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零三章 与魔神对赌

第六百零三章 与魔神对赌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蟾东原哑然失笑,得意道:“这个土鳖妖神,难道是被我吓傻了不成?”

    四周哄然大笑,其他魔神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师不易和六道老人。△,

    狱界多恶棍,是十足的凶神聚集地,这些魔神能够成为狱界的魔神,自然没有一个是好货色。

    师不易犹自在暗暗祷祝,祈祷钟岳千万别出手,嘀咕道:“这些狱界的土鳖魔神根本不知道,这小气压根没有杀得手软的时候!”

    蟾东原看到他这幅样子,更是笑得险些岔气。

    “升法坛!”

    突然,一尊魔神大笑道:“对赌!赌一赌谁的弟子能够获胜,活着回来!”

    几百尊魔神纷纷升起法坛,法坛被祭祀之力环绕,他们这等魔神,也要享用祭祀,每一尊魔神麾下都有一两颗星球,那些星球中的生灵祭祀供养他们。

    这几百尊魔神纷纷下了赌注,有的赌自己的弟子能够获胜,有的赌其他魔神的弟子能够获胜,看得师不易不得不佩服:“居然还有赌其他魔神弟子的!我这个师父做的失败,坑自己的徒弟,这些家伙居然比我还要坑!”

    “师不易,道流,你们是否也要对赌一下?”一尊魔神扭头看来,面目狰狞,恶狠狠道。

    “不赚白不赚!”

    师不易和六道老人上前,师不易取出自己的八极凶兵,正要押宝,蟾东原冷笑道:“不是魔神兵,不要拿出来献丑!”

    师不易大怒,六道老人突然哗啦啦丢下来几十口魔神兵,道:“都押上。”

    诸多魔神吓了一跳,看向六道老人。心惊肉跳:“这个老头看似普通,居然杀了这么多魔神,否则也不能弄来这么多魔神兵,看来他是个惯于杀神越货的狠角色!”

    “道流,借我十口魔神兵,押我们的弟子。”

    师不易松了口气。也是面目狰狞,恶狠狠道:“我押活下来的十个炼气士中,必有一个是我的弟子!谁敢跟我对赌?”

    “我来!”

    “我来!”

    诸多魔神大喜,纷纷押宝,片刻间诸神便对赌完成,签下界主契。还有许多魔神没有轮上,一个个懊恼不已,只恨自己手慢没有摊上师不易这个冤大头。

    六道老人将剩下的魔神兵统统押上,淡淡道:“我押活下来的十个炼气士中。有四个是我们的弟子。谁敢与我对赌?”

    “四个弟子都活下来?小老儿好大的口气!赌了!”

    剩下的魔神喜出望外,纷纷对赌,顿时各种宝物堆积如山,珠光宝气照耀星空,六道老人与对赌的魔神签下界主契。

    界主契乃是以界主之名签订的对赌契约,只要签上界主契便不容反悔,若是反悔,便会遭到界主惩罚。

    诸多魔神签下界主契。都是心满意足,哈哈大笑:“两只乡下来的土鳖。宝贝儿倒不少!”

    师不易鄙夷的扫了这些魔神一眼,心道:“这些土鳖如果知道钟山氏根本不是我的弟子,甚至连我都怕他三分,不知道还能否笑得出来?可惜,我是钟山氏的师子座这件事说出去太丢脸,否则我说出来能吓死他们!”

    下方。双子星蔚蓝星球,蟾方阵冷冷道:“说完了?”

    钟岳点头,微笑道:“说完了,方阵师兄可以出手了。”

    蟾方阵诧异道:“你知道我要向你们下手?”

    “你的师尊蟾东原说了那么多话,看似是指点我们。其实是指点你,要你知道我们的来历,方便你应对。”

    钟岳淡淡道:“你跟着我们一起降临此地,就是为了拿我们的人头。你师尊说了那么多,指点了你那么多,想来,你此刻已经胸有成竹,有了对付我们的办法。”

    白沧海恍然大悟,道:“我刚才就有些纳闷,这个蟾东原相貌如此凶残,不像是好货,为何这么好说话,居然点评我们的优点和缺点。原来不是说给我们听的,而是指点他的徒弟,方便他向我们下手!”

    丘妗儿也是恍然,倒是君思邪露出笑意,显然也猜到几分。

    钟岳笑道:“而我刚才指点你,说出你的弱点其实并非是指点你,而是指点他们,让他们知道狱界炼气士的破绽所在。”

    “有用吗?”

    蟾方阵冷冷道:“既然你刚才说指点我,说我的破绽弱点,既然如此,你何不出手指教?说的再精妙,也不如动手一试!”

