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说跑就跑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说跑就跑

作者:染墨点苍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涛老老实实的藏在阴影中,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变轻了。

    他不敢移动,在这黑暗潮湿的地下走廊,安静寂静的地下空间,回音效果意外的好。

    就连走廊尽头一根针掉落的声音,这里都能清晰的听到。

    同时,林涛也不敢趴在窗沿向里面偷窥。

    那样风险太大,很可能房间里面的视线比外面的要好。

    只要他的脑袋稍稍露出一个头,就能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林涛只能选择等待,耐心的等待。

    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对林涛而言可能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久。

    里面的两个人终于走出房间,朝着林涛藏身的方向走来。

    林涛让自己的身体伏的更低了,潜行的更深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身体的一部分仍然露了出来。

    幸运的是,这里的光线很暗很暗,露出的这小部分身体根本就不易察觉。

    端木兰和那个男人就这么的从林涛身边走过。

    两个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门前站住。

    那是关押林涛的审讯室,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审讯室里应该有林涛、刽子手博鬼。

    还有两名守备军协助刽子手博鬼。

    但是,当他们用钥匙打开房间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了一个蒙着头套的人。

    除了这个蒙着头套,被绑在行刑台上昏迷不醒的人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端木兰皱了皱眉头,道:“奇怪,这里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她自然没有把林涛算成人。

    并且,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躺在行刑台上的那个脑袋上蒙着黑色头套的人就是林涛。

    因为刽子手的提醒本身就不高,林涛又是两条腿的残疾。

    再加上这里阴暗潮湿的环境,光线很暗,很难辩清物体。

    可以说,就是林涛在行刑台上放上一条狗,端木兰也一时半会分辨不出来的。

    毕竟端木兰也不是修真者,没有发达的视觉和嗅觉,不能感应气息。

    说着,端木兰身边的男人缓缓走到行刑台前,冷冷的注视着蒙着头套、穿着血衣的刽子手。

    端木兰道:“刽子手呢,博鬼呢?”

    男人缓缓摇了摇头:“我就跟你说了,博鬼做事很随意,很不踏实。”

    端木兰不满的“哼”了一声,撸起自己的袖子,走到行刑台前。

    “博鬼这个人太自大、太骄傲了,总是以为他那一套才好使。”

    “今天就让我亲自上场,来好好审讯这个林涛。”

    说着,她的目光转向行刑台旁边的一个钢质的大托盘。

    托盘上边血淋淋的,摆放着各种行刑的工具。

    有针筒、有各种溶剂、各种锥子、各种开口钳子。

    端木兰抄起一把尖嘴钳子,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然后伸向行刑台上的人。

    “咔嚓!”

    黑暗的审讯室中,响起了一个相当刺耳的指甲和手指分离的声音。

    那是生生被揭下来的、撕裂下来的。

    “啊啊啊啊啊!”

    审讯室行刑台上的人发出凄惨的嚎叫。

    他是被疼痛硬生生疼醒的。

    听到这个声音,端木兰和男人神情都是一呆滞,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羞辱感爬上了他们的脸,爬上了他们的表情之中。

    端木兰寒着脸道:“这个人不是林涛,这个人是刽子手。”

    男人低沉的“嗯”了一声,道:“被行刑的人跑了,行刑的人反倒被绑在这里。”

    端木兰的愤怒变成了冷笑:“看来这个林涛很有本事啊。”

    男人道:“这不完全是刽子手博鬼的错,那两个守备军也没有履行看押林涛的义务。”

    端木兰仍然冷笑:“你以为,那两个守备军不是被这个蠢货支走的么?”

    “他如果不是骄傲自大,会反而被林涛制伏,绑在这里?”

    “我看让他受点苦头也好,掉了一个指甲,真应该把他的十个指甲都拔下来。”

    男人冷静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现在找回林涛要紧。”

    端木兰一句话没说,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她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林涛跑不出这个地牢,地牢入口有我的亲信守着,他一定就在这地牢的某处。”

    ……

    林涛等端木兰和男人走的稍微远一点以后,就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端木兰和男人不久后就会发现他逃出审讯室,又不久后就会对他全范围的搜捕。

