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冰封古城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冰封古城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过多久,夏重晋和夏重光被生生擒拿,不过却被鲨岐山走脱,鲨岐山毕竟是通神强者,一心想走,即便白泽氏也拿不下他。

    即便如此,鲨岐山也是折损了大部分的鲨鱼,因此而修为实力大损,没有一段时间休想炼回来。

    “白泽氏的祖训何在?”

    夏重晋高声道:“白泽氏不参与各族之间争斗,这是我重黎神族与人族之间的争斗,白镇荒,你们白泽氏擒下我便是违反你们的祖训!”

    “打伤我弟弟,还有这么多理由?”

    那白发老者白镇荒失笑道:“重黎神族与人族之间的争斗,我们自然不会插手,不过你们打到我白泽氏的头上来了,不但进入北荒大打出手,而且还打伤我弟弟,我岂能饶过你们?”

    夏重光冷笑道:“白镇荒,你们白泽氏与世无争倒还罢了,若是擒下我们不放,当心白泽氏因此遭到牵连,将来或许会有灭族之祸!”

    白镇荒微微皱眉,挥手道:“押下去,砍断四肢,割掉舌头,缝上嘴巴,塞到瓮中,给重黎神族送去。”

    旁边一位白泽氏巨擘迟疑道:“宗主,这样做只怕有些不妥吧?我白泽氏居住在北荒,一向与世无争,若是因此得罪了重黎神族,只怕……”

    “怕什么?”

    白镇荒眼睛一瞪,冷笑道:“我白泽氏五万年盘踞北荒。靠的不是各族的怜悯,而是我白泽氏祖宗打下这片基业,守住基业五万年。靠的是鲜血和性命,不是不插手各族之争!重黎神族认为我族软弱可欺,这次敢进入我族领地打杀我族弟子和巨擘,来日就敢攻打我北荒。”

    他冷冷道:“当年白侯对夏侯,未尝一败,而是平起平坐,今日为何白候的后代便要对夏侯的后代低头?快点砍了。削成*塞到瓮中!”

    夏重晋和夏重光又惊又怒,连连怒骂。白镇荒充耳不闻,笑看他们被押下去,然后笑眯眯的看向钟岳,如同在看一件无双的珍宝。

    “这位小哥儿是……”

    钟岳大咧咧道:“人族剑门。钟山氏钟岳。白宗主,你们白泽氏有什么品种优良的女孩子没有?”

    白镇荒呆了呆,神情错愕,其他白泽氏也是不由惊呆了。

    钟岳正色道:“我并非好色之徒,而是为了种族繁衍,血脉传承,免得优良的血统无法传递下去,真的不是好色。白宗主,你们有什么好看的姑娘?”

    “包有。包有。”

    白镇荒突然心中一喜,连忙道:“沧海这小子的姐姐就不错,我前几天还说。要为她找个如意郎君来着,钟小哥儿,请随我去冰封古城,我带你见一见她。若是彼此都对眼,这事就成了!”

    白沧海连忙叫道:“不行!师伯,那是我姐……”

    白镇荒连忙捂住他的嘴巴。转头向钟岳笑道:“这孩子喜极而泣,欢喜得糊涂了。钟小哥儿勿怪。走,走,回冰封古城。沧海啊,你是知道的,我白泽氏繁衍能力不强,你姐姐嫁给一个人族却也不亏……”

    白沧海挣脱他的手,怒道:“怎么不把你姐姐嫁过去?”

    白镇荒悻悻道:“我倒是想,只是我姐姐太老了,人家未必乐意。”

    钟岳点头道:“老的不行,我还是喜欢……闭嘴,快把我肉身还来……臭小子,你又来捣蛋,混蛋,我苦心孤诣配种也为了神族的繁衍……那也不行,不同种族怎么繁衍……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白镇荒和一众白泽氏惊呆了,只听钟岳口中传来两个声音,吵来吵去,突然,一个声音道:“我生气了,再也不理你了!”

    钟岳又恢复正常,歉然道:“白宗主,刚才多有得罪。实不相瞒,这次晚辈是来为沧海师兄治疗阴疾的,不是来说亲的。适才晚辈就是一句玩笑话,还请宗主不要见怪。”

    刚才与鲨岐山、夏重晋、夏重光三位巨擘交战的自然是薪火,他修成神魔太极元丹,也自知绝不会是这三位巨擘的对手,所以第一时间将肉身的掌控权交给薪火,而钟岳自己则担当副手,用自己的神魂驾驭鹏羽金剑,发挥鹏羽金剑的威能。

    这次对决,其实可以算得上钟岳与薪火联手,只是钟岳发挥的比例太少,仅仅是操控鹏羽金剑的威力和大小变化,主要还是靠薪火制敌取胜。

    不得不说,薪火的确强大,让钟岳不禁对薪火传承更加心动。

    不过这朵小火苗虽然靠谱一次,但眨眼间又开始盘算着配种大业了,所以钟岳也不得不收回自己肉身的掌控权。

    白镇荒和一众白泽氏错愕,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他。

    钟岳赧然,道:“白宗主?”

