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231章 恶人先告状

第231章 恶人先告状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31章 恶人先告状

    “哎,别!”

    顾南笙将岑落枫给拉回来,而后在岑落枫那关切的目光注视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没事,只是那个来了,肚子有点疼!”

    这个傻男人,怕是不跟他说清楚,他是真的不会放心的!

    见顾南笙这表情,岑落枫闷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明白过来,想到上一次顾南笙因为这事儿疼的眼泪汪汪的样子,心里又疼了。

    岑落枫抓着顾南笙的手,温柔的道:“阿笙,我带你回家。”

    “好。”

    岑落枫拉着顾南笙就朝门外走,然后才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

    一大队拿着木棒的家丁从外院冲进来,陈迦南走在最后,温润如玉的脸上带着些严肃,看到岑落枫之后,冷冷的开口:“岑副将大驾光临,陈某有失远迎,真是失礼。”

    在派人去掳顾南笙之前,陈迦南已经派人将岑落枫的家底、背景全部摸清了,知道他曾经是二皇子麾下亲兵营的一名副将。

    岑落枫看着陈迦南,眉头不可抑止的皱了一下。

    原来是他?!

    但岑落枫很快便镇定下来,淡定的望着陈迦南:“陈公子客气了。”

    陈迦南笑了笑,一贯的温润如玉:“只是不知道岑副将到我家里,意欲何为?”

    “你该知道我了什么而来的。”岑落枫懒得跟他废话,说话间把顾南笙的手抓的更紧了一些。

    陈迦南的目光落在二人相握的手上,莫名的心里有点吃味,不冷不热的:“如果陈某说不知道呢?说起来在下与二皇子也有些交情,岑副将如此张狂的跑来我家,掳我弟妹,实在是过分了!”

    顾南笙的肚子有点痛,此刻是极其的不舒服,看着陈迦南恶人先告状,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不客气的骂道:“放屁,谁是你弟妹,别他么乱攀亲戚!”

    “……”

    众人目瞪口呆!

    这女子未免也太……不好形容了!

    岑落枫也被顾南笙的话给惊了一下,而后发现顾南笙皱着眉头,深知她肚子又在疼了。

    长臂一揽将她半揽在怀里,让自己身体的温度让顾南笙暖和一些,而后,他也不想跟陈迦南继续废话:“陈公子,你是聪明人,我也不跟你拐弯抹,阿笙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吧。”

    陈迦南眸色一深,眼中闪过计谋的得逞的光芒。

    但他很快压了下去,装作不懂的反问:“你的意思是?”

    岑落枫脸色格外的坚定:“陈家买了阿笙,不过也是为了给陈迦钰冲喜,我可以赔给陈家一笔银子,也可以再出钱,给陈迦钰买一个女子,甚至两个都可以。但唯一的条件,你们放阿笙走。”

    虽然在岑落枫的心底,是不甘愿拿顾南笙跟张梅花做比较的。

    但当初徐山一伙人跑来下河村,下河村村长的处理办法,岑家若是想留下张梅花,就得出钱。

    那么现在他愿意出钱,一倍、两倍,十倍,二十倍,都甘愿!

    “笑话!”

    陈家宗族的一个资历比较老的叔辈老头站了出来,冷眸看着岑落枫,开口道:“我陈家看起来是缺钱的人家么?顾小七那是我陈家的寡妇,事关我陈家的气运与名声,岂是区区几两银子就能了事的?”

    “那你想怎样!”

    顾南笙看着这老头,火气就大了起来。

    她的记忆里记得这个老头子,上次她的沉塘仪式,就是这个老头子主持的!

    说他是害死真正顾小七的主谋凶手,也不为过,看着这些老顽固又要跑出来枉顾人命,顾南笙就火大!

    老头冷哼一声,开口道:“来人,先把那个私闯民宅的男人抓起来送官!至于顾小七,先抓起来关着,待我们宗族的人商议好了日子,再择日沉塘。”

    纳尼,还沉塘?

    顾南笙只感觉胸口一股闷气窜了上来,真想脱了鞋子甩那老东西一脸!

    眼看着下人们拿着木棒靠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将二人抓住,岑落枫抓住顾南笙的手,问道:“阿笙,怕么?”

    “有你在,我不怕!”顾南笙淡淡的笑了一下。

    有你在,我不怕!

    是真的说到了岑落枫的心坎上。

    岑落枫冷眼扫了过来的几个人一眼,他很有自信,别说这几个,就是再来十个,他也能将顾南笙带走。

    只是带走之后,这清河镇怕是待不下去了。

    眼看着双方的打斗一触即发,突然一个清朗的男声打破紧张的气氛:“哎呀,怎么这么多人哪?是要打群架么,看来本官来的正是时候啊!”

    话音落完,魏宇年顶着一副吊儿郎当的笑容,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而与他一同而来的,还有长治县巡捕房带刀巡捕们。

    巡捕们一字排开,将众人包围其中。

    陈家的人也傻眼了,他们都是见惯了世面的人,看着魏宇年那身熟悉的官服,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众人弯腰行礼:“草民见过大人。”

    “免礼免礼。”

    魏宇年说着,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直接走到岑落枫跟顾南笙跟前,开口调侃道:“哎,阿笙啊,你还真的在这里啊?你说你也太不像话了,好好的婚礼不办完,非得让本官带人出来找你,本官是宴席没吃成不说,还差点就为了你,把整个清河镇都翻过来了。”

    “让大人费心了。”

    看着魏宇年那副不认真的样子,顾南笙有点无语,但她随即又看着陈迦南,意有所指的开口道:“不过,这也怪不得民妇,实在是陈家公子用迷、药请人的行为,太过与众不同。”

    “哎,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

    魏宇年说着,就回头看着在场的陈家人:“那个,你们,岑落枫,就是他,状告你们掳了他的新婚妻子顾南笙,介于这个行为实在是太过恶劣,本官决定亲自查证,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

    “什么!他告我们掳了他的妻子?”之前说话的老头子跳了起来,不服气的道:“明明是他抢了我们陈家的媳妇,他居然恶人先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