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骷髅炼气士

第六百四十一章 骷髅炼气士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噗通,噗通,噗通。

    逆皇面前,三具尸体扑倒在地,逆皇惊疑不定,一举击杀三大强者,而这三位强者的本事和手段都不逊于他们。

    这是何等的实力?

    这是何等的神通?

    “六道**神通?”逆皇声音沙哑,问道。

    钟岳不答,走入传送祭坛之中,后方丘妗儿护着君思邪和白沧海赶来。六魂幡的确是六道**神通,属于魂魄系的神通,针对灵魂。

    不过钟岳从狴和犴那里学到的这门神通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在地狱轮中才可以施展出惊人的威能,但在现实世界中,威力便大大不如了。

    地狱轮中,钟岳催动六魂幡,甚至能够将天神的灵魂收入幡中,而在现实世界,即便是收取与他们不相上下的炼气士灵魂,都吃力万分。

    若是对方有了防备,那就更加吃力,几乎不可能办到。

    他之所以能够将这三位强者的灵魂收走,主要靠的是出其不意,再加上逆皇足够强大。

    逆皇的战力要胜过这三位强者一分,拼死一战,与三大强者对拼,让这三位强者的气血沸腾。气血沸腾,灵魂不稳,再加上逆皇的血幡威能也是惊人,撼动了他们三人的元神、肉身、精气、气血,这就给了钟岳一击夺魂的可能!

    就在他们争斗最为激烈的时刻,钟岳悍然出手,在他们最为虚弱的时候一举将四人的元神统统收走,一击夺魂。

    逆皇依旧心有余悸,刚才钟岳连他的元神也收入幡中,若是趁机痛下杀手,他必死无疑!

    但钟岳却将他的元神释放,送入肉身之中,饶过他的性命,没有趁他之危。

    “这个人族小子尽管形容可恶,言行可恶。但的确有担当,心胸有出众之处。”

    逆皇将那三位炼气士肉身抓起,炼入自己的血海之中,借着三位炼气士的气血精神治疗伤势。提升自己修为,暗道:“呸!我怎么反倒替这厮说起好话来了?这混球逼迫我,将我置于险境。我与他联手干掉这么多强者,自己只落得五颗脑袋,便宜都被他占了去!”

    他杀入传送祭坛。向守护其他方位的那几位炼气士杀去,与此同时钟岳与他联手,两人在几个照面间便又除掉两位炼气士,其他五位炼气士见状连忙走入传送祭坛中,光芒一闪,传送到神藏古地域中。

    逆皇面目狰狞凶恶,狞笑道:“人族钟某,咱们也守住这传送祭坛,在这里占据天时地利,窝在这里厮杀。不消进入神藏古地域,便可以将后面的炼气士杀个精光!”

    钟岳摇头:“我们人少,难以守护住此地,反而会遭到其他三面而来的进攻,会让自己陷入围攻。逆皇,到了这里我还是要再问一句,你是否愿意与我联手?”

    逆皇迟疑道:“我”

    “再见!”

    钟岳率领君思邪等人走入传送光流,消失不见。

    “你大爷的,说走就走,老子不过矜持一下而已!”

    逆皇怒骂一句。跟着进入传送光流中:“你再坚持一下,我便答应了!”

    这座传送祭坛的传送光流极为古怪,动荡不停,钟岳和丘妗儿等人刚刚跨入光流之中。脸色立刻变了,探手便向君思邪、丘妗儿等人抓去,却抓了个空。

    传送光流很不稳定,四人进入其中,度有快有慢,传送的方位也截然不同!

    “不好!传送光流被神藏古地域的空间扭曲。恐怕会将我们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去。”

    钟岳额头冒出冷汗,试着催动宇清宙光玄经,改变自己的传送位置,突然脸色再变,放弃这个举动,喝道:“妗儿、师姐、白兄,你们小心,竭尽所能保护自己!”

    三人消失不见,各自被传送到神藏古地域的不同方位去了。钟岳穷尽目力,搜寻丘妗儿三人的传送方位,心道:“不对,不对,不仅仅是神藏古地域的空间扭曲,还有这座传送祭坛也是不对劲。我们这些炼气士,应该都被狱界界主暗算了”

    这座传送祭坛也很是奇特,是狱界界主亲自炼制,任何人进入其中,虽然传送的目的地都是神藏古地域,但是传送的具体方位都有不同。

    也就是说,就算七万八千多位炼气士同时进入其中,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去。

    “狱界界主一定是想要借我们之手探明神藏古地域的地理,所以才会这么做,将我们这些炼气士分散到不同的地方。那么他是如何得知我们的经历?他必须要有一个监视我们的宝物”

    钟岳心中微动,立刻想到魂牌上的魂兽眼睛:“是了,这只魂兽之眼,便是他监控我们的利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这只眼睛的注视下,瞒不过狱界界主!”

