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龙在囧途

第三百八十五章 龙在囧途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沧海与白镇北老爷子二人向这边飞来,师徒二人一个白袍大袖,皓首白发,一个是病少年,病怏怏的样子。

    白镇北脸上难掩愁色,显然是有心事,白沧海却是一幅惊诧的样子,看向钟岳,诧异道:“前不久我才见过你,你和地叟他们明明走的是陆路,绕过大荒回东荒。怎么现在居然打算走海路了?奇怪,地叟他们呢?”

    钟岳微微一笑,道:“身为男儿,岂能靠前辈庇护?我与地叟分开,为的是自己游历历练。”

    “看到没有?”

    白镇北老爷子瞪了病少年一眼,在他脑袋上锤了一拳,训斥道:“龙岳钟岳为啥子比你强?他们就是因为自立,不依靠长辈,所以纵横叱咤,成为人中之杰,龙中之龙!你小子,如果没有老夫在身边,不知什么时候便被打死了,何时能让我省点心?”

    白沧海撇撇嘴,嘀咕道:“我会被打死?恐怕没有被仇家打死,就被您老打死了……”

    白镇北老爷子有些魂不守舍,犹自在担心自己偷袭重黎神族武道天师和巨擘一事,也没有继续打他,否则肯定要继续暴打一通。

    钟岳打量白镇北,道:“老爷子好像有心事?”

    白镇北唉声叹气,抬头看了看天,有些心虚道:“我总觉得心惊胆战,仿佛有扫把星附体,霉运临头,估计是要倒霉了……都是沧海这逆徒方我!”

    白沧海怒道:“师尊,你疑神疑鬼,自怨自艾,关我屁事?”

    “沧海啊,你多半是扫把星灵体,你不方我。我能这么倒霉?能被钟……那小子胁迫?”

    白镇北叹了口气,又嘀嘀咕咕道:“这次的事情闹大了,重黎神族连八龙镇天釜也出动了。这家伙,若是不小心砸下来。老夫就死翘翘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个弟子?”

    钟岳眨眨眼睛,道:“白老爷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您老行得正,不用担心影子歪。”

    白镇北吁气,道:“若是亏了怎么办……龙老弟,你打算去东海?”

    钟岳点头:“正打算去东海。见一见敖凤楼等故友。这次败在钟山氏之手,我心中不服,不过以我师尊的底蕴,估计传授不了我多么高深的功法,想要胜过钟岳的功法,唯有我龙族才有!”

    白镇北眼睛一亮,连忙道:“我们也打算去东海,拜会几位老友,不如大家同行!”

    白沧海疑惑道:“师尊,咱们不是回北荒吗?刚才你说走北边不安全。要走东边,怎么又要去龙族了?”

    “要你多事?”白镇北又在他脑袋上锤了一拳,呵斥道。

    白沧海大怒:“死老头。我就是被你打傻的!想当年我聪明伶俐,举一反三,你放个屁我便能领悟出神通,现在我比不上钟山氏,一定是被你打傻的!你总是打我的头……”

    这师徒二人吵吵闹闹,师傅不像师傅,徒弟不像徒弟,钟岳也是羡慕不已:“我的师傅,风无忌算半个。却是人族叛徒,老头子算半个。已经作古。薪火算半个,着实不靠谱。师不易算半个。也是不着调的家伙,时刻谋划着我的神眼。说起来还是白沧海的师尊,才是真正的好师尊啊。”

    他心中感慨万千,突然滚滚的神威从天而降,白镇北、钟岳都心中一紧,只见夏宗主、祝融颜衾夫妇二人降临,两位南荒权势最大实力最强的宗主气息连成一片,夏宗主更是一尊武道神人,恐怖至极。

    最为恐怖的还是夫妇二人身后的一个鼎状的大釜,八龙附壁,饕餮纹遍布釜身,釜樽脚是四条螭龙,釜顶是迷宫一般的盖子。

    这口八龙镇天釜吞吐天地玄机,神威浩荡,没有被催动,便让钟岳、白镇北和白沧海不由自主从天空中降落,将他们体内的法力镇压,元神也被镇住,神通也无法催动。

    钟岳心头一跳,不寒而栗:“重黎神族的圣器,绝对是圣器!”

    这口八龙镇天釜给他的感觉,丝毫不逊于盘龙剑和神翼刀,重黎神族连这等祖宗圣器都复苏了,可见对他的恨意之深!

    “我仅仅是一个丹元境的炼气士,犯得着带着这等圣器,而且是武道神人和通神巨擘一起追杀吗?”钟岳心中暗暗叫苦。

    “两位宗主这是何意?”

    白镇北反倒镇定下来,微笑道:“贤伉俪持宝前来,不会怀疑我们是钟山氏吧?你们夏氏和祝融氏的弟子,已经盘查了许多遍,贤伉俪还不放心?”

    “我们不仅仅是要查钟山氏,还要查助钟山氏催动神翼刀的同党。任何出现在我火都的炼气士,都值得怀疑。”

    夏宗主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显然有伤在身,被钟岳那一刀重创,伤势不曾痊愈,淡然道:“白师兄,为何急于这么快便离开火都?”

