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骄阳似火 > 第1211章 牟牟在哪里

第1211章 牟牟在哪里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大概是最绝望的事情了。

    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凤菱雪的头顶一直灌到了脚底,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玄影。

    “银面王。”她开口叫了他一声,然后想离开这里。

    “去哪里?”这时耳畔响起他低醇磁性的嗓音,“我让你走了?”

    凤菱雪回眸,“银面王,你找我有事?”

    她对他的态度很冷淡,而且急着要走,似乎一秒都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玄影那双墨色的琉璃眸里覆上了一层阴寒的戾气,倏然伸出大掌一把捏住了她的小脸,将她拖拽到了自己的眼前,他勾唇笑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在我地盘打伤了人,我是不是要将你抓起来丢在监狱里?”

    凤菱雪小扇子般的羽捷一颤,她就知道会这样,他恨她,羞辱她,折磨她,好在…她的心已经不疼了。

    玄影伸出粗粝的拇指按上了她脸上那朵凤翎花,指腹用力的擦拭,将她那朵凤翎花都擦花了,露出了本来那个丑陋的“奴”字。

    不知怎么的,他还是觉得这个“奴”字顺眼。

    她画上这朵凤翎花太惹眼了。

    “脸上都毁容了,还出去招摇,到处吸引男人,这个郑公子又是你的裙下之臣了?”

    他压低的嗓音将讥讽和凉薄发挥到了极致。

    凤菱雪觉得疼,那个“奴”字在他的指腹下反复擦拭蹂躏,已经沁出了血,血和红笔的素描融在一起,花了她半张脸,狼狈不堪。

    她不明白,她怎么惹到他了?

    但是她没有喊疼,只是将脊背挺得直直的,“在银面王心里,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下贱的奴么?”

    玄影将薄唇一抿,身上的气场迅速阴了几分。

    那些黑衣制服的黑衣人,甚至是阿周都感觉到了他身上溢出了森冷寒气,大家低着脑袋,气场压抑到令人窒息。

    “凤菱雪,你现在胆子肥了,都敢顶撞我了,恩?看来我还是没有让你见识我的手段!”

    凤菱雪扯了一下苍白的红唇,“银面王的手段无非就是用鞭子抽我,扇我耳光,踹我羞辱我,把我送给别的男人,这段时间我已经都一一见识了,哦,也许还差一个…将我送到营里了。”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不怕疼的,我不是向你的手段屈服了,我只是…还爱你。”

    “爱你,所以忍着疼也想留在你的身边,爱你,觉得亏欠了你所以无论你怎样羞辱我我都觉得应该的,爱你,我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低贱到尘埃里…”

    玄影一震,她说…她爱他?

    爱?

    她的爱?

    玄影勾唇,低醇的嗓音微微泛哑,带着冰冷的嘲讽,“满嘴谎言的骗子!你以为我会信?你又想故技重施了,千万别再说爱我,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场拙劣表演里的小丑,我都看腻了!”

    她就知道他不信。

    她说什么,他都觉得是谎言。

    他腻了。

    她倦了。

    那么多年的感情,走到了尽头。

    “对,以后我不会再说了,”凤菱雪点了点头,“影哥哥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银面王,自然有家世高贵,身体干净的施家大小姐来匹配,我算什么,我高攀不起,不敢爱,也不再爱了。”

    玄影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大掌给狠狠的揪住了,她说爱他,他觉得可笑。

    她说不爱他,他又觉得无法忍受。

    她说不爱他了…

    心里越来越烦躁,那股不安也越来强烈,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她不爱他了。

    她看他的目光变了。

    “呵,”他从喉头里逼出了一道低低的笑声,“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是你说了算了?”

    这时凤菱雪抬起小手,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啪”一声,玄影被打偏了整张俊脸。

    气氛都冻结了。

    阿周都将头低到了地面上,凤菱雪这个小姑奶奶还真敢动手。

    她知道自己打的是谁?

    玄影舌尖顶着被打的左脸,缓缓将头转了过来,他掀起眼皮看向了凤菱雪。

    他猩红暴戾的眸子好像要将她给杀了。

    凤菱雪贴着墙壁,刚才一巴掌她甩的很用力,现在手心都在发麻。

    看着他,她的胸膛一上一下的在起伏,满是警惕,抗拒!

    玄影抬手,直接往她的脸上扇去。

    “你打啊!”

    凤菱雪仰起头,将自己被毁了的右脸送到了他的掌风下,“有本事你打死我!”

    她倔强无畏的瞪着他。

    玄影的手掌僵在了半空,再也打不下去。

    几秒后,他收回了手,扣住了她的纤臂,直接将她甩进了房间里。

    凤菱雪踉跄了两步,勉强稳住了身体,她回眸看着男人,“你想干什么?”

