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95章 婚书为凭

第95章 婚书为凭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5章 婚书为凭

    “起来,起来!”魏宇年客气的开口,然后走到顾南笙身边,从身后小厮手中接过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开口道:“阿笙,本来说好了要来讨一杯上梁酒喝的,怎料今日公务繁多,所以来晚了,小小心意,算是本官的赔礼。”

    哇!

    众人哗然!

    怪不得这顾南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造出这三进院子,原来她跟县太爷都是有关系的!

    与陈二丫一起来的岑长瑶,也远远的看见了魏宇年的身影,顿时眼睛就亮了。

    这实在是太惊喜了。

    之前还以为这魏宇年不过是富家公子,却不想竟是长治县的县太爷!

    若是能被他看上,那她岑长瑶以后岂不是官太太?

    “多谢大人!”

    顾南笙客套的接过魏宇年送来的盒子:“大人,你太客气了,里面请。”

    “嗯,不急!”魏宇年摆了摆手,而后转眸看着庙山村那一伙儿前来找茬的村民,笑盈盈的开口道:“本官刚刚听说有人想要见官,正巧本官就是这长治县的父母官,不知你们找本官,有何冤屈啊?”

    蓄谋已久前来找茬的许建明此刻内心是有点慌的,他也没有想到顾南笙竟会跟县太爷有关系。

    他手里的婚书,虽然真的是盖有清河镇亭长的印章,但也只有他心里清楚,清河镇的亭长,是他娘家表舅,那印章是他花了三斤白酒,外加一斤酱肘子换来的。

    这样的东西,骗骗这山野草民是没有问题的,但经不起查证啊!

    迟疑了一下,不敢上前。

    倒是那被气得早已失了理智的苗铃儿,突然跳出来,指着顾南笙就控诉道:“大人,这个顾南笙在庙山村已经嫁过人了,却出逃到下河村,不知检点勾搭陌生男人,如此不要脸简直是败坏我们村的风气,还请大人给我们做主!”

    “哦,真有此事?”魏宇年诧异的打量了眼前的人。

    苗铃儿不知道许建明那婚书里的猫腻,自以为找到了能做主的人,立刻指着许建明开口道:“那是自然,他手里还有与顾南笙的婚书为凭!”

    哎哟,这个笨婆娘哟!

    此刻许建明恨不得给这蠢婆娘一巴掌,但已经被苗铃儿指出来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低声回答道:“是的,大人。顾南笙的确是草民两个月前走失的妻子。”

    魏宇年瞅了瞅许建明,再扫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岑落枫。

    想了想,问道:“她说你有证据,来,把证据呈上来本官瞧一瞧。”

    许建明战战兢兢的将手中的婚书递了上去,快速的看了一眼之后,英挺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要说岑落枫是顾南笙的男人,他是一点儿不怀疑,但要说眼前这个男人是顾南笙的男人,他却丝毫不信。

    可手里这张婚书,的确是盖了亭长大印,是真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魏宇年想了想,偏头问道:“这事儿还得问问当事人,顾南笙,你怎么说?”

    “魏大人,我跟许建明根本就不认识,他是污蔑,我要告他污蔑之罪!”

    顾南笙也被气的够呛,苗大傻子那事儿让她心里有阴影,但那是个傻子,自己也不能总跟一个傻子计较。

    但这许建明,摆明了就是来讹她的!

    “可是,这封婚书……”好像是真的!

    魏宇年眉间带着隐隐的担忧,没有把后面半句说出来,但暗示意味却十分的明显!

    可这个时候,顾南笙却一下子笑了,十分自信的开口道:“大人,你手里的这封婚书,正是他污蔑我的证据!”

    “哦?此话何解!”

    魏宇年看顾南笙的样子,似乎事情还有转机!

    “虽然这份婚书上面名字是我的,但这婚书是许建明伪造的,他是想蓄意污蔑我!”顾南笙冷冷的笑着:“敢问大人,蓄意伪造府衙公文,该当何罪?”

    “蓄意伪造府衙公文,轻则仗责一百,监禁三年,重则砍头抄家。”魏宇年回答完,又好奇的问道:“阿笙,你有何证据证明这封婚书是假的?”

    岑落枫也好奇的看着顾南笙,他看过那婚书,基本上能确定,那婚书就是北冥国户部颁发的婚书,假不了!

    “那婚书上的手印,根本不是我的!”

    顾南笙笑着说完,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开口道:“大人明鉴,婚书上的指印,是右手拇指,上面的纹路是一个簸箕型的指纹,可是我的右手拇指,是圆形螺纹。”

    这个时代的指纹分辨认证,远远没有现代这么发达,虽做不到完全凭指纹区分开,但最起码的是簸箕形还是圆螺形,还是能分得清的。

    这是能证明婚书真假的最快方法!

    说完后,顾南笙又走到了许建明跟前,眼神犀利的望着他,开口道:“至于这婚书上的亭长印章是怎么盖上去的,那恐怕,只有许建明自己才知道了!”

    许建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顿时就没了底气。

    魏宇年点点头,说道:“这事儿涉及清河亭长,那便来人,火速去请亭长前来,听听他的解释吧。”

    很快有衙差领命,骑着马跑到清河镇上去请亭长了。

    许建明的脸色,越来越白!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魏宇年会跟顾南笙有交情,会来参加顾南笙的上梁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指印上留了这么大的一个破绽。

    这下,怕是要连那做亭长的远房表舅都要受连累了!

    衙差骑快马而去。

    顾南笙看了看吃了一半的村民们,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声的询问道:“魏大人,要不咱们先进去吃饭吧?”

    这个点儿本该是吃饭的,但上梁宴吃到卡一半,也真是……难以形容!

    魏宇年不甚在意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摆了摆手:“不了,现在谁都不能走,先把这事儿弄清楚再吃!”

    县太爷发话了,平头百姓们即便是再有意见,那也只能憋着!

    “那我让人给大人泡一壶茶来。”顾南笙说着,便让陈二丫帮忙,给魏宇年带来的人都泡上一杯茶。

    人群之中的岑长瑶见状,跟着陈二丫进了门,喜滋滋的开口道:“三嫂,魏大人的茶,让我去上吧。”

    然后,不由分说的抢过陈二丫手中的茶杯,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