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285章 魔王

第1285章 魔王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这一连串攻击,实在惊艳,将一尊老年的龙帝从帝境中斩落,削掉他的境界,斩落他的心境,即便是同样的帝级存在也不敢轻言自己可以办到。

    但钟岳可以!

    他的功法,本身便是以推演见长,他的神通也是以斩道命名。何谓斩道?

    斩道分为斩断其道和斩灭其道两种。斩断其道,只需要将对方的大道斩断,破解对方的神通,而斩灭其道,要便是将其大道完全抹杀,两者都需要强大的推演能力,而后者则是前者的数十倍数百倍!

    对手的神通是道的显化,而道则是以图腾纹构成,斩道,便要洞察对方大道中蕴藏的一切图腾变化,将对手的大道了解,在刹那间推演出他的大道蕴藏的道理,清晰到大道的构造,亿万万图腾纹的种类、排列、组合方式!

    而这亿万万图腾纹都需要在刹那间,悉数击碎,悉数瓦解,让其炼就的大道泯灭消失,方能将其从帝境斩落下来!

    钟岳刚才那电石火光的一击,看似一击,其实是无数攻击,攻击他的方方面面。

    先以气势动摇龙湜帝的信心信念,从气势上压倒对方,而后以千翼古船惊人的速度撞击龙湜帝,破其气血。

    千翼古船的速度足以让龙湜帝不及防备,龙湜帝身形不稳,气血浮动,对于钟岳这等存在来说便是难得的良机,一举破其肉身。

    钟岳的修为还是不如龙湜帝深厚,所以破其肉身需要用到许多重攻击,而在那一击中,钟岳一共攻出了七十四道神通,七十四印。

    这一击,破去了龙湜帝的肉身,将他打回原形,更是斩道大神通的基础。

    龙湜帝被破去肉身之后,钟岳七道轮回转动,于是攻击开始翻番提升,第二轮回催动时攻击数量便已经是七十四的七十四倍,而第三轮回催动,便是五千四百七十六印的五千四百七十六倍,第四轮回催动,攻击便已经是千万亿记攻击,第五次、第六次,依次递增,第七轮回催动,便已经是无量级别的攻击。

    这些攻击落在龙湜帝身上,侵入他的体内大道之中,破灭大道,轻而易举!

    龙湜帝的气息、气势、气血、修为、法力急剧衰落,钟岳刚才那一击实在太狠,直接将他从帝境斩了下来,而今他的境界跌落到帝君境,心中不由惶恐不安。

    他还是头一次这么惶恐,看向背负双手徐徐走来的钟岳,心神大乱。只见钟岳脑后疯狂转动的七道光轮在徐徐减速,旋转越来越慢。

    龙湜帝连忙鼓荡心境,感应大道。

    他的境界虽然被斩落,但是心境犹在,钟岳只是将他暂时斩落到帝君境界,只要他心境还在,他便还可以降服天地大道,下一刻便可以恢复到帝境。

    只要恢复到帝境,他便丝毫不惧钟岳。

    钟岳只不过是以气势撼动他的气势,以言语打消他的信心,以古船撞击坏其根脚和气血,只要他这次加以防备,稳住根脚,不给钟岳任何机会,他依旧战力远超钟岳!

    然而,他在鼓荡道心时,却更加慌乱了,他感应不到天地大道,无法牵引天地大道来朝,这是他无法料到的事情。

    “想不通你为什么无法回到帝境吗?”

    钟岳走到他的面前,淡漠道:“我将你的境界斩落到帝君境,不仅仅斩落你的修为,连你的道心一起斩落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帝级的心境了,无法再回到帝境。”

    龙湜帝声音沙哑:“你斩落了我的心境?如何斩落的?”

    龙邪帝、天宝帝等诸帝也是心头巨震,斩落境界有可能办到,但斩落心境相当于在道心上砍一刀,将对方的道心瓦解,这就难以办到了。

    你可以毁灭我的肉身,但无法毁灭我的精神,而钟岳却是将一尊大帝的精神给摧垮,将他的心境从帝境打落,真是神乎其技!

    精神要比肉身更难以毁灭。

    突然天宝帝轻声道:“不灭神识经可以办到。”

    诸帝闻言,心中凛然:“伏羲骥节帝的不灭神识!”

    逴龙神帝也是心头震动:“难怪,难怪……”

    地纪时代的骥节帝没有伏旻、庖牺帝的不世之功,也没有昊易帝独步古今的洒脱,他并非是地纪时代最强的天帝,也不是最耀眼的天帝,但是他留下了不灭神识,不灭的精神。

    他将精神修炼到极致,震烁了古今!

    刚才钟岳在斩落龙湜帝的境界时,只怕也用不灭神识攻击了龙湜帝的道心,斩道是有形的攻击,不灭神识则是无形的攻击,摧垮了龙湜帝的精神,让其道心跌落!

