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坏蛋

第六百二十七章 坏蛋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的来历已经查明了,是万象界的一位妖皇,妖族得道,叫做猿七妖皇。?”

    那神将道:“狱皇将他的灵魂送到此地,不敢让他肉身与灵魂相容,他肉身与灵魂相容,战力太强,难以镇压。此刻他的肉身还被镇压在冥海之中,狱皇亲自炼化。”

    钟岳点头,猿七妖皇气概不凡,背负双手,隔着囚笼冷冷的看着他们走过,不吵不闹。

    “师哥,他的肉身如此强横,为何不肉身杀入地狱轮抢夺生死簿?”丘妗儿传音道。

    “肉身打到这里,也是必然被镇压的下场,拿不走生死簿的。地狱上头,还有天庭。”

    钟岳摇头道:“他聪明就聪明在用灵魂潜入,试图偷走生死簿,而不是强夺。败露之后才打算强夺,也是无奈之举。其实就算狱皇拦不下他,他也拿不走生死簿,会有更强的存在阻拦他。地狱深不可测,天庭更是如此,你没有想过,到底是谁建造了镇狱,关押了这么多强横无边的存在?”

    丘妗儿悚然。

    “建造镇狱的存在了得,但也无法与建造六道轮的存在相比,这水,深着呢。”钟岳道。

    丘妗儿更加悚然。

    水太深了,猿七妖皇的确只有偷走生死簿这一条路可走,明抢,便注定要失败。

    越到后面,镇狱中镇压的存在便越是强横,甚至连牢笼都关押不住他们的气息,这些强横的家伙,哪怕是一丝气息外泄,都给他们以极大的压迫感。

    不过有些存在已经死了,被关押了不知多久,已经变成了尸骨,但是依旧弥漫着滔天凶气。

    这些尸骨无人清理,似乎即便是死了,也无人胆敢进去收尸。

    “有没有同道?”

    无边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诡异的声音,反反复复的叫道:“有没有活着的同道?咱们联起手来。??要看?一起镇压了这座镇狱!”

    贸然听到这个声音,钟岳也是吓了一跳,那神将也是被吓得哆嗦:“幸好这些家伙从里面无法解开封印,不然逃出来的话。地狱只怕要大乱了!上使,咱们还要继续向前走吗?”

    “难得来一趟,自然要见识见识。”钟岳目光闪动,笑道。

    至今为止,他们已经在深渊中前进了上万里。遇到形形色色的穷凶极恶之徒,但是这一路上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狱卒,很是奇怪。

    “这里不需要狱卒。”

    那神将语气凝重道:“这里关押的存在,任何一个都是神魔之中极为可怕的存在,普通的狱卒哪里能够奈何他们?就算是府判,恐怕也是无可奈何。府判进入这些囚笼,都会被他们弄死。”

    过了不久,他们又走过几座牢笼,这里的存在已经强大到钟岳也是无法揣度的地步。那几位被关押在牢狱中的存在都还醒着,在相互交流。商议着逃出镇狱的办法。

    “逃出镇狱后,老子要杀光地狱中所有的家伙!”

    一个白拖地的老怪物说到兴起之处,兴奋地抖,蹲在牢笼中自言自语道:“老子要从阿鼻城开始杀,一路杀到幽冥城,所有能动的都杀掉,所有灵魂都吃掉。然后顺着奈何桥一路向上杀,杀到天河,杀到南天门,再从南天门杀进去。砍翻那些天神天官,砍翻六道界的界主,剁碎界帝不不不,先不剁碎界帝。先把界帝囚禁了,当着他的面睡他的爱妃,左拥右抱昏天暗地,气死他!然后当着他的面再睡他老娘,呵呵呵”

    “这些家伙,被关押这么久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钟岳摇了摇头。心道:“不知道脸上写着我是坏蛋的家伙,是否也是如这些家伙一样神志不清。如果是那样的话,便不能救他了。这等存在,太危险!”

    突然,薪火的声音传来:“岳小子,前面有一股可怕的气息!这股气息,好像是造物主的气息!”

    “造物主?”

    钟岳心头微震,镇狱中居然关押着一尊造物主?

    然后,他也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传来,与波旬的气息仿佛,这是造物主的气息!

    镇狱中居然真的镇压了一位造物主!

