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1037章 两王相遇,必有一伤

第1037章 两王相遇,必有一伤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37章 两王相遇,必有一伤

    苏落白与祁肃二人的谈话,一字不漏的全部传进了苏暮言的耳朵里,他越听,心里就越凉。

    十日断魂蛊,苏暮言也略有耳闻。

    只有一想到顾南笙中了那个毒,他的心里就莫名的慌了一下,难受的很。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

    但,在第二天。

    苏暮言又去找了苏落白。

    苏落白看着这个身子骨才刚刚好了一些的弟弟,开口道:“慕言,你这么早就来找朕,是有何事?”

    “皇兄,臣弟自知罪孽深重。”

    苏暮言说着,便又跪在了苏落白跟前,而后满脸认真的开口回话:“臣弟昨日建议由镇北大将军率兵攻破西河关,但镇北大将军因重伤不能出战,而整个西凌军中,唯一了解北冥的人,便是臣弟了,所以,臣弟自请出战,恳请皇兄给臣弟一些兵马,让臣弟为之前做下的错事,尽一些绵薄之力,以求赎罪。”

    苏落白诧异的盯着苏暮言瞧了瞧,确定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慕言呐,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朕很欣慰啊,但是你是煜亲王膝下唯一的儿子,也是煜亲王府唯一的继承人,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朕拿什么跟王叔交代,朕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这话,也就是拒绝苏暮言的提议了。

    苏暮言眸色微沉,他沉默了一下。

    坚定的道:“臣弟曾经做下的错事,若是不能弥补的话,臣弟也无颜回去见父王,恳请皇兄成全。”

    苏落白认真的看着苏暮言,像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同意。

    最终,他点了点头:“好,朕就给你十万兵马,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不过,你要攻打北冥,最快也必须压到四天之后。”说完,他拿出一块可以调遣十万兵马的虎符,丢给了苏暮言。

    苏暮言接过虎符,郑重的磕头谢恩后,起身离开。

    他明白苏落白为何要求他必须四天之后再攻打北冥,因为到那个时候,云瑾承已经来与他和谈了。

    若是和谈成功的话,云瑾承会服下毒药,而拿回去的解药也是假的,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会来不及。

    所以,他肯定等不了。

    ……

    北冥,玉苍县。

    云瑾承轻轻的挨着顾南笙,哄着她入睡。

    西凌方面已经传了消息回来, 苏落白那个阴险狡诈的人,是掐准了时间的,将和谈的日期,定在了顾南笙毒发的前一天。

    所以,眼下他们除了等,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原本顾南笙中毒之后,会格外的嗜睡。

    但自从吐血之后,睡眠倒是少了,而且睡得极浅。

    轻轻一动,就被惊醒了。

    云瑾承才起身,顾南笙便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云瑾承,你能不能就在这里陪着我?”

    “好,我不会走的。”

    云瑾承轻声的哄着,又心疼的坐了回来,直到顾南笙再次睡着之后,他才轻轻的起身,叫顾南笙交给墨十一照顾着,而后才出了门。

    出门后,宁忘忧已经等在门口。

    看着云瑾承开口道:“她睡了?”

    “嗯。”云瑾承点头:“师尊,你真的没有办法救阿笙么?”

    顾南笙中的毒难解,云瑾承相信。

    但若说宁忘忧都没有办法,云瑾承却是不相信的。

    宁忘忧顿了一下,微叹一口气:“瑾承啊,人各有命,这是她顾南笙的命中注定的大劫,这是天命,天命难违啊。”

    “师尊。”

    云瑾承满脸的严肃:“阿笙命中有大劫我信,但她是亲手拔出过青鸾圣剑的人,她的天命怎么如此结束?”而且,其实有一个问题他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师尊见了阿笙之后的态度,一直很复杂。

    现在想一想,可能是因为阿笙也能拔出青鸾圣剑,师尊从心底将她划定为有可能会威胁到他帝位的人,所以对她的感觉,一直很复杂。

    宁忘忧看着云瑾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云瑾承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态度了。他想了想,开口道:“若要女主安无恙,还需帝星落凡尘。瑾承啊,其实顾南笙乃是百年难见的帝女星命格,而你,则是天定的帝王星,王者相遇总有一伤,你们俩在一起,是注定的相生相克,命运多舛。”

    这样的两个命格的人在一起,除非是逆天改命,否则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师尊的意思是,我与阿笙的命格相克,若是要在一起,必须逆天改命,是么?”云瑾承很快明白过来,反问道。

    “嗯。”

    云瑾承点了点头,下定决心一般的开口:“既然如此,那我就逆天改命。”

    如果改不了顾南笙的,那就改他自己的!

    反正,他绝对不能眼看着顾南笙死在他跟前。

    宁忘忧见他如此坚持,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主意已决,那为师先陪你走一趟西凌吧,如果真的拿不到解药,再想其他办法。”

    “谢师尊。”

    ……

    西凌。

    苏暮言从苏落白那里拿到调兵的虎符之后,便直接去了点兵台,调兵遣将。

    而当夜。

    苏落白更是心情极好的摆了宴席,邀请国师和诸位有功的戍边大将宴饮,煜亲王世子也在席间。

    酒过三巡之后,苏暮言面色微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借口醒酒要出去吹吹风。

    苏落白点头同意了。

    苏暮言离开不久之后,县衙后院,苏落白的房间门口,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

    他不止成功的躲开了县衙的暗卫,甚至就连苏落白房间门口的简易机关都轻易的避开了,直接进了苏落白的卧房。

    看得出,来人的武功很高。

    不一会儿,黑影很快又退了出来。

    于此同时,正在宴饮的苏落白也突然接到了下属禀报的消息,他面色一肃,而后飞快的放下酒杯,起身朝着外头走来。

    苏落白走出县衙,便看到了云瑾承和宁忘忧。

    冷笑一声,阴恻恻的开口道:“北冥太子,朕记得咱们约定的时间,好像还没到吧?不知北冥太子夜半前来,所谓何事?”

    “西凌皇何必明知故问?”

    云瑾承的面色也很冷。若不是因为救顾南笙的解药还在对方手中,他都恨不得立刻杀了苏落白。

    “哈哈哈哈。”

    苏落白大笑几声,而后似笑非笑的感叹着:“年轻人哪,真是沉不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