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零五章 石云太子

第六百零五章 石云太子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一尊纯阴咒灵,扫把星灵体应该是咒灵体,是远古时期的先民诅咒强敌,对着扫把星膜拜,久而久之让扫把星中诞生了灵,拥有强大的诅咒能力。﹝(?

    因为是诅咒,所以是纯阴之灵。

    而扫把星只是祖星的称谓,在三千六道界中,它的公认名字是咒星!

    咒星的星曜爆,曜灵若是落入生灵体内,这个生灵便是咒灵体!

    咒灵体集众生的诅咒而生,带着无边的晦气和诅咒之力,可以说是扫把星,晦气深重,所过之处,晦气霉运笼罩四方。

    只是咒灵体数量更加稀少,比日曜灵体、月曜灵体和五行灵体都要稀少,可以说是旷世难觅,关于这种灵体的修炼法门,如何激咒灵,如何觉醒先天咒灵,都很少有这方面的记载。

    白沧海对自己的咒灵体也是一知半解,不过钟岳借他纯阳之气炼化阴神,这些年来他对阴神中的各种图腾纹揣摩领悟,倒也可以挥出阴神的几分威能。

    这尊蛇形的阴神一口晦气喷在那狱界强者的脸上,那尊狱界强者顿时霉运盖顶,朵朵桃花瘴气环绕周身,只见他眼斜嘴歪,两只眼睛时而化作斗鸡眼,时而眼珠一上一下,时而陀螺般疯狂转动,怎么看都是倒霉到家的样子。

    钟岳看了一眼,心中悚然。

    君思邪和丘妗儿也是吓了一跳,二女心有余悸,暗道一声凶险。

    “小白师兄居然这么凶残,幸好我们与他离开祖星的这几年,他没有扫把星作”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没有被白沧海的晦气霉运影响,并非是白沧海的乌鸦嘴没有作,而是白沧海在炼化体内阴灵阴神时,借助的是钟岳的一道纯阳之气,他阴神完全炼化,也将这道纯阳之气炼成纯阳之神。一尊阳龙。

    纯阳之神与纯阴之神的属性相反,咒灵带来霉运和晦气,而纯阳之神带来的便是好运和气运。

    这尊阳龙他已经还给钟岳,就在钟岳的体内。??变成钟岳修为的一部分。

    这尊阳龙恰恰可以克制他的霉运和晦气,所以众人才没有霉运透顶。

    不过随着白沧海的修为越来越强,阳龙能否压得住他的霉运和晦气,这就很难说了。

    突然,钟岳神情微动。道:“又来了一个。”

    远处地面不断隆起,地面浮现出扇形的背鳍,向这边呼啸而来,仿佛地底有一头狰狞怪鱼在泥土和山石中游来!

    轰隆

    大地裂开,一尊狱界炼气士破土而出,鱼背龟身,铜铃大眼,目光扫过钟岳等人,明明看到钟岳有三人,却还不退反进。突然化作一头魔鱼,纵身跃起,张开大口向钟岳三人扑咬下来!

    魔鱼满口利齿,寒寒生光,锋利至极,甚至可以从他的口腔中看到肚子里的肠胃心脏,都是一座座可怕的魔阵!

    显然,这位狱界炼气士走的路径非同寻常,乃是以自身为武器,将心肝脾肺肾大肠小肠膀胱三焦胆胃等五脏六腑。炼成了魔阵,若是被他吞下,便会陷入一个又一个魔阵之中,被他消化。

    “通神境的魔道炼气士。妗儿你来处理!”

    钟岳和君思邪齐齐闪身,将丘妗儿晾在原地,丘妗儿脆声叱咤,手掌一翻,只见一株小树苗出现在玉手之中,小树苗飞生长。眨眼间便长成万丈大树,神光缭绕,异彩纷呈。

    那魔鱼一口咬住大树,想要连人带树一起吞下,不过那株树实在太大,而且还在不断生长,撑住他的嘴巴,让他无法咬下。

    魔鱼用力一咬,只听咔嚓一声,魔树的树冠被生生咬下,魔鱼向地面坠落,打算钻入大地之中游走。

    却在此时,丘妗儿手持树身用力一抖,只见那树冠与树身之间竟然也有青藤相连,那狱界魔鱼被她抖起,甩向半空。

    神女钓鲨!

    丘妗儿将狱界魔鱼叼起,那魔鱼挣扎不休,张口想要将树冠吐出,树冠却化作金剑气扎根在他的咽喉中,让他无法挣脱。〔(〔(

    丘妗儿脚尖抬起,落地,地底顿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各种剑阵摆布在地底,又有一座座剑碑剑林噗噗拔地而起,环绕四周方圆数百里。

    远远看去,剑林剑碑形如一个大木盆。

    丘妗儿用力一抖,将那狱界炼气士甩入木盆之中,各种剑气顿时在这个数百里大小的木盆中爆,将那狱界炼气士淹没!

    “师姐,又来了一个。”

    钟岳突然神情微动,笑道:“实力很强,已经达到通神境巅峰的水准!”

