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再走西荒

第四百六十九章 再走西荒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风孝忠,钟岳理解和敬佩,但并不认同,风孝忠这样的求道者虽然看似潇洒,但是心中没有家的概念,没有种族的概念,没有亲友的概念。

    人族想要崛起,想要改变被其他种族欺压的现状,不能靠这种人。

    风孝忠可以这么潇洒,而他不行。

    皇陵地宫外,诸多神族强者看着他惊疑不定,这世间谁还能与风孝忠这魔头相谈甚欢?

    无论神族、魔族,遇到风孝忠这个魔头不是喊打喊杀,就是避之不及,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算是人族也不愿与风孝忠有任何交集。

    而这个诸犍神族竟然与风孝忠谈笑风生,宛如老相识一般,不能不引起他们的怀疑。

    “风孝忠说的没错。剑门山中的那口神剑,恐怕是辟邪神皇能否复生一事的关键!”

    钟岳没有走入皇陵地宫,而是向大荒走去。他没有进入地宫的打算,地宫中危险重重,神魔进入其中尚且难免一死,更何况是他?

    而且,他也没有进入地宫的必要。

    “剑门山中的那口神剑不知来历,万年前剑门建立之前便已经存在,插在辟邪神皇的心脏之上。而今,辟邪神皇即将复生,这口剑估计也将会有动作了。”

    神剑一动,必然石破天惊!

    辟邪神皇是死是活,则要看这口神剑了!

    钟岳前脚刚走。后脚便有许多神族强者尾随而来,他与风孝忠交谈许久,这些神族强者不敢动风孝忠。但他则是名不见经传的诸犍神族,所以动他还是可以的。

    钟岳不以为意,他如今已经是法天境的存在,在归墟中面对昆仑境和阿陀境的神魔两族炼气士,杀了不知多少法天境的少年神魔和真灵巨擘,早已经不再将这些神族强者放在眼中。

    若非要打探消息,他也不会化作诸犍神族的模样。

    而今的钟岳行走在这西荒之中。已经完全可以说,他无需任何人的保护了。

    他足以保护自己。

    他相貌变化。恢复成本来面目,向大荒而去。

    那些追踪而来的神族强者看到他的面容,都是微微一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钟山氏。一剑出西荒的钟山氏!”

    “你们看到了吗?刚才他变化成诸犍神族的样子!他若是继续变成诸犍神族,还可以走出西荒,但是他竟然敢露出真面目,真不知他是胆大还是妄为!”

    “他居然还敢出现在西荒!他不知道重黎神族、鲲鹏神族都在通缉他吗?”

    “不是说鹏千秋鹏金逸两位鲲鹏神族的巨擘追杀他吗?那两位巨擘何在?”

    ……

    突然,几位法天境巨头忍耐不住,向钟岳悍然出手,打算将他擒下。

    法天境强者施展法天象地,肉身膨胀可以化作百丈巨人,拥有极为可怕的威能。这几尊法天境巨头都是出身神族的强者,单从实力上来说,在祖星的法天境存在中都可以称得上是了不起的大高手!

    这几位法天境强者来自不同神族。神通也是千奇百怪,化作各种异象,霞光神光冲霄,声势浩大。

    钟岳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任由这几位法天境强者的攻击来到身后。

    接着。他向后轻轻挥一挥衣袖。

    轰隆!

    漫天霞光神光消失不见,一尊尊看似无比强大的法天境强者吐血。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狠狠砸在地上,倒地不起。

    其他神族强者露出骇然之色,纷纷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追击,连忙取出图腾神柱,通知族中高层。

    “出西荒,何须拔剑?”钟岳摇了摇头,迈步远去。

    从前,他实力尚且弱小时,需要水子安拼命才能走出西荒,需要自己仗剑而行,才能跨越连云山脉的大雪山。

    而现在,他已经成长起来了。

    他一路向大荒而去,根本不改变自己的相貌,而是以本来面目在西荒穿行,经过一个个神族的领地。

    不过,虽然他有自保之力,但是经过各大神族的神庙时,他还是表现出应有的尊重,没有直接从别人神庙上空越过。

    这点尊重必须要有,否则便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哈哈哈哈!人族钟山氏,你大摇大摆来我西荒,拜过山神没有?”

    钟岳走到山神族的地盘,经过重重山峦,突然一座大山轰隆抖动,无数山石摇晃,只见那座大山竟然缓缓站起,化作一尊四臂山神巨人,周身都是岩石所铸,遍布山神族图腾纹,高达千丈。

    这尊山神巨人赫然是一尊修成真灵的巨擘,站起身来,云朵在胸前漂浮,周身的图腾纹亮起,雄武威风,看向下方的钟岳,哈哈大笑道:“没有拜过山神,你还想走出西荒?现在,来拜一拜你面前的山神吧!”

