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 第372章 大明万税

第372章 大明万税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子忤逆不孝,残暴不仁,荒淫贪鄙的劣迹,来自山西的陈永熙早在进入湖广时就听人说了。不仅是襄京府的大顺官员和武昌府的左家门下在说,在陈永熙雇船东下的汉口商镇,也有不少人这么说。

    “陈纪善,您要是去年乘坐草民的商船东下,草民自是求之不得,怎会向您要钱?就凭一面藩王府属官的招牌,此去南都便畅通无阻了。草民运上一船湖广的白米,说是替王府贩卖,一路上剩下的钞关税就足矣抵偿船费了。可如今情况不同了,便是官船,也要免税通关得有户部总税务司开具的免税单,免税单上还要注明船型和所运载的货物、人畜情况......所以您就算得了税司的免税单,草民一船的货物,还是没办法跟着沾光啊!而且这免税单也很难开具,得是实有公务军务之船,才得开具。”

    正在汉口码头附近的一处茶馆中,向陈永熙解释大明最新的税收政策的,是个名叫姚大桥的米商,他有两艘五百石的江船,一次能装运一千石湖广产出的白米东下——大明东南的南直隶、浙江两地虽然素称鱼米之乡,但是近几十年来,丝棉大兴,所以在浙江和南直隶的江南各府,许多稻田都改成了经济效益更高的桑田、棉田。

    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东南鱼米之乡的米面渐渐不能自给,需要从湖广、江西、江淮等地购入。运米的商船在贩卖了白米之后,又会购入丝绸、棉布、各种生活用品、食盐等物品销往湖广、江西、江淮等处。

    所以每年通过长江转运的货物极多,交易额极大。可是因为“三不征”的陋规,使得长江这条黄金水道几乎不能为大明朝廷带去多少税收。

    “怎会那么严厉?”陈永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收税,就不怕官逼民变吗?神庙老爷那时,东南百姓可没少折腾啊!现如今天下都这样了,朝廷就不怕东南乱起来?”

    “乱?怎么个乱法?”姚大桥苦苦一笑,“和南京那帮二百多年的勋贵一般?送死外带送家产送妻女?”

    “就没有人挺身而出抗税砸税关吗?”

    姚大桥摇摇头,“谁敢啊?那等事情得有地方上护着......要不然当场就得叫人打死!”

    万历年间那些抗税事件,固然有官逼民反的可能,但更多的还是官商勾结,抗税闹事的人都有地方势力包庇着。譬如那个“领导”了苏州抗税事件的葛贤在事发后投案自首,判了徒刑,在苏州府大牢里面呆了十二年......闹了那么大的乱子居然不杀头,只判了十二年。有苏州一府的官绅庇护,他的牢狱生涯是什么样的也可想而知了。

    要是地方上的豪强士绅都和万历老皇帝一心,十个葛贤也被当场打死了!

    “现在地方上不敢护着了?”陈永熙吃惊的问。

    “护什么呀?”姚大桥连连摇头,“至少湖口关、安庆关、芜湖关、龙江关(南京)、镇江关、江**、上海关这长江七关所在的地方,是不会护着的。谁敢在那里闹事,当场打死没商量!”

    “为什么呀?”

    “因为这七处江关所得的税款,是和七个县的秀才、举人、进士名额挂钩的!”

    姚大桥顿了顿,又说,“而且哪里的税关被砸,哪里的地方就要包赔,如果不赔,该地的秀才、举人就会被暂停功名,幕职官吏就会被陆续罢免......一个月不赔,就免三分之一,三个月不赔,就全部免职,由邻近各县派员接任!您说说,地方上的士绅官员闹个啥?闹完了让外乡人来捞油水?”

    这当然也是缺德带冒烟的魏藻德“想”出来的损招了。现在东南许多重要的州府县都开始行新政了,就有了大批的幕职官,这可都是地头蛇。只要他们出力,地方上就闹不起来了。

    啊!还可以这样!陈永熙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嘴巴也张圆了,简直可以把自己拳头塞进去了。

    姚大桥的话还没完呢,他叹了口气,又道:“而且这七处江关,都配了带刀护卫,全都来自孝陵卫新军,他们要砍人的......您知道孝陵卫新军是什么来路吗?”

    “什么来路?”

    “宗子!都是各地落难的宗子......被太子爷收进孝陵卫新军调教,吃足了苦头,一个个都变得如狼似虎,都他N的憋着股邪气!他们可是能从税关提成的!谁要挡他们的财路,等着挨刀吧!他们都是穷疯了的宗子,你和他们说什么道理?大明江山他们都有一份的,收点税不应该?谁还敢打他们?打死宗子什么罪?”

    这就是朱慈烺为他的“兄弟们”安排的好去处!去直属于户部的总税务司充当“打手”——他们的编制还在孝陵卫新军,只是外放任职,通常是外放某处三年,再回孝陵卫新军,等待下一次外放。

    在外放期间,他们不仅能从孝陵卫新军拿钱,还能从各地的税关再拿一份厚禄——在税关任职的税务官,也和在都察院任职的御史一样,在左右主事(总税务司主事)之下,都是一入税关误终身,以后就只能在税关和军屯卫任职。不过他们的收入是很有保证的,虽然没有职田,但是却能从税关和军屯的收入中提成......

    “什么?什么?让宗子督税?”陈永熙彻底给惊呆了,“怎可如此?廷臣们就不谏吗?”

    “谏什么呀?”姚大桥哼了一声,“这不都是东林魁首魏藻德的建议?”

    “东林魁首魏藻德?”陈永熙愣了又愣,“魏首辅怎么是东林了?”

    “东林大会推选的......现在东林党不为民请命了,专门为太子敛财害民!”

    什么?东林变成阉党了......

    陈永熙心说:自己可是堂堂君子,可不能去当阉党啊!

    名叫姚大桥的商人这时笑呵呵地说:“陈纪善,您可是一大家子人......还带了不少东西,草民也不多收您,就收您十五两银子。您到了南京,当了太子爷的官,哪怕是个七品官,一年也有五六百两的进账,十五两银子可不算什么。”

    “一个七品官有五六百两?”陈永熙瞅了姚大桥一眼,“你以为本官是贪官污吏吗?”

    姚大桥笑着:“贪贿之事说不得,现在朝廷的都察院可厉害了!五六百两之数就是朝廷的俸禄加上职田的租子。”

    “有那么多?”

    姚大桥笑着:“可不是嘛,如今的大明朝廷税收得狠,给官员的俸禄也涨了不少,这叫高薪养廉......您是北方官,若是在江南没有什么产业,这官还是很有滋味的!”

    可不是嘛!陈永熙一想也对啊!自己一山西人,在江南有没产业,“大明万税”也税不到自己头上。倒是一年几百两的俸禄......一大家子的吃喝用度不就有了?

    这官......得去做啊!最好能做个收税的官!本官家里也有买卖的,最清楚奸商逃税走私的办法了!到时一定可以多收点税的!

    陈永熙想到这里,重重点头道:“好好,十五两就十五两......什么时候启程?本官要北方的紧急军情上报!”

    姚大桥笑道:“今天,今天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