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笑容灿烂

第五百二十一章 笑容灿烂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笑声未落,突然只见如此之多的神兵、魔神兵浩浩荡荡的神威魔威传遍各地,顿时激发连锁应激反应,让各大神族魔族圣地之中的镇族神兵、魔兵、神灵、魔灵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天地间一片神威魔威动荡!

    一座座圣地亮起,一尊尊神灵、魔灵浮现,神兵魔兵威能爆发,守护一方!

    整个祖星,所有圣地,都被震动,圣地的底蕴,都被惊醒,这种场面,实在浩大壮观!

    甚至连这些各族强者带来的那些镇族宝物,此刻也被滚滚的神威魔威惊动,不由自主绽放神魔之威。⊥,

    进入大荒接近剑门的各路强者心惊胆战,刚才的跋扈之气不翼而飞,战战兢兢的循声看去,只见剑门金顶之上,一位少年站在那里,正是钟山氏,脸色淡然冷峻,丝毫没有欢迎他们,和让他们恕罪的意思。

    “这家伙是早知道我们前来,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不成?”

    北方,师不易坐在一艘楼船之上,见状险些跳将起来,突然失笑,指着剑门金顶上的钟岳笑道:“看到没有?人族几年的时间便壮大到这种境地,人族有此子在,日渐兴旺,野心勃勃。而你们却还争权夺势,内斗不休,甚至还想干掉我夺取东荒妖主之位。”

    他冷冷道:“东荒交给你们,绝对会被钟山氏吃干抹净,妖族世代为人奴!”

    在他身后,三岛六城四关的强者沉默不语,尤其是硫磺岛主锦绣岛主和风煞岛主三人,更是脸色阴晴不定。

    而西方,风无忌霍然起身,向剑门山看去。随即打量四周大荒十六城八关,看到如此气象,不由惊疑不定。

    他心中也不禁隐隐有些后悔:“若是当年我不贪恋这孝芒神族大祭司之位,而是继续老老实实的做剑门门主,如今这幅荣耀,便是我的了。而不是由钟山氏来耀武扬威……”

    南方,鲲鹏神族鲲大先生与鹏大先生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不语。

    夏宗主和祝融颜衾对视一眼,心中默默道:“大荒剑门,何时强大到这种程度?”

    “今后再想来大荒吃几头人族,可就难了……”一位神族老者喃喃道。

    原本人族式微,是世间万族之中最为卑微的种族,就算是前几年小虚空炸开,小虚空的浩大土地空间重返祖星。那时的剑门也还是所有种族中最为卑微的种族,最低贱的物种,万族的粮食。

    而这才几年?

    人族的实力居然已经壮大到这种境地,壮大到向他们这些高贵种族叫板的境地!

    实在太可怕了!

    就算是大荒剑门成立之初,第一代剑门门主在世,剑门也没有如此兴旺如此强横的场面!

    “下马威……”

    鲲大先生冷哼一声,淡淡道:“今天,我们可不是来吃下马威的。而是问钟山氏勾结昆族祸乱祖星之罪的!我们师出有名,今日务必要让剑门给个交代。诸位同道,我们还怕剑门不成?”

    夏宗主心中凛然,点头道:“正是。诸君,上山问罪!”

    各路族长、宗主、大祭司纷纷带领各族强者来到剑门山下,一艘艘楼船大舰宝辇香车停靠在剑门的灵芝台上,各族首脑联袂上山。不过片刻便来到金顶前。

    “君门主何在?”

    各族强者四下扫去,只见剑门上下的强者此刻云集于此,严阵以待,为首的便是钟岳和水子安,下方便是长老会的其他九位长老。再下便是其他各位长老和左相生、田延宗和少典等人,也算是强者云集。

    师不易目光闪动,笑道:“今日各族的首脑来访,为何君门主不现身?君门主不现身,反倒让你们迎接,身份地位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岂是待客之道?”

    水子安上前,团团作揖,笑道:“诸位首领休怪,君门主此刻在水曜星闭关,无法接待诸位。门主临行前,让代门主暂代她行门主之权,如今我剑门事务,由代门主全权打理。”

    “君思邪在水曜星?”

    四周一片哗然,各族大祭司、圣族长、圣宗主都是脸色剧变,风无忌更是变了脸色,信心严重遭受打击,失声道:“她已经修成元神纯阳,成就神位了?”

    想要飞出祖星须得度过纯阳雷层,没有炼成元神纯阳修成神明,岂能飞的出去?因此在场诸多强者都是心神大乱,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君思邪已经修成了元神纯阳,变成一尊人神。

    若是这样的话,人族实力岂不是要凌驾在各族之上?

    他们还怎么兴师问罪?

    水子安呵呵一笑,没有解释,这件事自然是越误会越好。

    风无忌突然笑道:“君思邪根本不可能修成元神纯阳,一是她不过是一个区区人族,就算是水曜灵体,血脉也是低微,没有这个资质。二是时间上来不及,她就算能修成通神,也是神速了。估计是君门主寻到什么传送阵,传送到水曜星上,她能否活着回来,尚且难说。”

    各族首脑也都不是蠢人,立刻想到关键,君思邪还是真灵境界,就算才高八斗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成通神,更何况是元神纯阳?

    水子安笑眯眯道:“各位师兄,何不进入我族圣殿,也好让我族奉茶以尽地主之谊?”

