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508章 死无对证

第508章 死无对证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8章 死无对证

    大厅。

    因为女刺客的事情,大家也就是没了吃饭的心思了。

    云瑾承从后堂出来后,便回到了大厅,审问女刺客:“你们是谁派来的?”

    “哼!”

    两个女刺客大约也是猜到今日二人无法逃脱,十分硬气的冷哼了一声。

    云瑾承的眼里露出一抹阴狠:“不说?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刑罚硬,来人,将二人拖下去,鱼鳞剐!”

    整个沧澜大陆的刑罚,最血腥残忍的莫过于五马分尸与凌迟处死。

    鱼鳞剐则是凌迟的施刑方法。

    据说施刑的时候,会将人的衣服扒尽,整个人用渔网勒紧使皮肉从渔网的漏洞之中冒出来,再用极其锋利的刀片,将冒出来的皮肉一片一片的削下,让受刑人在极度惊恐与痛苦中,看到自己的呃皮肉被一片一片的割下来,最后慢慢的死去。

    这话一出,俩女刺客的脸色瞬间白了。

    俩人几乎同时看了苏落白一眼,而后二人神色恢复如常,脸上有泪痣的女子镇定的道:“云瑾承,今日我们姐妹二人失手,是我们运气不好,我们自认倒霉,你也不用白费心机的想要审问什么,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们也不会给你机会施刑。”

    说着,狠狠的咬了一下牙。

    墨一察觉到她们的意图,飞快的上前一步想要制止,但却为时已晚。

    俩女子几乎同时咬破了口中的藏着的药囊,然后就口吐鲜血,同时丧命。

    和谈过程中一下子就死了三个人,还有一个是北冥的青海总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墨一,此二人交由你处理,务必要查出其幕后主使!”云瑾承意味深长的看了苏落白一眼,吩咐墨一上前查探。

    “是。”

    墨一低着头领命,上前指挥着下人将二位女子抬下去。

    在下人搬动的期间,墨一突然叫了一声停,然后他上前撕开了那个泪痣女子的衣襟,待看清之后,犹疑的望了一下苏落白,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的。

    然后,墨一才快步走到云瑾承跟前,低声说着什么。

    大家的目光都随着墨一的动作,集中在墨一与云瑾承身上,只见云瑾承皱着眉头,低声问了一句:“当真?”

    “千真万确!”

    墨一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云瑾承默默的点了点头,让墨一退到一边后,才将目光投向了苏落白,冷声开口:“西凌皇,我想这件事,你应该可以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朕给你们解释?为什么是朕给你们解释!”

    苏落白一脸的莫名其妙,有点好笑的反问:“你们遇刺,与朕何干?!”说真的没有比看着仇人遇刺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所以云瑾承遇刺,他是真的开心。

    但,这件事真的是与他无关!

    “真的与你无关么?”

    云瑾承冷笑着。

    墨一奉命,快步走到那女刺客尸体跟前,一把撕了她肩膀上的衣襟,露出了里头白皙隐约还有某种图案的肩膀。

    云瑾承这才开口:“西凌皇,这两个女刺客潜进我北冥驿馆,意图刺杀本皇子与中渠少城主,又杀了一位我北冥的总督,还伤了我北冥皇子妃,西凌皇你说这件事与你无关,那你如何解释这女刺客的肩膀上,带着你们西凌独有的扶桑花图案?如果本皇子没有记错的话,扶桑花是你们西凌暗夜组织独有的标志吧。”

    这话一出,苏落白的脸上顿时也浮现出一抹惊诧,明显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

    但,他自己有没有做过,他会不清楚么?

    当即拧眉:“云瑾承,你不要血口喷人。”

    云瑾承冷笑:“我血口喷人?扶桑花是暗夜组织的标志,乃是整个沧澜大陆人尽皆知的事实,但凡是加入该组织的成员,都会在肩膀上纹上一朵扶桑花为记号,而且暗夜扶桑这个杀手组织背地里为西凌皇室效命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西凌皇你说这件事与你无关?”

    这话一出,墨玉容也抬眼朝着那咬毒自尽的女刺客看去。

    果然,在她的肩膀上,纹着一朵神秘的花朵图案。

    他不知道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但是光看苏落白看见那图案后的表情,就知道云瑾承没有说谎。

    看来,这两个女子,与云瑾承说的那个什么“暗夜扶桑”是一个组织的没错了!

    当即墨玉容心里也窝火了,拧眉阴阳怪气的讽刺道:“西凌皇,你若是不愿给我中渠面子,不愿意参与这次的和谈,大可不来,既然来了却如此言而无信,背地里下黑手,你还真是让本公子大开眼界啊!”

    苏落白闻言,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开口道:“朕没有做过!”

    “你如何证明?”墨玉容挑眉反问。

    这一问,苏落白瞬间怒了:“朕乃一国之君,朕说没有做过,便是没有做过,何须证明!”

    堂堂一国皇帝说话,都不可信,那还要谁说话才可信?!

    云瑾承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话。

    “西凌皇,你最好还是证明一下比较好,这次我奉家父之命,为了沧澜大陆百姓的福祉和安定前来组织二位和谈,但和谈尚未结束,便有刺客想要了本公子的命,若非北冥皇子妃舍命相救,本公子怕是已经遭了不测,如果西凌皇你不能自证清白,那我可就有理由怀疑你和谈的诚意。”

    这话,说得可就重了!

    要是这事儿经中渠人的口这么一说出去,怕是东衡与南齐,都会误会西凌又蓄意挑起战争的嫌疑,到时候若是其余三国练手,中断与西凌的合作,那西凌的损失可就大了。

    苏落白短暂的沉思了一下,缓声开口:“既然云瑾承方才也说了,世人皆知暗夜扶桑的成员身上都纹有扶桑花图案,那有人蓄意栽赃嫁祸给朕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云瑾承你若是要凭此事诬陷于朕,那么也请你拿出证据,否则,朕是不会承认的。”

    云瑾承冷笑:“西凌皇真是打得一手好算计,人都死了,死无对证,我们上哪儿给你找证据去?”

    “既然找不到,那你们也证明不了就是朕做的。”苏落白笑了,明显一副打死不认账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