    钟岳摇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退下另寻一个对手吧。我游历至今,也只是碰到一个能够做我对手的炼气士,我称他为道友。狱界中或许有这等存在,但是你不行。”

    “我四世修炼……”

    蟾方阵怒吼,杀气腾腾,突然祭起一口魔神兵,形如玉如意,但是长达七丈,上面布满倒钩,显然是一件奇兵。

    这等魔神兵倒是少见的很,叫做天蟾魔如意。

    显然,这并非是蟾方阵所能炼制的宝物,而是蟾东原炼制的魔神兵,交给他使用。天蟾魔如意是以蟾东原的舌头,混合了魔玉炼制而成,是蟾东原的成名之宝。

    蟾方阵如意在手,气息疯狂提升,越来越狂野,越来越霸道,恐怖的气势甚至让这座山峦浮酥,一块块山石被压得噼里啪啦作响,漂浮在半空之中,不断碎掉,压成碎石,碎石又被压成齑粉!

    “一世强过一世!四世时,炼成逆开五轮,其他极境,除了第六轮和先天真灵之外,统统修成!”

    蟾方阵如同一尊魔王在世,脑后嗡嗡作响,体内五大元神秘境力量投影,化作五道光轮,光轮转动,元丹飞出,形成元丹力场。

    他站在力场之中,施展天地借法,天地灵气疯狂而来,身后真灵浮现,真灵与肉身相容,更加强悍!

    他的气血如同深渊,竖在身后,能够看得见血气如同大瀑布从深渊的顶端轰然坠落,然后又流上深渊!

    祖星中的炼气士,能够将气血炼到这一步的,寥寥无几!

    “你敢说我不是你的对手?”

    蟾方阵全力催动天蟾魔如意,天空不断震动,天蟾魔如意的威能在疯狂提升,蟾方阵眼中也露出疯狂之色,法力不要命的涌入天蟾魔如意中,恐怖的魔威从魔如意中爆发,甚至将他自己的肉身皮肤压得炸裂,全身上下鲜血淋漓!

    “狱界的炼气士,的确可怕无比!”

    白沧海动容,赞叹连连,道:“为了催动魔神兵,给对手致命一击,他甚至不惜将这口魔神兵催发到自己都无法承受的境地!可怕,可畏!”

    丘妗儿悄声道:“小白师兄又发出诅咒了……”

    “不是诅咒。”

    白沧海正色道:“我是发自内心的夸奖他,称赞他。”

    君思邪点头:“这才是最可怕的。你们是否能够看得出来,他将魔神兵的威能催发到这种程度,身上露出了许多破绽?”

    丘妗儿和白沧海连连点头,天蟾魔如意的威能越强,便越难驾驭,蟾方阵此刻还看不出破绽,但丘妗儿和白沧海能够看得出来,只要蟾方阵一动,便会有许多的破绽暴露!

    这种狂野的做派,是将性命也付诸于必杀的一击之中。

    蟾方阵怒吼,爆发,天蟾魔如意落下,向钟岳狠狠砸去,钟岳身后远处的一座山峦突然轰隆崩碎!

    天蟾魔如意的本体尚未来到,其威能便已经到了,先魔如意本体一步,轰击在钟岳身上,钟岳周围!

    而在此时,钟岳迎着天蟾魔如意一指点出。

    这一指平平淡淡,没有任何烟火气息,他的指头突然间消失了一大半,仿佛隐匿在空间之中。

    突然,天蟾魔如意的威能倾泻,飞速的回落,滚滚魔威骤降,再无力落下。

    蟾方阵面孔扭曲,恶狠狠的看向钟岳,声音沙哑:“你说你有一个道友?可否告诉我,什么存在能够做你的道友?”

    “能够与我齐头并进,不被我打死的存在。”

    钟岳想了想,道:“品性还要好,这一点很关键。”

    蟾方阵收回天蟾魔如意,矗在身边,身躯摇摇晃晃,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渐渐黯淡:“你一根指头就杀了我,不是凡间存在的手段,而是魔神的手段。看来这辈子我是没资格做你的道友了……”

    他的后脑出一根带血的指头穿出,这根指头直接洞穿他的大脑,洞穿他的识海,将他的精神力击溃,将他元神击杀,将他的法力瓦解。

    钟岳轻轻抽回手指,蟾方阵脑后那根带血的指头也在缓缓的缩回。

    他这一指简单明了,一指戳破空间,指头的另一端穿入蟾方阵的大脑之中,直接将他击杀!

    这是神魔才能做到的事情!

    蟾方阵临死前问钟岳,什么人能做他的道友,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还能有谁配与他互称道友。他听到钟岳说有一个道友,所以要问这个人是谁。

    在他看来,钟岳已经如此可怕,怎么可能还有另一个人能够与他并驾齐驱?

    双子星系外,法坛上,蟾东原错愕,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我的弟子死了?被乡下来的土鳖干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