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凡小仙农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真正活着

第六百六十七章 真正活着

作者:陈家有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童醒的身影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周围众人纷纷退让。

    童醒倒在地上震惊的看向张青山,眼神中尽是难以置信。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明的可怕力量,竟然直接将自己击飞了。

    要知道他可是宗师级别的强者,即使不使用暗劲,也不是一般武者可以击败的。

    而刚才那股力道,给他的感觉竟然比一般的宗师级强者力道还要强大,霸道!

    没等他反应过来,张青山已经再次向着他冲了过去。

    童醒神色一冷,气沉丹田,神色凝重的看向张青山。

    他知道,自己一开始小瞧张青山了,这家店的老板绝对不是那么弱的,虽然有些古怪,但对方应该也就是大师级巅峰的实力,年轻一辈中,除了纪川,根本不可能有人是自己的对手。

    想到这里,童醒已经暗暗将暗劲附在双拳之上,他神色冰冷的看向张青山,这一次,就让他明白宗师强者的可怕之处。

    就在他准备好的一瞬间,张青山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死吧!”童醒低吼一声,举拳相迎!

    蓬!

    两人的拳头轰击在一起,蕴含着暗劲的对拼竟然形成了音爆,可怕的能量让旁边的地板寸寸龟裂!

    围观的众人只感觉自己的耳朵一阵难受,就连脑袋都有些发晕,回过神来,才震惊的发现自己踩着的地板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缝,以张青山为中心,看起来如同蛛网一般。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震惊的看着张青山。

    今天发生的一切早已超出了众人的想象,眼前的景象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做到的。

    而此刻,童醒则是无力倒在店门前的椅子下,将椅子砸成了粉碎,他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嘴角尽是鲜血。

    他抬头,震惊的看向张青山。

    他竟然也是宗师级强者,而且暗劲远比自己雄厚,可他看起来明明比自己的年龄还小不少,而且自己从未听说过年轻一代有这么强大的人物。

    看样子,他的实力似乎已经快要达到宗师巅峰境界了,这可是很多家族长辈都无法达到的水平,这人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周玲等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张青山,国安局自认为天下情报第二,恐怕没哪个组织敢认第一,可他们身为国安局成员,竟然从来没听说华国出了这么一位可怕的年轻人,看样子的,他早就迈入宗师境界了。

    童醒能在三十岁迈入宗师境界,已经堪称妖孽,而眼前这位,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四五吧?

    这么年轻的宗师强者,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了。

    饭店内,徐松和张亮两人也傻眼了。

    呆滞片刻之后,张亮最先反应过来,一副得意的神色道:“兄弟我给你说过,这家店老板不一般吧?”

    徐松木讷的点点头,还沉寂在巨大的震惊中。

    不仅仅徐松,店里的其他客人也是一脸懵逼,他们知道这家店的老板不一般,但没想到不一般到这种地步啊,简直就是无敌了!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过了足足一分钟,童星月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哥!”然后向着童醒跑过去。

    童醒在童星月的搀扶下才慢慢站起来,他的双臂已经废了,那霸道的暗劲彻底摧毁了他的骨头,如果自己不是同为大师级强者,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你很强。”童醒看着对面的张青山,缓缓开口道。

    达到宗师境界,已经是真正的强者了。

    “但你不要以为我童家就这么算了。”童醒冷哼道。

    童家向来霸道,这是出了名的,绝对不会吃暗亏,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过去。

    自己被废掉的双臂,还有听雨轩的灵菜羹,这些都需要有一个交代。

    闻言,张青山神色一冷,径直向着童醒走过来。

    “我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张青山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就来砸自己的店,李成甚至被打成了重伤,现在打不过自己就想走,岂不是太便宜了?

    如果不是自己实力够强,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而听雨轩也会被童家强行霸占。

    “你敢动我?”童醒好笑的看着张青山。

    他该真不会以为宗师级强者就是华国最强的力量了吧?

    童家身为超级古族,家族的力量又岂会只有一两个宗师强者,若是没有先天至尊,又怎么能成为连国安局都不敢动的庞然大物呢?

