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倍加邪恶

第三百八十九章 倍加邪恶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沧海连忙显出原形,化作白泽神兽,体长数十丈,将白镇北和钟岳一起背起,向北海方向逃去。

    “师尊,你还活着吗?”白沧海心惊胆战道。

    “死不了,不过被追上的话,就死定了。”

    白镇北强提一口气,道:“若是单对单的话,我可以将他们都击杀,但是现在,我只是让他们遭到重创。很快他们便会肉身伤势复原,重新杀过来,鲨岐山也快醒了。好在北海不远了,只要登陆北荒……”

    他浑浑噩噩,昏迷过去。

    白沧海又气又怒:“龙族到底在搞什么?四处通缉鲨岐山,还能被鲨岐山进入东海嚣张跋扈横行无忌!钟师弟,你还有多久才能炼成元丹?”

    他背上,钟岳一动不动,神魔太极元丹依旧漂浮在太极图中,各种图腾纹不断交织,显然到了至关重要的阶段。

    白沧海头大如斗,只能拼命向北飞行,心道:“师尊说,逃到北荒便安全了,我看不成。鲨岐山凶神恶煞,明知龙族四处通缉他,他还敢闯东海。重黎神族更是肆无忌惮,有重黎神族的两位武道天师撑腰,鲨岐山这才有入东海的底气。就算我们逃到北荒,只怕这些家伙也敢追杀进去。话说龙族的家伙,都是饭桶吗?怎么还没有追击鲨岐山他们?”

    他心中又气又急,而在鲨岐山昏迷之地,这头巨大的白鲨突然醒来,晃了晃脑袋,化作鲨面人身怪人,抬头看去,只见夏重晋和夏重光两位武道天师正坐在海面上空,竭力压制元神。

    “这个白老头了不得啊。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将我们统统重创,真是了不起。”鲨岐山晕晕沉沉。气息委顿,心中不由骇然。

    两位武道天师终于控制住体内暴乱的气血。稳住元神,突然又各自吐了口鲜血。

    却在此时,鲨岐山脸色剧变,喝道:“刚才的动静惊动了龙族,此刻已经有龙族长老向这边赶来,咱们快走!”

    夏重晋、夏重光立刻破空而去,面色阴冷:“晦气,若非碰到白泽氏的变态。我们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居然还要躲避龙族。白泽氏,居然真的摸索出我重黎神族武道宗师的弱点所在,太可怕了!”

    三位巨擘都是身负重伤,心中都是惊骇无比。

    “白泽氏,果然了不得,不愧是雄踞北方的大族!这五万年来积累的底蕴,让这个种族的实力越来越强。好在白泽氏的繁衍力较低,这个种族若是繁衍能力高一些,恐怕就不会安分了……”

    三位巨擘离开之后不久。海面陡然裂开,只见大海裂开,螭氏的几位长老浮出海面。四下看去,露出疑惑之色。

    又有一位长老沉声道:“章千里,这是谁流出的血?”

    只见一头八爪大章鱼浮出海面,一条条触手上的吸盘吸食海水,分辨气味,不由脸色剧变:“鲨岐山的血味儿!刚才鲨岐山在此,与强者交锋,除了他之外,还有重黎神族的气味儿。应该还有重黎神族受伤,看这血液中的能量。应该是武道天师,共有两位!除去他们。另一种血味,应该是白泽氏。嗯,还有几千头鲨鱼血的味道,鲸王的味道。”

    “鲨岐山!”

    几位龙族长老面色一沉,森然道:“他居然还敢出现在东海,真不将我龙族看在眼里!不过,这厮居然和重黎神族的武道天师在一起,有些棘手……”

    “我们不会是两位武道天师和鲨岐山的对手,看来只有请我螭氏宗主前来,请来神兵,才能将这厮捉拿!”

    几位龙族长老商议完毕,立刻返回螭氏龙城,禀告此事。螭氏宗主尽起强者,一路追赶,怎奈耽搁了时机,鲨岐山和夏重晋、夏重光已经走远。

    “终于登陆了……”

    白沧海飞跃北海,只见前方陆地之上败血苍茫,冰川林立,天地间雪白一片,冰树银花,只有偶尔几个地方才露出一丝绿意。

    这里便是北荒,白雪苍茫尽显荒凉。

    白沧海背负钟岳和白镇北飞入北荒,突然间心头一紧,回头看去,只见后方的北海冰层突然咔嚓一声巨响,冰层爆碎,一头有如小岛般巨大的白鲨破开冰层,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轰隆一声砸落在北荒的冰原上,将几座冰川震得雪崩。

    巨鲨落地,突然鲨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鲨岐山这尊海族巨擘,脸色比皑皑白雪还要苍白,呵呵笑道:“小鬼头,白老头昏死了,只剩下你了?真是好运气。小鬼,咱们来玩个游戏,你逃我追,追上就吃掉的游戏。快点逃吧,逃啊……”

    白沧海心中彻底凉了:“龙族怎么做事的,竟然连阻拦也没有阻拦一下……”

    背后,两位武道天师从天而降,夏重光冷冷道:“这里毕竟是白泽氏的地盘,还是不要太放肆,免得惊动了白泽氏。杀了他们三个之后,我们立刻便走!”

