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吃拿卡要(新年快乐)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吃拿卡要(新年快乐)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幽暗府,大摆宴席,钟岳、丘妗儿和那位白无常坐在上席,十八位府判相陪,地狱十八府大大小小的神官、神将、鬼官、鬼将坐在下,觥筹交错,歌舞升平,谈笑风生,欢天喜地。?要?要??

    诸多地狱的美丽神女长袖飘飘,翩翩而来,各种珍馐佳肴,凤肝龙胆、妖神元丹、神心神灵,统统摆上宴席,奢侈无比。

    甚至有的盘子里面居然放着神的灵,被装盘,当成美味送上。

    那些盘中神灵浑浑噩噩,没有魂魄,已经被炼得只有三寸大小,撒上香料,异香扑鼻,神光氤氲。

    一位府判手持钢叉,将一尊神灵叉起,塞入口中,还吱吱乱叫。

    “美味,真是美味啊!”那尊府判叫道。

    钟岳和丘妗儿心中惴惴,实在难以下口。钟岳虽然早已听薪火说起过上古时的神宴上,有些妖神的元丹被掏出,当成菜点让宾客品尝。没想到今日终于遇到这等大宴,只是连神灵都被当成菜点,而且还是活着的神灵,这就让他无法接受了。

    丘妗儿虽然贪嘴,一向视美食如命,但是让她吃一尊活生生的神灵,她也是不敢下口。

    “来!天机、不语、天正,三位上使,一起吃,吃!”十八尊府判纷纷笑道。

    钟岳与丘妗儿对视一眼,传音道:“妗儿,不能不吃。如果不吃的话,我们便是他们的敌人,只有与他们同流合污,他们才会对我们放心。”

    丘妗儿心领神会,这些府判没有一个根子是干净的,都是贪赃枉法,摆下如此丰盛的神宴便是要拉他们下水,与他们同流合污,也就有个把柄落在他们手中。

    如果钟岳等人到天庭中,胆敢如实汇报,他们也会将这个把柄捅出去。让钟岳这三位巡察使也不好过。

    当然,这是心机手段,大家都不说破而已。

    而今,是破是和。则要看钟岳、丘妗儿和那位白无常吃不吃,拿不拿了。

    若是吃了拿了,就是和,若是不吃不拿显得很是清高清廉,那就是破。休想活着走出地狱。

    吃拿卡要中的后三者,对钟岳和丘妗儿来说丝毫没有心理负担,但是直接吃掉神灵,这就实在有些令他们为难。

    钟岳看向那位白无常,十八尊府判称之为天正,应该也是一个假名字,天正显得也有些踟蹰。

    “他到底是真的地狱巡察使,还是也是个冒牌货?”钟岳心中还是对他的身份有些怀疑。

    十八尊府判劝得更紧,但都是冷眼相看,随时准备暴起杀人。

    “诸位同僚。我喜欢吃熟的。”天正有些为难道。

    那狮身府判乃是碧落府判,拍案叫道:“来啊!扛上一根大叉子,将这几个神灵叉起来,架起冥火,给天正老兄烤着吃!”

    立刻有几个鬼将赤膊上前,扛着一杆大钢叉,将三尊神灵串在叉尖上,架在一旁的冥火神炉烤,不过片刻便烤得那三尊神灵吱吱惨叫,却还不死。

    碧落府判抓起钢叉送到白无常天正面前。笑道:“烤得半熟,吃起来滋味正美。”

    白无常天正硬着头皮吃了一个神灵,向钟岳和丘妗儿笑道:“我食量小,剩下的两个便送于两位同僚享用罢。”

    钟岳正色道:“我吃素”

    铮铮铮

    一声声拔刀声传来。下的诸多神将鬼将神官纷纷拔刀,刀光雪亮一片,杀气腾腾。

    钟岳暗暗叫苦,白无常天正心中暗爽:“总算还有作伴的”

    “诸位何必如此大阵仗?”

    钟岳哈哈一笑,道:“我吃不惯神灵,不过神灵元丹倒是吃得顺口。不知可否”

    幽冥府判轻轻点头,诸多神将、鬼将、神官、鬼官,纷纷笑道:“上使,我们与你开个玩笑呢!”

    钟岳松了口气,吃下一颗神灵元丹,丘妗儿也是放下心来,取来一枚元丹服下,向白无常天正道:“天正兄,我们是不吃了,这两尊神灵还是天正兄享用罢。”

    酒足饭饱之后,歌舞乃罢,阎罗府判拍了拍手,高声道:“吃过之后该拿了,献宝贝儿!”

    诸多神将鬼将吭哧吭哧抬着诸多宝物走来,堆积在台下。

    “神桑族天女织就的神罗缎各三十匹!”

    “神州獐子岛的天獐神皮各三十张!”

    “冥河支流各一条!”

    “冥王神珠、魔珠各九枚!玄阴魔珠各三枚!”

    “天庭玉露、九幽魔露各十石!”