    他们中也有帝级存在可以对付龙湜帝,将其击杀,但是龙湜帝的实力也是极为强大,他们只能凭借游走战术,扛过龙湜帝前面疯狂的进攻,然后才有将其斩杀的可能。

    因为龙湜帝已经老了,他战斗无法持久,所以将战斗拖长,便可以让他因为年迈而落败。

    但钟岳却是一开始便猛烈无比的进攻,将龙湜帝打垮,斩落其境界和心境!

    换做他们任何一人,都做不到这一步。

    天宝帝笑道:“龙湜道兄已经败落,甘拜下风,天丞相不必痛下杀手,大家和和气气和和美美,不必太伤和气。”

    龙邪帝会意,笑道:“天丞相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本事,技惊天下,龙湜道兄莽撞了,莽汉,真是莽汉!还不快快去摆酒设宴,为丞相接风洗尘?”

    “这是大好事!”

    龙凤咯咯笑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江山代有天才出,一代新雄胜旧雄。龙湜道兄你老了,不得不承认吧?丞相远道而来,你自恃年迈在他面前老气横秋,而今知错了吧?还不摆酒赔罪?”

    龙湜帝心头生出一丝希望,呵呵笑道:“天丞相果然技业不凡,老夫是老了。好吧,好吧,老夫认个错,摆酒赔罪。”

    说罢转身,吩咐自己的麾下,笑道:“你们还不快准备酒宴?还要我亲自去不成?”

    钟岳咳嗽一声,道:“龙湜道兄留步。”

    龙湜帝身躯一僵,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面色有些扭曲,声音又沙哑了:“天丞相,你应该我背后那位存在的威能,是你所无法抗衡!”

    钟岳点头,笑道:“知道。你不用怕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败在哪里。”

    龙湜帝放下心来,笑道:“洗耳恭听。”

    “你已经多年没有动过手了。”

    钟岳认认真真道:“不仅你,诸位也是,你们成帝之后便在雷泽氏作威作福,享福享了几万年,你们的道心都已经腐朽,你们的神通功法,也落后于时代。你们虽有帝的名望名声,虽有帝的境界,但是你们在我眼中,只不过是头顶插根草,出售首级,等着我砍掉你们的脑袋罢了。”

    众人脸色大变,钟岳突然大笑:“哈哈哈哈,诸位道兄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嘛,小弟只是开个玩笑,一句玩笑罢了。”

    龙湜帝松了口气,笑道:“老弟的这个玩笑可真吓……”

    嗤——

    钟岳抬手一刀斩下,龙湜帝头颅落地,元神被斩,话也未曾说完。

    “我刚才说送你上路,可没有开玩笑。”

    钟岳脸上笑容消失,徐徐收刀,转身看向天宝帝、楚魔帝等存在,只见诸帝脸上的表情僵硬,不由笑容又出现在脸上,抚掌道:“酒呢?诸位老哥哥,说好的为我接风洗尘的酒席呢?还不快快摆酒设宴?”

    诸帝面面相觑,纷纷向天宝帝看去,天宝帝咳嗽一声,不疾不徐道:“丞相真是喜怒无常,不过事已至此,我们忝为地主,自当要为丞相接风洗尘。来啊,去摆酒设宴!”

    立刻有龙神清醒过来,急匆匆去摆酒设宴,脑中却是一片混乱。

    钟岳哈哈大笑,挽住龙邪帝的胳膊,向圣殿走去,笑道:“小弟还是头一次见到诸位老哥哥,真是一见如故,仰慕敬佩……龙邪道兄,你怎么不笑?”

    龙邪帝身躯绷紧,勉强露出笑容,被他挽住胳膊,如同被一头凶恶凶残的猛兽衔在嘴里,能笑得出来倒也令人佩服。

    “姑娘们。”

    钟岳向古船上的诸女挥了挥手,笑道:“我与这几位老哥哥喝酒,你们忙活你们的去吧。”

    丘妗儿连忙问道:“忙活什么?”

    钟岳淡然道:“将龙湜道兄的部族,洗了,斩草除根,不要留下后患……哈哈哈哈,诸位老哥哥你们怎么又不笑了?哈哈,这才对嘛,咱们喝酒去。今天不谈正事,只谈风月……对了逴龙师兄,我那些姑娘们不知道谁才是龙湜道兄的部族,逴龙师兄帮忙指点一下。”

    逴龙眼睛一亮,立刻离去。

    酒席上,钟岳连连向天宝帝、龙鸦帝等人敬酒,如同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而这几尊帝级存在反倒是客人,气场被他压得死死的,直到逴龙率领三千华胥将龙湜的部族部落血洗得一干二净,钟岳这才让诸帝离开。

    “这厮坐在那里,就是一头大魔王!”梦神帝离开雷泽圣殿,低声道。

    诸帝轻轻点头。

    钟岳的确给他们这种感觉,邪恶,狰狞,善变,狡诈,等着他们露出破绽便立刻翻脸吃掉他们的大魔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