    林涛艰难的行动起来,向端木兰和男人刚才停留的那个房间攀爬过去。

    两个人做事都很谨慎,房间的门仍然是紧紧的锁住的。

    但这个类似于门卫室的房间,似乎本身并没有采用特别结实的防盗结构。

    林涛试了试门把手,以他目前的力量,未必不可以一次撞击就撞开。

    唯一的问题是,他撞击会引起很大的声响,这声响会在这地牢中长长的回荡。

    到时候,端木兰他们肯定不会以为这是某只迷路的猫搞出来的。

    正当这个时候,林涛听到了远处端木兰和男人脚步停下的声音。

    他们隐隐约约的说着什么,然后就是审讯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林涛后退两步,做出冲刺的准备,同时竖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动静。

    心脏砰砰的加速跳动,一秒,两秒,三秒。

    当他不多不少数到“三”的时候,端木兰和那个男人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审讯室的大门因为年久失修,地下的空气又相当的潮湿,以至于门的承重轴上生满了铁锈。

    厚重的铁锈造成巨大的阻力和摩擦力,让他们开门的时候,铁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林涛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奋力的撞向房间的大门。

    他知道能不能撞开这道大门,完全就看这万分之一的机会。

    一旦错过这次机会,后面要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就非常的难办了。

    按照他心中简单的构想,撞开这道大门以后,这个类似门卫室的房间应该有备份钥匙或者万能*钥匙。

    这些钥匙可以打开容香凛、万剑一等人的牢门,营救他们出来。

    然后,他们再一起想办法逃离这里。

    而事实上,这个房间的功能也确实和门卫室类似。

    房间里面也确实有备份钥匙,而且就挂在墙上很明显的位置。

    林涛伸手购下那串当当啷啷的钥匙,握在手中,不让它们发出噪音。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钻出门卫室,攥着钥匙寻找同伴的牢房。

    因为这地下牢房的结构并不复杂,没有七拐八拐的走廊结构,林涛很容易辨别了南北。

    他原路返回,很轻松便找到了关押容香凛的牢房。

    容香凛的脑袋趴在牢房上的狭小天窗上,张望着外面的林涛。

    容香凛道:“林涛,你已经找到钥匙了?”

    林涛低声道:“我现在就带你出去,然后再救金剑一前辈和莫前辈,我们再想办法出去。”

    容香凛“嗯”了一声,便安静的等待林涛将她从这地狱里拯救出去。

    每个牢房都有门牌号,而每个门牌号都对应着一把钥匙。

    现在,林涛手中的钥匙盘里,总共有将近五十把备用钥匙。

    每一把钥匙上面都刻着一个数字,很明显,这个数字和牢房的门牌号是一一对应的。

    林涛找到“033”号钥匙,将钥匙缓缓的伸进关押容香凛的“033”号牢房。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转动钥匙。

    转动了一下,发现无法转动,牢房也没有任何反应。

    林涛皱了皱眉头,再次尝试了一次。

    突然,他的动作仿佛触发了什么东西,整个地牢顿时警铃大作。

    林涛顿时就有点慌了,用力推了推牢房的门,容香凛在里面也用力推门,但是根本不能推动。

    容香凛慌张道:“林涛,快离开这里,你好像触动什么机关了。”

    林涛心里非常纳闷,他的钥匙也没有毛病,到底为什么就触动机关了?

    这么想着,林涛点了点头,行动不便的他用两只手臂支撑着快速离开现场,藏进走廊的拐角之中。

    同时,走廊里回荡着端木兰和男人“砰砰”作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端木兰和男人已经闻讯赶来。

    问题出在“033”号牢房,端木兰朝牢房里面望了一眼,见人还好好的呆在里面。

    男人道:“看来,是林涛想要救出同伴但是失败了。”

    端木兰道:“他不知道我们备份钥匙的编码方式,用错钥匙了。”

    男人也朝牢房里面望了一眼,问容香凛道:“林涛刚才是不是来过?”

    容香凛不说话。

    男人眉头一横:“你是聋了还是怎么?”

    容香凛的脸色变了变,但仍然一言不发。

    端木兰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这么问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这时,有五名守备军冲进地牢,紧随端木兰和男人其后赶到。

    他们前前后后只相差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可以说响应速度也是可以了。

    这五名守备军中的队长看到端木兰,深深的行了一个礼:“三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冷冷的道:“我正想问你们呢。”

    守备军队长的神色略显尴尬:“抱歉,三小姐,我们来的有点晚了。”

    从始至终,守备军队长看都不看那个男人一眼。

    端木兰摆摆手:“是林涛,林涛逃走了。”

    “现在,你们几个再从外面调来三个小队,两只小队把守在地牢的门口,另外两只小队听我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