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367章 老东西

第1367章 老东西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微微一怔,抬起目光落在大司命身上,大司命不置可否。

    “大日神王,扶桑树并非我的宝物,我也只是借用。”

    钟岳客客气气道:“我听人说扶桑树乃是有主之物,倘若拿走这株灵根必会有灾劫降临,非我宝物,我也做不得主。”

    大日神王微微皱眉,突然笑道:“伏羲不会是贪恋我的宝树威能吧?”

    起源神王咳嗽道:“大日道友,不得放肆,这位毕竟是天皇帝,岂能贪恋扶桑树的威能?帝岳道友休怪。”

    钟岳笑道:“无妨。这扶桑树一直扎根在汤谷,历经了数次易主,大日道兄,大燧,再到金乌帝,不过扶桑树一直都留在汤谷始终没有被取走,我也不知主人到底是谁。大日道兄自认是它的主人,那么随我去汤谷,倘若你能召走此树,你便收走。倘若不能,扶桑树那就依旧留在汤谷,静候它主人前来。”

    大日神王舒了口气,笑道:“伏羲大度,那么我便去一趟汤谷。”

    钟岳转身离去。

    大日神王笑道:“扶桑树是我的宝物,岂能不随我的召唤?他想昧下我的灵根,没有可能!”

    起源神王道:“这也是多亏了大司命。倘若没有大司命,他不会让你去汤谷收走扶桑树。”

    大日神王连连点头:“他身为天皇帝,实力着实强大,倘若不给我的话,倒是棘手。大司命,我去一趟汤谷。”

    大司命声音传来,道:“倘若无法召回扶桑树,也不要置气,你我毕竟死亡已久,说不得扶桑树真有主人。”

    大日神王离去。

    古老宇宙,先天玄牝圣地。

    一道黑光飞来,落在先天玄牝圣地的边缘,黑暗从这黑光中迸发出来,遮掩天地。

    “先天,我的弟子……”

    黑帝面前是已经被毁灭的先天玄牝圣地,这座圣地的大道崩溃瓦解,大道已经被钟岳那一刀斩得粉碎!

    先天神魔生于大道之中,是大道孕育的生灵,而大道不存,那么穆先天也就没有了复生的可能。

    更何况钟岳的那一刀极狠,一刀斩灭了穆先天的意识,将她彻底摧毁,没有给穆先天留下任何希望!

    若是仅仅将先天玄牝圣地打烂,即便是打碎大道,也还有修复的可能,但钟岳太狠,那一刀从天外劈来,用的是大一统神通,叫做葬道,将先天玄牝圣地的大道埋葬。

    大道死了,枯了,这座圣地连半点修复的也没有!

    “我一手栽培的弟子……”

    黑帝周围的黑光涌动不休,如同魔鬼的爪牙,狰狞可怕,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悲恸,有些颤抖:“可怜为师将你栽培到这种程度,即将收割,你却还是遭到毒手……你怎么可以死在伏羲的手中?你应该死在我的手里啊,你是我蜕去垢身的希望,我只差吃掉你便可以成就道神了……”

    他越说越是悲痛,忍不住落泪,仰天长叹:“伏羲啊伏羲,你断我道途,我与你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突然有声音从天外传来,悠悠道:“黑帝,道神传讯,邀你前去相商,定未来大业!”

    黑帝心中一怔,循声看去,诧异道:“道神?哪尊道神?”

    “还能是哪位?”

    那个声音接近,只见此人却是一尊太古的神王,脑后一轮黑日,黑火弥漫,笑道:“自然是你的恩师。”

    黑帝周身黑光剧烈动荡,黑光在颤抖,声音沙哑道:“师尊?他竟然下界了?”

    “他一直在下界!”

    落日神王远去,悠悠道:“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大变之世已经结束,大变之后便是大争!速去,速去,我还要通知其他几位道友!”

    “这个老东西,竟然一直藏在下界,将我瞒在鼓里至今!不对,不对,他倘若在下界,那么道界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黑帝有些不解,低声道:“他明明在道界啊!我见过道界坠落的那口暮鼓,还有那朵莲花!他是如何做到的?还有道界之门,有莲花的烙印,也有暮鼓的烙印,说明道界中有了他的烙印,他的确已经是道神,但是他在下界,为何还是道神?老家伙,到底还是留手了,没有将本事全都教给我!”

    “都说我背叛他,看来是他先背叛我才对!”