    玄影步步逼近,凤菱雪不断的后退,“银面王,你已经订婚,有未婚妻了,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未婚妻么?”

    “A国的男人都有三妻四妾,在外面逢场作戏而已,笑笑知书达理,会理解的。”玄影勾着薄唇。

    凤菱雪的小腿磕到了床沿,她一下子跌坐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刚想起身,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压了上来。

    “放开我!”她用力的挣扎,手脚并用的踢打他,踹他。

    “银面王,你已经将我送给玄沐了,以后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有关系了,我好好的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天堂梯,彼此再无瓜葛,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碰我了!”

    她说…再无瓜葛?

    “呵,”玄影冷冷的盯着她,“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别做梦了,只要你还活着,我们之间就没完!”

    他不会放过她的。

    永远都不会。

    不要逼她!

    不要!

    凤菱雪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支凤翎钗,她将钗尖用力的刺进了玄影的胸膛里。

    嘶。

    玄影当即吃痛,他垂眸一看,她手里的凤翎钗真的深深的刺了进来。

    鲜血流下来,浸湿了他身上的衬衫。

    墨色的眼眶里染上了一层红血丝,他伸掌挥落了她手里的凤翎钗。

    凤菱雪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下床的时候她撞翻了床柜上的花瓶,花瓶摔在地毯上,“哐啷”一声直接碎了。

    “主子,发生了什么?”

    这时阿周冲了进来,看见玄影受了伤,他大惊,“主子,你受伤了!”

    阿周拿出医药箱,给玄影包扎。

    玄影坐在床边,他英俊的面色已经阴冷到铁青,垂眸看着凤菱雪,她慌张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正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离他远远的。

    她竟然伤他!

    为了不让他碰,她竟然将凤翎钗刺进了他的胸膛里。

    房间里的气氛已经down到了极点。

    冰冷,压抑,还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突然玄影伸手,直接将阿周拂开,“滚一边去!”

    阿周一惊,迅速退到了一边。

    玄影盯着墙角里的凤菱雪,冷声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给我包扎!”

    凤菱雪迅速从地毯上爬了起来,来到了他的身边。

    她垂着小扇子般的羽捷看着他胸膛上的伤口,小声道,“我去沐浴间里打点水给你擦一擦。”

    玄影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然泛白的弧线,“滚!”

    “是。”

    凤菱雪跑进了沐浴间。

    很快,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像是在打水,但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凤菱雪还没有出来。

    玄影缓缓蹙起了剑眉,已然失去了所有的耐性,“你死在里面了?”

    里面没声。

    “凤菱雪!”玄影叫了一声。

    里面还是没回应。

    玄影豁然起身,他拔开长腿走到沐浴间门口,一脚踹开了门,“妈的,你给老子找死是吧?”

    下一秒,玄影一僵,因为沐浴间里空无一人。

    凤菱雪不见了。

    玄影那双琉璃眸里当即翻涌出了鹰隼般的利光,他扫了一圈这个沐浴间,只见沐浴间的窗户给开了。

    他走过去,往下一看,这里是二楼,最起码有四米,她应该从这里跳了下去逃走了。

    死女人!

    下面有厚厚的草皮还有灌木丛挡着,如果是水泥地,她也不怕跳下去给摔死了。

    她竟然从他的眼皮底下给逃走了。

    她又欺骗他!

    玄影健硕的胸膛开始上下起伏,今天晚上她给他的惊喜真的太多了。

    她逃去哪里了?

    她以为她能逃走?

    “来人!”

    阿周迅速走了过来,“主子。”

    玄影看着外面的黑幕,低声吩咐道,“听我令,从现在开始封锁全城,全力排查凤菱雪的下落,就算天翻地覆,也要将她给我抓回来!”

    “是。”

    ……

    医院里。

    凤菱雪匆匆拉开了医院的大门,一瘸一拐的跑了进去,她乘坐电梯上了楼。

    北王爵那日吐了一口鲜血栽倒在地后,一直在医院里治疗,听说他半身不遂了。

    北行宫已经被凤离痕给占领了,现在北王爵就是一个废弃的老人。

    凤菱雪推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北王爵躺在病床上,脸上还挂着氧气罩。

    “北王爵。”凤菱雪出声。

    北王爵缓缓将脸转了过来,“是你?”

    “是我,告诉我,我女儿牟牟究竟在哪里?”

    北王爵摇头,“我不会告诉你的,都是你和…玄影害了我!”

    凤菱雪伸手,直接将北王爵脸上的氧气罩给拿了下来。

    没了氧气罩,北王爵当即觉得呼吸不了,他一下一下重重的呼吸着,试图伸手去抢氧气罩,“还给我。”

    凤菱雪冷冷的看着他,“告诉我,牟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