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势已去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势已去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半个时辰后,黑山祭坛上射出的那道血色光芒终于来到木矅星。

    血色神光化作一个巨大的光球,漂浮在木矅星上空,神光之中包藏着钟岳的血脉诅咒,木矅星上的万千鲲鹏神族抬头仰望,看着这个光球。

    光球迷人,有着令人心悸的美。

    然后光球表面一个个光环流转,脱落,向木矅星落下。

    这一道道光环越来越大,将整个木矅星包围,光环中心是淡红色的光幕,仿佛罗网,细细的筛罗,将木矅星上的所有生灵筛罗一遍又一遍。

    嗡嗡嗡

    血色神光不断筛下,几百道光环过后,那个巨大的光球能量耗尽,消失不见。

    木矅星上的鲲鹏神族惊疑不定,留在木矅星上的鲲鹏神族中也有不少强者,连忙查看自身,却查看不出有任何异状。他们的血脉依旧是鲲鹏血脉,并未被封印。

    但这只是表面,实际上血脉封印的是他们的子孙后代的血脉,这种诅咒烙印在他们子孙后代的血脉之中,一代比一代厚重。

    待到十代数十代之后,他们的神血便会被彻底封印,丧失了神族的天生强大,轮为凡血。

    “大狮子,文常公胸口有伤势未愈。”黑山祭坛上,钟岳旋转鳞片明镜,照耀文常公,开口道。

    师不易闻言立刻向文常公胸口攻去,文常公脸色剧变,他胸口的伤势是被六道老人所伤,至今不曾痊愈。

    他的胸口正是他的弱点所在!

    龙侯收剑,来到钟岳身边,站在鳞片明镜,对着镜子照了照,突然脸色剧变,沉默片刻道:“刚才就是这面明镜照出了鲲侯的破绽?”

    钟岳身后,黄蛇、裳真、夸父等五尊神明走来,看到鲲侯被生生祭掉。龙侯站在钟岳身边,都不敢有所异动。

    钟岳道:“鲲侯之死,不在这面明镜,而在他担忧自己的种族。为种族而死。”

    龙侯有些惆怅道:“辟邪时期,我便与他不和,斗来斗去,活着时斗,死后也在斗。斗了五万年了,始终不能奈何他。而今迎了,却是仰仗这面明镜赢的,总觉得有些胜之不武。钟山氏,你这面明镜逆天,世间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宝物。天不妒之,诸神妒之啊!”

    钟岳照了照诸九牧,露出不忍之色,嘴角动了动,却没有提点少年轩辕。

    他照出了诸九牧的功法弊端。招式弊端,如果告诉少年轩辕,以轩辕剑之威,一剑便可以将诸九牧击杀!

    他与这老者有旧,有些不忍杀他。

    钟岳转动明镜,镜光照耀,从裳真、黄蛇、夸父等神明身上一一照过。龙侯看到镜中情形,叹了口气,道:“无限细节……这等神物,真不应该出现在世上!”

    这面明镜照耀出的人和物。正是无限细节,映照出最为微观的景象,刚才龙侯顾镜,从镜中看到自己的无限细节。功法的弊端,神通的破绽,神兵的缺点,一切等等,再无秘密可言。

    甚至在攻击时,神通中的力量分布。神兵中的能量走向,阵法中的变化,都清晰的反映在这面明镜中。

    他像是被扒光了身子,放在镜子前,没有了任何秘密。

    而刚才,钟岳用镜光照耀文常公,照耀诸九牧,照耀黄蛇、裳真等五尊神明,也无不是如此。

    这等宝物,龙侯也不曾听说过,超过了他的认知,所以说不应该有这等逆天之物。

    在他看来,这就是逆天之物,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宝物!

    裳真、黄蛇等神明站在钟岳身后,对龙侯忌惮万分,鲲侯若是没死,他们倒可以有一搏之力,而现在鲲侯突然间死亡,让他们进退维艰。

    钟岳对他们视而不见,三只神眼目射神光,扫视黑山祭坛,这场大祭祭掉了五百多尊神灵、神明、神兵、神尸,再加上鲲侯和孝芒老祖,此刻变得极为恐怖。

    粗大无比的图腾纹围绕黑山旋转,天地间雷霆不断劈落,而黑山这里则形成雷暴区域,将四周点亮,电闪雷鸣,轰轰隆隆。

    血雨如同瓢泼,像是瀑布倒挂,血洗天下。

    只是,即便如此强大的祭祀之力,也难以将自然老祖的肉身分解,自然老祖的肉身周围,图腾纹浮现,主动抵挡封禅大祭的炼化。

    他用鳞片明镜照耀这座自然之城,看到了复杂无比的纹理,即便是这面明镜也难以将自然老祖的肉身蕴藏的图腾纹完全解析出来,无法彻底反映出自然老祖肉身的细节。

    “一尊神侯的灵,就算被龙族祭祀,又能保持几分的实力?”裳真尊神低声道,侧头看向夸父神人。

    夸父神族的这尊神人名叫夸父岸山,闻言思索道:“介于纯阳神与天神之间,如果是全力祭祀,恢复到圆满状态,相当于一尊天神!不过听闻龙族去了昆仑境,隔着空间祭祀的话,他发挥不出天神的战力。”

    五尊神明都是松了口气,黄蛇尊神客客气气道:“龙侯若是能让一步,我等感激不尽。”

    龙侯不答,打量明镜中的自然老祖肉身,只见有些地方模糊,有些地方清晰,这才松了口气,笑道:“看来这面明镜也不是无所不能,我还以为它可以映照一切,是我想多了。”

    钟岳笑道:“映照一切?怎么可能?恐怕帝陵中随便出来一件宝贝儿,它都无法映照出多少细节。”

    黄蛇尊神咳嗽一声,道:“龙侯,我们五尊神明,你未必是我们的对手,何必为钟山氏拼命?”