    “贱民,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念在你还有点实力的份上,家族或许会考虑让你成为家仆。”童星月愤怒的盯着张青山说道。

    她和童醒可是童家最耀眼的两颗明珠,张青山竟然敢把自己哥哥打成现在这副模样,她岂能不怒。

    “童家,不是你……”童星月用倨傲的神色看着张青山,继续说道。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那巨大的声音让在场的众人心中皆是打了一个寒颤。

    童星月的右脸上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手印,童星月捂住脸,癫狂的看着张青山:“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她的左脸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红手印。

    童星月被张青山这一巴掌直接扇蒙了,虽然他没有使用暗劲,但宗师级实力的一巴掌力道何其可怕,她白嫩的脸上那两个血红的手印看起来极为扎眼。

    “嘴巴放干净点!”张青山冷冷道。

    他一般不对女人动手,但童星月趾高气昂的模样看的他实在有些恶心。

    童星月眼中尽是怒火,还想说什么,但畏惧的看了一眼张青山,明智的选择咽了回去。

    见童星月不再说话,张青山看向一旁的童醒。

    童醒看着张青山那无比平静的眼睛,眼神中终于出现了畏惧。

    在报出童家的名号之后,他的神色竟然没有丝毫变化,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张青山神色冷然,直接抓住童醒的胳膊提了过来。

    童醒的胳膊本就被废了,此刻被张青山抓住,他只感觉剧痛难忍。

    “你童家想要收购我的听雨轩?”张青山冷声问道。

    童醒咬牙忍着剧痛,赶忙点头。

    “回去告诉他们,我卖不卖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们童家,明白吗?”张青山语气很是平淡。

    “明白,明白!”童醒额头尽是冷汗,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吓的。

    他看到了张青山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若是自己敢说一个不字,下场当真不敢想象。

    “明白就好。”张青山点头。

    “既然你这么明事理,我也不好太过分,不过你砸了我店这件事怎么算?”张青山的话让刚刚松了口气的童醒再次紧张起来。

    “我们愿意赔钱。”童醒赶忙道。

    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将这件事禀报给童家长辈,遗迹马上开启,这么强大的一个散修很可能会成为遗迹开启的变数。

    “你打算赔多少?”张青山眉头一挑,淡淡问道。

    童醒本想说原价赔偿,可看到张青山的神色,他就知道自己要是敢这么说,绝对没有好下场。

    咬了咬牙,童醒只好说道:“一亿!”

    张青山看了一眼童醒,淡淡道:“你当我是叫花子吗?”

    童醒震惊的看向张青山,一亿已经不少了。

    他却不知,仅仅这家听雨轩一个月的利润就可以达到上亿,可他一开始竟然想用一亿收购听雨轩,张青山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松放过他。

    童醒一怔,什么样的叫花子能要来一亿,他去当叫花子好了。

    可他现在在张青山手中,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好咬牙道:“两亿,再多杀了我家族也不会给的!”

    张青山将目光转向童星月,淡淡道:“给童家打电话,五分钟之内我要看到钱到账,否则我就让他变成废人。”

    童星月畏惧的看着张青山,赶忙拿出手机。

    众人无语的看着张青山,那可是两亿啊,就算是大公司也需要周转的吧?

    可他们却不知道,华国的大量财富都掌握在这些家族手中,虽然大家经常能耳熟能详一些富豪,可这些富豪的财富和华国超级古族相比,不值一提。

    这些家族从那场大战前就已经存在,延续到现在,手里产业究竟有多少,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童星月拨通电话,没过多久,便畏惧的看向张青山:“家族需要你的账号。”

    张青山看向小花,小花立刻明白过来,走过来将账号告诉了童星月。

    又过了一分钟,小花点点头,示意钱已经到账了。

    童醒这才松了口气,就在他以为张青山已经饶了他的时候,突然感觉肚子传来一阵剧痛,他忍不住吐出了大口鲜血。

    这时,张青山才松开抓着他的手,童星月赶忙将他扶住。

    童醒愤怒的看着张青山,他不解张青山明明已经得到了赔偿为什么还这么做。

    他看似随意的一击,却蕴含着霸道的暗劲,直接重创了自己的内脏,在修复好内脏之前,短时间内,他的实力不可能有任何提升了。

    “童家给的钱是用来赔偿你毁坏的东西的,你打伤我手下的事情,不是两亿能弥补的。”张青山冷冷道。

    童醒靠在童星月肩上,看向张青山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他虽然愤怒,但也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含恨对童星月道:“我们走!”

    张青山冷漠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这里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能杀人,否则以他的性格,童醒必死无疑,他可没有蠢到放虎归山。

    见闹剧收场,众人一个个皆是向张青山投去敬畏的目光。

    也有一些已经录制了视频的人私底下立刻将视频发布在了网站上,但很快,他就收到了视频被删除的通知。

    删除理由是含有大量违规信息,不仅仅一人,几乎所有发布视频的人都收到了类似的消息。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以前就出现过这种事情,所以有了规定吗?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自己以前活在深深的井中,今日终于窥得一些真正的世界,却也没有任何用,这种事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信。

    或者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活着吧。

    众多围观者看着张青山离去的背影,一个个神色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