    君思邪心念微动,元神秘境中一口琴瑟飞出,笑道:“这张琴瑟好久没有动用了,我当年曾经说过要让它不逊于十凶兵,却险些将它荒废了。我不负卿,卿不负我。”

    钟岳微微一怔:“我不负卿,卿不负我?是对琴说的,还是”

    那位狱界炼气士即将来到,突然只听铮铮几声琴音,连忙躲避,只见大地突然裂开,如同被无形的剑气切过。

    琴音断断续续传来,无形剑气越来越密集,围绕那尊狱界炼气士团团飞舞,上下切割。

    那位狱界炼气士却也强悍,张口怒吼、长啸,以音破音,不过君思邪的琴音剑气与众不同,不单纯是音波神通,其中更有剑气。

    那位狱界炼气士顿时吃了个亏,被不知多少道无形剑气切中肉身,鲜血淋漓,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

    “原来躲在这里,还是个女子!”

    那位狱界炼气士抬头看去,看到君思邪坐在半空中,琴瑟横在膝上,抚琴弹奏,不由眼中凶光大作,纵身而起,探手向脑后光轮抓去。

    嗤,一口口魔刀从他元神秘境中飞出,只见那狱界炼气士腋下一条条手臂翻飞,将三十六口魔刀抓住,向君思邪斩下!

    君思邪抓起五十根琴弦。用力以绷,琴弦崩断,足足一百道剑丝向那狱界炼气士交错刺来。

    刀光剑气在半空中剧烈碰撞,突然一百道剑丝一触即收。落在琴上,君思邪竖起琴瑟重重一拨,琴音大作,向那狱界炼气士冲击而去!

    那狱界炼气士三十六口神刀上下翻飞,刀幕成墙。六面刀墙护住他的四面八方。

    琴音更急更促,而那刀墙也在不断分裂,六面化作十四面,十四面化作三十八面,不断叠加,刀法之精湛,甚至让钟岳也自叹弗如。

    “这个炼气士,在刀法上有着过人之处,论刀法防御,我不如他!”

    钟岳刚刚想到这里。却见君思邪将琴瑟推起,重重撞击在刀阵之上,琴端将刀阵撞穿。

    五十根琴弦竖起,斩下,将那位狱界炼气士切成五十一份!

    钟岳面色一僵,薪火早就在他的识海中跳了起来,叫道:“你看,你看,我早说了吧?耍刀的都是傻大粗!现在这个耍刀的就被君丫头宰了!”

    钟岳讷讷道:“薪火,我的刀与他的刀不大一样”

    薪火想到他的刀的形态。醒悟过来,点头道:“你不是耍刀,你是耍赖!”

    说话之间,丘妗儿和白沧海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丘妗儿将自己的剑气挥到极致,将那位狱界强者葬身在剑域盆地之中。

    她的剑域盆地一成,对手就是小鱼虾,只有被宰割炼化的份儿。

    而白沧海就有些胜之不武了,那位狱界炼气士与他打的时候,根本不在状态。眼珠子走马一般乱转,甚至逃走时眼珠子也不知在看什么,一头栽进一座大山里,被追杀上来的白沧海击杀。

    不过相比来说,还是君思邪的本事更强,她的对手也强,但还是她第一个结束战斗。

    白沧海和丘妗儿的表现也是各有亮点,白沧海虽弱,但是怪招多,一不留神便会中招。

    丘妗儿则胜在根基无比稳固扎实,而且她还有余力,只是不喜欢冒险,而是步步为营,然后收网。

    她在木矅星的月亮上另有际遇,进入至尊榜上的一位存在的洞府,得到不少好处,这件事她已经告诉了钟岳。

    钟岳盘算片刻,比较三人的优缺点,心中有了主意,笑道:“咱们继续,对手还有很多。”

    下一战,钟岳为白沧海选了一位主修音波神通的强者,魔音贯脑,音波在脑中化作各种神魔杀伐而至,打得白沧海连连吐血。

    他为丘妗儿选的对手则是以灵敏见长的狱界强者,那人背生千翼,来去如电,近身便是千翼劈杀,一触便走,让丘妗儿无法步步为营。

    而君思邪,钟岳则选了一尊半神级的存在做她的对手。

    这一战,三人辛苦万分,各自险况百出,险些被对手击杀,不得不催潜能和智慧,打得艰难无比,苦战良久这才胜出,将对手格杀。

    “师姐,白兄,妗儿,你们各有所长,但也各有所短,遇到被你们克制的对手还好说,不过你碰到的对手,岂能每个都恰巧被你克制?”

    钟岳笑道:“战斗是最佳的修炼,只打那些你们能克制的,谈不上修炼。”

    君思邪、丘妗儿和白沧海点头不已。

    三人各自跏趺而坐,服下神药疗伤。

    钟岳突然心中微动,站起身来,向远处看去,只见一座座山峦背后,龙吟虎啸,一尊尊顶天立地的巨兽巨神探手搬山,竟然将诸多大山一一连根拔起,扔了出去。

    “好神通!”

    钟岳动容,这些巨兽、巨神并非是实体,而是神通显化!

    然后他看到一位器宇轩昂的华服少年迈步走来,龙行虎步,气派非凡。

    钟岳肃然,开口道:“钟山氏钟岳。”

    那少年停下脚步,声音厚重,压得空气嗡嗡作响:“石云太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