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626章 太后责难

第626章 太后责难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26章 太后责难

    云瑾承见顾南笙那一脸惊诧的表情,不由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啊,虽然我不喜欢墨玉容是真的,但是不管是因为墨玉容与你的关系,还是他中渠少主的身份,只要他是在我北冥的地界上出的事,我北冥都责无旁贷,即便我不去查,父皇也会派别人去查的,我知道你在意墨玉容,与其把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还不如我亲自插手,你且安心,嗯?”

    有了云瑾承这句话,顾南笙的心里也稍稍的安心了一些,点了点头。

    然后云瑾承很快便叫来了墨一,让他派墨氏十六子去查一查墨玉容中蛊的事情,还让他派人去查最近江湖上有什么用蛊高手最近在盛京活动的。

    交代完这些,云瑾承回头,宠溺的盯着顾南笙,问道:“现在可以安心了吧?”

    “嗯。”

    顾南笙点头,云瑾承笑着,清浅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阿笙,我真是想死你了。”

    俩人都是年轻人,分开也有好几天了,这一下子很快就干柴烈火起来,云瑾承一把将顾南笙打横抱起,正准备朝着寝殿走去呢,忽然墨二又从门口闪了进来,低声回禀道:“主子。”

    云瑾承眉头一皱,略带不悦的开口道:“说。”

    他好像已经对这个墨二已经习惯了,反正这就是个喜欢坏事的家伙。

    墨二顶着满头的大汉,开口道:“李公公方才来传了消息,说是南齐使臣已经到了盛京,请主子你与右相一起前去迎接。”

    皇帝的意思,是西凌使臣已经有左相和二皇子去招待了,为了避免落下厚此薄彼的话柄,这南齐使臣,可就不就得让云瑾承与右相一起去嘛。

    云瑾承不舍的看着顾南笙,最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阿笙,你在惊鸿殿等我,我去办完事儿就回来,陪你参加今晚的赏月宴。”

    “嗯,好。”

    云瑾承不舍的抱着顾南笙回了寝殿,吩咐了下人招待好顾南笙之后,他才飞快的去找右相。

    云瑾承前脚走了没多久,墨十一就赶到了惊鸿殿,主仆二人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惊鸿殿便又来了一个小宫女。

    那小宫女低着头,对顾南笙开口道:“顾小姐,太后娘娘有请。”

    太后?

    顾南笙心里冷哼一声,云瑾承前脚走,她后脚就来请人了,这太后还真是会挑时候!

    虽然心里不喜欢太后是真的,但她传召,顾南笙还是不得不去的。

    “夫人,要不要属下去请主子回来?”墨十一低声问道。

    “不必了。”

    顾南笙摇了摇头,太后能让这小宫女在云瑾承走了之后才来请人,可见她就是要避开云瑾承来见她的,这个时候去请云瑾承,没有多大意义不说,还耽误了他的正事儿。

    稍微整理了一下,就跟着小宫女一起朝着寿康宫而去,到的时候,被人告知,太后娘娘在寿康宫后花园喂鱼。

    小宫女带着顾南笙直奔后花园,远远的便瞧见了太后在一群嬷嬷们的拥簇之下,端着个盘子坐在池边的凤坐上,一脸的悠闲之态。

    “草民顾南笙,参见太后。”

    顾南笙按照礼数行了礼,心底早也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太后的责难。

    但这一次,太后却好似并不想为难顾南笙,虽然没有回头,但还是缓声到:“起来吧,赐座。”

    小宫女很快搬了一旁的椅子过来,给顾南笙坐着,而太后,则是将手中盘子里的鱼食抓了一把,丢进眼前的池子里,顿时那池子里养着的五彩斑斓的锦鲤全都扑腾起来,争先恐后的抢食儿。

    皇太后头也不回,凤眸一直盯着那池子里的鱼,开口道:“顾南笙,你应该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可知道哀家这次找你,要谈什么吧?”

    “草民愚钝。”

    顾南笙低着头,眸色暗沉了一下。

    凭着太后对她的偏见,其实她也可以猜测到太后找她的事情,不可能会太美好。

    太后又丢了一把鱼食进池子里,然后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顾南笙啊,你可能不知道,瑾承从十二岁开始便一直养在哀家身边,直到他去西河关督战之前,足足十年,这十年来哀家呕心沥血,就是想要将他培养成才,皇帝也十分喜爱瑾承,一心的想要将他培养成皇位继承人。”

    皇太后语气淡淡的,叫顾南笙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顾南笙有点摸不透皇太后找她说这些的理由,所以也不接话,任由皇太后去自言自语。

    “哀家为瑾承挑了许多的女子,从家世到权势,再到容貌姿色,全部都是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可是哀家也是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他都不满意啊?顾南笙,你知道原因么?”

    顾南笙闻言,这话茬,怎么听着都是不对味的。

    当即便只是摇头,回答:“不知。”其实,她想说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顾南笙,但是随后又想想,好似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便也不好再说。

    皇太后闻言,轻笑了一声。

    将手中盘子里的鱼食哗啦一声全部倒进了池子里,顿时,那池子里的鱼又扑腾起来,看起来,是非常听话的样子。

    皇太后一直盯着那鱼瞧,忽然,她叫了一声顾南笙,而后问道:“你看哀家这池子里的鱼,听话吧?”

    “嗯,听话。”

    顾南笙老实的回答着,而后她也盯着那鱼看,这一看,很快便发现了那团扑腾锦鲤的不远处,还有一条红色的锦鲤,在慢慢悠悠的游动着,似乎与这池子里的鱼有些格格不入。

    顾南笙皱了下眉,正奇怪呢。

    耳边传来了太后的轻笑之声,“那你知道,为何哀家这池子里头的鱼,都这样听话么?”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顾南笙的心里转了一圈,开口道:“不知。”不管这皇太后要准备玩什么花样,她已经决定了,一概不理,一概不答,一概不接招。

    看她能折腾出个什么花样来。

    皇太后闻言,又轻笑了一声:“那是因为这池子里的鱼都是哀家从小养到大的,但凡是出现了一条不听话的,或者做了哀家不喜欢的事情的,哀家都会将它除之而后快,这久而久之啊,池子里便都是听话的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