    “不用了。”

    山神族大祭司声音铿锵有力,道:“今日我们是来兴师问罪,问你们人族勾结昆族之罪,问你们的钟山氏勾结昆族昆神,杀我祖星神魔之罪!既然君门主不在,那就请水师兄你将钟山氏交出来吧!”

    水子安为难道:“诸位师兄,你们口口声声说钟长老与昆族勾结,证据何在?没有证据便来兴师问罪,未免有些儿戏了吧?”

    师不易冷笑道:“大荒之中,昆族还在少数吗?二三十头昆族巨擘就在你们的边关和各城之中镇守,分明就是人族与昆族勾结。大荒已经变成了昆族的据点,要反噬祖星各族,让我们统统灭族!今日交出钟山氏,灭了那些昆族巨擘,人族还可以保全,若是不交。便是与我们为敌,与祖星为敌,灭族之期指日可待!”

    夏宗主微微颔首:“师妖主说得好。”

    师不易微笑道:“夏宗主客气,我也是说出大家共同的心声。”

    鲲大先生踏前一步,冷声道:“钟山氏作恶多端,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放过这个祸根,必须要除掉,免得留下后患!”

    风无忌咳嗽一声,轻声道:“水大长老。不要因为一时的善念而纵虎归山。我以为你是被这个叛徒蒙蔽了心神,不知道钟山氏作恶多端,你们人族护着他,护着这个叛徒,恐怕人族也会因他得祸,引火烧身。”

    水子安冷冷的看他一眼:“叛徒……”

    风无忌微微一笑,点头道:“他正是叛徒,我祖星的叛徒。今日我各族首脑齐聚于此。就是为天下除害,将钟山氏铲除。光辉正义!”

    水子安眼角又抖了抖:“光辉正义……”

    左相生突然踏前一步,声音愠怒:“钟长老为我祖星出生入死,闯入昆星,立下不知多少汗马功劳!若是没有他,你们此刻早已经变成昆族的腹中餐了!”

    “放肆!”

    各族首脑纷纷向他看来,一个个气势惊天动地。镇压下来。左相生顶着一尊尊通神巨擘的压力,被压得眼耳口鼻中鲜血流出,犹自不倒,大笑道:“我们在昆星拼命的时候,你们这群寄生虫躲在哪里?躲在祖星!我们在昆星杀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躲在祖星!我们死伤无数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躲在祖星!现在我们浴血而归,你们在干什么?在杀我们,杀有功之臣!”

    “真真是放肆了!”

    鹏大先生大怒,气极而笑,身后浮现出千里鲲鹏异象,怒笑道:“君门主不在,你们剑门也太无法无天了,连区区一个没有名字的小辈也敢向我们咆哮!成何体统?”

    田延宗顶着各族首脑的威压迈步走上前来,与左相生并肩而立,高声道:“昆星,已经被钟长老给破了,昆族,被钟长老灭族了!这是何等大的功业?他保护你们万族,你们居然还要杀他,还要污蔑他与昆族勾结?你们才是罪人,罪该万死!”

    “混账!”

    一个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炸响,振聋发聩,各族首脑动怒,师不易失笑道:“你说的这话也会有人信?你放出话去,看看哪个种族会信?黄口小儿,信口开河!钟山氏灭了昆星?钟山氏灭了昆族?也只有你这等无知之辈,才能说出这等弥天大谎!水大长老,今日你剑门是交出钟山氏还是不交?”

    鲲大先生慢吞吞道:“若是不交,血流成河,若是交出,还可善罢甘休。”

    剑门上下震怒,无数剑门弟子纷纷向水子安看去,水子安露出为难之色,双手一摊,讷讷道:“各位师兄,不是我不想交,而是门主不在我做不得主,须得代门主做主才能交出钟长老。”

    风无忌微笑道:“各位师兄都消消气,只要有能做主之人便可。水大长老,哪个是你们代门主?”

    水子安向一旁的钟岳努努嘴,无奈道:“钟山氏就是我们代门主,你们得问他愿不愿意把自己交出去。”

    各族首脑呆了呆,钟岳就是剑门的代门主?让他做主把自己交出去?这分明是滑天下之大稽。

    师不易咳嗽一声,笑眯眯道:“钟山氏,为了你剑门,为了你人族,你现在主动走出来吧。”

    钟岳轻抚小轩辕的小脑袋,闻言含笑道:“我没有把我自己交出去的意思。”

    鬼神族大祭司声如鬼魅,阴测测道:“这么说来,剑门是要与我们为敌,与天下为敌了?”

    钟岳和颜悦色,轻声细语道:“师兄可别这么说。你若是这么说了,万一我的小心肝承受不住,一声令下,我这四旗门阵封闭,我这大荒中四十余口神兵魔神兵一发轰入阵中,把诸位师兄统统轰杀了,那该如何收场?”

    各族首脑脸色剧变,眼角乱跳,心中又惊又怒。

    这是**裸的威胁,不加丝毫掩饰的威胁!

    “人族有神兵魔神兵,难道我们各族便没有?”

    师不易开口,悠然道:“龙族,魔族八部圣族,西荒各大神族,南荒重黎神族,鲲鹏神族,哪个种族没有镇族的圣器?就算是我妖族,妖神兵也有几口。钟山氏,你拿剑门的神兵来压我们,难道便不怕被灭族吗?”

    钟岳比他更加悠然:“先灭掉你们,足够了。诸位师兄不怕死的话,我倒可以试一试,将各族最强的存在统统干掉,用你们的血来洗一洗剑门山。”

    “你!”各族首脑又惊又怒。

    “我问你们怕了吗?”钟岳露出灿烂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