    虽然知道,但钟岳也是无可奈何。

    狱界界主太强,他所炼制的魂牌,钟岳绝对破坏不了,也无法破坏,这魂牌还有着联系传送祭坛的作用,拥有魂牌才会被传出神藏古地域,否则便会被困在那里。

    “不过既然知道了魂牌的作用,那么便无需担心被他窥探了,说不定还可以让薪火出来走走。”

    钟岳目光闪动,传送光流极快,他还未想出如何蒙蔽魂牌,突然传送光流散去,他只觉自己仿佛坠入什么奇怪的地方,眼前各种色彩的光芒萦绕,身躯继续坠落。

    一股莫可名状的力量侵袭而来,接着钟岳眼前一黑,坠落在地。

    嘭。

    他的上方传来什么重物落下的声音。

    钟岳张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他立刻催动神通,观想少昊钟护持周身,免得落地陷入偷袭。

    “咦?不对,不对”

    他额头冒出冷汗,自己的法力不翼而飞,不但法力不见了,甚至连自己元丹、元神、识海也统统不翼而飞!

    “出了什么事?”

    钟岳连打几个冷战,抬手抹去自己的额头冷汗,又是心头一震,他没有摸到冷汗,只摸到一个光秃秃的脑壳!

    没有皮肉,没有头,只有一颗头骨!

    “不对,不对,我摸到的不是我的头”

    突然他又是一怔,摸到自己的脸,是骷髅的脸。他定了定神,继续抹去,终于确认,自己全身上下的血肉统统消失不见。

    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清洁溜溜的骷髅!

    “假的,一定是假的!”

    钟岳观想燧皇,刚刚观想出燧皇精神力便被消耗一空,涓滴不剩。

    “不可能,我绝不可能变成一具枯骨,如果我果真死了,我怎么还会有意识?是了,我一定是落入神藏古地域中的某个幻阵之中,一定是这样。对了,魂牌,元神秘境,还有薪火和铜灯!”

    钟岳镇定下来,随即又是呆了呆,他的元神不见了,哪里去找元神秘境中的魂牌和薪火?

    “我落下来时,到底生了什么事?”

    过了良久,钟岳彻底平复心境,精神力也恢复了少许,试着在黑暗中摸索四周,又是一怔。他四周都是木质墙壁,很是狭窄,恰恰能够容纳他的身躯,想要转过身都不成。

    “这里应该是”

    钟岳咬牙,用力向上托去:“一口棺材!我被传送到一口棺材里了!”

    咯吱

    刺耳的声响传来,他用尽全力托举,终于将棺材盖托起,一线光亮透照下来。钟岳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刚刚喘了两口突然哑然失笑:“我现在是骷髅,还需要喘什么气?”

    棺材盖咯咯吱吱移到一旁,一具白骨缓缓从棺材中坐起身来,打量四周,眼眶中冒着绿幽幽的鬼火。

    四周昏暗,到处都是幽幽的鬼火飘来飘去,一口口黑棺错落有致的摆放在这里,而地上则是一具具白花花的骨骼,断骨横七竖八,堆积得不知有多厚。

    钟岳抬头,看不到天,放目远眺,看不到尽头,心中更加诧异:“我真的被传送到神藏古地域了吗?难道说,刚才那股莫可名状的力量,将我变成这个样子?这股力量,应该是六道轮之力罢?”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自己的两条腿骨,正要抬脚迈出棺材,突然微微一怔,附身从棺材中提出一口破破烂烂的铜灯。

    “这口灯薪火?”

    钟岳晃了晃铜灯,没有任何声息。

    突然他眼中的一朵幽幽鬼火飘起,落在铜灯之上,铜灯被点亮,也散出惨绿色的光芒,但比他眼眶中的火焰要明亮一些。

    “奇怪,奇怪,连薪火也沉寂了,只有铜灯没有消失。这有可能是一种奇特的轮之力,改变了我的肉身和元神,将薪火和我其他宝物都锁住,锁在我从前的肉身和元神之中。这神藏古地域如此奇特,应该不止我被改变成这个模样,说不定还有其他炼气士也是同样的情形”

    他在这白骨荒原中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提着铜灯向前走去,铜灯着凉四周。

    钟岳边走边观想燧皇,精神力一次又一次被耗光,但精神力也自慢慢壮大,心道:“再过不久,我应该便能魂魄纵身一跃,跳出囚笼,炼成魂魄出窍了。然后继续修炼,我便可以炼成骷髅炼气士呸,呸!骷髅炼气士这个名字太古怪了”

    突然,咯咯吱吱的响声传来,钟岳提高铜灯看去,只见另一具白骨骷髅摇摇晃晃从白骨荒原中向他走来。(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