    龙侯动容道:“帝陵中的宝物无法映照出来?你见过帝陵中的宝物?”

    钟岳笑道:“有缘相见,无缘得到。”

    龙侯叹道:“能够见到,你已经是缘分逆天了。”

    裳真冷哼一声,淡淡道:“龙侯,我们客客气气,以礼相待,你未免太倨傲了吧?我们不是怕了你,而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龙侯微微皱眉,夸父岸山冷笑道:“你龙族也进入了昆仑境,得罪了我们。我恐怕你们龙族在昆仑中无法立足!”

    龙侯回头,哑然失笑道:“我不愿祖星上的神明灭绝,也不愿得罪昆仑的神明,你们退下。回到昆仑,此事就算罢了,否则诸位当心死无葬身之地。”

    裳真尊神突然衣袖翻飞,率先一步向龙侯攻去,冷笑道:“一尊神侯之灵而已。还如此不识抬举!”

    她一动,其他神明不得不动,夸父岸山、黄蛇尊神等人纷纷祭起神兵,向龙侯攻去。

    龙侯祭剑,笑道:“钟山氏,你何不再照一照魔侯?”

    钟岳心中微动,镜面朝向魔侯所在的方位。

    龙侯哈哈大笑,身躯猛然移动,下一刻盘龙剑将裳真刺穿,剑光一抖。将这尊神女剖开!

    另一尊神明大叫一声,眉心裂开一个血洞,仰面倒地!

    黄蛇尊神大惊失色,怒声嘶吼,催动两口蛇纹剑奋力向龙侯杀去,突然脖子一轻,只觉脑袋冲天而起,头颅被割了下来。

    夸父岸山力大无穷,拳头似乎可以轰碎天地,仗着自己的肉身强横无边。与龙侯贴身近打,不料盘龙剑瞬息之间在他肉身上点了数千记。

    他体内顿时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整个人突然炸开,碎掉!

    龙侯从最后一尊神明心窝中抽出盘龙剑。身形一闪,从棺材盖上踏步而去,瞬息之间来到黑山祭坛之外,盘龙剑如同怒龙飞舞,向魔侯攻去!

    而在此时,黄蛇尊神的无头尸身突然蠕动一下。只见这尊神明脚下突然长出一颗头颅,脖子上则生出两只脚,向钟岳扑去!

    他居然仗着两颗头,首尾两端,是双头神蛇,被龙侯砍掉了一颗,却没有死,而是趁机去击杀钟岳!

    钟岳背对着他,开口道:“黄蛇尊神,你知道龙侯为何没有杀你吗?”

    黄蛇尊神心中一惊,连忙停下脚步:“为什么?”

    “因为他忌惮我,想借你之手杀掉我。”

    钟岳催动封禅大祭,将夸父岸山、裳真等神明尸身元神献祭,淡淡道:“刚才对着这面明镜一照,他便看出你的虚实,所以只砍掉你一颗头,留下你的命暗算我。不过,你怎么能暗算得了我?你上来,必死无疑!”

    黄蛇尊神脸色剧变,转身便走,跨过棺材,逃到外面。

    龙侯正在向魔侯痛下杀手,已经将阿修罗魔神图思巴剑斩,尸身扔入黑山祭坛之中,见到黄蛇尊神离开黑山祭坛却没有向钟岳下手,不由微微皱眉。

    “黄蛇居然没有趁机杀掉钟山氏,胆子太小了,没有看出钟山氏是虚张声势,难怪被称为首尾两端……”

    他看到钟岳布置这座黑山祭坛,血祭众神,封印神魔昆各族,心中着实震撼,再加上鲲侯之死,鳞片明镜,让他对钟岳也忌惮万分,所以留下黄蛇一条性命,让黄蛇暗算钟岳。没想到黄蛇尊神居然被钟岳一言吓走。

    风无忌脸色剧变,在龙侯杀出黑山祭坛的一刹那,也是带领公羊尊神和另一尊神明远遁,黄蛇尊神快步追上,叫道:“孝大祭司、公羊,留步!咱们去剑门,杀了钟山氏满门老小,迫使他不得不前去营救,可解此次危局!”

    公羊尊神和另一尊昆仑神明连忙停下脚步,眼睛都是一亮。

    风无忌连忙道:“不可!钟山氏还有一个大高手留在剑门,你们若是去了,恐怕必死无疑!”

    黄蛇尊神根本不信,冷笑道:“龙侯在此,钟山氏还能有什么手段?不攻克剑门,屠他满门老小,难解心头之恨!”说罢,与两尊神明一起杀向大荒剑门。

    风无忌咬牙,没有跟上前去,冷笑道:“连我的话也不听,死有余辜!大势已去,看来这祖星,我是待不下去了,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