    钟岳抬头,哑然笑道:“师兄,让我拜山神可以,不过你是一尊伪神,我恐怕你禁不起我一拜。”

    那尊山神巨人四臂张开,手掌中浮现出一枚枚巨大的石眼,呵呵笑道:“你不拜我,怎么知道我当不起你一拜?”

    “好!”

    钟岳躬身一拜,周身神魔太极图浮现,万神围绕太极图祭祀,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气血滔天,比这尊山神族真灵巨擘还要强大,还要恐怖!

    那尊山神巨人脸色剧变,急忙抬起四只手掌向前硬封,各种图腾纹飞舞,化作最为坚实的山石壁垒。

    随即无数山石壁垒在钟岳万神朝拜的冲击下浮酥,粉碎,化作齑粉!

    钟岳这一拜落下,那尊山神巨人周身无数山石脱落,山巨人崩塌,顷刻间便这尊山神巨人的肉身便缩水了大半,从千丈之高缩小到百丈之高!

    山神巨人连忙撒腿就跑,震得大地轰隆隆作响,跑得飞快,叫道:“好了,好了!你拜过了,可以走了!”

    钟岳起身,迈步离去。

    待来到鬼神族领地,突然前方传来唢呐喇叭声,钟岳抬头看去,路边一根根白幡漂浮,白绫挂在柳树上,远处阴气惨惨,阴风吹动,诸多身穿白袍,看不到面目的鬼神族炼气士吹着唢呐喇叭,在半空中飞行而来。

    其中八位白袍鬼神族炼气士扛着粗大的柳木,担着一口漆黑的棺材,凌空飘行,哀乐不绝。

    白纸钱从天而降,缤纷落下,阴风之中传来刺耳的声音,叫道:“鬼王过道,生者退避!”

    突然,这一队人马停顿在半空之中,其中一位鬼神族炼气士叫道:“钟山氏,你擅闯我威神族,鬼王要见你!”

    钟岳客客气气道:“钟某路过宝地,原应该见过宝地的地主。敢问鬼王何在?”

    那鬼神族炼气士阴测测道:“鬼王就在棺材里,还请你入棺!你可有胆?若是没胆,向棺材跪拜三次,你便可以走了!”

    钟岳迈步向棺材走来,笑道:“有何不敢?”

    咯吱

    他距离棺材越来越近,突然刺耳的响声传来,棺材盖陡然开启,从黑棺中飞出一只绿油油毛茸茸的大手,长着锋利的指甲向钟岳抓来,呵呵笑道:“钟山氏,我的棺材中还少了一个点灯童子……”

    “抱歉鬼王,我没有这个兴趣。”

    钟岳挥掌迎上,鬼手与人手碰撞,那黑棺中的鬼王闷哼一声,法力不敌,一头栽进棺材里。钟岳脚尖一点,将棺材盖合上,伸手在棺材盖上连连点下,笑道:“鬼王还是害羞了,既然如此,我便不打扰了。”

    他闪身而去,只见那棺材左突右撞,仿佛里面被关押着一个魔怪试图破棺而出,只是那口棺材被钟岳用手指施展图腾纹,当成销子,销住棺材盖,将他封在其中。

    这口黑棺实在太好,即便是这尊鬼王也无法破棺,气得怒骂不已,叫道:“抬棺!快点抬棺回去,让大祭司为我解封!”

    “妾身闻君远道而来,量高雅之,因此在此备下薄酒,请钟君小酌此杯。”

    钟岳来到毕方神族,只见一座神山的山巅,一位美妇人在山顶凉亭中备下酒宴,旁边站着几位毕方神族的女子。

    那美妇人遥遥斟酒,酒落入玉杯之中,遥遥相敬,笑道:“请钟君印下这杯薄酒!”

    她倾倒酒杯,杯中酒不过一盅,但是酒水倾倒出来,顿时化作熊熊的神火,铺天盖地,从山上汹涌奔流而下,化作一尊神火毕方,向钟岳扑去!

    钟岳哈哈大笑,张口一吸,漫天的神火消失不见,那头火中毕方被他一口吸入口中,只觉酒香四溢,拱手笑道:“谢夫人赐酒!”

    那美妇人吃了一惊,回首向身边的诸多女子道:“钟君既然能饮下我杯中酒,那么我毕方神族领地,便任他通过,不得阻拦。”

    钟岳越过毕方神族领地,经过一个神族的神庙时,突然那座神庙中传来嘹亮的祭祀声,神光冲霄,一尊神灵被激发复苏,神威滔天,挡住他的去路。

    钟岳微微皱眉,翻手取出铜灯,灯盖打开,一件又一件神兵、魔神兵冲天而起,十多口神兵、魔神兵在他头顶绽放神威、魔威!

    那座神庙上空的神灵迟疑一下,随即退去,越来越小,消失在神庙之中。

    钟岳拱手称谢,迈步离去。

    “人族钟山氏,赳赳出西荒,弗可阻也。”那神庙的神灵低声道。

    第二更马上送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