    过了片刻,一座囚笼出现在黑暗中,那囚笼与众不同,其他囚笼即便是异常强大的存在囚笼中也是空空荡荡,简陋的很,而这座囚笼居然天幕上挂着日月星辰,大地上山峦波澜起伏,青山绿水,飞禽走兽,龙凤翱翔。

    这里阳光明媚,居然还有许许多多的生灵居住在其中,建立了文明,神庙,树立起神像,宛如一个完整的世界。

    造物主创世纪,能够造化万物,造化生灵,显然被关押在此的造物主闲着无聊,创造万物生灵陪自己解闷。

    钟岳看去,只见这些神庙中祭祀的神像是一个老人的模样,很是慈祥,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一副要普度众生的样子。

    “这位前辈倒是好快活,青山绿水,又有自己的子嗣作伴,不会寂寞了。”

    丘妗儿露出羡慕之色,精神力波动,道:“他被关押在这里,居然像是在自己家中一般,真可谓是高人雅士的风范,荣辱不惊”

    她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囚笼中的空间剧烈震荡,只见一张庞大无比的面孔出现,狰狞可怕,手掌探出,抓住囚笼天地中的那些生灵,往嘴巴里塞去,一口吞掉一城的生灵!

    而其他生灵却高举双手欢呼,纷纷向那张面孔跪拜,叩,狂热至极,似乎在大叫一个名字,只是这些生灵没有修为,也不知他们在叫喊什么。

    丘妗儿吓了一跳,钟岳也是无语,心道:“这个造物主更凶恶,居然连自己创造的生灵都吃。这些生灵给他打造的神像倒是慈眉善目,真是讽刺等等,他脸上有字!”

    钟岳面色凝重,注意到那张面孔上刻着一行字,眼角不由剧烈跳动。

    那张可怕的面孔吃饱之后,不再狰狞,而是渐渐缩小身躯,没过多久便化作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模样,居住在一座小庙中。

    那座小庙景色秀丽,鸟语花香,老者慈祥和蔼,浑然看不出刚才的凶神恶煞的神态。

    他的双腿不见踪影,不知被谁砍断了双腿,而且是齐腰斩断,古怪的是却没有长出来。

    造物主的修为深不可测,肉身强大无匹,但是被齐腰斩断双腿之后,却无法生出新的肢体,这就十分古怪了。

    他刚才变化到极大的形态,钟岳看到他脸上刻字,那一行字像是友人之间开的玩笑,赌输了随手在脸上涂鸦。

    “我是坏蛋。”

    太像是友人之间的玩笑了,但是这一行字却深深的刻入他的肉身之中,甚至永远无法洗去,无法割掉,无法磨灭!

    能够写在造物主的脸上,让造物主也无法无法磨灭的字样,这就不是玩笑了,而是侮辱,而是仇恨!

    相当于削他脸面,让他无法在芸芸众生前抬头,脸面尽失!

    而且,将他拦腰砍断,甚至封印住他的伤口,让他肉身无法复原,却不将他击杀,而是扔在这里,只有无边的仇恨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狴和犴要我们救的,便是这尊造物主!”

    钟岳心头一突,这尊造物主强大无边,生生造化循环不息,不过显然他已经不太正常了,连自己创造的生灵都吃,绝对不是正常的神魔能够做到的事情。

    自己创造的生灵,相当于子嗣,吃子孙后代,这种事情谁能做得出?

    钟岳沉吟,突然向那神将笑道:“看这里。”

    那神将微微一怔,向他手掌中看去,只见钟岳掌心中升起一面大幡,幡面是六道轮图案,轻轻一招。

    那神将所料不及,大叫一声,元神被拉出肉身,投入到六魂幡中。

    钟岳收了六魂幡,控制住那神将元神,目光闪烁。囚笼中的那位造物主向他看来,露出疑惑之色,显然也看到他收取这神将元神的情形。

    钟岳张口,口型开合,但却没有声音出。

    他的修为太浅,无法传到囚笼中,但是根据他的口型,那位造物主却可以知道他在说什么。

    “前辈,该如何救你出去?”钟岳问道。

    “救我?”

    那囚笼中,老造物主的声音震动,隔着牢笼传来,清晰无比:“为何要救我出去?你知道我是谁?你可知道,救我之后,会有何等后果?”

    “不知道。”

    钟岳正色道:“我受人之托,自然应当尽力完成。还请前辈明示救你出牢笼的办法!”

    那位老造物主沉默,过了片刻,呵呵笑道:“没想到外面居然还有惦这里的禁制早已被我摸透,镇压不住我的修为实力,不过我身处其中无法破解,必须从外面才能解开,所以无法脱身。也好,我传授给你,你来解开囚笼!”

    一股可怕的精神力波动,将一门复杂而深奥的解禁之法传到钟岳脑海之中。

    “三个月,你应该能够参悟透彻了吧?”那位老造物主问道。

    钟岳揣摩一番,摇头道:“用不了三个月,三天足矣。”

    那位老造物主吃了一惊,上下审视他一眼,不再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