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吵架了吗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49章 吵架了吗

    “冬阳!”

    看着夏冬阳生生将录音笔给捏断,虞霏是心痛不已,不禁上前抓着夏冬阳的手臂,以示安慰。

    赵雪妍也很想过去安抚夏冬阳,她清楚眼前这个男人,他心高气傲,有自己的原则与坚持,而且,他回来后,所做的事情都是考虑着妹妹,考虑着这个家。

    可现在,妹妹却不理解他,甚至说出了刚才那番带着失望与怀疑的话,她能体会到,这个男人的心,此刻肯定是痛极了,可有虞霏上前了,她也是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脚步给控制住了。

    一旁的肖若楠看着如此情形,也只得是暗叹了一口气,她更不知道如何去开解夏冬阳,当然,这里也还犯不着她去开解。

    几许后,夏冬阳深吸了一口气,勉力一笑,对虞霏说道:“我没事,别担心。”

    看着夏冬阳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虞霏知道他是在强压着内心的情绪,又怎么会没事呢?

    继而便转开话题,问道:“冬阳,这事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夏冬阳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告诉虞霏,随即便说道:“时间不早了,这里乱糟糟的,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的确,刚才那第一个‘王老几’罐子爆炸时,夏冬阳将虞霏给扑倒在地上,这地面上到处是水渍,已经将她的衣服浸透了,而且,家里也断电了,事情发都发生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

    大家都知道夏冬阳现在情绪很低落,留在这里只会更触景伤情,于是也就没多说什么了,开着车,夏冬阳送赵雪妍三人回别墅,途中,谁都没有说话,车内的气氛显得十分的沉闷压抑。

    二十多分钟后,一行到了别墅,就见一个人在门口等着,正是桑语卿,她怀中还抱着已经熟睡了的小丫头彤彤。

    赵雪妍这才想起,桑语卿说晚点过来给自己针灸的,她连忙上前,一脸歉意的说道:“桑姐,真是对不起,发生了一点急事,没来得及通知你,让你久等了。”

    桑语卿温和的说道:“没事,我回去收拾了一通,也才刚过来一会。”

    其实桑语卿已经站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期间,她分别打了夏冬阳和赵雪妍的电话,但二人都没有接,想来是有事情,于是就没再打了,就站在这里等着。

    她也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说了要过来施针就过来,哪怕是站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她也没有丝毫的抱怨。

    赵雪妍赶忙打开了门,将桑语卿给迎了进去,而后安排着彤彤上床睡觉,内心自责得很,若是彤彤再因此感冒的话,她内心将更不安了。

    安排好彤彤后,桑语卿便着手给赵雪妍施针,夏冬阳也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到身边朋友的情绪。

    半个小时的施针,也是让虞霏几人暂时忘却了夏冬阳家被烧的事,桑语卿收针后,脸上已然有疲倦之意了,也是,她抱着熟睡的彤彤,站在门口一个多小时,现在又全神贯注的施针,不累才怪。

    赵雪妍一脸歉疚的说道:“桑姐,真是太麻烦你了,你快去休息吧!”

    桑语卿温和的一笑,说道:“雪妍,你太客气了,那我先上去洗漱了。”

    桑语卿也是没客气,待她上去后,赵雪妍看了看虞霏和夏冬阳,便对肖若楠说道:“若楠,麻烦你扶我上楼。”

    “好。”

    肖若楠自然知道,赵雪妍这是有意要留空间给虞霏和夏冬阳。

    楼梯上,赵雪妍禁不住微微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夏冬阳和虞霏,她内心堵得慌,其实很想留下,问问夏冬阳以后的打算,安慰一下他。

    可她知道,这些事情有虞霏了,她比自己更加合适!

    扶着她的肖若楠,自然能看出她的细微动作,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应该是看出了什么,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冬阳,反正那房子也老了,附近大部分的居民都搬走了,要不,我们明天去看看房子,换个环境,如何?”虞霏温柔的问着,她总是将夏冬阳的想法,放在第一位。

    夏冬阳却是摇头道:“简单装修一下还是可以住的,冬青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很多地方都会用到钱的。”

    他现在手里几乎没什么钱了,虞霏自然知道夏冬阳是想让妹妹在大学里,不用为生活费那些操心,于是便说道:“钱那些你可以不用操心,我可以先给着,冬青上学也不会缺钱的。”

    “不,我不能用你的钱。”夏冬阳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虽然与虞霏谈好,尝试着相处,但终究没有结婚,虞霏的钱还是虞霏的,而且,自己已经欠她太多了,不能将虞霏的心意,当作是理所当然。

    虞霏本以为这时候,夏冬阳不会拒绝自己才是,只道:“难道到现在,你还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吗?”

    夏冬阳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会赚钱买房子的。”

    虞霏一听,心头禁不住升起一团怒火,说道:“夏冬阳,你这是大男子主义,谁规定的,房子必须要男方买,我不在乎那些的!”

    夏冬阳看着虞霏,语气提高了着说道:“可是我在乎!”

    虞霏一怔,在她的印象中,夏冬阳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她内心不禁感到十分的委屈,鼻头一酸,眼中便是泛起了泪花。

    夏冬阳自然看在眼里,也是意识到自己语气实在是重了点,可他真的不能再让虞霏付出了,一个男人,如果这些事都要全靠女人,那还叫男人吗?

    固执也罢,倔强也好,大男子主义也行,总之,夏冬阳做不到放任自己去这样依靠虞霏。

    他语气缓和下来,说道:“对不起,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出去抽支烟!”

    他说着,起身便向门口走去,看着夏冬阳的背影,虞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而下。

    自己这是和夏冬阳吵架了吗?

    可自己也是好意啊?

    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在乎谁出钱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那样说,伤到了夏冬阳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对,一定是这样!

    她想着,便是起身想要出去与夏冬阳解释,但想着这时候出去解释的话,恐怕更会让夏冬阳觉得自己是欲盖弥彰。

    而且,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夏冬阳的心情肯定不好,自己再出去的话,只会让夏冬阳更加的心烦。

    想到这些,她便抽了一张纸巾,将眼泪擦干,让自己情绪恢复后,这才上楼去。

    夏冬阳站在别墅外院的车边抽着烟,自然不知道虞霏心头的想法,他只是觉得此刻内心无比的憋闷,孕育着满腔的怒火。

    接连两只烟后,夏冬阳回到了别墅,又等了半小时,见楼上赵雪妍房间的灯光都熄灭了,他这才悄然出了别墅,他不能让妹妹受到更多的威胁,所以,今晚必须要和乔振东做个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