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四百零九章 杯茶悟道

第四百零九章 杯茶悟道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快便要冲击法天境了?”君思邪失声道。

    钟岳从成为炼气士到现在,前前后后也就是五年的光阴,居然一路从蕴灵境爬到了丹元境,而现在,居然要冲击法天境了!

    有没有这么变态?

    要不要这么变态?

    君思邪只觉有些眩晕,自己是天生的水曜灵体,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得天之助,但是自己在丹元境也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

    这个速度相比其他炼气士,已经是神速了!

    钟岳进入丹元境也就是近两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一下子便要跨过丹元境,进入法天境?

    难道日曜灵体真的这么厉害?修炼速度比其他灵体还要迅猛?

    她并不知道钟岳并非是日曜灵体,他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普通体质,与天生灵体搭不到任何关系。

    他只是亲自去了一趟太阳,站在太阳上感悟日灵,得到的日灵远比他人强大,不必日曜灵体弱。

    修成法天境对钟岳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他的积累已经足够,现在欠缺的是对法天象地的领悟。若是修成法天象地,进入法天境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只是限制钟岳的是,他开辟的功法神魔太极图还没有达到法天境,他现在急需时间去打磨自己的功法,让自己得以突破。

    剑门中的法天境长老虽然有不少,巨擘也有几位,但是能够指点他的则一个都没有。毕竟,他走出了自己的路子,能否修成法天,则要看他自己的领悟。

    钟岳回到镇封堂,平日忙于领悟参悟法天境的奥妙,揣摩整理法天境功法,闲时便与丘妗儿走出剑门,去大荒各地游山玩水。

    不知不觉间便又是两个多月过去,期间两人还回了一趟钟山部落。钟山氏的男女老幼都很是欢喜。

    钟岳与丘妗儿又去了一趟丘坛氏,丘坛氏之所以叫做丘坛氏,是因为这个十大部落之一位于一片坛状的丘陵之间,所以叫做丘坛。

    丘坛氏上上下下热情得有些过头。晚上的时候老族长将他们塞到同一个房间,闹得两人脸红如布,一个晚上都没睡着觉。

    这一日,钟岳静坐,识海中元神忽大忽小。展现天地法相,试图从中有所领悟,只是迟迟没有收获,不禁心头焦躁。

    他没有人指点,遇到难题只能自己解决,即便是询问薪火,薪火也是不答,而是让他自己领悟。

    “妗儿,陪我走走。”

    丘妗儿点头,与他一起离开镇封堂。在剑门群山中游赏景致。

    钟岳心中有些郁郁,愁眉不展,即便是画一般的景色也是漫不经心。丘妗儿知道他这次苦修迟迟没有突破,因此心中烦闷,所以有些心不在焉,她的性子却好,始终陪伴在钟岳身边,让他心神安宁,却不让他分心。

    两人走走停停,不知不觉间来到庭蓝月的洞府。庭蓝月连忙相迎,笑道:“你们俩如何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快坐,快坐!”

    “叨扰庭师姐了。”钟岳笑道。

    庭蓝月笑道:“你还叫我师姐?如今你已经是堂主,我该称你为师叔才是。”

    钟岳摇头道:“咱们同时成为炼气士。我早年也屡次得到师姐照顾,师姐始终是我师姐。”

    三人在洞府间游玩,这洞府别有洞天,里面有山有水,应该是一位巨擘留下的秘境,庭蓝月毕竟是女孩家。在洞府中种下了许多花花草草,花香烂漫。

    钟岳站在一朵鲜花前,心不在焉的打量五颜六色的花瓣,庭蓝月见他有些失神,向丘妗儿低声道:“妗儿,钟师叔这是怎么了?”

    丘妗儿轻轻摇头,低声道:“师哥修炼到瓶颈,一直无法突破。”

    钟岳轻咦一声,定睛看向眼前的鲜花,只见这花朵的许多花瓣如同一个个小小世界一般,花瓣上有许多细小无比的小虫子,劳劳碌碌,不由心中微动。

    每个花瓣上的虫子多达千计,如同一个个小小的王国,虫子与虫子之间居然还屡屡打斗,如同国家开战一般。

    “这花叫做世奇花。”

    庭蓝月笑道:“花中的虫子叫做芥虫,欣赏这花,其实是欣赏芥虫,我有时候看花,甚至能看一天呢。”

    “世奇花,芥虫?”

