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293章 复仇女神

第1293章 复仇女神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命呆呆的看着深渊中的那些女子的尸体,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的尸体,这些尸体让她毛骨悚然,尸体背后的真相更是让她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个她死在这里?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经历了多久?

    她到底死过多少次?

    “这就是他们说你不是伏羲的真相。”

    钟岳面色平静,道:“他们为何不承认你是伏羲?是因为你是被这件造化神器制造出来的武器,为了制造你,这件造化神器用了八万年的时间,深渊中的你,是残次品,是被淘汰的你。”

    司命打个冷战,声音有些沙哑,沙哑掩饰着她的恐惧:“我不明白……”

    “我原来也不明白,我认为这很不公平(详情见第八百六十三章造化神器)。”

    钟岳柔声道:“但这是最后的伏羲神族为了种族为了复仇的努力。你看到这个诸天中的星辰没有?”

    司命木然,抬头向这个半诸天看去,看到了许多由神血组成的星球,那是伏羲神族的血液,历经数万年而不曾干涸,依旧弥漫着撼动人心神的神性。

    “这件造化神器叫做往生,往生神器是往生圣地的一部分,它被一分为二,一半拥有重塑灵魂造化玄奇的功用,另一半拥有控制生育的能力。星洪堡的这一半,是前一种。”

    钟岳轻声道:“司命,你没有好奇过为何只有你是纯血的伏羲?你没有好奇过为何复仇会成为你的执念?你还记得你诞生之后的记忆吗?”

    司命茫然,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的记忆有一段巨大的空白,她的记忆起始便是她来到雷泽,进入古雷泽界,进行成年礼。之前的记忆像白纸一样,什么也没有。

    但是复仇的愿望却像是烙印一样,烙印在她灵魂的最深处!

    而且,关于许许多多的伏羲往事,都像是早已种在她的记忆中!

    钟岳的声音引导着她,道:“随我来,我带你去看时光中的真相。”

    扶岐支额头冒出冷汗,急忙道:“主公不可!主公若是揭露真相,必遭武器反噬!”

    钟岳祭起千翼古船,牵着木偶般的司命登船,柔声道:“我带你去八万年前,带你去看真相。”

    扶岐支扶炎山连忙登船,二老咬紧牙关,心中忐忑不安:“主公失心疯了吗?告诉武器真相,武器必然反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主公,哪怕摧毁武器!”

    嗡——

    千翼古船震动,从这个时空消失,这艘古船在时光中逆行回溯,驶向八万年前。

    船尾,钟岳挥手,截断时空,阻挡时空兽,让时空兽暂时无法追击到他们,突然古船微微震动,停顿下来。

    他们是时光外的游客,来到了过去的岁月,仿佛无形无质的幽灵一般穿梭在八万年前的时空之中。

    这里是古老宇宙,仅存的伏羲神族,无数伏羲正在古老宇宙中迁徙,衣衫褴褛,破败不堪,面带菜色,他们刚刚躲过了一场追杀。

    巨大的星体被一尊尊伏羲神人搬来,星洪堡已经被打造成型,正在建设那个巨大的半诸天。

    而半诸天内,诸多伏羲神人正在保护着他们辛辛苦苦得来的往生神器。

    “几万年之后,恐怕我们都将不在了,伏羲神族也将不复存在,只剩下平凡的人。”

    往生神器下面,伏羲氏的年轻族长坐在那里,面色平静得可怕,声音低沉:“常阳无能,无法逆转乾坤,无法改变什么,所以只能寄希望于未来。我的时间……”

    他的面孔有些扭曲,声音沙哑道:“留给我的时间太少了,无力回天!与母皇大帝联手是迫不得已,幸得终于除掉了往生神王,得到了这件神器。我有一个计划……安忆,你上来。”

    一个小女孩儿走上前来,有些胆怯,目光躲躲闪闪。

    她还带着稚气,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女。

    千翼古船上,司命微微一怔,咬紧牙关。这个叫安忆的女孩儿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风常阳让这个与司命长得一样的小女孩站在祭坛的中央,微笑道:“安忆不怕,不怕……我伏羲神族的命运,不曾想都将寄托在你的身上,不怕,不怕,爹在这里……”

    噗通。

    他跪了下来,其他伏羲神族也向祭坛中的那个小女孩跪了下来,那个小女孩还是有些害怕,哭了出来:“爹,娘,我害怕……”

    风常阳叩首,虎目含泪:“女儿,你愿意为我们的种族保留一分希望吗?你愿意牺牲自己吗?你愿意带着种族的仇恨,在未来报仇吗?你愿意背负起一切苦和难,仇和恨吗?你愿意成为主宰死亡和轮回的武器吗?”

    那个小女孩渐渐安静下来,低声道:“我愿意……”

    风常阳叩拜,哽咽道:“我们替未来的伏羲氏先叩谢你的大恩大德!”

    “未来的伏羲,将以你为荣耀!将以你的牺牲为荣耀!”

    诸多伏羲神人叩拜,那个手足无措的小女孩孤独无助的在祭坛上接受了自己叔叔伯伯和父亲母亲的叩拜。

    “爹,娘,叔叔,伯伯,我明白,我不怕了。”

    那个小女孩抹掉眼泪,露出甜甜的笑容:“我真的不怕了,我准备好牺牲了……”

    风常阳大哭,颤抖着抬起手,轻轻的按在风安忆的额头上,将她的记忆抹杀,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复仇*!

