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614章 番外之小可(十)

第1614章 番外之小可(十)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说婚事已经定下,但是小可对这未婚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的期待,甚至他如此不守规矩的人,都没有偷偷去看几眼。

    其实小可自己也有些惆怅,事情好像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般发展的。

    他一点儿都没有充实的感觉,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哪里缺失了什么。

    苏清欢邀孙雪若进宫,姜月在旁边看着,觉得孙雪若容貌秀丽,温柔娴静,是个很好的姑娘。

    她这般觉得,在阿妩面前也这般说了。

    尚霓衣却道:“不叫的狗咬人。”

    姜月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口出恶言,心想尚霓衣话不多,本身也是安静的性格,没想到说话这么刻薄。

    阿妩更熟悉尚霓衣,不由皱眉,但是很快便舒展开来,岔开了话题。

    尚霓衣倒也没继续说什么,但是姜月从两人的表情中似乎感到事情有点蹊跷。

    等姜月离开后,阿妩立刻推了推尚霓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尚霓衣道:“不知道,但是觉得孙雪若并非良配。”

    阿妩对小可很关心,闻言眼睛瞪得大大的:“就我们两个,你还绕什么圈子!快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我真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孙雪若有些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而且我在宫里和她打了个照面,觉得她眼神,不纯。”

    阿妩道:“我让暗卫去查查。”

    “别查。”尚霓衣阻止她,“婚事已经板上钉钉,你倘若查出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自己不舒服。”

    “可是这是小可一辈子的事情。”

    “他自己求来的,自己乐意接受的。你让人去查这件事情,如果被他知道,恐怕他要多想;不管孙雪若有没有问题,日后她知道这一桩,都不会高兴。到时候你要小可帮你还是帮她?”

    阿妩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还得想到,她出身三品大员之家,不讨喜或许,但是也不会像吴如沐那般的复杂背景。”

    提起吴如沐,阿妩有些沉默,这件事情就翻了过去。

    因为归期一推再推,姜月之前采买的点心吃食那些都放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她索性在不新鲜之前分给宫女。

    她决定重新采买,这次不要吃食,只要小玩意儿,回去送人说起来是京城买的,图个稀罕就行。

    姜月禀告了苏清欢,然后带着几个宫女和侍卫出了宫。

    逛了一上午,日上三竿时候,她看看马车上满满的东西,捏捏自己的荷包,自嘲道:“这次真是兜儿比脸干净了。”

    但是她从来不是小气的人,招呼几个跟随的人道:“走,咱们去吃饭。”

    外公常说,不能让别人白白出力气,自己手头紧一些也不能亏了别人。

    可是她也不会一味打肿脸充胖子,选了一家价格适宜但是胜在环境好的饭馆,带领众人进去吃饭。

    这饭馆有四层,所以姜月来过一次就记忆犹新,因为她在霞平时候,最高时候也只见过三层。

    她知道和她一起吃众人肯定拘束,所以匆匆扒了几口饭就把地方让给他们,自己站在窗前往外看。

    对面是一家书店,有书生模样的人进进出出,生意看起来很兴隆。

    姜月看着买卖结账,心里感慨京城的书真不便宜。

    忽然,她眯起眼睛,看着某个站在书店门口和小二说话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违和感。

    她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直到又来了个男人,不动声色地揽住先前那个背影往里走,两人并排在一处,对比鲜明,她才明白过来。

    ——刚才那个身形太单薄,而且腰肢纤细,走路的仪态也像女人。

    难道是女扮男装?不过京城风气渐渐开放,女子着男装出来玩,也是稀松平常。

    只是这一对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举止如此亲密,倒是没见过。

    等众人都吃完,姜月带着他们离开。

    走的时候她不经意地瞄了一眼窗边……

    “夫人,虽然很舍不得您,但是外公年长,我实在忧心,不敢再自己偷安,想要尽快回登州。”

    苏清欢笑着扶她起来:“月儿着急了?”

    姜月点点头:“心急如焚。”

    “再等两日。”苏清欢意味深长地笑道。

    姜月没想到她都如此坦白地说了自己归心似箭,苏清欢竟然还不放她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清欢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事到如今我也不卖关子骗你了。我一直不让你走是因为受你外公所托。”

    姜月很快明白过来:“外公是不是托您在京城中给我找婆家?”

    “你要理解他的一片苦心。”苏清欢点点头,“他不愿意你……”

    “可是他却不理解我的苦心。”姜月道,言语有几分激烈,“我若是把他撇下,自己嫁再高的门第也不会心安理得的!他不舍得我受罪,难道我就能舍得他孤单吗?夫人,我感谢您,但是您的好意,我无法接受……”

    “你这孩子,脾气这么急,听我说完啊。”苏清欢笑道,“你外公已经辞官,处理了霞平的所有产业上京来了。”

    姜月目瞪口呆。

    “他说你孝顺,断然不会把他自己留下;他已经这把年纪,也没有什么追求,只希望你能找个喜欢的人,和和美美过日子。”

    姜月泪盈于睫:“可是外公已经在霞平生活几十年,那么多相熟的好友……”

    苏清欢拍拍她手背:“好孩子,不用难受。只要你过得好,外公就会高兴的。你外公在京城中同样有故交,一样会很好的。”

    姜月别过去脸擦擦泪,哽咽难言。

    从苏清欢这里离开后,她回去辗转反侧,整晚都没有睡觉。

    这次,恐怕真是不能走了……她好烦恼!

    有说不出口,不能对外人言的新烦恼,也有陈芝麻烂谷子的旧烦恼。

    来了京城坐吃山空怎么办?如果外公怀的是撮合她和即将到来的牧简之的心思怎么办?

    后者是她最烦恼的,而且八九不离十。

    “喂喂喂,姜姑娘,是我啊!”小可看见姜月远远遇到自己就躲开,不由挥着手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