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453章 智慧齐天

第1453章 智慧齐天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隐脸色微变,目光向那些率领兵马前来的大帝扫去,只见这些大帝之中不乏有熟悉的身影。除了新帝之外,熟悉的面孔自然是帝朝的封疆大帝!

    这些大帝竟然投靠了天,而云卷舒和天丝娘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可见是天蒙蔽了天机,让云卷舒和天丝娘娘算不出任何东西,得不到任何讯息!

    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已经举旗造反的大帝。

    墨隐转头,向自己率领来的无数神魔大军看去,最可怕的是隐藏在自己大军之中尚未暴露出的那些大帝!

    天狡猾无比,肯定会在这些大帝之中埋下内奸,现在墨隐统领大军,尚未交战,这些内奸隐藏下来,尚不至于给他造成多少乱子。但战事开启,墨隐需要全局调度,这时候内奸突然爆发,那就非同小可了,直指他的死穴所在!

    这一战,倘若败了,那就真的是兵败如山倒,他的身死事小,帝朝的威严恐怕也会扫地,不复存在!

    不仅如此,墨隐还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九皇氏麾下的大帝,是否也有天的内奸?

    倘若那样的话,九皇氏的性命只怕是早就被天捏在手中!

    还有,六十四神城八关,那里是否也被天安插了内奸?

    天蒙蔽天机,瞒过了云卷舒和天丝,的确手段过人。

    倘若乾都神王没有被天所吞噬,那么乾都肯定能够发现,他在天机上的造诣要胜过天许多,只是乾都已死,而且是被天所吞噬,天掌控了先天天道,在这上面的造诣已经无人能敌。

    这次,天准备得太充足了。

    “诸君都是帝朝重臣,位极神臣,造反的话,你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墨隐向那一尊尊反叛的大帝看去,淡然道:“就算赫连圭玉登上帝位,做了天帝,你们能得到什么?”

    一尊大帝朗声道:“逆转先天之法!再不济,也可以夺得彼岸花,重建虚空界。墨相,当年泰皇主持未来诸帝大会,与我们共同研讨七道轮回,正是有我们相助泰皇和道尊才能在短短千年的时间确立七道轮回。泰皇能够逆转先天,我们也有些功劳吧?而今泰皇却独占先天,不将功法传授出来,他已经腐朽了,不配再坐这个帝位。”

    又有一尊女帝道:“墨相,泰皇有私心,不传功法倒也罢了,但是虚空界为何不重建?我等未必便能长生,不建造虚空界连我们的后路也没了,岂不是逼我们造反?我们并非是想造反,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墨隐冷哼一声,淡然道:“陛下不传,是担心你们成为先天神之后会变得与那些神王一样腐朽。而且,即便传了,你们谁能学会?”

    一尊大帝哈哈笑道:“我们尚未变得腐朽,陛下便已经腐朽了,竟想改变神纪纪元,另立一个新纪元!他是先天神,长生不死,永远坐在帝位上,家天下而不是公天下,自然是人人得而诛之!”

    墨隐哂笑道:“你也是为了天帝之位?说到底,你们造反的理由都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已,休要往自己脸上贴金,说什么公道公正,说什么泰皇的私心!”

    他肃然道:“陛下当年举事起义,先为的是种族大义,为了振兴人族和伏羲!后来为的是天下苍生,为的是后天生灵不被先天神魔所奴役,所屠宰。陛下的理念,胜过你们万倍!陛下称帝之后,诛杀先天神王,铲除先天神圣,辟轮回,开七道,守护众生,对天下有功对苍生有功!你们今日的所作所为,给陛下提鞋,配吗?”

    他看向赫连圭玉,冷笑道:“赫连,你给陛下提鞋,配吗?”