    他将伏羲神族的苦难和仇恨种在女儿的记忆之中,然后风安忆轻轻飘起,像是一个复仇的女神,在祭祀之中与造化神器相容。

    一尊尊神人浮空,举行了一场浩大的祭祀,他们割破心窝的皮肤,释放出自己的神血,将神血提炼凝练,形成了一颗颗耀眼的红色星球,环绕着巨大的造化神器和祭坛。

    一道道血线与造化神器和祭坛连接,古老而神奇的造化神器开始运转。

    “未来不可能存在纯正的伏羲神血了,只有我们这最后一批伏羲还拥有神血,我们死后,这里的神血将源源不断的进入造化神器,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复仇女神!”

    “她是我伏羲神族的武器,灭世的武器,未来伏羲的武器!”

    “等到复仇的女神走出神器,便是我伏羲神族复仇的开始!”

    ……

    那些古老的神落下,风常阳再次叩拜他们,伏羲氏的诸神连忙阻拦,却被他定住。

    “诸君,我恳请你们变成人族,守护着神器!”

    风常阳连连叩首,大哭道:“我祈求你们,不要再做伏羲!”

    “族长,起来啊,我们承受不起!”

    最终,有一批伏羲神族留了下来,在古老宇宙中漂流,而风常阳选择回到紫薇星域,他需要为漂流在古老宇宙的同族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需要为种族的未来继续求索一条生路。

    他在紫薇向那些异族跪下了,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跪下了,为最后的伏羲求得一块世外之地。

    而星洪堡中,造化神器不断运转,从纯正的伏羲神血中汲取能量,以风安忆为蓝本,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司命。

    “风安忆还活着吗?”

    司命喃喃道:“我是风安忆,风常阳的女儿?”

    钟岳摇头,有些残忍,但不得不说:“风安忆作为祭品,在进入造化神器的那一刻,她便已经死了。造化神器复制了她的灵魂,一次又一次的重造其肉身灵魂,不断改进改良,她的复制体不叫安忆,安忆是平安、回忆,是甜美。而她的复制品充满了仇恨,充满了复仇的*,为了复仇可以不惜一切,没有是非,没有善恶,只有报仇。所以……她叫司命。”

    司命的身躯颤抖,握紧拳头。

    “你想不想知道,你在造化神器中诞生之后,你经历了什么?”钟岳问道。

    司命的手掌也在颤抖,却平静下来,轻声道:“想。”

    “主公!”

    扶岐支和扶炎山大恐,颤声道:“三思!”

    钟岳脑后光轮转动,千翼古船带着他们回到现在,他震动双袖,古老的造化神器再次启动,开始运转。

    “走吧,我们进入神器。”

    他带着司命等人走入这个巨大的神器,这个造化神器在从半诸天的血色星辰中汲取伏羲神血,重塑复仇女神。

    没多久,巨大的神器中,一个与司命一模一样的女孩儿被制造出来,她带着风安忆被祭祀到造化神器中的那一刻的记忆,充满了仇恨和复仇的*。

    不过造化神器中还有着考验,无比残酷的考验。

    司命灵魂在颤抖,看着这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在神器内部的空间中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残酷的考验,最终她没能通过考验。

    她被一群凶兽撕烂了,考验结束,造化神器的底部出现一道深渊,她的尸体跌落到深渊之中。

    接着,又有一个伏羲小女孩被造化神器制造出来,继续经历着同样的考验,考验其资质,考验其悟性,考验其心智,将其锻炼成没有任何怜悯,没有任何同情,没有任何爱,只有恨,任何东西都可以利用的复仇武器。

    不过这个伏羲小女孩也失败了,她的尸体也被丢入深渊。

    然后是第三个一模一样的伏羲小女孩,经历着同样的事情,然后是第四个小女孩,第五个小女孩……

    “够了!停下来!”

    司命崩溃了,钟岳抬手,造化神器徐徐停止运转。

    风常阳留下的考验太残酷了,几万年来,唯一一个活着走出造化神器的,只有司命。

    ————唉,宅猪叹气,本来不想现在就把司命的真相揭露出来的,宅猪还打算再等等,不过书评区对司命的误解太深了,吵来吵去,影响了宅猪的心智和判断,不得不提前几章揭露出来。有读者说种牛对司命太好了,精虫上脑,于书中转折太大,其实不然。种牛早就知道了司命的真相。别人不承认司命是伏羲,唯有种牛承认,回顾从前章节,伏笔处处都是,只是有些读者没有留意到罢了。

    还有读者说宅猪改情节,突兀,云云,也是不然。司命在书中第一次出场的时候,今天这章复仇女神的情节就已经注定,就算有读者猜到情节,宅猪也绝不会改,至于你们没猜到就说宅猪改情节,呵呵,宅猪很傲娇的。

    被读者的书评影响,是作者的大忌,不过为了订阅考虑,不得不提前揭开伏笔,好在情节没改动,只是少了许多小说应有的曲折。小说是充满了戏剧性的,宅猪深喑此道,想写出更加曲折的情节,只是,你们不给我这个机会。

    为司命,求一声订阅,求一声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