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88.第88章 攻守逆转

88.第88章 攻守逆转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原荒地之上,一尊高达二十余丈的狈首人身的怪物横行,无数刀光乱舞,上下翻飞,或劈或挑或扫,速度极快。

    只见那狈首人身的怪物奔行如飞,脚步极快,脚步落下踩得冰冻大地泥浪翻涌,刀光紧随身前那个小小的身影移动而移动!

    而在前方,还有一条蛟龙背负一位绿衣少女奔行,避开那怪物和少年的战场,免得少女受损。

    钟岳在短短时间内,便连续遭遇险境,狈石松的战斗之身是他前所未见,霸道,诡异,但是力量却强得可怕!

    他的灵魂,那尊狈神元神将所有的鬣狗妖和狼妖的修为、力量统一起来,每一口刀中的力量之强都还在他之上!

    强行接下一刀,便让他的身躯肌肉震颤,酥麻。

    他的力量是何其之强,居然被压得落入下风,可想而知,若是被劈中一刀,绝对是被砍成两截的下场!

    而狈石松作为这个庞大的战斗之躯的大脑,负责防御,观想出一面面盾牌呼呼飞舞,挡下他的十八道珊瑚剑气的攻击,密不透风,没有一丝破绽。

    狈石松这个妖族炼气士绝对是他遇到的所有对手之中,最为可怕,心思最为缜密的人物,防御如此惊人,攻击如此彪悍,让他岌岌可危。

    “去!”

    木剑气飞起,琴弦也自飞起,被钟岳的灵魂大日金乌元神驾驭,在空中闪电般来去,他如同长了二十几条手臂一般,一道道剑气如臂使指,来去如电,斩向狈石松。

    尤其是琴弦,更是犀利无匹,被君思邪千锤百炼的魂兵,岂是那些狼妖和鬣狗妖手中的魂兵所能对付。

    只听铮的一声,一口斩马刀遇到琴弦,应弦而断,琴弦穿梭,被他大日金乌元神操控,变得笔直,向狈神元神头部的狈石松刺去!

    一口口斩马刀斩落,刀剑刚刚碰到琴弦,突然刚猛无比的力量消失,变成一股柔力,轻轻一挑,十多口斩马刀一起向上挑去,竟然将琴弦挑起。

    “呵呵,君思邪乃是剑门四大高手,她所炼制的剑丝的确远超其他魂兵,不过我岂能没有防备?”

    狈石松迈步杀来,笑道:“伏击君思邪,将这头小母牛打得重伤不起,我也贡献了一份力量!”

    钟岳心中一沉,狈神战斗之身力量如此刚猛,竟然还能施展出如此精妙的柔力!

    “狈石松在力量的运用上极为精准,不是只凭力量压人。”

    他身形快速后退,突然间地底钻出一条条蛟龙,向踏过的狈神咬去,而在此时刀光亮起,将钟岳观想出的一条条蛟龙腰斩!

    这几道刀光过去之后,突然一株小树苗钻出地面,木剑气千枝万缕,齐刷刷斩向狈神的双足!

    “人族,同样的计策对我没用的!”

    狈神元神周围,一面面盾牌自动出现,挡下木剑气,狈石松笑声传来:“我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是无懈可击!我的刀法,是孤鸿子城主所传的斩马刀阵,我的盾法,是百盾连壁阵,也是孤鸿子城主所创!你的一切手段都已经被我识破,对我来说,你的一举一动都如同掌上观纹,没有半分秘密和惊喜可言!如果你没有新的招数,那就只好死了!”

    刀光翻滚,泥浪翻飞,这尊攻势顿时加快,钟岳眼前都是刀光,雪亮的刀光!

    远处,蛟龙背上,君思邪看得头皮发麻,只见那些刀光之中,钟岳身形或上或下,如同一条蛟龙般在刀网中穿梭,险到极点!

    而那十八道珊瑚剑气则无暇去攻击狈石松,而是被钟岳召回,固守周身,剑光不断与刀光碰撞,甚至连龙骧剑气和木剑气也被钟岳召回,但即便如此,面对狈石松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他还是节节败退!

    如果稍有不慎,钟岳绝对是被刀光斩碎的下场!

    至于琴弦剑丝,则继续神出鬼没,长长的剑丝无声无息在空气中游动游走,搜寻狈石松的破绽。

    “钟师弟到底还是稚嫩了点,与炼气士交手的经验太少,遇到普通炼气士还可以占据上风,遇到狈石松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便吃亏了。”

    君思邪不禁替他着急,若是钟岳落败身死,下一个死得便会是她。

    而从现在的战况来看,恐怕钟岳在对方狂骤般的打击下,不会坚持太久!

    “钟师弟若要保持不败不死,唯有一丁点的错误都不犯,但是在对方如此密集的打击下,怎么可能不犯任何错误?而且他连攻破狈石松防御的手段也没有,攻击递不出去,打不到对方,便只能挨打!”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大原荒地激战,一路奔行,速度极快,攻击速度更快,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已经一路战了二十余里,而这二十余里之地,处处都是刀气斩落劈出的沟渠,到处都是狈神元神的大脚踩动地面,踩出的大泥坑!