    钟岳微微一怔,来了兴致,突然开启眉心神眼,向世奇花看去,这朵花在他眼中顿时变得无比巨大,而花中的芥虫也变得有如成人般大小。

    小虫子在花瓣上繁衍生息,各有自己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宛如人生一般。

    “你们先看着,我去给你们沏茶。”庭蓝月转身离去。

    钟岳站在花边,细细打量,看着这微小世界中的生灵,突然心有所悟:“在这些小虫子眼中,这朵花便是他们的世界,他们看这花中的天极高,高不可及,地极厚,厚不知深浅。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只是生活在一朵鲜花之中。天高地远,天大地广,都是相对而言。”

    “倘若这些小虫子看破这天,走出这地,便会发现更高更远的世界。不过他们走不出去,无法用更高的目光去看这天,无法用更深的触觉去感触这地。法天象地,法天象地……”

    “虫子无法去法这天,无法去象这地,但是炼气士可以。炼气士法天之法,象地之象。学天法的浩瀚,学大地的厚重。天高,则学天之高,地厚,则学地之厚。”

    他心中有所悟,法天境像他这样去苦苦钻研功法,恐怕一辈子都学不会练不成,他需要法天之法,象地之地。

    “茶泡好了。”

    庭蓝月端茶进来,笑道:“你尝尝,这是我有庭氏的碧螺……”

    钟岳端起茶杯,正欲饮茶,突然微微一笑,神游天外,元神离体而去,丘妗儿和庭蓝月心中一惊,只见这少年手中端着茶杯凑到嘴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双眸凝视世奇花,但是元神却不翼而飞!

    “这是……”

    庭蓝月吃了一惊,惊慌道:“钟师叔的元神哪里去了?”

    丘妗儿娥眉微蹙,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钟岳的元神已经无影无踪,当即道:“庭师姐不用担心,他心有所悟,应该是参悟去了。咱们看住他的肉身,迟早会回来。”

    二女当即坐下,细细品尝香茗,一日之后,庭蓝月不由急了,道:“元神离体太久,就是魂脱了壳,肉身会死的!”

    丘妗儿道:“师兄的法力精深,应该无碍。”

    二女又等了两日,钟岳的元神还未回来,丘妗儿也有些心中慌乱,只见钟岳肉身还在那里端着早已冰凉的茶水,依旧在看眼前的世奇花。不过,虽然他的元神不在,但是肉身依旧充满勃勃生机,心跳依旧强劲有力,让她稍稍放心。

    二女等了十多日,钟岳元神始终未归,不由得二女心中更加慌乱,只是钟岳的肉身依旧活着,说明肉身未死,只要元神平安归来,便还是好端端的。

    而在此时,钟岳元神去了天南地北,去了海中地下,去了高空雷层之上,去了地底地火之深,下九洋与龙鳖一同遨游,上九天与雷霆共舞。

    潜大地之深,在地火熔岩中沐浴,上九天之高,与雷霆嬉戏。

    遇到地火,他化作地火,遇到纯阳雷霆,他化作纯阳雷霆。

    他游入地底万丈,与岩浆一起从地下喷涌而出,化作奇诡高山,钟岳元神与高山相容,当了十几天的高山。

    他去了高空雷层,法天之法,把自己当成一道纯阳雷霆,在纯阳雷霆所化的雷海中嬉戏,与群雷一起,把一个试图冲入高空的炼气士劈得死去活来。

    他还飞入西荒,进入一尊神像体内,把自己当成神像,接受西荒神族的膜拜。他还依附在一头白白胖胖的猪身上,在猪圈里生活了几日。

    他依附在蚂蚁身上,健步如飞,与其他蚂蚁大战,争夺领地。

    他还依附在一朵花中,被一位放牧的少女摘下,戴在头上,那少女赶着牛羊,银铃般的笑声传遍草原。

    他还去了魔族,跑到荒漠中一具骷髅体内,在荒漠中追逐龙卷风。

    法天之法,象地之象!

    最终,钟岳潜入地核,大字型趴在祖星的星核之上,巨大的铁球转动,声音轰轰隆隆,似乎在阐述大地蕴藏的道理。

    有过十多日,他飞出地表,扶摇而起,一路高歌无忧无虑,冲入纯阳雷霆,像是一道雷霆一般冲向天外。

    四周的纯阳雷霆越来越恐怖,越来越猛烈,却无一劈向他,而是从他身边擦过。

    许久之后,他飞跃雷层,宇宙射线层,站在月亮,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庭蓝月洞府中,二女等了一个多月,等的心焦。终于,庭蓝月坐不住了,起身道:“不行,我要去告诉门主!”

    她话音刚落,突然只见漫天神霞降落下来,飘飘洒洒,直接降落到她的洞府之中,落向后花园。

    二女连忙奔过去,却见钟岳依旧站在花边,手中端着茶杯放在唇边,那花已经枯萎,茶杯中的茶水已经蒸发干净。

    钟岳回头,向二女看来,微笑道:“好茶。”

    丘妗儿和庭蓝月向他看去,不由失神,只觉他的身影象天之高,象地之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