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104.第104章 留下破绽

104.第104章 留下破绽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的意思是说,前不久在大原荒地中救走君思邪的人,就是钟山氏?”

    “水清妍”吃了一惊,盘算道:“不太可能,剑门山中,以龙为神通的炼气士绝对不在少数。钟山氏那段期间应该是在剑门的灵空殿内感悟灵,怎么可能跑到妖族去?而且,营救君思邪这等强者,剑门也不可能派出一个个刚刚感悟到灵的小家伙,怎么也应该派出堂主、长老之类的强者才对……”

    孝初晴也皱眉思索,道:“那人通过孤霞城的地底火山,传送到月亮之上,又从月亮上回到地底火山,然后便在大原荒地发现他的踪迹。此人应该是机缘巧合,遇到了重伤垂死的君思邪,并非是剑门派他出去搭救接应。而从大原荒地的战斗痕迹来看,此人恰恰是脱胎境的修为,所以他一定在剑门内门之中,因此我才会来到内门探查。但是那时钟山氏如果在灵空殿内的话,倒不可能跑到妖族……”

    二女一个是魔族的神,一个是神族的少女,但都想不通这里面的奥妙。

    “水清妍”心中微动,突然道:“神使曾经对钟岳下手过,具体情况须得去问神使,方能知道钟岳有没有在这段期间离开过剑门山。”

    “神使……”

    孝初晴目光闪动,显然对于负责大荒的神使有些忌惮,笑道:“区区小事,还用不着麻烦神使。那人在月亮上留下了脚印,只要看看钟山氏的脚印,便可以知道是否是他!而他刚才与潭真大战,在崖壁上留下了不少脚印!”

    “水清妍”看了她一眼,心中升起警觉:“这个神族的女子,不像看起来那般无脑,倒不可小觑了。她一上来便对我百般讨好,估计是知道自己在剑门中的势力弱小,实力也不济,因此想要拉拢我对抗剑门中隐藏的那位神使,真是好算计!”

    二女飞到山崖峭壁上,细细观看,脸色不由都黑了,只见峭壁上脚印倒有不少,但是除了潭真的脚印之外并无钟岳的脚印,只有一个个巨大的龙爪子,应该是钟岳精神力在双脚四周化虚为实形成的龙爪印!

    “我不信这个钟山氏与潭真交手这么长时间,连个脚印也没有留下来!”

    孝初晴向下坠落,来到钟岳与潭真交手的山林中,脸色又一次黑了,只见林地凌乱不堪,交手之地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掌印,却是钟岳抬手镇压烟尘时留下的掌印,将地上的脚印统统抹了去!

    “钟山氏钟岳很值得怀疑,否则他不可能会将自己的所有脚印都抹除!”

    “水清妍”思索道:“若是他留下一两个脚印,他的嫌疑反而就淡了,但他偏偏抹去了自己的脚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孝初晴点头,道:“我之所以要当着内门所有炼气士的面,显露出我的月曜灵魂,便是要引出那人,让那人知晓我的真正面目。那人绝对会对我万分防备,他越是防备,越是会露出蛛丝马迹让我发现。而这个钟山氏钟岳,已经露出了蛛丝马迹,很值得怀疑!可惜,他没有显露魂兵,大原荒地的那一战,有魂兵留下的痕迹,若是显露魂兵,便知道是否是他了!”

    “魂兵?”“水清妍”疑惑道。

    “大原荒地中的那人与妖族的炼气士交手留下了痕迹,他有两件魂兵,一件是内藏多道剑气的魂兵,一件是一口刀!”

    孝初晴美眸闪动,道:“若是钟山氏动用魂兵,便可以确认是否是他了。可惜,潭真与他交手没有动用任何魂兵。”

    “水清妍”咯咯一笑,道:“让我好奇的是,为何孝芒神族会追杀一个去过月亮的人族小鬼,初晴可否告诉我缘由?”

    孝初晴咯咯笑道:“具体情形我也不知,我也是奉命行事。”

    两个少女对视一眼,均看出对对方的不信任。

    “水涂氏的剑六十四式果然是一等一的绝学,水子安水长老的剑茧难怪可以位列十凶兵之中,水子安长老才华的确高得吓人。”

    钟岳与潭真相互“交流”,总算将剑六十四式中的前二十七式学到手,剑六十四式是操控六十四枚剑茧布下杀阵之法,既是剑阵,也是一种极为凌厉霸道的剑法。钟岳曾经与水涂氏的弟子水清河等人交过手,对这剑法并不陌生,当时他也并未看出这种剑法有什么奇特玄妙之处。

    但是与潭真“交流”之后,得到前二十七式完整的剑诀,他才知道这剑六十四式是何等恐怖!

