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六百三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孤桥之上,千军万马争渡,到处都是杀声,逆皇如马奔腾而至,放声笑道:“人族钟某,上次你能胜过我,借的是天时地利,现在没有了太阳射线和元磁神光,你如何借力?”

    他说的没错,上一战钟岳的确是比他逊色一筹,借助三阳侵星的天时地利,引来无边的太阳射线和元磁神光,这才斩断他的头颅,将他擒拿。

    而在这里,没有了三阳侵星的天时地利,只能与他硬撼,所以逆皇才这么有底气,敢于在此与钟岳对决!

    他的实力的确高绝,毕竟是转世的魔皇,即便是在各大星域千辛万苦挑选出的炼气士中,他也属于上游的存在!

    “妗儿,开路!”

    钟岳低喝一声,丘妗儿立刻运转真灵,足踏双龙,万千剑气向前激射而去。

    钟岳背对着君思邪、白沧海,迎面便是逆皇的血斧,那一斧形成魔瞳异象,一只血眼张开,斧光从血眼中劈出,血眼目力所及之处,便是血斧到达之处!

    葬皇魔瞳!

    钟岳少年白发,探手抽刀,太阳神刀夺目,刀意如大日坠落,日曜爆发,日曜如孔雀开屏般席卷而去,与葬皇魔瞳轰然碰撞。

    两人错身,各自闷哼一声,脚步踉跄,逆皇心头一震,只觉钟岳这一刀的威力极为强大,比在三阳侵星时更加强大,直追其引动太阳射线和元磁神光的威能!

    “这家伙,实力怎么突然有了长足进步?”

    两人交错的一瞬间,钟岳白发暴涨,万千发丝如剑,嗤嗤嗤向后射去,手中的太阳神刀化作刀鞘。向后重重捣在逆皇后心,同时拔刀。

    月汐的威能爆发!

    逆皇气血浮动,突然抓起一面血幡。向后挥挡,挡住万千白发。血幡飘摇,万千神尸魔尸在幡中沉浮嘶吼,狰狞恐怖,血幡引动元神、气血、肉身和精神,要将四周所有的炼气士统统吞噬。

    钟岳拧腰转身,元磁神刀挟太阳神刀之势,化作月汐斩下,嗤的一声将血幡切开。这件宝物被生生斩断,血海从幡中涌出,顿时这座神桥之上无数神尸魔尸随着血海喷涌而舞动,纷纷从血海中站起。

    “什么?”

    逆皇脸色剧变,纵身一跃,站在血海之上,绕过钟岳,来到神桥上方,向前疾驰而去:“几日不见,这小子如此生猛。我只怕,只怕……”

    “打不过他!”

    钟岳脚步移动,紧随他之后。也来到神桥上方,喝道:“师姐,白兄,跟在我后面!妗儿,垫后!”

    君思邪和白沧海不解其意,连忙脚步移动,跟上他的脚步,而丘妗儿原本在最前方,此刻故意落下一步。变成她守护后方。

    “逆皇,狭道相逢勇者胜。”

    钟岳身后浮现出六目星蟾虚影。一声大吼,震得血海翻涌不休。这血海刚要重新凝聚化作血幡,便又被震碎。

    “不知这条神桥杀到尽头,你是否还能活下来?”

    钟岳快步如飞,手持双刀,刀光倾泻,每踏出一步刀光便斩落一次,快如狂风暴雨,左右不离逆皇头颅。

    逆皇催动血斧,左支右挡,不断后退,同时背后又有一颗头颅生长出来,四条手臂从腋下钻出。

    而他后方便是那些正在疯狂向前冲去的炼气士,这些炼气士也在争斗,各种神通各种魂兵神兵,战斗异常激烈。

    这是一条羊肠道,独木桥,尽管有上下左右四条道路,但只能容纳四位炼气士同时前进或者后退,逆皇全力后退,顿时冲击前方的炼气士,自然会遭到那些炼气士的攻击。

    这也是钟岳所说他能否活下来的原因。

    狭路相逢,没有退让,只有进攻,否则,死!

    在面对钟岳的攻势的同时,还需要面对背后的攻击,逆皇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条神桥上的炼气士,隐藏着不知多少高手,都是超越半神的存在,战力未必比他们逊色,逆皇要同时面对钟岳和这些存在,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片刻时间不到,逆皇便遭到重创,身受重伤,突然嘶吼一声:“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他身形一错,竟然将背后的那位炼气士让了出来,将这位炼气士让到钟岳与他之间。

    那位炼气士心中一惊,只见钟岳的刀和逆皇的斧同时攻至,他却也强悍,同时抵挡逆皇之斧钟岳之刀,三人的碰撞只在一瞬间,接着斧起刀落,那炼气士惨叫一声,头颅冲天而起,跌入黑洞之中,被碾碎成齑粉。

    逆皇哈哈大笑,探手将无头肉身抓起,炼入血海之中,顿时全身伤势尽愈,血海如潮涌动,化作一口血幡。

    这位炼气士的修为实力不比他们逊色多少,最多就是差距一线,但是同时面对他们二人的攻击,便立刻抵挡不住,直接被斩杀陨落。

    若是相差一筹半筹倒还罢了,一筹相差十分之一,而相差一线,那就是毫厘之差,弱不了多少。

    钟岳和逆皇是老对头,两人生死相搏,对彼此的手段都非常了解,知之甚深,因此在斩杀他之时两人的神通交互,互为补充,威力更强,所以能在一个照面间便将其斩杀。

    突然,只听叮的一声脆响,钟岳和逆皇同时怔了怔,连忙取出魂牌看去,逆皇暗骂一声,钟岳却是心中一喜,只见自己的魂牌上多出一颗星。

    这代表着一位炼气士死在他的手中。

    “或许这是一条捷径……”

    钟岳哈哈大笑,刀光如雨疯狂向逆皇攻去,迫使逆皇不断后退,但同时却留下一线生机。

    逆皇伤势恢复,竭力涤荡,喝道:“人族,你我联手,所向披靡。何必大打出手?”

