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长草齐腰

第六百四十九章 长草齐腰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光虹桥上,剑主、钟主等人心中凛然,如临大敌。?

    钟岳刚才摊开手掌,红豆女和相思女便身不由己落入他的掌心之中,这是利用九转元丹的力场,将二女擒拿到他的元丹力场之中!

    这种手段,将丹元境的极境运用的出神入化,虽然他们自忖也能做到这一步,但是同时擒拿镇压两女,他们便自忖难以办到了。

    “这个骨皇,看来并非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果然能够统治这一界的,都不是易于之辈!”

    “是个高手啊,不逊于我们。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是借了这一界的众生祭祀之力,如果没有借用祭祀之力,那就可怕了……”

    众人战意熊熊,剑主周身一口口神剑漂浮,徐徐转动,钟主催动大钟,钟面浮现出各色符文符号,围绕周身流转,琴主跏趺而坐,白皙如玉的指头跳跃,侧头垂,抚动瑶琴。

    书主面前浮现一卷古籍,摇头晃脑,读诵古籍上的文字,画圣展开画轴,取出丹青作画。

    桥上众人各具姿态,而他们麾下的那些炼气士也是全神戒备,随时准备开战!

    钟岳身后猩红披风抖动,迈步登上虹桥,走在这条长长的神光虹桥之上,众人只觉这个如美玉雕琢的骷髅竟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度,即便是他们都觉得压抑,甚至有一种臣服于他的感觉!

    这是皇者之气。

    钟岳神威骨界的骨皇,气质潜移默化,不觉间便有这样一种气度气魄。

    身在何位,便会养出何种气势气质。天界、地界和神界的有些神魔为了养成皇气,甚至要下凡,到凡间去,占据一国,称皇做祖。

    这也是一种修行,修养成皇气,在对敌时气势上便给人一种无上威严不可敌之感。

    只是那些神魔的气魄比起钟岳来还是要逊色许多。钟岳不是占据一国,而是占据一界,做一个世界的皇!

    他养出的皇气,是亿万万骷髅生灵祭祀膜拜才养出的无上威严。??无上气势!

    剑主、钟主等人虽然是狱界出类拔萃的强者,见过不知多少神魔,但是钟岳这种威严,却还是能压住他们,让他们还未交锋便在心灵上输了一场。

    “剑主。这头骨皇擒下了你的追随者,你难道不应该表示表示?”钟主目光闪动,呵呵笑道。

    他虽然看似粗鲁,乱糟糟的头,强壮无比,但是外粗内细,此刻他也看不出钟岳的底细,于是蛊惑剑主先出手,由他来试探钟岳的深浅。

    剑主冷哼一声,淡然道:“钟主。你之所以达不到巅峰状态,之所以困顿不前,是因为你畏畏尾,心中没有担当。你当年试过要开启六道轮罢?为何失败?正是你胆怯了,怕死而已。”

    钟主冷哼一声,剑主的话如剑,刺到他的心窝里。

    他当年也被誉为旷世难寻的天才,被寄予厚望,认为他必然可以冲开血脉轮,修成六道轮回。但是他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便在于,他惧怕失败,开启六道轮如果失败的话,就会元神与肉身一起消融。秘境崩塌,身死道消。

    他心中有了恐惧,自然失败。

    剑主抬头,看向迈步走来的钟岳,淡然道:“骨皇,将相思和红豆放下。”

    钟岳充耳不闻。继续前行,他的目光中没有剑主,也没有其他任何炼气士,只有天穹上的那一道裂痕。

    他被困在此地七十二年之久,已经快要忘记如何与其他生灵打交道,忘记了如何交际,他现在甚至像一个纯正的骨界生灵。

    他太想出去了,哪怕是到外面吸收一口新鲜空气也好。

    剑主面色微沉,琴主咯咯一笑,声音有如音律般美妙,轻声细语,道:“骨皇,我们没有恶意,相反,我们是最为亲密的朋友,你累了,你倦了,你困了……”

    “莽咕——”

    钟岳身后一头三足六目星蟾跃出,一声莽咕大吼,琴主闷哼一声,俏颜苍白,气血浮动,连退数步,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她被称为琴主,自然是音律上有着惊人的成就,她的音波神通让狱界的炼气士望尘莫及,攻击无形无踪,善于迷惑元神,斩杀元神。

    不过她的魔音刚刚催动,便被钟岳一吼破去,干脆利索。

    剑主、钟主等人瞳孔骤缩,感觉到了压力,可怕的压力。

    这尊骨皇一吼之间,便将琴主镇伤,这种实力着实可怕!

    先前钟岳擒下相思和红豆二女,还有可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二女没有防备,这才如此轻易的便被他擒拿。

    但是琴主却绝不可能毫不防备!

