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骄阳似火 > 第1265章 君家小女名动天下

第1265章 君家小女名动天下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夕卿收了信,然后抬脚去找陆夜冥。

    在一个花圃外,君夕卿缓缓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陆夜冥。

    陆夜冥站在鲜花璀璨的花丛里,薄华潋滟的像是街头摆拍的冷淡禁欲系的男神,惹人注目。

    他不是一个人,他的面前站着一袭长裙的东方若璃。

    东方若璃爱慕的看着他,小脸绯红。

    陆夜冥幽深的凤眸落在她那张似曾相识的柔媚小脸上,然后缓缓抬起了手。

    君夕卿看见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摸上了东方若璃的小脸。

    东方若璃害羞的垂眸,欲说还休。

    君夕卿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转身离开了。

    ……

    君夕卿走了,东方若璃一脸春意的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娇羞的开口,“西王爵…”

    陆夜冥修长的手指摸了一下她的脸,然后缓缓顿住,掀起眼皮看着她,他淡漠的开腔道,“知道么,你真的很惹人厌。”

    东方若璃一僵。

    陆夜冥收回了自己的手,他幽深的眸里毫无温度,“因为,你不配拥有这张脸。”

    他转身离去。

    东方若璃脸色煞白,她知道自己占了什么样的优势,唐沫儿的离开她也有自信让陆夜冥迷恋上自己这张脸。

    但是现在他告诉她,她不配拥有这张脸!

    ……

    西行宫。

    房间里,陆夜冥脱下了身上的白色衬衫,裸-露出了上半身,胸膛精硕,腰背挺拔,那线条流畅的紧窄肌肉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可怕力量。

    君夕卿站在他身后,帮他上药。

    他的伤已经掉痂了,但是长长的伤痕从他的腰间往下拉,这是他悬崖救她的伤。

    如今伤是好了,但是痕迹抹不掉了。

    君夕卿伸手,纤白的指腹缓缓摸上了他的伤痕,“还疼么?”

    陆夜冥看着身前蹭亮的落地窗,外面是城市璀璨的霓虹灯,在他的瞳仁里成为缩影,衬的他精致如玉。

    这几天,她一直陪着他。

    她柔软的小手像一根羽毛从他的伤痕上轻轻的划过,似乎充斥出了心疼和怜惜。

    陆夜冥将白色衬衫穿上,没有束进长裤里,修长的手指翻转,扣上了中间几根纽扣,露出他精致的锁骨。

    他转身,看向君夕卿,“有话要跟我说么?”

    君夕卿迎上他的目光,这几天他好像走出来了,做着应该去做的事情,但是好像他又没有走出来。

    他那双凤眸比以前更加幽冷沉默了一些,不让任何人靠近。

    君夕卿知道他在问什么,关于那份信,她没打算瞒,梵门一定会将这件事汇报给他。

    她点了点头,“我要回Z国了。”

    说着她看他,“你放我走么?”

    他一直抓着她,不放开。

    陆夜冥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几秒后,他才浅浅的勾了一下薄唇,“你不是很聪慧么,你猜啊。”

    “…”

    她怎么会忘记那日在小山村里她也怼了他这么一句?

    君夕卿勾唇,“你会的。”

    陆夜冥定定的看了她几秒,然后开口,“我会把武陵铁骑还给你,你把它变成狼之铁骑,此番驭狼回去,这一战必赢,明早就走吧,明早我有事,就不送你了。”

    他这么说。

    君夕卿纤长的羽捷颤了颤,然后安静的垂了下来,“哦。”

    她应了一句。

    陆夜冥没再看她,“出去吧。”

    君夕卿转身,离开。

    她一开始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后来就走的急了,想尽快离开这里。

    但是走到门边,她的长裙突然卡在门把上了。

    没有比这个更衰的了。

    君夕卿伸出小手去解,但是长裙卡的很死,她动作有些急切,最后十分赌气的想将长裙给撕开。

    竟然连衣服都开始欺负她了。

    太可恶了!