    那些叛帝脸色大变,沉默不语。赫连圭玉面色不改,微笑道:“这世间各族,都是先天神魔所生所养,所有种族归根结底都是先天神魔的子嗣,先天神魔便是我们的老祖宗。陛下杀我们老祖宗,墨相却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圭玉佩服。陛下向我们老祖宗痛下杀手,无非是为了自己能够永远的统治奴役我们,因为只有我们的老祖宗才拥有推翻他的实力。可怜许多道友不知泰皇用心险恶,竟然助他对付我们的老祖宗,真是令我叹惋。不过孰能无过?现在迷途知返未为晚也。”

    风无忌大赞,赫连圭玉的嘴比他也毫不逊色,真是能将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

    刚才许多叛帝被墨隐一说都有些动摇,而现在则坚定了造反之心,甚至说不定墨隐麾下的大帝还有些会选择投靠赫连圭玉。

    “妖言惑众!”

    墨隐面容冷峻,下令大军出击。

    “墨隐,你不过是小小的后天智慧,也配与我相争?今日我不会让你身边的人杀你,而是让你见识一下天道长短,你方能死得心服口服!”

    天微微一笑,跏趺而坐,天机天眼天算天心天明天虚天实等等先天天道统统运用到战场之中,天机蒙蔽对方对己方的推演,天眼察觉对方虚实,天算拥有无比强大的推演能力,天心保持自身道心通透,天明映照战场一切细节,天虚给对方造成虚像虚幻,天实则与天虚相合,虚虚实实变化莫测!

    天亲自主掌战局,与风孝忠完全是两幅景象,吞噬了乾都、天机、天玄三尊神王之后,天的智慧也是大大提升,无以伦比!

    双方调动了亿万万神魔,对智慧的要求极高,每一瞬间都有不知多少神魔战死,厮杀无比惨烈!

    墨隐额头冒出冷汗,天的智慧提升幅度之大出乎他的预料,给他以无比的压力,当年他还未智慧大成遇到钟岳,屡吃败仗,但压力也不曾有今日之大。

    他的气运之法已经达到完美的成就,只差修成智慧七道轮回,不过他的能力有限,不足以达到智慧七道轮回的程度。他深知今日成败,关系到帝朝的气运走向,不容有失。

    不过天实在太强大,在智慧上让他有一种难以匹敌之感,迫使他不断深挖自己的潜能做出对策。

    虽是浩大无比的战场,席卷了周遭大大小小的星域,无数神魔和大帝参战其中,但是这场大战却是他与天比较智慧之战,将他的潜能榨到极限,神经绷紧如强弓满弦。

    墨隐居于中军之中,分出无数分身,查看战场动静变化,一面面旗帜横空漂移,指挥战场,又有一根根图腾神桩不断联络各部将领,指点阵势。

    他甚至连各军将领施展何种功法使用何种神通祭起何种神兵都一一下达,巨细无漏,即便如此,也是难以与天匹敌。

    他分心太多,极为耗费精神,但又不得不为之。

    墨隐节节败退,己方一座座阵势被破,但他潜力看似穷尽却又一次次超常发挥,救全局于危难,令人咋舌。

    “墨隐,了不得,智慧齐天!”

    天看到墨隐一支奇兵突袭,救出广寒星域中的孝文帝、冰川公主等人,也不禁赞叹,道:“后天生灵能够智慧通达到这种程度,实在了得。只是,他可惜了。”

    墨隐穷尽一切智慧,与天抗衡,调度大军列下各种阵势不断厮杀,但是总体大军走势却是后退,显然是他自知无法与天在智慧上抗衡,所以在保全主力的情况下后退,退向天庭方向。

    风无忌点头,能够在退兵时还有条不紊不留下任何破绽,让天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墨隐不愧是帝朝的丞相,钟岳钦点的天下兵马大元帅!