    黑帝沉吟,突然咬了咬牙,留恋不舍的看了被毁灭的先天玄牝圣地,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先天,别了……”

    祖庭,汤谷。

    金乌神帝警觉地看着大日神王,紧张万分,大日神王不以为意,微笑道:“不用紧张,你我同是汤谷所生的先天神,也可以算是同胞所生,我是兄长,你是弟弟,不必这么提防我。”

    金乌神帝淡然道:“我出世时,你已经死了十多万年,不必谈什么兄长弟弟,我不敢认。”

    大日神王打量汤谷的景致,却见金乌神族战死了不知多少神魔,而今百废待兴,其中有不少金乌在环绕扶桑树振翅飞行,汲取火力,孕育神火大道。

    “金乌神族虽然不凡,但终究是后天生命,将来终是要一死了之。”

    大日神王目光闪动,道:“我看得出来你对你的子嗣极好,呵呵,不过无论是你妻你子还是你的后代,将来都要老死。他们不会永恒的存在下去,最终将来你只会剩下我这个兄长。我是你的唯一至亲。”

    金乌神帝兴致缺缺:“大日神王,你此来不会是为了说什么至亲的吧?”

    大日神王微微一笑,道:“的确不是。我此来是为了收走我的扶桑树。”

    金乌神帝脸色大变,陡然杀气迸发,冷冷道:“这扶桑灵根不属于你!你难得复生,还是回去吧,不要逼我翻脸!”

    大日神王笑道:“是伏羲让我前来收走这株神树的,你能做得了主?”

    金乌神帝怔了怔,却在此时钟岳的声音遥遥传来,道:“神帝,不防让他试试。”

    金乌神帝不解,忍耐下来,冷冷道:“你稍候,我将我的宫殿搬下来!”

    他飞身上前,将自己宫殿从树上移下,又命令诸多族人远离扶桑神树,然后冷冷的看着大日神王。

    “可怜,堂堂的先天神圣,居然会听从我们创造的生灵。”

    大日神王摇了摇头,迈步上前,向扶桑神树招了招手,气定神闲道:“宝树,还不归来?”

    扶桑树巍峨浩瀚,树冠如同天穹华盖,无数太阳在枝叶间飞行,环绕神树。

    大日神王招了招,不料那株神树灵根并不动弹。

    大日神王微微皱眉,反手取出一株宝树,也是弥漫着混沌火,笑道:“还记得此树吗?这株宝树便是你的一枝,被我祭炼成宝。而今我将这一枝还你,让你记起我来。”说罢,将手中宝树祭起。

    那株宝树化作一道流光,飞向扶桑树,变成了树上的一根枝条。

    大日神王潜运心神,呼唤灵魂,催动自己在那树枝中的烙印。

    扶桑树轻轻晃动,大日神王心中一喜,急忙抬手,打算将神树托在手中,却见那株神树灵根只是微微晃动了几下,又恢复如常,不动不摇。

    大日神王脸色微变,突然飞身上前,现出伟岸身姿,试图将扶桑树连根拔起,直接带走。

    金乌神帝大怒,喝道:“不得对神树无礼!”

    唰——

    那株扶桑树突然一道道枝条抽来,大日神王连忙出手抵挡,只是枝条极多,力量又重,他还是被一根枝条突破防御,狠狠的抽在脸颊上,吐出一口烂牙。

    大日神王又惊又怒,连忙退走,避开那株灵根锋芒,抬头冷笑道:“伏羲,你不想我的神树灵根还我也就罢了,为何要操控此树抽我,毁我脸面?”

    钟岳的声音遥遥传来,道:“道兄休怒,听我一言。这株灵根也非我所有,我无法操控此树打你。”

    大日神王捂住脸,冷笑道:“你无法操控?明明在战场中你还催动此树定住乾坤!你分明是担心我收回灵根,所以故意用此树打我!”

    钟岳继续道:“道兄,我能催动扶桑树,靠的是我伏羲氏与弇兹氏列祖列宗祭祀此树,神树中有我列祖列宗的祭祀之力,所以能够借用神树威能,并非我所能操控。”

    大日神王心中不信,面色阴沉,冷笑道:“你抽我一记,坏我脸面,我记得了!”说罢化作一道红光远遁而去。

    金乌神帝错愕,起身来到祖庭见钟岳,道:“刚才不是陛下抽他?”

    钟岳摇头,道:“我哪里有这个闲心?他想要强行收服扶桑灵根,是那株灵根不爽他,抽了他一鞭子,反倒赖到我的头上,真是无妄之灾。”

    金乌神帝心头微震,脱口而出道:“这么说来,扶桑灵根真的是有主之物了?这株灵根的主人是谁?为何将灵根放在汤谷中这么长时间也不来收走?难道便不担心被人夺了去?”

    钟岳迟疑一下,道:“扶桑灵根又叫燧木,曾经跟随大燧,大燧故去之后将它种在这里,然后火纪历代天帝,都前来祭祀,以燧木为天地中心,定下八风八表,大山扶木太阳历也是烙印在燧木上。到了地纪,我伏羲氏也常来祭祀这株灵根,但也不曾收走它。莫非这株灵根已经认定大燧是其主人?只是大燧而今在虚空界中……”

    伏羲氏与金乌氏的渊源颇深,历代伏羲前来祭祀燧木,都是金乌神帝接待,两族之间素有感情,这也是金乌帝支持钟岳的一个原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