    白镇北悠然道:“火都如今成为是非之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何况是是非之地?夏宗主,你是一族之主,理当知道,这次你有些反应过度了。你屡屡盘查过往炼气士,一天要查几十遍,我虽然知道你是报仇心切,但是其他各族可不这么认为,难免会有所怨言。夏宗主若是因为此事而开罪了其他各大神族,让南荒积累的美名毁于一旦,恐怕对你们重黎神族不利。”

    祝融颜衾暗暗点头,这次盘查实在有些过头,此刻已经引起各荒的震动,西荒各个神族神庙中的祭祀纷纷出动,向重黎神族施加压力。

    北荒的白泽氏、东荒的师不易,也是向重黎神族试压。

    东海龙族也是派来使者责问,要求重黎神族不得为难龙族的商队和炼气士。

    夏宗主对这些问责不闻不问,依旧大力排查,搜寻钟岳下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只怕引起各族反感。火都这个商贸圣地能否保得住还很难说。

    夏宗主目光闪动,沉声道:“白师兄说的是。不过,还是无法打消我的怀疑。”

    白镇北哈哈一笑。道:“夏宗主,我白泽氏自五万年前便有祖宗遗训。不干涉各族之间的斗争,这你是知道的。我白泽氏何曾违背过祖训?若是夏宗主将屎盆子扣在白某头上,我白泽氏却也不是吃素的,重黎神族有祖宗圣器,我白泽氏也有。”

    “白师兄不要动怒,我只是说说而已。”

    夏宗主面色舒缓下来,目光落在白沧海身上,随即转移到钟岳身上。打量钟岳两眼,淡然道:“东海龙岳?你为何没有与地叟在一起?”

    “我打算前往东海。”

    钟岳不卑不亢:“此次落败,让我痛定思痛,打算去东海再学些本事。”

    夏宗主继续点头,白镇北和钟岳心中都是松了口气,突然,夏宗主气势向他镇压而下,恐怖的气势将钟岳完全笼罩,将他压得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丈余身躯陡然间缩小到四五尺之高!

    钟岳面色苍白。咬紧牙关硬扛下来,抬头道:“夏宗主这是何意?”

    夏宗主的气势猛的一收,微笑道:“我想看看你是否是钟山氏变化而成。现在看来,是我多疑了。龙小哥可否灵体合一,让我看看?”

    他显然还是没有打消对钟岳的怀疑,他见过龙岳的元神,乃是月灵,所以让钟岳显出灵体合一,看看他的元神。

    如果是钟岳变化成龙岳,那么钟岳便无法伪造出龙岳的月灵元神。

    钟岳佯怒,忍住怒气。突然显出月灵,肉身变化。化作一头三足六目的星蟾,接着又是一变。化作三足六目神人,冷冷道:“夏宗主是否可以放心了?”

    夏宗主轻轻点头,笑道:“龙小哥休怪,那钟山氏贼人实在狡猾,本座也不得不详查一番,真不是我多疑。”

    钟岳散去六目神人之身,又变成龙岳模样,一言不发。

    夏宗主与祝融颜衾对视一眼,转身离去,钟岳与白镇北白沧海师徒都是长长舒了口气,突然八龙镇天釜威能爆发,滚动的神威再次将三人镇压下来。

    钟岳和白沧海修为较弱,几乎被压得吐血,白镇北高声道:“夏宗主,你这是何意?”

    夏宗主连忙收了八龙镇天釜,歉然道:“让诸位受惊了,我想看看能否激发神翼刀的反应而已,是夏某多疑了。告辞,告辞。三位大可放心,前路上绝不会再有盘查。”

    夫妇二人这才放下心来,破空而去。

    “这厮,疑心这么重!”白镇北舒了口气,心有余悸。

    钟岳目光闪动,也是心中有些后怕:“幸好神翼刀被我收入铜灯之中,若是藏在我的元神秘境,那口大釜稍一镇压,恐怕便会祭起神翼刀的神威自动反抗!”

    三人一路走向东海,一路上果然没有再遇到盘查,顺顺利利的来到海边,前方海关在望。

    钟岳彻底放下心来,只要过了镇守东海的边关,便是龙入大海,逍遥自在!

    “这是最后一道关隘了……”

    三人走入关中,通关而过,向东海不紧不慢的走去,突然,钟岳心中一紧,只觉全身毛孔骤缩,抬头向城楼上看去。

    城楼的楼檐角上,风无忌一手撑起白雨伞,静静的站在那里。

    钟岳眼角跳动一下,只见风无忌持伞走来,径自来到三人身前,微笑道:“钟师弟好大的胆子,居然真身出动,大摇大摆走到这里。”

    “钟师弟?真身出动?”

    白镇北和白沧海都是脑袋一懵,耳中嗡嗡作响,师徒二人傻了眼,白沧海颤声道:“大祭司,什么钟师弟?”

    “自然是钟山氏钟岳。”

    风无忌微笑道:“你们见过没有背刀的龙岳吗?何况,龙岳本来便是钟岳的化身。”

    白镇北呆滞,突然重重在白沧海脑袋上锤了一拳头,怒道:“我就知道你是扫把星灵体,如今果然应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