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九十章 吊打

第三百九十章 吊打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我猜?”

    鲨岐山脑袋一懵,两大武道天师,在一个照面的时间内便被连续破去无漏之体,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毕竟钟岳还是丹元境,与武道天师相比,差了两个大境界。一个境界都可以压死人,更何况两个境界?

    白镇北能够破去两大武道天师的无漏之体,主要是靠白泽氏五万年来的底蕴,将其他各族的长处和弊端研究透彻。

    而且白镇北自己也是一位巨擘,有这个底蕴和实力。

    即便如此,白镇北也还是遭到重创,昏迷不醒。

    但是钟岳却凭借一口鹏羽金剑,连一丁点伤也没有便将夏重晋夏重光打得落花流水,破去两人的无漏之体,逼得他们不得不退避。

    身为巨擘的白镇北都无法做到这一步,恐怕只有通神境界的白泽氏才有这个能力。

    所以鲨岐山才会认为,钟岳不是钟岳。

    他见过钟岳的本事,虽然惊才绝艳,在丹元境中称雄,甚至还可以战胜一两位法天境的存在,但是想要在真灵境面前逞威风却还远远不够看。

    “只有无所不知,才能无所不能……”

    白沧海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喃喃道:“钟师兄真正的做到这一点,他破解两大武道天师的无漏之体,比我师尊更加娴熟,更加随意。这才是真正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他毕竟是白泽氏。以知识广博著称的种族,刚才钟岳与两位武道天师碰撞,用的并非是其实力破解对方的无漏之体。而是用无法想象的技巧去破解。

    用最小的力量,造成最大的破坏,所用的手段比白振山阻断对方气血更加高深,逢隙而入,逢节而点,借对方之力,打击对方的肉身。精妙至极。

    别说白镇北,恐怕就算是白泽氏的通神强者。也做不到他这般地步!

    鲨岐山谨慎万分,小心翼翼的盯着钟岳,低声道:“真正的钟山氏,早已被吃掉了。你是哪位神魔,寄生在钟山氏的体内?”

    钟岳迈步走向鲨岐山,鲨岐山后退,突然挥袖一卷,腥臭无比的妖云涌现,妖云之中图腾纹交织,化作一尊鲨面人身的巨人,向钟岳一拳轰下!

    钟岳抬手,剑光自下向上冲去。只见那尊鲨面人身的巨人在光雨之中不断分解,神通消散。

    鲨岐山眼睛一亮,哈哈笑道:“原来你还是丹元境。只是靠眼力和神通,这才将我的神通破去。你能破解得了我这一式神通吗?”

    他胸腔鼓起,猛然暴喝一声,只见滚滚的音波化作一口大钟向前飞去!

    咣——

    大钟震动,冰川爆碎,音浪所过之处。一切都被震成齑粉!

    这是音波攻击,并非是有形的神通。鲨岐山仅从刚才钟岳破去他的一式神通,立刻便看出他的修为并不如何强横,靠的是对神通的见识深厚,而音波攻击无形,无孔不入,防不胜防,只能靠修为支撑。

    而钟岳的短板,就是修为。鲨岐山乃是通神境界的存在,一身修为深厚无比,即便受伤也远非钟岳所能匹敌!

    音波轰击而来,钟岳低喝,肉身暴涨,六大元神秘境统统开启,脑后浮现六道光轮,神魔太极图展开,日月轮回旋转。

    他显出伏羲真身,化作伏羲神人,神魔一体,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极致。

    嗡——

    钟岳周身突然浮现出一道道绚丽的图腾纹,交织交错,化作一口半透明大钟,也是钟声震荡。

    绚丽复杂的图腾纹交织成奇异的道理,复杂无比,又美轮美奂,仿佛可以映照出一段段湮没的历史,古老的岁月。

    图腾纹在钟壁上流转,钟声悠扬又如从古老的时光中传来,虽然没有鲨岐山的钟声那般凶猛,但是却将鲨岐山的钟声悉数抵挡下来。

    与此同时,钟岳持剑杀至,鲨岐山大吃一惊,祭起鲨翅妖刀,三角形的怪刀斩下,手中各种神通发出,惊天动地!

    巨擘的神通威力是何等可怕,四周的冰川都被震得东倒西歪,密布裂痕。有的冰川噼里啪啦爆碎,万古不化的冰川毁于一旦!

    突然,夏重晋、夏重光两位武道天师镇压住伤势,勉强将元神拉回体内,再次飞扑而来,联手向钟岳攻去!

    两位武道天师虽然被破去无漏之体,实力大损,但毕竟修为境界还在,咬牙镇住伤势,攻击力依旧是无以伦比!

    三大巨擘联手,合力围攻钟岳,夏重晋和夏重光为盾,为锤,为刀,与钟岳近身一战,而鲨岐山则是远程攻击,以神通为攻击手段,鲨翅妖刀为近战手段,同时向钟岳痛下杀手!

    场面顿时火爆至极,武道天师出手,实力几乎可以打爆空间,指掌震荡,雷音滚滚,在钟岳周身连续爆开雷霆之声,同时两位武道天师胸腔之中传来一声声大吼,吼声比雷音更响!

