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最后一张符篆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最后一张符篆

作者:染墨点苍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铃铛响起,意味有敌情,附近几乎没有野兽出没,触碰铃铛的十有八九是人。

    出乎王才的意料,他们借助密林的掩护,布置的这种最简单的陷阱,反而令对手没有发现。

    王才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顾不上心砰砰的跳,给其他人打出手势,吩咐散开。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听到一阵尖锐的哨子声,似乎是从口中发出的,等他反应过来,四面八方已经尽是敌人,将他们铁桶一般团团围住。

    王才暗道一声糟糕,眼前这些人,气息隐藏的极好,这时一齐爆发出来,让他直感觉被压的喘不上气!

    这该是什么等级的对手?

    他自知不是对手,硬碰的话,无异于鸡蛋磕石头。当初林涛派他们来此做岗哨时,就对他们说:“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立刻逃跑,一秒都不要犹豫。”

    他记得当时他回答:“这点不用林大哥你说,逃跑是我强项,我的人生法则就是,打得过我就打,打的不过我就跑。”

    不过林涛还有一些不放心,问他道:“如果有七八成的胜算,想赢要冒一定风险,你打还是不打?”

    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就说:“那我当然得跑啊,我打的架,那都得是十成十的胜算。”

    林涛还问他:“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说的那就是你么?”

    他问林涛这是什么意思,林涛笑了笑,话头一转道:“我的意思是,你深得我的真传,你去吧,我在这里就先祝你阴沟里翻船。”

    所以,他几乎想都没想,一头就扎了下去。与此同时,上方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其他岗哨被对手一人一个,悉数解决。

    王才脑子一阵空白,只见同伴的尸体纷纷栽了下去,身后还有四个人紧盯着他。

    当时王才就有种想法,对手至少是大乘修士,大乘修士有空间跳跃的能力,甚至是隔空抓物,他们如果比速度,他几乎立刻就会被追上。

    想到这里,他摸出一枚玉简,这枚玉简也是林涛临行前送给他的,并且嘱咐了一句:“如果遇到危险就捏碎这枚玉简。”

    他问:“捏碎这枚玉简,你就会感知到我危险,然后来救我?”

    林涛道:“那倒不是,你当我是神仙啊?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捏碎玉简,就能使用一次空间跳跃。”

    “空间跳跃?”

    林涛点点头:“这是我近来新学的,把空间跳跃的法术封到这个玉简之中。”

    从林涛那里,王才一共得到三枚玉简。当下王才便调整好方向,捏碎了玉简,突然感觉身体消失不见。

    刹那之间,他便在百米以外出现,他回头看一眼,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他刚消失之处,不到一秒的时间,便有两道虚空大手印压了下去,同时另外两个人如影而至。

    如果他当时稍一犹豫,现在已经变成肉泥了。

    王才这时额头直冒冷汗,但是并未脱险,因为这时后面几人纷纷使出空间跳跃,追赶上来,离他只有几

    米的距离。

    侏儒再次探出手来抓他,王才来不及多想,再次哆哆嗦嗦的摸出一枚玉简,由于手颤抖的太厉害,玉简在手上滑了一下,直接掉在地上。

    这时再低头去捡,跟送死没有什么差别了,王才只好放弃那一块,再次将手探入怀中。

    可是这么一摸之下,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剩下的两枚玉简不知何时消失不见,怀中空空如也。

    王才连连叫苦,恨不得一头装进那个侏儒怀里,跟他同归于尽,但是这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理性告诉他,两人的实力差距让他连拉对手垫背的资格都没有。

    更何况,他现在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把敌人袭击的情报带回石头城,尽管石头城外有人盘查,可如果真到那时,以这几人的实力,用空间法则瞬间就能突破大阵。到了那时,他就是后悔都没地方后悔了。

    危机之中,他恍然想起还有三张符篆没有使用。这三张符篆,是赵明庭交给他的,只说是通信工具,具体是何功效他还没试过。

    他利用一个空档,洒出一片牧长风送给他的白色粉末,粉末遇风而起,瞬间弥漫了整片森林。

    后面的侏儒冷哼一声,结了两下印,对着白色粉末使劲一吹,那粉末非但没有被吹散,反而被激怒了一样,直接向侏儒等人反扑过去。

    侏儒等人担心粉末中有毒,立刻掩住口鼻,同时两道真气护盾撑起,将几人护在里面。

    趁着这苦苦争夺来的时机,他腾空翻了两个跟头,一头扎进一处茂盛树冠之中,同时隐藏掉所有的灵力波动和气息。

    白色粉末散去后,侏儒他们已经找不到王才的身影,但这些人做事极为周密,稍一商量,猜到王才就藏在附近,便立刻四散开来,拦住所有的去路。

    王才隐藏在树冠之中,四周尽都是茂密树丛,他自知被对手发现只是时间问题,只好寄希望于手中的三张符篆。

    他隐藏了气海,无法使用真气,相应的也无法催动符篆。但是,如果催动符篆,必然会暴露自己藏身的位置。

    王才一时之间骑虎难下,想来想去,他试着催动一丝丝微弱的真气,看是否能激活符篆。

    “滋滋!”