    剑六十四式想要发挥威力,必须要用上剑茧剑丝,水清河等人与钟岳交手时,运转的只是普通的水剑气,无论是威力还是剑法变化,都只能说是普通的剑法。

    但是若是催动剑茧剑丝这等魂兵,那么剑法的威力便一下子暴涨十多倍,而且剑气走势变得无比诡异,令人防不胜防!

    更为强大的是,剑一式是操纵一根剑丝,剑二式操控两根剑丝,渐渐增多,剑阵运行也越来越复杂,到了剑二十七式,剑阵已经复杂得令钟岳的大日元神都难以驾控!

    到了剑六十四式,恐怕对元神的要求也达到无比变态的程度!

    “难怪潭真师兄说,剑六十四式与他的路子不符,他的路子走的是刚猛路线,而剑六十四式走的是穷极变化的路线,要求有变态的计算能力和驾驭能力,没有这方面的资质,就算花费再多的经历也无法学会。”

    钟岳心中暗道:“这二十七式剑诀在潭真师兄手中就是暴殄天物,在我手中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潭真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武道宗师的防御和进攻法门,他精通的各大氏族功法极多,各种图腾纹浮现在皮肤表面,甚至精神力烙印在骨骼之中,踏空而行,兴奋的施展各种武道宗师才能施展出的功法,打爆空气,威势惊人。

    尤其是他从有虞氏那里学得的鱼龙图腾和功法,更是让其身上遍布龙鳞盾,体内充斥鱼龙怪力,近战实力比钟岳还要恐怖!

    他的修为原本便比钟岳高出许多,此刻得到武道宗师的防御和进攻法门,更是如虎添翼!

    不过潭真的弊端也明显,那就是他没有上乘的炼体法门,归根结底是靠炼气士的方式提升体魄,并非是肉身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提升。

    而钟岳的大日宝照诀,才是真正的炼体妙诀,可以让肉身像武道宗师那样进步!

    “得到武道宗师的防御和进攻法门,我在龙虎榜上的排名,最低可以前进五位!”

    潭真哈哈大笑,猛地落地,道:“钟师弟,我要去挑战龙虎榜上排在我前面的家伙了,你要不要一起?以你现在的实力,尽可以在龙虎榜上位列前三十!”

    钟岳摇头,笑道:“剑二十七式比较难学,我现在还需要时间,才能将这剑二十七式参研透彻。而且我也不能在挑战中施展出剑二十七式,否则被水涂氏看到我施展这剑法,肯定会猜到你的头上,反而会给你带来不快。”

    “钟师弟为我着想,愚兄感激万分。”

    潭真向外走去,笑道:“我去挑战,你等我好消息!”

    钟岳起身相送,又返回洞府,目光闪动,低声道:“而且我学会剑二十七式的事情,也不能让孝初晴知道。现在,孝初晴想必已经发现了我留下的蛛丝马迹了吧?我在与潭真师兄交手时,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来,也没有动用魂兵,但越是这样,便越是会引起她的怀疑。然后等我下山,她便会跟上来……”

    他嘴角轻动,露出微笑:“孝初晴,我为你创造一个你识破我的机会,同样也是为我创造一个我杀你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得住!”

    他静下心来,细细钻研剑二十七式的各种变化,想要学会剑二十七式可不是那么简单,水子安长老的才华横溢,他所开创的剑法若是仅仅几天便能融会贯通,那么剑茧也就不配被称作十凶兵了。

    哗啦——

    钟岳识海中精神力涌荡,突然一道水浪腾空,化作一条长达数百丈的巨蟒,在识海上空穿梭,变化,凌厉至极,赫然是他在观想剑一式的所有变化,在识海中演练。

    “想要杀孝初晴,须得靠剑二十七式!”

    识海上空巨蟒翻滚,将剑一式的剑意和变化施展出来,过了不知多久,突然识海中又是一条大蟒飞出,双蟒并飞,布成剑阵,变化更多!

    又过了不知多久,第三条大蟒飞出,加入剑阵之中,钟岳用心演练,同时推算剑二十七式中内藏的奥妙和变化,他精神力所化的大蟒也在渐渐增多,每多出一条大蟒,便代表着他又掌握了一式剑诀,开始参研下一式剑诀的变化。

    时间一日日过去,钟岳识海中已经多出了二十条大蟒,他已经演练到剑二十式,剑二十式的剑阵变化,已经让他的大脑感觉到极大的负担。这座杀阵的变化实在太多了,又要必须做到精准无比的控制剑丝,让他也感觉到吃力万分!

    虽然钟岳对水子安的印象并不好,甚至认为他就是剑门中的叛徒,但是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剑门长老,竟然开创出剑六十四式这么变态的剑阵!

    “剑二十式足够用了!”

    钟岳猛然张开眼睛,低声道:“因为我的剑气只有二十道,十八道珊瑚剑气,一道龙骧剑气,一道木剑气!”

    薪火突然出声,道:“岳小子,你想杀那头神族小母牛,剑二十式根本做不到,倒是剑四式还有机会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