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粉 > 第024章 你怨我吗?

第024章 你怨我吗?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勤跟上来道:“怎么了?”

    “靖王府的原配和两个儿子来了。”

    李勤搔了搔脑袋,看过去:“来了又怎样?”

    “来了,这一世靖王府就又得出个黑心竖子了。”

    李南风眯眼望着那一行迈入东路正堂的人影说。

    晏衡随军长大,李存睿跟他自然熟悉,在世的时候李南风曾听他说过靖王府的三小子机敏伶俐,鬼点子挺多,是个可造之材。然而后来他却变成了个为了拿到爵位无所不用其极的恶徒。

    李存睿身为军师,擅识人心,他的话李南风自然是相信的。

    如果沈夫人不回来,正妃便还是林夫人做,如果林夫人不离开王府,那么晏衡也许不会变得那样偏激,至少为了自己的母亲,他不至于完全无所顾忌。

    林夫人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去跟人赔礼受冷落,李夫人就不会。她只会不问什么事由,把她的女儿贬得比尘土都不如。

    晏衡这家伙真是走狗屎运,有个好母亲。

    “走吧,余家马车到了。”

    李勤扯她袖子。

    她再看了眼那一大群,停顿了一会儿才转身。

    晏家的事情——或者说林夫人这场变故,跟李南风是没有切身的关系,但是沈夫人的上位,严格说起来却间接导致了她后来的一场遭遇。

    ……

    此番随沈夫人母子一道进京的还有沈家二老爷,也就是沈氏的哥哥沈栖云一家。

    靖王引着沈夫人在正堂落了坐,沈栖云便也带着妻子儿女前来行礼了。

    沈栖云的长子沈亭已经娶妻生子,两个妹妹一个待嫁,叫沈芙,一个则才只有十二,唤沈虞。

    靖王因着沈氏母子受沈家照顾多年,对沈栖云一家也十分和气,沈余与晏衡年岁相当,他还嘱咐他们好好相处。

    晏衡对沈家各人未来了如指掌,没动声色,应付了事。

    林夫人张罗完之后就领着他先回了房。

    沈夫人与晏弘兄弟同住一处两进院落,打点完余事,坐下歇息的当口,晏驰进来了,手炉没再带着,披风也解下了,迤逦慢行的样子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沈夫人摸了摸他的手说:“冷不冷?药吃了不曾?”

    晏驰摇摇头,拿起沈夫人的茶便来吃。“母亲心里不舒服,自行呆着就是了,何须管我?”

    “谁说我不舒服?”

    “方才父亲与那位夫唱妇随地,您没瞧见?”

    “没瞧见。”

    晏驰笑了。“您又何必自欺欺人。那俩人眉里眼里都是对方,举止言语一点不融洽都没有。您与父亲,当年也是这样吗?”

    他把两腿收进躺椅里,这不算激烈的动作,也引得他轻咳了两声。

    他仿佛没看到沈夫人渐渐泛白的脸色,匀气又说道:“如此看来,即便是母亲当了正妃,父亲的心也回不来了。

    “想也有数,心被别的女人勾走了十七年,要回到您身上来,谈何容易?

    “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您瞧瞧晏衡那体格,十三岁便几乎赶得上人家十六七岁的少年,可见他是用心栽培了的。

    “我也就算了,大哥可是他的嫡长子,他也不放在心上。”

    沈夫人:“那是他没在跟前。”

    “这就对了,没在跟前,如今不是更得弥补他些?您忘了当初是怎么带着我与大哥逃亡的?我又是如何在奔波中染病,落下这身病根的?

    “而如今,他连世子之位都不肯给他。要我说,与其还顾着什么过去的情份,倒不如争些实在的东西好些。”

    沈夫人攥紧帕子:“已经决定了的事,不要再说了。”

    晏驰垂眸,便没再说了。

    这一日下来都还算平静,每个人都礼数周全,行止得体,在晏衡眼里如同一只只千年的老狐狸。

    内宅事务暂且仍由林夫人打点。

    晏衡全程变成闷葫芦,看着他们打成一片。

    他无法探知林夫人内心里真正的想法,也不能知道靖王究竟在以什么样的心情迎接他的发妻与两个儿子,但不管真假,王府两派人马的这次碰面,的确是在一派“祥和”中度过了。

    他让阿蛮去找的三个人,都是后来他身边堪为死士的几个忠心人,因为太了解对方软肋,此刻虽然紧迫,倒也不难收归为自己所差遣。

    夜里刚把人召集起来嘱完所托之事,阿蛮悄摸进来了:“王爷往沈夫人屋里去了!”

    ……

    此番出来差事清闲,靖王往日无事都呆在正堂,但今日整日都呆在书房,连饭都是在书房用的。

    初霁看他确实周身不是滋味,便陪他下了两局棋,靖王却依旧心不在焉,枯坐了会儿,到底起身,往后院来。

    林沈二人所住之处皆在正堂后方,中间隔坐花圃,早先应该也是为原主人内宅所用。

    靖王跨进沈夫人这边,大约是瞅见他往这边,廊下已有丫鬟提着灯笼在等候了。

    靖王道:“夫人呢?”

    丫鬟颌首:“夫人在房里等候王爷。”

    靖王跨门进了内,果见沈夫人立在灯下。

    靖王站着看了她一会儿,道:“你知道我会来?”

    沈夫人点头,“总得见个面才像话。”

    靖王没说话,坐下来。

    沈夫人示意丫鬟掩门出去,这才在他对首落坐。

    屋里有些静,是那种让人不能自如的静。靖王双手覆在膝上,端坐道:“这些年怎么样?早几年那次去看你们,听你说风湿痛,治断根了不曾?”

    “这种病症,哪里能有断根的?能好转就不错了。”沈夫人苦笑着,又缓缓抬头,“你呢?常听说你又是箭伤又是刀伤,这些年必然吃了很多苦。”

    靖王嗨了一声,笑着摆摆手:“行军打仗,哪里能有不挂彩的?我算幸运,小莺医术好,人也细心,照顾得很好,我每次都是所有人里恢复得最快的。”

    沈夫人涩然扬唇:“那就好。”

    她静坐了会儿,又道:“你是不是怨我?”

    靖王抬头。

    她十指紧蜷:“你吃苦的时候我却没在身边照顾你,你不怨我吗?”

    靖王扶杯良久,抻身道:“十几年戎马生涯,家破人亡,几番濒死,也有不少次信念全无的时刻,确实多亏了小莺不辞劳苦,与我同生共死,才有如今。

    “没有他们母子,我恐怕也早撑不到今日。

    “——不过你带着两个孩子也不容易,总之大家能平平安安地,也是好事。”

    他低头啜了口茶,放下道:“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