇。

    剑如虹,宛游龙,撕裂虚空,剑剑刺破苍穹。

    人如魅,如惊鸿,笑傲九天,拳拳击碎虚空。

    剑雨漫天,倩影凌然,那双流光溢彩的美目,却含着一丝志在必得的凌然,那是强者为尊的无上霸气,亦是神族特有的,藐视天地的元神威压。

    那仿佛立于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气势,竟让相繇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种毁天灭地、无上尊者的强大气势,它曾经在伏羲大帝身上看见过。

    相繇内心一阵悸动,九只脑袋奋力扬起,张开九张大嘴,再次喷出阵阵毒液,十八只眼睛,一起放射出闪电攻击。

    漫天星雨般的剑气,瞬间迎上,那铺天盖地、闪烁的雷电毒箭。

    剑光霍霍,毒雨如注,电光闪烁,电光火石之间,两方的能量光球再次猛然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光球爆裂开来,瞬间化为无数火光流星,在空中绽放、飞溅,宛如烟花绽放。

    那狂暴的气流,四处肆虐,洞内瞬间飞沙走石,狂风怒号,仿佛突起十二级阵风。

    一箱一箱的金银珠宝,瞬间飞上半空,随风乱舞,疯狂旋转,最后哗啦哗啦,倾泻而下,散落得溶洞中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仿佛下了一场珠宝疾雨。

    就连那张巨大的玉石床,也瞬间化为碎片齑粉,冲上半空,随着那真气暗流一阵乱舞。

    明月纤纤玉手,手挽剑花,美目冷凝,剑势力道瞬间变化。

    飞天揽月十八式,瞬间化为漫天剑雨、绽放的剑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那漫天的剑雨,隐含了十足仙力真元,呼啸着,咆哮着,带着凌厉的寒气,瞬间攻向相繇那庞大无匹的身躯。

    剑雨仿佛天罗地网一般,密不透风,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一时逼得相繇手忙脚乱。

    那强大无匹的仙力,丝毫不比它这只修炼了数万年凶兽的妖力低弱。

    凶兽

    相繇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娇滴滴的绝色美少女、献祭新娘,仙力竟如此强大,强大到让它心惊胆寒、心生惧意。

    相繇顿时恼羞成怒,眼冒凶光,阴冷地笑到道:"小美人,够辣啊,本尊喜欢。待本尊驯服了你,本尊定让你生不如死。"

    相繇仰天一声咆哮,凶悍之气顿起,九只头一起扬起,妖力瞬间提升至极致,周身电光隐现,黑雾翻滚,嘴里喷出无数腥臭的箭雨,凶悍无匹。

    但见雷电轰鸣,狂风肆虐,妖雾森森,寒风刺骨。

    黑色的妖雾,携带裹着无数箭雨,纷纷扬扬地从半空呼啸而下,闪着诡异的黑色寒光,其中惊雷滚滚,宛如鬼魅罗刹般,向对面的绝色美女缠裹而去。

    漫天毒光箭雨之中,少女风华绝代,倾世独立。

    身姿玲珑,纤纤玉手,紧握宝剑。流光溢彩,美眸含霜。衣裙飘舞,风华绝代。剑光闪烁,倾世无双。

    绝色女子,毫不畏惧,奋力迎上凶兽的强大攻击。

    那是它倾注了毕生修为的妖力攻击。

    那一波箭雨毒气,隐含了雷电攻击之力,它就不信,对面的女子能避开它的攻击。

    相繇正得意忘形,但见绝色美人,皎皎剑光,凌空一斩,那巨大的剑气,仿佛欲撕裂虚空,剑气如电、势力如虹、快如魅,疾如雷,瞬间将所有的毒光箭雨劈开,并发出啵啵啵的消融之音。

    无匹的剑气化为暗夜中的一道闪电,每一道剑气,都蕴含金色的真气,发出凌厉的破空之音,眨眼之间向相繇庞大无比的身躯袭来。

    更让相繇心惊胆寒的是,漫天剑雨、天罗地网中,似乎隐含着根根银针,银针闪着金色的寒光,铺天盖地,无声无息,向它的九只脑袋疾奔而来。

    那绝世独立、风华无双的娇小女子,在漫天银色剑雨中,脚踏虚空,从容而立,美丽的容颜上含着一丝冷笑和蔑视,还带着一丝从容的淡定,仿佛那决胜千里的女王,胜券在握,不疾不徐。

    绝色女子,那睥睨天下、傲世万物的高贵气度,仿佛一座大山一般,压得相繇喘不过气来。

    相繇大惊失色,扭动着庞大的身躯,试图避开漫天剑雨,和那闪着寒光的根根银针。

    然而,剑气可避,而那些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银针,竟让它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它的身躯实在是太庞大了,虽然他堪堪避开了剑雨,但还是有几根银丝般的银针,闪着金色的寒光,根根蕴含着无匹的仙力,瞬间如鬼魅般倾入,它其中的两只脑袋。