    一道白色的微弱火苗,将然将熄的烧了起来,他心头一喜,便收了真气以防被对手觉察。

    谁知那道真气刚刚收了,符篆上了火苗失去了支持,无法继续自燃,就扑哧扑哧两下,化成青烟熄灭了。

    失去了一次本该得手的机会,王才心中大为懊恼,接着又取出剩下的两枚符篆,心里想着这次不妨大胆一些,争取一次性成功。

    心里这样想着,他又用真气点燃一枚符篆,这次真气输送的可能稍多,立即引发了那个侏儒和其他几人的警觉。

    豆大的冷汗珠子,就顺着王才的脸颊流淌下来。

    只听那个侏儒问其他几人:“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稍微顿了一会,这短时间的沉默不过两秒钟,却令人感觉诡异。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那名妖艳的女子说道。

    “我倒是感觉到了一点,不过一闪即逝,应该在那个方向。”独眼蒙面人往王才相反的方向一指。

    王才顿时松了一口气,汗珠子就挂在脸边,有个风吹草动,甚至打在树叶上,对方都可能立刻察觉。

    幸运的事,那独眼蒙面人说完以后,就听几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似乎是走远了。

    等一切安静来后,王才没有敢立即出去,担心对面杀个回马枪,就在草丛的掩护下,催动通信符篆。

    符篆骤然燃烧起来,这次他没有太多忌惮,加大了真气的输送。

    眼看符篆就要被激活,突然,他感觉脊梁骨一阵发凉,有个声音猛的在身后响起:“终于找到你了。”

    是那个独眼蒙面人的声音。

    王才再顾不得什么逃生不逃生,就地向前翻了个跟头,他低头瞥了符篆一眼,即将燃烧殆尽,只差不到五秒了,五秒后信息就能顺利传回石头城。

    可是,就连这五秒的时间,对方都不愿意给他。他刚刚稳住,抬头一看,两个身影像一堵墙一样,不知何时已经堵住了他的去路。

    “四秒。”

    一个方脸中年修士探出大手,直勾勾的来取符篆。如果符篆被他们拿到,便可以中断施法,王才将右手往下一沉,左手顺势顶住攻势。

    咯吱咯吱,左手骨骼瞬间悉数被捏碎,王才龇牙咧嘴,忍住疼痛继续向下翻滚。

    “三秒。”

    才滚了半圈,立刻又有一股压力袭来,是虚空大手印,隔空捏住他仅剩的右手的肩头,咯吱咯吱,又是一阵剧痛,王才直感觉右手手臂变成粉末,已经不复存在。

    “二秒。”

    他猛的向前扑去,两只断手无力的垂着耷拉着,这一扑之下,瞬间用嘴叼住符篆。紧接着,他就被攥住头发,一股巨力将他拎了起来。

    “一秒。”

    最后一秒,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侏儒拿到符篆,熟练的逆序结印,终止符篆的法术燃烧。

    王才心下一横,大脑急速反转,此时此刻,到底还有什么办法阻止侏儒,让信息顺利传回石头城?

    “你手里的牌都打光了吧?”妖艳女子冷笑了一声,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还有一张。”王才虚弱的一笑,还有一张,他就在其他人放松警惕之时,突然运起了全身的真气,全部沉入气海。

    “他想引爆气海!”妖艳女子惊呼了一声,同时抬手使出逆真气护盾,目的是将他困在狭小空间内,避开爆炸后的冲击波。

    但终究晚了一步,引爆气海是瞬间的事,真气护盾升起的速度则要慢上很多。

    “轰!”

    王才只感觉气海迅速扩大,没来得及有任何疼痛之感,身体就失去了知觉,意识也渐渐模糊。

    模糊之中,他听到那个妖艳女子问:“大哥,传过去了吗?”

    侏儒恍恍惚惚的说了一句,到底是什么,他终究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