    白镇荒等几位巨擘毕竟是老江湖,很快回过神来,面面相觑,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这个钟山氏,好像有多重人格,难道是和风孝忠那个变态一样,修炼第六轮时精神分裂了?”

    白沧海目光中露出惊恐之色,连忙高声道:“我姐万万不能嫁给他!”

    钟岳安慰道:“沧海兄放心,我不是滥情的人。”

    白镇荒等人再看钟岳,却见他原先的张狂和不可一世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少年,言谈举止合乎规矩,心中愈发肯定:“果然和风孝忠那个疯子一模一样,平时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人。可怜,人族的两个天才都疯掉了……”

    白泽氏冰封古城,白镇北老爷子被接去疗伤,钟岳则被当成贵客殷勤款待,安排住在最豪华的宫殿之中。

    北荒充满了异域风情。冰封古城是以玄冰所铸,古往今来从未融化过,到处都是冰雪打造的房子、楼宇、宫殿。甚至连城墙都是玄冰砌成。

    钟岳细细检查,这里的玄冰应该都有着数万年的历史,极为古老,玄冰中的图腾纹链烙印极深,应该是白泽氏历代淬炼,将冰气凝结,万古不化。

    而白泽氏的人丁的确稀少。冰封古城乃是白泽氏的圣城,但人口也不过只有一万多。倒是栖息在圣城中的冰雪巨兽很多,不少冰雪巨兽都是炼气士,服务于白泽氏。

    钟岳在冰封古城住下,安心为白沧海疗伤。将日月宝照传授给他,教授日月图腾纹。

    过了几日,白沧海学会日月宝照之后,钟岳又截取自己一段纯阳之气,炼成一*日,让他炼化。

    后面才是最为关键最为凶险的地方,那就是催动日月宝照,调动纯阳大日,炼化阴神。白沧海的阴神已经达到极为纯粹的境地。而且是盘绕在他的心室之上,稍有不慎便会引起阴神的反噬,将他的心脏吞掉!

    甚至。阴神反客为主,吞噬白沧海的元神,让他化作一尊阴魔,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钟岳与白镇荒一起为白沧海护法,白镇荒护住他的心室,而钟岳则调动纯阳之气。镇守他的识海,免得阴神反噬。

    十多日之后。白沧海这才稳住日月宝照,终于从阴神中提炼出一些纯阴之气,炼成一轮明月。他的明月中的景象与钟岳有所不同,钟岳的明月中是六目星蟾的异象,而白沧海的明月中则是一尊蛇神,盘绕在月亮之中,很是奇特。

    “若是有人祭祀的话,倒是可以修成月灵。”

    钟岳啧啧称奇,笑道:“沧海兄,你只要修炼我的日月宝照,不断提炼阴神,用不了多久,你便可以将阴神全部炼化,消除阴脉阴疾。到那时,你便可以掌握纯阴之气,让你修为大增。等到你伤势痊愈,便将我这道纯阳之气解开,我自然会收回。”

    白沧海修炼日月宝照,纯阳之气和纯阴之气一起成长,相当于帮他修炼纯阳之气,到时钟岳收回这道纯阳之气,也会因此修为大增。

    白沧海笑道:“多谢钟师兄。”

    钟岳起身,道:“我还需要回大荒一趟,看看我剑门是否平安,你安心修炼。”

    白沧海连忙道:“我送你。”

    “不用。”

    钟岳笑道:“你安心疗伤,我自己回去便可。”

    他走出冰宫,向外走去,心道:“与白镇北老爷子的交易算是完成了,只是不知道剑门的战况如何。重黎神族倘若是进攻我大荒,是否能挡得住……”

    经过一处斗场,只见冰封巨柱林立,广阔百里的斗场之中有冰山起伏,几个白泽氏弟子正在斗场中对决,这些弟子都是坐在一根根冰封巨柱之上,端坐不动,祭起元丹对决,斗场外还有白镇荒白镇北等白泽氏的巨头在观战。

    其中一个女子在斗场中极为引人注目,头顶元丹七彩光芒,各种神通从元丹中爆发开来,恰到好处,妙到毫巅的截断对手神通,让对手空有一身实力施展不出。

    观看白泽氏对决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场中那几个白泽氏弟子祭起元丹,元丹光芒五颜六色,蕴藏杀机,各种神通化作冰川冰山,冰龙冰箭,冰莲冰瀑,又有冰树银花,又如冰雪世界。

    钟岳不觉停下脚步,站在一旁观战,却见那几个白泽氏弟子突然各自祭起元神,元神在斗场之中起落沉浮,相互争斗,神通也是施展的妙不可言。

    最终,那个白泽氏少女击败对手,元神回归入体,张开檀香小口吞下元丹,起身施礼。

    “哈哈哈,钟小哥儿!”

    白镇荒笑声传来,爽朗万分,向钟岳招手,笑道:“钟小哥儿,我白泽氏弟子的技业如何?来,淑月,这位钟山氏钟岳!你若是还满意,今日便定下亲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