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嚣张霸道

第三百七十五章 嚣张霸道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口鬼剑极为可怕,乃是巨擘级的魂兵,一剑刺出,顿时鬼哭声传来,无数冤魂从剑体内涌出,深深的怨念化作冲击波,冲击钟岳和三女!

    阴风阵阵,鬼哭神嚎,这一剑飞出天空顿时黑暗下来,无数冤魂漫天飞舞,将数条街道统统笼罩。

    冤魂冲向钟岳,钟岳立刻感觉到元神被侵染,元神被麻痹,无法动弹,这口魂兵的威力实在可怕,怨念冲击入体,便可以定住对方元神。元神无法动弹,便无法灵体合一,也无法调动法力!

    嗡——

    钟岳突然身躯一震,一尊燧皇虚影出现在身后,空中顿时出现万道霞光,光芒照耀之处,处处响起洪亮的祭祀声,如同万民祷祝,半空中的冤魂和黑暗顿时被清洗一空。

    他体内缠绕元神的怨念如同冰雪遇到骄阳,被统统炼化,元神立刻能够动弹。

    与此同时,丘妗儿身后则浮现出一尊人首蛇身女子的虚影,却是她在观想女娲,身后显出女娲虚影破除鬼障,女娲虚影一出,她的元神也立刻恢复自由。

    而赤雪身后红光照耀,一道惊世红色雷霆劈落,劈向她的脑后,打入识海,也将困住自己元神的怨念炼去,半点不存。

    至于君思邪则是一动不动,这口鬼剑虽然是巨擘级的魂兵,但是施展鬼剑的却是一个鬼神族的法天境强者,巨头级的人物,比她这位巨擘,剑门的门主,则要逊色良多。

    鬼剑上的怨念连她的身体都没有接近,便被她的修为化去。

    鬼剑刺向钟岳眉心,迅如奔雷。而在此时,钟岳四人身后突然出现一面鬼头幡,鬼头幡迎风一抖。便见幡面上鬼门关开,一头头鬼神从关内探手。向他们抓去!

    鬼神族的强者算计得极为巧妙,在街头袭杀,前方的鬼剑一剑刺出,冤魂遮空,四周一片昏暗,让人元神被困,双眼昏昏冥冥,目不可视。

    这时。钟岳便难以躲过这一剑,同时第二个刺杀者出击,钟岳若是后退,便难逃鬼头幡的击杀!

    钟岳彻彻底底的动怒,转身背剑,鹏羽金剑急剧膨胀,大剑猛然化作百丈,嗤的一声将鬼剑平平切开,一条持剑的手臂顿时被斩断,鬼剑分成两半掉落!

    “死!”

    钟岳肉身高高隆起。眨眼间化作三十六丈巨人,挥剑迎着鬼门关向前重重劈去!

    鬼头幡连同幡中的鬼门关被生生劈开,幡后血光乍现。出现一尊独臂的鬼神族炼气士,正是在武神台上偷袭他的那位鬼神族巨头!

    那鬼神族炼气士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一条持幡的手臂,手掌被切落下来,武神台上他被钟岳斩断右臂,此刻左手持幡,右手却是一只兽爪。

    显然这位巨头没有强大的肉身,不曾修炼果不死之身之类的绝学,被钟岳砍掉手臂之后无法生长出来。所以只得寻一头强大的妖兽,砍掉兽爪接上。

    这也是无奈之举。否则他便只能成为独臂炼气士了,无疑实力会大打折扣。

    不过刚刚接上的兽爪毕竟不及自己千锤百炼的手臂。所以他用左手持幡,催动此幡暗算钟岳,不料这次他的左手也被钟岳斩断,手掌尚且抓住鬼头幡,没有掉下来,犹自鲜血淋漓。

    唰——

    钟岳黑发暴涨,霎时间无数发丝将这位巨头的身体穿透。

    “剑六十四式!”

    无数发丝以剑阵运转,施展出一套套剑六十四式剑阵,他的剑六十四式并非是水子安的剑六十四式,而是他自己糅合了大自在剑气所创的另类剑阵,比不上水子安的剑阵多变。

    不过,钟岳胜在发丝够多,一头乌发有多少根?

    满头乌发施展剑六十四式剑阵,足以弥补剑法的不足,更何况他的乌发已经穿透这位鬼神族强者的肉身,相当于在其体内施展。

    只听嗤的一声,这位鬼神族强者的肉身顿时粉碎,化作齑粉!

    而在钟岳身后,另一位鬼神族巨头现身,抓起断臂,握住断臂手中的两半鬼剑,向前闪电般刺出,刺入钟岳后心,两截剑尖从钟岳胸前露出,带出一片黑血。

    这位鬼神族巨头也只剩下一条手臂,他没有料到钟岳竟然如此警觉,以为手持巨擘魂兵便可以将钟岳斩杀,孰料钟岳的感官无比可怕,在他刺剑的前一瞬间便感应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

    他也没有料到钟岳的反应速度如此之快,不去抵挡鬼剑,而是直接抽出鹏羽金剑,转身背剑,鹏羽金剑可大可小,大小随心,金剑暴涨,顿时将他的手臂斩断,化解一劫。

    但是他毕竟是巨头,法天境的强者,反应速度极快,手臂虽然被斩断,但是看到钟岳挥剑斩向鬼头幡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抓起尚在掉落中的鬼剑便刺,顿时得手。