    不过中军之中,墨隐无数分身却是眼耳口鼻中血流不断,他在与天对抗智慧,穷尽变化,一次又一次激发自己的潜能,于绝境中为大军求生,将自己的潜力消耗的太多。

    这种情况很是不妙。

    很快,突然有一尊分身倒下,活活累死,接着如瘟疫爆发一般,墨隐更多的分身七窍流血而死。

    墨隐面容冷峻,不断有新的分身自体内走出,疯狂推演,疯狂调度,维持战局。

    他麾下各路大军在厮杀中不断后退,虽是后退,却让人难以察觉,而是利用空间调度来实现这一点,不给天多少机会。

    “能够坚持到现在,委实不易。”

    赫连圭玉目光闪动,躬身道:“天父,墨隐不敌天父的智慧,但是将战事拖延太久只怕有些不妙。不如请墨隐身边的细作下手将他除掉……”

    “不用。”

    天笑道:“这些叛帝对我来说还有大用,还要借他们之手来破六十四神城,现在还暴露不得。我需要墨隐带领他们进入六十四神城,要知道这六十四神城了不得……”

    风无忌在一旁笑道:“陛下放心,墨隐绝对无法生还。他的智慧虽然高绝,达到极致的成就,但是他的身体和元神却没有他的智慧那么强大。”

    赫连圭玉心头微震。

    战场瞬息万变,变化之多之快比神魔脑海中的无数念头还要多还要快,这种智慧比当年帝争中的钟岳的智慧还要超出万倍不止!

    这场战争之惨烈,也是出乎想象,每一瞬间都有不知多少神魔死亡、陨落,有的灵魂爆碎,有的侥幸逃脱灵魂,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过去,消失不见。

    墨隐一路退兵,厮杀数月之久,终于将主力部队护送到最近的神城,离城。

    天看到这座神城,脸色大变,连忙下令大军止步,停止前进,不过还是有不少大军冲入离城的前方,突然间一股无比恐怖的光芒横扫而至,千万神魔大军连同几尊大帝完全蒸发,星空被撕裂,化作长达不知多远的天谴,将天连同亿万大军隔断在离城之前!

    “泰皇的力量……”

    天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云卷舒再造了巅峰时期泰皇的力量,也是了不起。传令,扎营!”

    离城中,墨隐还是没有一刻放松,唤来孝文帝,道:“快去请云相前来,带上灵解语!”

    数十日后,云卷舒赶到离城,见到墨隐,却见墨隐正在一座巨大的祭坛上做法,披肩散发,步踏罡斗,只是七窍流血,眼耳口鼻中血流不断,却还如疯如癫,做法不休。

    “师兄!”

    墨隐瞪大双眼,茫然的看向四周,声音沙哑道:“师兄,是你来了吗?”

    云卷舒心中一颤,连忙上前搀住他,道:“墨师弟,你何至于耗尽精神还要做法?”

    墨隐跏趺而坐,咧嘴笑道:“我与天斗智,被他逼得穷尽精神,耗尽元神,在踏入离城之前便已经救不活了。还好,天没有占到大便宜,我适才做法巩固皇朝气运,终于等到师兄前来。解语来了吗?”

    灵解语上前,乖巧道:“解语在这里。”

    “向我磕个头吧。”

    墨隐双目尽盲,笑道:“你还没有来得及拜我为师,我也没有来得及传授你我毕生所学所悟。我活不下去了,你磕个头,这卷气运天书便是你的了。不要小看我这一脉,我这一脉的智慧发挥到极致,可与天齐!”

    灵解语落泪,向他跪下,重重叩首。

    墨隐抓住云卷舒的手,道:“师兄,我来不及教她了,她比我们都要聪明,今后你多费心,将逍遥师尊教我的那份传授给她。”

    云卷舒落泪,点头道:“你放心,我会倾尽我的智慧将我们三人的本事都教给她,不会让你这一脉失传!”

    墨隐道:“哪边是帝朝方向?”

    云卷舒将他身体扶向天庭方向,墨隐拜倒在地,向天庭方向叩首:“陛下,微臣无能,不能辅佐陛下了……”说罢,溘然长逝。

    当——

    钟声悠悠,不知从何处传来,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