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10章 恶邻上门

第10章 恶邻上门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章 恶邻上门

    暂时解决了一家人的温饱问题,顾南笙轻松了不少,转了话题:“岑大哥,你的腿是怎么伤的?”

    岑落枫顿了一下,似乎不想提起。

    就在顾南笙准备换个话题的时候,他缓声开口道:“战场上被战马踩断的。”

    “看过大夫么?大夫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好?”顾南笙继续问。

    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顾南笙觉得,报答岑落枫救命之恩最好的办法不是她操劳着把岑落枫一家养着,而是让他们自力更生,不被欺负。

    这样的话,治好岑落枫的腿,就是势在必行。

    岑落枫淡淡的回答:“看过,治不好!”

    “我想,也许我可以帮你。”

    关于这点,顾南笙也想过了,作为顾氏医药的继承人,她本身就是专业的医学博士。而且她之所以有这样肯定的想法,还得益于今天早上她起床之后的一个惊人发现。

    昨晚在仓库忙活了一晚,她手臂上被沉塘自救的时候被划出的伤口,竟然痊愈了!

    嗯,就是那种丝毫不留痕迹的痊愈。

    她不知道这样的奇迹,是不是因为那个随身携带的储物仓库的作用,但奇迹就是这么发生了。

    所以,她感觉,治好岑落枫,应该不是问题!

    “你是大夫?”岑落枫沉默了一下,反问。

    顾南笙点点头:“我学过一些,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等我们的生活稳定了,我就帮你治腿,好不好?”

    顾南笙认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健全,岑落枫也不例外。

    但让顾南笙意外的是,岑落枫并没有多高兴,而是沉默了许久,直到对上顾南笙期盼的目光。

    他才淡淡的点了点头,应了句:“好。”

    两人一起努力之下,终于在日头升高之前,把东西清洗的差不多了。

    顾南笙起身,想要锤一下酸痛的腰。

    但蹲的久了,脚就发麻。

    才一动,人就一踉跄,眼看着就要跌倒在潮湿的地上。

    还是岑落枫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扯回来,然后,顾南笙就撞进了岑落枫宽厚结实的胸膛。

    顾南笙紧紧的靠在岑落枫胸膛上,能听到岑落枫那苍劲有力的心跳。

    而软玉在怀的岑落枫,一瞬间也愣住了,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脸色浮现出一抹尴尬。其实他只是看到顾南笙摔倒,下意识的想去拉她一把,并没有想要占她便宜。

    幸好,顾南笙也不扭捏。

    她退回来站稳,感激的道:“岑大哥,谢谢,要不是你,我就摔了。”

    说实话,她并不知道岑落枫的尴尬从何而来。

    “以后小心些。”岑落枫尴尬的收回手。

    “嗯。”顾南笙应了一句,还想说什么,忽然前面院子里传来一个凶恶的女声:“岑落枫,把那个来历不明的狐狸精给我交出来,我倒要看看谁给她的胆儿,敢把我老苗家的闺女推下河,我家闺女到底是怎么招你惹你,个丧良心的狐媚子竟然要下手杀她。”

    顾南笙与岑落枫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都带着疑惑。

    顾南笙从厨房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前院篱笆外站着一个面色彪悍的中年胖妇女,她双手叉腰怒目而瞪,正吵吵得厉害呢。

    岑刘氏带着俩孩子,比顾南笙还先出来,她缓声问道:“苗家大嫂子,有话就好好说,你怎么能大清早的就来我们家门口骂人呢?”

    “岑刘氏,你给我滚开,告诉你今儿我骂人算是轻的,就你家那瘸腿儿子妄想勾搭闺女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他居然还纵容一个来历不明的狐媚子推我女儿下河,害她失了清白,我告诉你们,这事儿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事儿没完!”

    来人正是苗铃儿的母亲,苗许氏。

    如果说岑家的当家岑金氏是下河村的一霸,那这苗许氏,就是下河村的另一霸。

    两女人在村里,都是以彪悍闻名的。

    而且这苗许氏,比岑金氏,更多了几分无赖。

    听了苗许氏的话,顾南笙也瞬间明白了来人的身份,也明白了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但“瘸腿儿子妄想勾搭她闺女”是什么鬼?

    想着,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岑落枫,难道早上那苗铃儿跟岑落枫本来是两情相悦的,那自己早上那行为,岂不是办了坏事!

    岑落枫自然也没有错过顾南笙的目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想也没想,就解释道:“你别听她胡说,我对她闺女从来就没有过心思。”

    呃……

    这人居然能看穿人家心里想的事。

    岑刘氏的脾气一向温和,即便是对着蛮横不讲道理的人也生不起气,只是解释道:“我们昨晚才搬进这里,连你家闺女的面都没见着,我们家孩子什么时候推你家闺女下河了?”

    “你个瞎老婆子,别给我装蒜。”苗许氏叉着腰张牙舞爪,将岑刘氏身后的俩孩子吓的够呛。

    岑朵儿直接是眼泪汪汪,差点哭出来了。

    为了不吓到孩子,顾南笙快步从厨房走出去,冷着脸吼道:“你特么说谁瞎呢,我警告你,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苗许氏看到顾南笙出来,顿时就爆发了:“好你个不要脸的狐媚子,总算是舍得出来了。”

    顾南笙走到岑刘氏跟前,让岑刘氏先将孩子带进屋去。

    岑刘氏知道苗许氏的脾气,害怕顾南笙吃亏,但顾南笙也是为了孩子好,想着就带着岑小墨跟岑朵儿回屋。

    顾南笙这才转身瞪着苗许氏:“我说这位老大娘,我这是给你们家脸了,一大清早的母女俩轮番的来我们家门口抽风,我们家是欠了你的?你说我不要脸,我再不要脸,也没像你闺女一样大清早的就趴我家院子上看男人吧。”

    “你……你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苗许氏被顾南笙的话给气急了,苗铃儿追求岑落枫,在下河村那就不是秘密。

    所以对于自家女儿会大清早的趴院子外看岑落枫的事,苗许氏心里清楚得跟明镜儿似得。

    也就是因为清楚,苗许氏心里才更加不甘心。

    气愤的口不择言:“都是那个杀千刀的瞎老婆子,没好好的教育那死瘸子,腿瘸了都还不老实,几次三番的勾搭我闺女,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