    夏重晋闪身飞起,身躯横移,落在正在飞行的白沧海前方,气息如墙横在天地之间。

    白沧海只觉自己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撞得浑浑噩噩,跌落下来。

    夏重晋冷笑一声,迈步向前走去,微笑道:“钟山氏,还记得你在火都时,多次不给我面子的事情吗?当时你屡屡与我作对,还要我当众向你赔礼,你可曾想过你有今日?”

    白沧海撞得头破血流,钟岳和白镇北依旧在他背上,白镇北重伤昏迷不醒,钟岳却还是在凝练元丹,仿佛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夏重晋目露杀机,步步逼近,他倒不是担心钟岳暴起,而是担心白镇北伪装成重伤昏迷。

    对于白镇北,他着实有些怕了,这个白泽氏的老者竟然破去他的无漏之体,手段是他前所未见。不能不让他忌惮!

    鲨岐山突然开口,笑道:“夏氏的两位师兄,我为你们重黎神族完成这场大事。应该有些好处吧?”

    夏重晋停下脚步,道:“鲨师兄的意思是?”

    “我要神翼刀!”

    鲨岐山笑眯眯道:“这口神翼刀乃是鲲鹏神族的宝物。落在你们夏氏之手你们也用不了,等到鲲鹏神族重回祖星,神翼刀还是要回到鲲鹏神族的手中。与其这样,不如交给我。”

    夏重晋夏重光对视一眼,默默点头,道:“神翼刀可以给你,不过钟山氏却要归我夏氏所有。家兄对他的神魔一体很感兴趣。”

    鲨岐山微微一怔,纳闷道:“这小子将火都几乎劈开。你们居然不杀他?”

    “家兄让我们提着他的头回去。”

    夏重晋淡淡道:“我有手段,提着他的头回去,也让他死不了。等到回到了南荒,我夏氏会有办法让他吐出一切他所知道的东西。”

    鲨岐山不由打了个冷战,嘿嘿笑道:“夏氏果然心狠手辣,鲨某佩服,佩服。”

    夏重晋只觉说不出的舒坦,笑道:“我被这小子瘪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吐出一口浊气,报了折辱之仇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

    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白沧海急忙转头,不由愕然,只见钟岳不知何时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个懒腰,他用一种让人说不出感觉的目光打量这夏重晋、夏重光和鲨岐山,声音在这冰雪连天的世界中响起,骄傲,目空一切。

    “三个弱小而卑微的存在啊,你们在薪……嗯,岳老爷面前吹得昏天暗地,也太不将老爷放在眼里了。”

    在白沧海呆滞的目光中,只见钟岳目光深沉。声音低沉,充满磁性:“蝼蚁一般的存在。也敢在我面前叫嚣,呵呵。你们大约还不知道,伟大如我的……嗯,岳老爷,已经修成神魔一体的元丹了!”

    白沧海更加呆滞,夏重晋、夏重光和鲨岐山也是听得呆了。

    只见“岳老爷”双手叉腰,在鲨岐山和两位武道天师面前哈哈大笑,刚才还是深沉无比,现在却很没品的大笑道:“老爷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哈哈哈哈,英明神武的……嗯,岳老爷,终于可以一展拳脚了!”

    “钟师兄疯掉了?”

    白沧海脑袋蒙了,心道:“他装疯卖傻也好,说不定能够拖延一下时间,我已经用图腾柱通知族中高层前来营救……”

    夏重晋噗嗤一笑,接着哈哈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指着钟岳笑得打跌:“装,你再装,笑死我了!鼻子上插两根葱,你还想装大象……”

    钟岳从元神秘境中抽出鹏羽金剑,含笑向他走去,夏重晋缓缓直起身来,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冷冷道:“不管你如何装神弄鬼,今日我都要砍了你的头带回去。”

    他手掌舒展开来,缓缓向钟岳抓去。

    突然,剑光闪烁,漫天绚丽的剑光在这冰雪世界中乍现,比孔雀开屏还要绚丽千倍,万倍!

    剑光乍收。

    夏重晋呆了呆,突然全身气血暴乱,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爆响,气血淤积,爆炸,全身上下皮肤被炸开一个个血洞,元神轰然离体!

    他的无漏之体竟然再一次被破去。

    夏重晋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吐血,急忙暴退,就在他暴退之时,钟岳身后的夏重光满头发丝暴涨,如同无数口利剑刺来,削来。

    钟岳转身,手中剑光抖动,与数不清的发丝碰撞,他用力极为巧妙,剑光抖动不已,将一根根发丝中的力量卸去,将发丝斩断。

    只见剑光如瀑,迎着夏重光不断搅动,向前冲去,这口鹏羽金剑越来越大,不断膨胀,顷刻间切开无数发丝,来到夏重光面前。

    夏重光大惊失色,身躯暴退,那剑光突然缩小,叮叮叮在他身上连连刺下,夏重光吐血,无漏之体竟然也被破去!

    “你是谁?”

    鲨岐山变了脸色,如同见鬼了一般,只见钟岳向他走来,不由尖声道:“你不是钟山氏,你到底是谁?”

    “你猜!”钟岳笑道,在鲨岐山的眼中显得倍加邪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