    相繇感觉到那两只头一凉,上面的眼睛一阵模糊,只是瞬间,又仿佛万年,那两只头瞬间如巨锤击打西瓜一般,猛然爆裂开来。

    脑浆脑汁粘液四溅,红的白的黑的,散落了一地,地面仿佛铺了一层画布,杂乱无章、触目惊心。

    九头连心,相繇猛然感到自己头部一阵剧痛,痛得它差点晕眩过去,剩下的七只脑袋一起疯狂地扭动,嘴里喷出无数粘液,腥臭扑鼻、令人窒息。

    每个脑袋上,面目狰狞可怖,相繇巨大的尾巴疯狂地甩动,将地面残余的玉床、箱子打的粉碎。

    烟尘飞溅,珠宝乱舞,那些造型各异的钟乳石都被它撞得、四处飞扬、石头乱舞。

    花千度抱着脑袋,躲避铺天盖地的碎石,吐出满嘴的泥灰,躲在一边跳着脚丫子骂道:"这妖物,真特么臭,人都快被熏翻了。相繇你这妖怪,脑袋都打没了,赶紧跪地求饶认输吧。"

    相繇痛得浑身发抖,粘液如那决堤的口子一般,疯狂喷涌而出,将地面、四壁腐蚀得千疮百孔、坑坑洼洼。

    相繇巨兽气得眼睛血红,仰天疯狂咆哮,声音震天动地、令人耳朵嗡嗡作响。

    它巨大的尾巴,

    带着无尽恨意,向花千度猛然甩将过去,带着阵阵呼啸之声,震天动地,无数石头纷纷落下。

    花千度眼见无数碎石向他劈头盖脸砸来,抱着脑袋边躲避边骂道:"你这妖物,长的丑命不久。嘿嘿,本大爷长得帅,跑得快,你有本事就来追我呀。"

    花千度说完,抱着脑袋,疯狂地向那棵千年龙桑树跑去,那步伐,那速度,一点都不像受伤的样子。

    花千度嗖地一下,躲在千年龙桑果树下,伸出手,作势去摘树上的果子。

    相繇一见,瞬间急红了眼,生怕花千度将千年龙桑果采摘掉,再也顾不得脑袋的疼痛,发了疯似的向花千度追去。

    明月眼见花千度有危险,提着宝剑瞬间踏上虚空,拦住相繇巨兽,一人一兽,瞬间缠斗在一起。

    但见剑光闪烁、黑雾森然,俏影飞旋,妖兽翻滚,明月瞬间和那相繇斗在一起,刀光剑影,如火如荼。

    正在此时,凤倾城和白泽破开了相繇设置的结界,从入口处瞬间飘然而下。

    凤倾城一见明月与相繇缠斗,提起宝剑,便飞跃而上,挡在明月面前,挥舞剑向相繇砍去。

    相繇本来与明月相斗,便觉得稍微吃力,丢了两只头,心里憋屈郁闷,如今又加入一个上神境高手,便觉得手忙脚乱、变得吃力起来。

    白泽手里捧着一只绿油油、肉乎乎的肉球落在地面。

    那只肉球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地道:"哎呀,什么味道?如此香,又如此臭?"

    肉球说完,望着面前那棵光华璀璨的千年龙桑树,扑腾着翅膀,赶紧飞过去细瞧。

    肉球望着那些红艳艳的果子,闻着那香甜醉人的味道,顿时口水横流,欢呼道:"咦?原来这里有好吃的。哎呀我的娘亲,竟然是千年龙桑果?丸子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大白毛,你负责保护我,让我先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丸子说完,冲向其中一只最大的红果子,那只红果子比它还大,丸子抱起来就啃,边啃边嗷嗷地叫道:"哎呀,真是太好吃了,真是太好吃了!"

    相繇眼见丸子摘走了一颗千年龙桑果,心里瞬间肉痛得滴血,差点气晕,它猛然咆哮一声,一头撞开明月和凤倾城布置得剑雨阵,不管不顾地向丸子扑去。

    丸子一见相繇扭动着七颗脑袋向它扑来,抱着那颗和它不相上下大的朱红色果子,跌跌撞撞地呈”8”字型逃窜,边逃边抱着果子啃得欢,啃完还不忘回头叫骂:”你个臭蛇,你来追我呀!你来追我呀!”说完又抱着只红色的果子一顿猛啃。

    明月和凤倾城挥剑迅速追上相繇缠斗,明月焦急地喊道:”丸子,快别吃了,赶紧逃,快呀!”

    饶是丸子逃得飞快,但相繇飞得更快,且七只剩余的脑袋,七张巨口对着丸子轮番喷射毒液,还时不时从凶悍的眼中发射一道道闪电,丸子好几次都差点被毒液喷到、翅膀都快被闪电给烤焦。

    丸子气得哇哇大叫:"你这臭蛇,长得如此难看,吃再多果子也是浪费。"

    白泽宝剑一挥,将丸子护在身后,踏步迎上相繇,一剑砍向它的巨大身躯,只见相繇巨大的身躯疯狂摆动,白泽被生生地震荡开去。

    凤倾城飞跃至相繇的身前,一把将吃得正欢的丸子捞起来塞进怀里,转身对着相繇猛然挥出一剑。

    白光闪耀,剑气纵横,狂风呼啸,杀意凌然。

    巨大的剑气劈在相繇厚实的身躯上,发出"砰然"一声闷响,仿佛击打在沙包上一般沉闷。

    然而,相繇浑身鳞甲厚实坚硬,如此巨大的剑气,也只是震得它内脏错位、头晕脑胀而已。

    相繇浑身黑气翻滚,吃痛之下,扭头便向洞穴外疯狂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