    钟岳充耳不闻,逼迫着他不断后退,逆皇无奈。故技重施,再将一位炼气士放到两人之间。刀光斧光闪烁,又是一颗好大头颅被打入黑洞之中,磨灭成灰!

    钟岳暗赞一声,逆皇却是暗骂一声,这一次这位炼气士又是栽到钟岳的手中,被他夺了性命。

    “这个混蛋出刀太快,我则比他慢了一线,就这一线。则成全了他,让我白忙一场!”

    不过逆皇也是无可奈何,他的实力比钟岳弱了一线,钟岳想要杀他虽然不算容易,但神通速度比他更快,出刀也比他挥斧更快,逆皇想要在他手中抢得头颅并不容易。

    好在钟岳留了一线生机,将被斩杀的炼气士尸身留给他治疗伤势,恢复修为。

    逆皇几次三番要摆脱钟岳,从桥上绕到桥下。又从桥下绕到桥右,但钟岳如影随形,让他无法逃脱。逆皇也只能认命。

    两人这次交锋,相当于变相合作,逆皇不断将一位位炼气士放进来,其中甚至不乏有与他们并驾齐驱的存在,但在两大强者的围攻之下,最多坚持片刻便被两人斩杀,即便斩杀不了,也会被两人打入黑洞之中,借黑洞之威将对方磨灭!

    而丘妗儿则全心全意守护住钟岳的后方。护住君思邪和白沧海,她觉醒了先天真灵。实力也是极强,尤其防御力更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尽可以防守得住。

    钟岳和逆皇两人一路杀去,刀光斧影,也可以称得上所向披靡,这条神桥过了一半,便有二百余位炼气士栽在两人手上。

    不过让逆皇恨得咬牙切齿的是,这些炼气士往往是被钟岳斩杀,只有两位炼气士是死在他的手中。

    他的魂牌上才有两颗星,而钟岳的魂牌上则星光闪闪,足足有二百零四颗星。

    “若是杀到尽头,说不定这个混蛋已经可以积累到前十的水准了!”逆皇咬牙,心中暗道。

    钟岳心中也暗暗欢喜:“说不定无需进入神藏古地域,我便可以达到前十的需求了。只可惜还是漏掉两个,这说明我的实力还不够……”

    若是逆皇知道他的想法,肯定要被气得吐血。

    两人横冲直撞,突然逆皇再放进来一位炼气士,两人正要痛下杀手,只见那位年轻的炼气士面色冷漠,淡然道:“联手对付我么?尔等知道禳天祭祀*吗?”

    他话音刚落,突然六道光轮爆发,嗡嗡转动,钟岳和逆皇身不由己飞起,被他脑后六道光轮俘获,与此同时,神桥四周的炼气士包括君思邪和白沧海也被俘获,不由自主的飞起,落入六道光轮之中。

    丘妗儿挣扎一下,也难逃厄运,被那年轻男子收到六道光轮中。

    数百位炼气士竭力挣扎,而那六道光轮中传出声声念诵,如同万千神魔芸芸众生的祭祀之音,洗脑伐神,一位炼气士魂魄较弱,当场便跏趺而坐,大声颂唱,向那年轻男子礼拜祭祀。

    有他祭祀,那年轻男子的六道轮回更强,顷刻间便有数十位炼气士难挡他的炼化,被洗脑伐神,不由自主被他控制,变成祭拜者,让他的修为实力更加强横。

    好在丘妗儿、君思邪和白沧海都是天生灵体,灵魂强大,不曾被他洗脑。

    但如果此人炼化更多强者,炼化他们也就是时间问题。

    “六道轮回的大神通?”

    钟岳心中一惊,耳畔传来的祭祀声越来越越来越洪亮,轰鸣震动,撼动灵魂,但这并非是让他最为震惊的,真正震惊到他的是这门禳天祭祀*!

    “不是神通,是功法,六道轮回功法!”薪火突然出声道。

    这个发现非同小可,关于六道轮回的神通少之又少,即便是进入这狱界,钟岳也不曾遇到过,然而此时居然遇到一个施展六道轮回功法的炼气士!

    “联手破他!”

    逆皇爆喝,挣脱祭祀之力束缚,斧光亮起,血眼自背后浮现,钟岳同时暴起,脑后浮现出六道轮回,两人当头向那年轻男子斩下,竭尽所能,施展出最强一击!

    “你也修成了六道轮?”

    那年轻男子脸色微变,目光紧锁在钟岳身上,三道身影交错,那年轻男子的祭祀之力被生生斩断,突然脚步一顿,竟然将脚下的神桥踩出一个大洞,穿到神桥对面,躲过两人的必杀一击。

    “你修成六道轮,但还不曾摸到轮回真意,只是虚有其表罢了。”那年轻男子哈哈大笑,鬼魅般在神桥上移动,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