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1095章 在上头,还是在下头

第1095章 在上头,还是在下头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95章 在上头,还是在下头

    不然他真的想不到冷一航非要把他捉回来的原因。

    看着谢宇辰那充满八卦的眼神,和一副非常想要知道的神情。

    冷一航无奈的摇了摇头,缓声道:“你想太多了,我并不介意他身边有多少女人,因为我对他前面那根东西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所以他要娶谁,娶几个,我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最起码,再遇到谢宇辰之前,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谢宇辰仔细的品位了一下他话里的信息量之后,尴尬的打了两个哈哈:“爷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下面那个!”但是,谁能想到,花名在外,以俘获美女出名的第一美男子,竟是下头的那个!

    这要是爆出去,一定是世纪大新闻啊!

    不知道把这个消息卖给阿笙的北冥周报,能值个什么价钱?

    冷一航看着谢宇辰那快速变化的脸色,又问:“你是不是还很好奇,我怎么跟他搞上的?”

    “我要是说好奇,你会告诉我么?”

    “会!”

    冷一航老实的点头。

    “那你告诉我吧!”

    原本谢宇辰也不是喜欢八卦的人,但是介于他真的替墨玉容那个王八蛋受了太多的苦,自己却根本拿他没有办法,也只能八卦一些他的风流韵事来舒缓一下自己的郁闷了!

    然后冷一航还真的好脾气的,告诉了谢宇辰他与墨玉容之间的恩怨。

    原来,墨玉容作为中渠唯一继承人,不止没有扛起中渠大任的觉悟,还仗着长了一张好脸,又有钱,便整日流连百花从中,沉醉于秦楼楚馆,为此与他父亲墨枭的关系,一直就不好;而冷一航,之所以会留在墨家是因为年少时期,他曾欠下中渠城主墨枭一个救命之恩,所以在中渠即将出现大劫之际,墨枭便以这个救命之恩为条件,换取冷一航保护墨玉容,直到中渠度过这次大劫为止。

    话还没有说到冷一航怎么跟墨玉容搞到一起的,但一个问题便引起了谢宇辰的注意,他问道:“那你所说的中渠的大劫,是什么?”

    “不知道。”

    冷一航坦诚的开口道:“据说,这是墨家长老推算出来的,说是如果这个大劫化解不了的话,中渠墨家,会有覆没灭族的危险,但那个大劫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你就是化解这个大劫的关键。”

    谢宇辰顿时就急了:“哎,你们凭什么说爷就是化解那个什么鬼大劫的关键?”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不过是运气好,跟着小笙笙穿越过来玩一玩而已,怎么好好的就成了他们家化解大劫的关键了。

    “冥渊之门。”

    也许是话题已经说开了,冷一航也不打算瞒着谢宇辰了,他说:“还记得你初次回来,被他们认作墨玉容时逃跑进的那个禁地么,据说,化解大劫的关键,就在禁地内的冥渊之门里面,这些年但凡是进入禁地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而你是第一个进去之后,打开了冥渊之门,却又平安无事归来的人,所以墨枭便认定你能帮中渠度过大劫。”

    谢宇辰想了想,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你说,有没有可能墨枭其实早就知道我不是他儿子了?”

    但为了那个所谓的大劫,所谓的冥渊之门,故意假装不知道他的身份,将他留在中渠!

    冷一航摇头:“我不知道!”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谢宇辰沉默,忽然,他想起什么,“喂,大木头你怎么跑题了!”不是在说他与墨玉容的八卦么?

    冷一航那冷淡的脸上闪过一些无奈,但,最终他还是开口道:“我在保护墨玉容的时候,有一次陪着他去了醉梦楼……”

    后面的话,简单来说就是醉梦楼除了姑娘生的好,还有一种远近闻名叫做“醉生梦死”的美酒,那一晚,墨玉容花了一万两白银拍了花魁初夜,也拍下了当晚酒楼里所有的醉生梦死,而他在等候墨玉容的空档里便尝了尝那酒,结果,喝完十坛之后便醉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与墨玉容两人衣衫不整的躺在了一起,身上都有些欢爱过后的痕迹。

    当天,他是差点杀了墨玉容的。

    但墨枭及时出现,在墨枭的求情下,冷一航答应了墨枭,等到中渠城度过这次的大劫之后,墨玉容再随他处置。

    他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便同意了。

    谢宇辰听完后,先是面无表情的吧唧了一下嘴,而后不满的问道:“没……没了?”

    “没了。”

    “你们就睡在一起一次?”

    “是啊!”冷一航回答得很坦诚。

    谢宇辰的目光变得有点探究,又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眼冷一航之后,才老实的说出自己心头的想法:“就这一次,还是喝醉了的情况下,怎么证明得了你跟他就是那种关系啊,另外,根据你要杀他的执念,我怎么感觉你才是被压在下头那个呢?”不然,干嘛非得追着人家杀!

    冷一航的面色一僵,而后严肃的站了起来。

    吓得谢宇辰一激灵,警惕的看着他。

    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逐渐靠近谢宇辰,吓得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于是,他忍着后背的痛,撑着冷一航,紧张的道:“你,你要干嘛!”

    “我到底是在上头,还是在下头,你要试试么?”冷一航居高临下的盯着谢宇辰,给他一种无形的压力。

    “滚。”

    谢宇辰飞快的从床上坐起来,而后有些心虚的道:“老子跟你说过了,爷是正常的男人,对男人没有兴趣!”

    之所以心虚,那是因为他害怕冷一航要是真的是断袖的话,对他霸王硬上弓,那以他这样的小身板,岂不是死定了!

    他可不是墨玉容,没有被人捅屁股的爱好!

    冷一航没有说话,站直了身体,看着谢宇辰的眸色之中带着满意之色。

    不一会儿,红袖端来了谢宇辰爱吃的东西,他身边有了红袖照应,冷一航也不用担心谢宇辰跑路,叮嘱了一句“晚上千万别乱跑”之后,就转身出门去寻找墨玉容那个败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