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九十章 深明大义(第三更!)

第六百九十章 深明大义(第三更!)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道界的界帝尚未出现,但这一声冷哼便让人如坠冰窟,全身僵硬,即便是元神也僵硬,无法动弹。

    庚王爷斩杀云和帝子,云山界帝几乎在一瞬间便知晓,人未至,冷哼声先到,镇压全场!

    庚王爷刚才连斩十大高手数十尊神魔带来的惊艳感,被他一声冷哼一扫而空!

    “云山界帝!”

    天云十八皇纷纷抬头,向上空张望,不过他们没有眼睛,元神也瞎掉,能够看到什么?

    “赫连云山,你敢动王爷,我撕碎了你!”录天王大叫,怒气勃发,白发飞舞,浑然忘记自己的四肢已断。

    就算他的四肢未断,又岂是云山界帝的对手?

    界帝依旧不曾出现,而那声冷哼带来的镇压力却依旧不曾消失。

    过了片刻,界帝依旧没有出现,而天珍楼内的空间却突然裂开,一尊衣着华贵的神官手捧金光灿灿的诏书迈步从空间中走出,身后跟着两尊金甲神人。

    唰——

    诏书展开,那神官冷冷的看了庚王爷一眼,念道:“奉天承运:戚长庚谋杀二十四帝子,罪不容赦,诛。”

    庚王爷露出失望之色,对那神官看也不看一眼,抬头仰望天空,冷笑道:“赫连云山,你不敢出来见我?不敢面对我么?”

    那神官合上诏书,冷笑道:“长庚,你误会了,界帝忙于朝政朝纲,日理万机,即便你杀了帝子殿下,界帝虽怒,但也不会因你而荒废朝政。庚王爷,请上路吧,斩神台上有你一席之地,你魂飞魄散了,咱才好回去向界帝交代。”

    他身后两尊金甲神人迈步走出,摇身一晃,顿时身躯无比伟岸,向庚王爷抓去。

    庚王爷一动不动,脸上的失望之色更浓,轻笑道:“什么朝政?只不过你是没脸见我而已。罢了,罢了,你好歹也有一丝羞愧之心,总算还有点天良未灭。”

    “住口!”

    那神官大喝,冷冷道:“界帝的气度气量岂容你揣度,界帝的胸怀岂容你污蔑?如今界帝在调解法界主和华界主之争,哪有闲情来理会你?庚王爷,你的光辉是前世的事情了,界帝是何等存在?你早就不在他的眼中了!押下去,送上斩神台!”

    两尊金甲神人一个将庚王爷抓住,一个将他锁上锁链。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高声道:“且慢,我要保他!”

    那神官和两位金甲神人微微一怔,循声看去,不由失笑,只见勾栏边一位人族少年站在那里,高声道:“我要保他!”

    “三千六道界中最为卑贱的人族?你要保他?”

    那神官哈哈大笑,声音刺耳,尖声道:“人族就是牲口,且不说你是什么身份,什么血脉,凭你小小的人族,你拿什么来保一个杀了帝子的狂徒?”

    他的神威压来,钟岳额头青筋乱跳,被压得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他死死抵抗,嘴角被压得溢血,高声道:“就凭我的背景!我的靠山是一尊先天神,我要保他!”

    那神官吃了一惊,连忙散去神威,惊疑不定。

    钟岳松了口气,抖了抖衣衫,冷笑道:“你告诉界帝,今日我便要保他性命。至于我的靠山是不是先天神,你回去问一问法界主和尚天王便知!”

    那神官微微皱眉,吩咐那两尊金甲神人先不要动庚王爷,自己则裂开空间离去,没过多久这尊神官来到天庭金銮殿上,拜见界帝,躬身将此事说了一番,道:“那人族炼气士口口声声说自己有靠山,要保逆贼长庚,小臣不敢武断,因此上禀帝听。那人族炼气士还说,只要问一问尚天王和法界主便可知晓他的靠山是否属真。”

    金銮殿上,法界主和华界主两尊存在正在斗气,吵闹不休,而界帝与一众天王、界主都在劝解。

    听闻这神官所言,一众天王、界主都是吓了一跳,失声道:“先天神?”

    “长庚叛贼又闹事了,居然打杀帝子?”

    “这厮上次造反作乱,挑战帝威,而界帝陛下则念其功劳和先帝的脸面,网开一面,没有让他魂飞魄散,而是将他贬入狱界保全他的性命,他居然还敢胡作非为?”

    云山界帝咳嗽一声,看向尚天王和法昭真,道:“尚天王,法界主,那个人族所说之事是真是假?”

    尚天王迟疑一下,看向法昭真,法昭真硬着头皮道:“属真。实不相瞒,这个人族胆大妄为,早先便打死了碧天法王的石云太子,碧天法王不敢动他,报到我这里。石云是我儿转世,也算是我的半个儿子,我怜他是个人才,所以吩咐碧天法王不得动他,要为我狱界留个人才。不料这厮胆大包天,又在狱界大比中杀了我最喜爱的儿子法华生,我便动怒了,想要杀他,结果遇到了他背后的靠山。这厮无恶不作,多半便是仗着他的靠山,如今连我都不敢动他分毫。”

    云山界帝又看向尚天王,尚天王无奈,点头道:“臣下与法界主见过他的靠山,的的确确是一尊先天神,只怕不如天帝也相去不远,臣下与法界主都被她的气息镇压,足有一年之久。这事臣下不敢隐瞒陛下,臣下甚至还曾想要贿赂人族那厮,送了什么东西都被他死皮赖脸的笑纳了。”

    云山界帝沉默,突然展颜道:“既然先天神的弟子要保逆贼性命,便与他一个面子,不杀逆贼。逆贼长庚,刚烈有余,城府不足,不足为虑,所以不被我放在心上。他虽有先天神的弟子求情,但帝威不可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飞鹤,你去下旨。”

    天界华界主愕然,连忙叫道:“陛下不可!长庚逆贼杀我天界十大年轻强者,我天界的根都被他刨了,如今拿什么与其他各界相争?长庚逆贼,不能饶恕……”

    云山界帝淡淡的扫他一眼,道:“你损失了十个年轻强者,而我死了一个儿子,我尚且要留三分颜面,你还有何话可说?”