    钟岳周身,蛟龙飞腾,竭力护住身形,蛟龙腾挪变化,驮着他的身躯躲避,但是刀光闪过,蛟龙便被斩成数截。

    而每当此时,又有蛟龙被观想而出,维持他的身法变化。

    “看来你的确没有新的招数了!”

    狈石松哈哈大笑,突然刀光震动,一口口斩马刀沿着一条直线向钟岳劈下,前刀刚刚劈落,后面一刀又起,每一刀都劈向同一位置,顷刻间便是数十刀斩下。

    钟岳全力以赴,剑气连挡,身躯被震得高高飞起,周身酸麻,无法动弹,口中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送你上路!”

    狈神元神拧腰跨步,唰唰唰刀光亮起,沿着一条直线斩向半空中的钟岳!

    铮铮铮铮……

    密集如雨的暴击声传来,只见一面金盾陡然出现在钟岳身前,一道道刀光斩在那面玄武金灵盾之上,顿时将这面盾牌砍成两半,玄武金灵盾散去,接着第二面金盾出现,挡住刀光。

    而散去的金盾化作浓浓金气,又自化作另一口玄武金灵盾,继续挡在钟岳身前。

    与此同时,钟岳缓过一口气,眼中精光爆闪,探手抓起身后的獠刃,用力向狈神元神头颅处的狈石松掷去!

    “殊死挣扎,也难逃一死!”

    狈石松冷笑,一手抬起,一道道刀光斩向獠刃的刀面,他却也聪明,知道这口丈七獠刃乃是神牙所炼,若是与刀刃相碰,自己的斩马刀势必会被斩断,所以只需要斩在刀面和刀背处,便可以改变獠刃的方位,根本不会伤到自己分毫,也不会让斩马刀受损。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抬起,一道道刀光雪亮,斩向钟岳,同时身躯横移拧胯,近二十层楼高的身躯灵活无比,抬脚向半空中的钟岳踢去!

    刀光与两面玄武金灵盾碰撞,密集无比,而在此时,狈石松那一脚飞至,钟岳的玄武金灵盾挡住了刀光,却挡不住他那庞大身躯。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狈神元神的这一脚重重扫在钟岳身上,将钟岳踢飞!

    这一脚是何其之重?

    若是踢山,只怕山也会被扫塌一大块,而这么强的力量踢在钟岳身上,将他生生扫飞,笔直的向君思邪撞去!

    狈石松哈哈大笑,纵身跃起,如同山峦一般向钟岳和君思邪压下,片片刀光飞舞,即便钟岳没有被他这一脚踢死,也会被踩死。

    就算躲过他的重压,也逃不出他的遍体刀光!

    而在此时,狈石松突然心生警兆,一道道刀光向身后扫去,只听铮铮铮的脆响传来,组成狈神元神身躯的那些狼妖鬣狗妖只觉手中一轻,斩马刀竟然断去,被背后劈下的刀光斩断!

    狈石松心中一惊,急忙回头看去,只见獠刃居然自动飞舞,如同被人祭起一般,向他斩来!

    “这是怎么回事?”

    狈石松脸色剧变:“你尚未修炼到灵体合一,不可能祭炼神牙,这神牙怎么可能自动飞行?”

    他早已知道钟岳无法祭起獠刃,因此将獠刃磕飞之后便不予理会,没想到这口獠刃居然可以被“祭起”,向他杀来。

    獠刃乃是神牙,锋利无匹,甚至还在琴弦剑丝之上,不惧任何魂兵,但正是因为是神的牙齿,轻易间无法祭炼,无法祭炼无法祭魂,便无法祭起。

    而现在,獠刃向他劈来,宛如可以祭起一般,让他不禁有些心慌。

    狈石松立刻注意到空中一道若有若无的细丝缠绕在獠刃刀柄之上,顿时恍然:“原来如此,你不是祭起,而是琴弦剑丝缠绕在刀柄上,你祭起琴弦剑丝来操控神牙,宛如祭起一般。”

    琴弦如线般抖动,獠刃也随之飞舞,丈七大刀大开大合,不断斩落。

    狈石松眼角抖动,立刻调动其他斩马刀向獠刃迎去,磕击獠刃刀面和刀背,不让这口丈七大刀近身。

    若是被这口刀劈中,只怕什么百盾连壁阵都挡不住!

    而在此时,钟岳咳血,双手支撑身体,缓缓站起来。

    君思邪一脸担忧的看去,只见少年脸色蜡黄,胸口瘪下一大块,几根断裂的肋骨从胸腔刺出来,露出带血的骨头茬子。

    钟岳默不作声,抬手默默地将一根根断骨推入胸腔,接着长长吸了口气,只听咔嚓咔嚓的骨骼交错声传来,赫然是他调动腹部和背部肌肉,强行将一根根断裂的肋骨接在一起!

    君思邪看到他虽然没有发出一声痛呼,但是背上却都是汗水,额头也出现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混着血流下。

    钟山氏的少年挺直身躯,迈步向正与獠刃激战的狈石松走去。

    “钟师弟……”

    君思邪出声,欲言又止,道:“谢谢你为我拼命。”

    钟岳展颜一笑,道:“师姐无需担心,如今攻守之势已经逆转,师姐等我杀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