    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伸了过来,耳畔响起他低醇磁性的嗓音,“我来吧。”

    陆夜冥来了,站在她的身边。

    他不来还好,他一来,君夕卿白皙的眼眶突然一红,她迅速别过了小脸。

    “好了。”他低声道。

    君夕卿头也没回,抬脚就走。

    走了两步,晶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快速的砸落了下来。

    她抬起眼,很想抑制回眼里的泪,但是身体竟然也开始不听她的话了。

    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讨厌这样软弱的自己。

    刚才她不应该“哦”,而是应该抬起手直接给他一巴掌的。

    欺人太甚!

    这时两条健臂从后面箍住了她杨柳般的小蛮腰,陆夜冥从后面抱住了她。

    君夕卿脚步一滞。

    陆夜冥将她抱怀里,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发,薄唇覆在她的耳边道,“对不起。”

    君夕卿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老天知道我有多么想摆脱你的禁锢飞回Z国,我也曾经不止一次在心里想过自己终于离开了,但是这种离开的方式出了错,应该是我自己成功的逃脱,而不是你让我走。”

    “我知道你爱沫儿姐姐,沫儿姐姐在世的时候,她是你心里无法匹及的最爱,沫儿姐姐走了,她就成为了你心里永远的痛,你漫长的人生时光里唯一的不可替代,那陆夜冥,我算什么?”

    “沫儿姐姐在的时候,你也想将人生过好,你想娶妻生子,在帝都城见我的第一眼,你觉得我对了你的胃口,所以你用非常可耻的手段将我留在了你的身边。”

    “你算计我的一切,夺走我的清白,是为强爆,但是你不好好的做一个强爆犯竟然在坠崖的那一刻随我跳下来,温柔是你,多情是你,现在魔鬼还是你,你总是随心所欲的切换角色,没有一点道德。”

    “现在沫儿姐姐走了,我知道你会放我走,因为你不打算过好你的人生了,连敷衍和伪装都懒得做了,你对我失去了兴趣,像打发一条哈巴狗一样的将我打发走。”

    “我承认我现在心里很愤怒,很难堪,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招惹上了你!”

    听着她隐忍的哭泣声,陆夜冥敛上俊眉,健臂收力了一些,更紧的抱住了她纤柔的身体,他低醇的嗓音全部哑透,“卿卿,很抱歉。”

    他没有多余的话。

    他只是覆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跟她说“抱歉”。

    两个人一直维持着这种拥抱的姿势,回廊里,颀长的他将纤柔的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君夕卿不哭了,她伸手,将他的大掌给推开了,“陆夜冥,这一次我输得一败涂地,以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她抬脚,跑了出去。

    这一次是她输了。

    关于那个赌约,谁先爱上谁的赌约,她输得一败涂地。

    她从未开口说过喜欢他。

    就连小山村里浓情缱绻之时,在他的诱哄声里,她都不曾说出口。

    现在这一句“我输得一败涂地”,是君夕卿这个美好少女最委婉的爱意表达。

    这一份缘,一开头就错了。

    所以现在还没有开始,就这样断了。

    君夕卿走了。

    陆夜冥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纤柔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垂在身侧的两只大掌缓缓拽成拳,他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所有人都离他远去。

    ……

    君夕卿驭狼飞奔北方,带着那支传说里的狼之铁骑回到了Z国,攻克城池,顺势破竹,仅用了两天时间就俘获了雷泽,自从,君家再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这天,陆夜冥来到酒吧,豪华包厢门口,他解了身上的灰色大衣递给了梵门,想进去。

    这时他听见包厢里的权贵们在说话,

    ---你们知道这两天最热的新闻是什么?

    ---当然知道,君家小女绝天下啊!

    几个权贵兴奋的八卦,“北方的Z国变天了,君家卷土重来,君家小女君夕卿在凌晨破晓时分驭狼而去,名动了整个天下,现在坊间都在传,君家小女绝色容姿,怕是在她20岁这一年就会登上政治舞台成为千年来第一位女帝,成为传奇。”

    “这君家小女一直养在深闺里,被藏的太好,我们竟然现在才知。”

    “就是不知道这君家小女是如何的绝艳天下?”