    华界主瞠目结舌,躬身道:“老臣知道了。”

    一位天王问道:“二十四太子虽然故了,但魂魄应该去了地狱,陛下若是想寻回来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云山界帝摇头道:“连个反贼也拿不下,要他何用?由他去,下辈子不是我儿。”

    飞鹤神官领旨,返回天珍楼,展开诏书,念道:“奉天承运:长庚逆贼以下犯上,本当处斩以儆效尤,但念上苍有好生之德,逆贼为先帝亲弟,有功于六道社稷,免去魂飞魄散之罪,即刻押入镇狱,永生不得超生。钦此。”

    这诏书念完,楼内所有神魔、炼气士震惊万分,纷纷想钟岳看来。

    庚王爷戴上手镣脚铐,元神枷锁封印元神,被两位金甲神人牵着,扭头看向钟岳,笑道:“钟岳兄长,我欠你一命,若是能够逃出镇狱,我还你这条命!还请兄长帮我照顾好他们,我亏欠他们太多。”

    钟岳点头,道:“你放心,我先替你照看他们,等你回来后他们依旧是你的老哥哥,保证完好无损。”

    “进入镇狱还想回来?”

    那飞鹤神官摇头冷笑,道:“长庚,你这辈子是休想出来了!镇狱是什么地方你也知道,关押的是什么存在你想必也一清二楚,自从建立镇狱至今,除了造物贺兰祸乱镇狱之外,有几个能逃得出去的?造物贺兰逃脱,那也是有奸细潜入镇狱,至于你,比造物贺兰差了多少你也心知肚明吧?”

    钟岳嘴角抖了抖,眼角肌肉也跳了跳,回头看向狴和犴兄弟,狴、犴兄弟二人也恰恰向他看来,三人心照不宣。

    庚王爷充耳不闻,高声道:“录天王,你们追随钟岳兄长,我与他八拜,结交为异姓兄弟,你们待他当如待我一般。”

    “王爷放心!”

    录天王努力瞪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声若洪钟,道:“我们一定会待他如你,誓死不离!我们会等到王爷回来的那一天!”

    庚王爷又看向狴、犴、君无道、余伯川等人,笑道:“天界的强者,我替你们除掉了,我不在了,地界、神界等四界的那些小鬼,就交给你们了,我走后,你们不要给狱界丢脸!”

    厉天行胸中豪气激荡,笑道:“你尽管放心,我们绝对会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余伯川笑道:“你留在这里,始终镇压我们一头,怪让我不爽的。你不在了,我反倒感觉到空空落落,真是奇怪。”

    君无道轻声道:“镇狱凶险,努力活下来。”

    庚王爷被两尊金甲神人牵走,那飞鹤神官打出一道符文,进入地狱轮回。

    钟岳等人各自叹息一声,庚王爷是当之无愧的六道界第一炼气士,而今他被镇压,狱界也失去了一个主心骨。

    众人回到各自府邸,钟岳身后天云十八皇亦步亦趋跟着他,依旧是双手搭肩,好似一条大蜈蚣,很是惹人注目。

    独眼老者叫做千山神皇,一只眼勉强看路,颤巍巍的走在前面,而录天王则像一根木桩一样硬邦邦的插在千山神皇的元神秘境中。

    钟岳回头看去,他们虽是神皇魔皇,但却都是半废之身,一群瞎子瘸子跟着他,怎么安排他们也着实令他头疼。

    天云十八皇如影随形,无论他走到哪里在这些瞎子瘸子便跟到哪里,钟岳也是头大。

    “人族那厮,滚过来见我!”

    钟岳正在头疼,突然一股皇威降临,狱界界主从天庭归来,怒气勃发,叫道:“人族臭小子,说的就是你!快滚过来!”

    钟岳硬着头皮走入他的宫殿,只见法昭真气急败坏,他还未进来便怒笑道:“臭小子老子早就告诉你了不要惹事,你偏要出风头!很爽吗?你大爷的,杀了石云你出风头,杀了我儿子你出风头,如今庚王爷造反你还要出风头,让老子给你擦屁股,界帝很好惹吗?若是他一发怒,才不管你靠山是不是先天神,连你连同老子一起灭掉了……”

    钟岳满脸堆笑走入宫殿,法昭真转身,突然看到他背后的十八尊神皇魔皇,吓了一跳,怒叫道:“娘蛋!你还带着十八尊神皇魔皇来吓老子,老子会怕你不成?各位师兄快快请坐。”

    他伸手一挥,一个个蒲团落下,法昭真满脸堆笑,客客气气道:“各位师兄,小弟也就是发一发火,是没有恶意的。钟小友呢,我们的关系很铁,你们看,他杀我儿子我都没有动怒。我觉得吧他把我推出去也是理所应当,谁让我们都是出身狱界呢?”

    钟岳肃然,拜谢道:“界主深明大义!”

    “大义你奶奶的腿!”法昭真心中暗骂。

    ————第三更,三千五百字大章!今天已经更新将近一万一千字了,宅猪还在发烧中,先去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