    显然两位武道天师也看出钟岳的破绽所在,以音波攻击,绝对是针对钟岳的大杀器!

    不过,这个前提是,必须首先破去他的防御神通。

    而鲨岐山则在外围,各种神通打得天翻地覆,又时不时有钟声传来,以音波攻击钟岳!

    让三位巨擘震惊的是,罩住钟岳周身的那口大钟不断旋转,钟身依旧是半透明色,图腾纹组成复杂无比的纹链,依旧死死锁住空间,让任何音波都无法传入。

    即便是他们的神通落在上面,也无法将这口大钟击碎。

    显然,这种神通超出了他们的预计,不仅他们前所未见前所未闻,即便是以博学著称的白泽氏也从未见过。从未听过!

    三位巨擘抓狂,攻击速度越来越快,三个身影围绕这口大钟不断奔行。移动,各种攻击如雨般落下。

    四人在冰原上移动,所过之处,冰川无不粉碎,战千里之地,毁千里之地,打得天崩地裂。

    被震成齑粉的冰雪上。血迹不断,鲨岐山还好。毕竟是远程攻击,钟岳被夏重晋和夏重光缠住,无法攻向他,所以没有受伤。而夏重晋和夏重光两位武道天师则不断受创。手掌、手臂、胸口、脖子、头颅,被鹏羽金剑切得到处都是伤口!

    好在武道天师的肉身生机勃勃,生命力惊人,这些伤口并不太深,还要不了他们的性命。

    但是被一位丹元境炼气士伤成这样,让两位武道天师都是信心大挫,甚至怀疑自己的实力和资质。

    白沧海看得呆了,只见那口大钟罩着钟岳,抵挡三大巨擘的围攻。不断向北荒中心而去,所过之处,一切尽毁。

    “你们太弱了!”他听到大钟内传来一个嚣张的笑声。

    白沧海不由呆滞。连忙背起白镇北向前追去,远远看去,只见钟岳的鹏羽金剑化作金色的光芒,从钟内向外攻去,各种匪夷所思的神通从剑尖爆发,绚丽的光芒不断在两位武道天师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而那金剑除了攻击两位武道天师之外。居然还不断的破去三位巨擘的一道道神通,从容淡定。变化莫测。

    突然,钟岳停下脚步,不再移动,而是站在原地,剑光如瀑般四下倾斜,竟然不再后退,而是在原地与三位巨擘硬撼。

    两位武道天师的吼声惊天动地,鲜血四飞,鲨岐山也是杀气腾腾,催动神通不断轰下。

    而在他们四周,百里之地,只见一位位白衣炼气士不知何时出现,默默地看着这场战斗,一个个皆露出错愕之色,只觉难以置信。

    其中还有几位是巨擘级的存在,也是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诸多白衣炼气士一言不发,将这片战场环绕,只顾着观战。

    白沧海看到他们,不由大喜,连忙飞到一位老者面前,将白镇北放下来:“师伯,我师尊被他们重创,如今昏迷不醒……”

    那位白发老者形容与白镇北有些仿佛,检查一下白镇北的伤势,取出一株灵药,只见灵药上结着三颗红彤彤的果子,白发老者摘下一颗,塞入白镇北口中,道:“还死不了。沧海,你师傅昏迷不醒,你助他炼化这枚羽灵还魂果的药力。”

    白沧海连忙道:“师伯,弟子的修为弱,只怕无法完全催动还魂果的药效,师伯何不亲自出手?”

    “我还要看这一战。”

    那白发老者露出狂热之色,死死地盯住场中的战斗,喃喃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白泽氏梦寐以求的至高成就,没想到在这个少年身上实现了。不要打搅我……”

    白沧海傻眼:“师伯,我师尊是你亲弟弟……”

    那白发老者头也不回道:“朝闻道,夕死可矣。能够见识到梦寐以求的至道,死个弟弟算得了什么?”

    正在疯狂向钟岳攻去的鲨岐山突然心中一凛,注意到四周,不由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冲天而起,向外飞去。

    突然,一位白泽氏巨擘身形闪动,将他阻拦下来,笑道:“海王鲨岐山?鲨先生何必走得这么匆忙?还请鲨先生回去,我们还没有看得尽兴。”

    鲨岐山怒吼一声,突然召来大海,只见海水倒悬于天际,汹涌激荡,这头大鲨鱼一头扎入漂浮在天空中的海洋之中。

    其他白泽氏连忙出手阻挡,杀入天空海洋,却见鲨岐山肉身爆开,化作无数头鲨鱼四面八方逃去。

    “夏氏兄弟,快走!”群鲨叫道。

    夏重晋和夏重光也感应到四周的动静,心中大恐,连忙舍弃钟岳,夺路而逃,白光闪动,白泽氏的巨擘终于出手,一个个身形降落,将两位武道天师拦下。

    “夏氏的师兄,打伤了我弟弟之后,你们还想走吗?”那白发老者大义凛然道。

    白沧海大怒:“师伯,你现在才想起来我师尊是你弟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