    一个权贵当即拿出了一副画,他缓缓将画轴打开,上面是一副画师精心勾画的丹青。

    “你们都来看,这就是君家小女君夕卿!”

    陆夜冥抬起幽深的狭眸,看向了包厢里那一幅丹青,她走的那一天凌晨,他没有去送。

    不过这两天他时常听闻她的消息,听说那一日她驭狼而去,奔腾的狼群响彻天际,道路两岸都是围观的人群,惊她为天人,君家小女如尘嚣一样弥漫开,无数大家名师都来临摹她那一刻的绝色容姿。

    陆夜冥看着那一幅丹青,天刚刚亮,远处的苍穹拉开了一道缺口,朝阳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君夕卿驭狼而奔,她一袭纤尘缥缈的白色长裙,如瀑布般的三千青丝随风而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绝色而潋滟的弧度。

    她率领着那支狼之铁骑,铁骑跟在她身后狂奔,所到之处,卷起漫天的尘土。

    这一幕被刻在了画师的斑斓图里,以后任由时光流转,也不会黯淡上半分。

    自此,君家小女君夕卿被写入了传奇里。

    陆夜冥看着那幅丹青,幽冷的凤眸里依然平静无波,但是他看了许久。

    “主子。”梵门低声开口。

    陆夜冥淡淡的收回了目光,没有进包厢,而是转身离开,他吩咐了一句,“跟银面王说一声,我有事,先回去了。”

    “是。”

    ……

    豪华包厢里。

    那几个权贵很兴奋的在八卦着,“银面王,你快来看君家小女。”

    玄影一直坐在黑色真皮的沙发里,英挺健硕的脊背慵懒的倚靠在里面,梵门覆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梵门离开了,玄影抬眸,眯着墨色的琉璃眸看了一眼那幅丹青。

    他俊美的面色淡淡的,没有什么兴趣,垂着眸,他抿了一口手里的酒。

    几个权贵对了一个眼神,现在西王爵即将君临天下,而作为统一战线上的玄影自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诸侯宰相了,这两个人现在是A国最有权势的两个男人。

    但是这两个男人日复一日的薄凉,冷淡,疏离,退出了大众的视线。

    玄影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

    自那日爆炸案后,许久没有见到他了。

    听闻他将寒山苑里所有的美妾女佣都遣散了,只接回了自己的母亲虞姬来住。

    几个权贵互看了一眼,“银面王,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我最近弄到一个新鲜货,让你解解闷啊。”

    说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愣着干什么,快去给银面王倒酒!”

    “是。”

    女孩迅速走到了玄影的身边,蹲下身给玄影倒酒。

    玄影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女孩整了容,有着跟凤菱雪一模一样的脸。

    虽然是整容了,但是凤菱雪这张冷颜美的让人心动。

    玄影看着女孩的脸,多看了两眼。

    几个权贵就是猴精,一看玄影对这个女孩有意,大笑道,“你太走运了,银面王这是看上你了,快点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将银面王伺候舒坦了。”

    在几个人的调侃声中,女孩小脸红红的,她跪在玄影的腿边,羞怯的向他靠近。

    男人一身冷硬的气息,被黑色西裤包裹的两条大长腿结实遒劲,不能碰,那股子成熟男人的味再加上权势地位叠加的双重魅力,简直让女孩心跳如鼓。

    她小心翼翼的靠过去,然后伸出小手,去解玄影腰间的黑色皮带。

    但是没有解到,玄影起了身,“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玄影离开了。

    ……

    阿周去开车了,玄影站在路边,单手抄裤兜里,单手夹了一根香烟在抽。

    夜晚的冷风落了他一身的清寒,烟雾缭绕里,他紧蹙起英气的眉心。

    他已经克制自己不去想她了。

    但是刚才看了那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他突然有些失控,胸膛里像是有什么要涌出来了。

    他低着眸抽烟。

    这时耳畔响起了一道轻铃嗓音,“牟牟,想不想吃棉花糖?”

    “想吃想吃~”

    “那妈咪给你买一个。”

    玄影整个一震,倏然抬起了头。

    马路对面,灯火阑珊下,夏翎一身白色大衣站在那里,牵着牟牟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