    “神级元丹各三百颗。”

    一尊鬼将报着宝物名称,每一种宝物都分为三份儿,钟岳、丘妗儿和天正各一份,各种宝物念了一刻钟时间才念完。

    钟岳和丘妗儿听得头晕,宝贝儿实在太多了,而且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这十八位府判实在是大手笔,只怕就算是天神、神侯也拿不出如此之多的财富!

    这地狱府判的确是个大肥差,肥的流油的那种,任何神魔想要转世到一个好出身都需要贿赂他们,他们的权利实在太大,岂能不肥?

    钟岳四下看去,只见诸位府判都是笑吟吟不语,但其他神将神官鬼将鬼官则是杀气腾腾,若是不拿,便会翻脸杀人。

    “我们又不是真的地狱巡察使,不拿白不拿!这地狱已经烂透根了,但与我无关。”

    钟岳向丘妗儿丢个颜色,两人当即上前,各自收取一份宝物,白无常天正也上前,将自己那份取了。

    众人哈哈大笑,收了刀兵,亲如兄弟一般,欢歌笑语久久方休。

    “三位上使打算何时去复命述职?”幽魂府判笑问道。

    钟岳与丘妗儿和那位白无常天正对视一眼,道:“我们如果现在去述职,上头一定会知道我们被诸位收买,所以还要住下一段时间,然后才好去复命。还有,诸位同僚,我们三位不可能空手去,诸位若是下属中有看不顺眼的,交给我们,便说他贪赃枉法,定他一个十恶不赦之罪!”

    “天机兄想得周到!”诸多府判纷纷赞道。

    这些府判安排三人在幽魂府住下,进进出出都有几位神将鬼将跟随左右,形影不离,监视他们的动静。

    十八位府判还是不放心他们,唯恐他们又生出事端,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一府接着一府的大摆宴席。钟岳三人从幽冥府一路吃到第十八府阿鼻府。

    钟岳和丘妗儿这些日子几乎吃遍了奇珍异兽,神药神丹,各种世间美味,修为也是疯涨,丘妗儿修为提升飞,钟岳也是大有精进。

    只是距离觉醒日月双灵和先天真魂还有一段距离,但丘妗儿却离觉醒木曜真灵更近。

    这日阿鼻府的宴席刚刚结束,钟岳和丘妗儿微醺,与几位神将鬼将结伴而游,站在阿鼻城的城墙上四处观望,只见阿鼻城下方星云如海,波澜壮阔,其中有无数星辰如同流水在星云中起落沉浮。

    远远看去,这片星云如同一座巨大的高台,但是实在太伟岸雄奇,巨大的阿鼻城在这座星台前也显得微不足道。

    而奈何桥这座光桥横跨星空而来,穿过十八座地府,无数灵魂流入那座星台,至此奈何桥消失不见。

    星台壮阔,无数星辰排列远远看去好似巨大的图腾纹阵法,钟岳凝眸远眺,突然心中微动:“这些星辰星云组成的图腾纹阵法,好像是传送阵法,但又有着不同,很是奇特。”

    “应该是灵魂传送大阵!”

    薪火在他识海中低声道:“以星辰星云为符号列出灵魂传送大阵,好雄伟的手笔!”

    钟岳心中微震,向旁边一位神将道:“这里是?”

    “转生台。”

    那位神将笑道:“所有灵魂都是在这里转生,流向六道界的各地,无论是天界、地界神界,还是万象界、五行界和狱界,但凡是灵魂,都必须通过此地转世重生。上使请看那边,那一片海便是冥海,所有生灵都须得经过那片海,洗去灵魂记忆,才可以转生。”

    钟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壮阔的冥海,比星域还要广阔的海洋,漂浮在地狱轮的星空中。

    那海水真的是水,但是却不是凡水,而是极为强大的存在炼制的神水、魔水。但若是进入其中,哪怕沾上一滴,都会被洗去记忆。神魔可以觉醒前世记忆,但是凡夫俗子就不成了,没有觉醒前世的可能。

    “那位狱皇,应该便是隐藏在这冥海之中吧?”他心中暗道。

    “哪里是镇狱深渊?”钟岳突然问道。

    “镇狱深渊就在那里!”

    那位神将遥指一处,钟岳凝目望去,只见一条光路铺向一片黑暗之地。那片黑暗仿佛无法射出任何光芒,即便是光也被吞噬,远远看去便好像一个深渊孤独的耸立在星空中。

    好在深渊外表有一个个巨大的图腾符号不断亮起,让它可以被看到。

    “此间虽好,一场场大宴,天天送礼,各种珍奇,但是我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地狱巡察使,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便越容易暴露。那时就算想走都走不掉了。”

    钟岳悄悄传音丘妗儿,道:“狴和犴让我们前去营救那个脸上写着我是坏蛋的家伙,咱们便走上一遭,然后返六道界!”

    新年快乐!宅猪愿兄弟们跳出轮不再六道,注销生死簿,长生永寿福泰安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