    “他比我们要强!”琴主服下一枚神丹,低声道。

    钟岳来到众人面前,剑主在前,神剑漂浮,身后是身材伟岸的钟主,再后是捧卷读书的书主,然后是琴主、画主二女。

    众人面色凝重,各自脑后光轮转动,剑主冷笑,身前一口口神剑突然隐没,消失无踪,下一刻钟岳四周一口口神剑出现,向他的眉心刺去。

    钟岳身形突然间消失,让那些神剑刺了个空。

    剑主心中一惊,爆喝一声,一口口神剑纷纷飞回,而他手中突然出现一口神剑便向身侧刺去!

    钟岳的身形恰恰出现在那里,就在剑主这一剑刺出时,他的玉骨手掌已经探入剑主的心窝,握住他的心脏。

    钟主见势不妙,立刻来救,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洪钟大吕震荡,大钟撞向钟岳!

    钟岳另一只玉骨手掌抬起,与洪钟相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钟主气血浮动,抱住大钟踉跄后退。

    剑主也趁机后退,身前身后一口口神剑嗤嗤作响,连续在虚空中闪现来去,疯狂交击,与钟岳另一只玉骨手掌跃动的手指连续碰撞。

    钟岳的那只手掌的指头翻飞跃动,指头时而隐没在虚空中,时而出现,五根指头竟然仿佛万千根一般,神出鬼没,让他不得不将所有的神剑催动,这才能挡下。

    画主突然抓起丈长的画笔,浓墨重笔,斜斜一划,空间陡然被切断,她一笔勾出千山万水,钟岳的指头顿时被千山万水阻拦。

    突然,她画出的千山万水噼里啪啦爆碎,画主闷哼一声,大笔舞出一个花招,将力量卸去。

    另一边,钟主收了自己的大钟,细细查看,不由脸色剧变,只见他的洪钟钟壁上出现一个手骨掌印,深深烙印下来。

    钟主催动法力修为,想要将这掌印磨灭,怎奈这掌印中烙印着钟岳图腾纹,内蕴神通。

    他想磨灭掌印,便是与钟岳的神通对抗,一时片刻间难以将钟岳的神通威能磨灭。

    “好厉害……”

    钟主眼角乱跳,心道:“这个低等世界,低等生灵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位大高手?还没有成神便如此厉害,如果他修成神魔……”

    他不禁打了个冷战,剑主遇险,钟主、画主营救,三位最顶尖的强者几乎同时向钟岳出手,也险些没能挡住钟岳,不能不说是一场大挫败。

    “挡我的路……”

    钟岳精神力波动,晦涩无比,传入他们的脑海中,化作惊天动地的雷声,如同有一尊无比伟岸无比强大的存在高高在上,俯下身子向他们警告。

    “死!”

    剑主等人对视一眼,面色凝重。

    突然画主笑道:“还记得么,我们先前决定联手的时候说过,如果我们联手,就算是转世的皇都会被我们轻易击杀。现在,我想应该是我们联手的时机了。”

    剑主点头,悬挂在身后的神剑叮铃铃作响,钟主抚摸铜钟,笑道:“我们经常打来打去,斗个你死我活,说起来我们还从未联手对敌过呢。没想到今日居然要联手对抗一个低等世界的低等生灵,真是造化弄人。”

    剑主平定气血,道:“我们从前都想要干掉对方,今日联手对敌,我的确没有料到过这种情况。”

    他刚才险些被钟岳捏碎心脏,幸好钟主和画主出手相救,虽然他极为自傲,但也不得不承认,只有联手才可以斩杀钟岳。

    琴主紧了紧琴弦,悠悠道:“我现在想的是,我们几招才能击杀他这个问题。”

    五位强者越说越是兴奋,忍不住哈哈大笑,大有惺惺相惜、冰释前嫌、同仇敌忾之感。

    “你们……”

    钟岳精神波动,化作声音传入他们的脑海中:“不要自寻死路。”

    书圣哈哈大笑,书生意气风,豪迈雄壮:“区区一个骷髅,低等至极的生物,连血脉也没有,居然如此大言不惭。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联手送他上路!”

    “低等的不是血脉,而是灵魂。”

    钟岳摇头,继续向前走去:“不要当我的路,弱者,否则尔等明年今日,坟头长草齐腰。”

    “混账骷髅,大言不惭!认得某家霸钟否?”

    钟主哈哈大笑,洪钟震荡,这尊巨人手托洪钟率先向钟岳攻去!

    琴主身形飘起,瑶琴越来越大,这少女站在琴中,长袖善舞,衣袖翻飞,拨动瑶琴,琴音化作万般律动。

    书主手中的书卷哗啦啦张开,书中无数图腾符号符文,在他的驾驭下这些符号符文飞出,各自组合,化作神通,威能毁天灭地。

    ————宅猪一家今天下午到了北京,已经在积水潭医院附近安顿下来了。宅猪在高铁上写了大半章,到了旅店之后立刻码字,现在第二章也快写好了。明天要去给果果去麻醉科会诊,晚上加班码字,尽量不会断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