    鬼剑中的怨念被他的法力激发,一股脑向钟岳体内涌去,控制钟岳的元神,同时这位鬼神族强者用力转动鬼剑,要绞碎钟岳心脏。

    他转动鬼剑之时,钟岳身体跟着转动,头下脚上,另外一尊贵神族强者也恰在此时被他满头乌发绞碎。

    鬼剑的恐怖威能传递当钟岳体内,他的全身鲜血顿时被污染,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变得乌黑,元神却没有被困,燧皇的光辉照耀,鬼剑中传来吱吱啾啾的怪响,那些冤魂怨念统统被炼化,化作青烟消散。

    鬼剑的威能顿时大损!

    那鬼神族巨头心中一惊,连忙撒手,身形向后撞去,陡然消失在空间之中,渺渺茫茫不可寻。

    就在他隐去身形的一刹那,钟岳双眸之中一金一白两道光芒激射而出,化作金龙白龙,沿着地面平平切下。

    嗤嗤。

    两声轻响传来,地面上顿时留下两只大脚丫子,被齐踝斩断!

    空中传来一声惨呼。那鬼神族巨头现身,封住伤口,向火圣宫飞遁而去。

    钟岳头下脚上呼的一声拔地而起。飞至半空,人尚在向上拔起之时。肉身便已然变化,待到他的身体升至比那鬼神族巨头还要高的地方,已然化作一头三足金乌。

    下一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金乌展翅而飞,轰然破开音障,在瞬息之间速度达到极致,他的飞行速度竟然在两三次振翅便提升到五倍音速。直奔那断掉双足的鬼神族巨头而去!

    “混账!”

    重黎神族夏氏的武道天师夏重晋声音从火圣宫中传来,这尊武道天师冉冉升起,看向正在飞速冲向那鬼神族巨头的钟岳,面色森然,厉声喝道:“钟山氏,上次我便警告过你,不得在我火都中动手,你明知故犯,我可以看在水师兄的面子上容你一次,但是断然不能容你第二次!”

    他探出大手。向钟岳抓来,冷冷道:“这次天王老子也护不住你!”

    钟岳身形已然来到那鬼神族巨头身后,突然身躯再变。从三足金乌化作伏羲真身,神魔太极图出现,持剑便向夏重晋手掌刺去。

    鹏羽金剑和夏重晋手掌碰撞,血花四溅,夏重晋手掌被切开一道大口子,白骨露出,心中不由一惊,急忙屈指一弹,将鹏羽金剑弹飞。

    鹏羽金剑从钟岳手中飞出。而钟岳的身形却犹自在向前激射,探手扣住那鬼神族巨头的头颅。向下重重压去!

    两人从半空中坠落,狠狠砸在火圣宫的宫墙上。那鬼神族巨头被砸得嵌入宫墙中,钟岳按住他的头颅,让其无法动弹,一拳轰去!

    宫墙顿时炸开,坍塌八十丈,乱石纷飞,而那鬼神族巨头被生生轰成一滩烂泥!

    “偷袭我,我便打死你!”钟岳一脚将烂泥踢飞,恶狠狠道。

    半空中,夏重晋又惊又怒,长发飘飞,怒笑道:“好,好……好你个钟岳,在我重黎神族圣地,火都火圣宫中,你还敢逞凶滥杀无辜!今日我若是不杀你,我便不姓夏!”

    火圣宫中,一个个身形冲天而起,半空中各种气息动荡不休,此次前来观战的各族强者,大多都是重黎神族的贵客,因此在火纪宫中暂住。

    钟岳一拳轰塌八十丈宫墙,轰杀鬼神族巨头,已然将他们惊动,更何况夏重晋这话一出,自然会有不知多少人出来观望。

    夏重晋见到这么多强者,倒也不敢立刻便出手击杀钟岳,而是先向众人解释一番。

    蛟青图、夏圣初等人心中不禁骇然,钟岳竟然活生生打死了两位鬼神族的法天境强者,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还是在火都城中,当众打死,最可怕的是居然打到火圣宫中,还将火圣宫的宫墙打塌一片。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

    “钟山氏这厮,到底是来与龙岳一决高下的,还是来大开杀戒的?”

    白沧海小声嘀咕道:“龙岳他还未打,其他各族的巨头他倒是打了很多,现在还打死了两个,这厮是故意的吧……”

    在他身边是为白发苍苍的老者,唏嘘道:“丹元境便拥有法天境的战力,不愧是能够击杀魔圣的存在,我白泽氏为何没有这等天才?”说罢,直勾勾的看着白沧海。

    白沧海冷笑道:“师尊,你丹元境时能打得死法天境吗?你都不行,便不要指望弟子……”

    “怎么说话呢?”

    那白发老者大怒,一拳头锤在他的脑袋上,怒道:“乌鸦嘴,你这厮的本事若是有嘴上功夫一半,我便老怀宽慰了!”

    白沧海捂住头,争辩道:“我不是不行,我就是师傅不济。名师出高徒……”

    下一刻,白沧海被直挺挺的打到在地,那白发老者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喃喃道:“钟山氏当着夏重晋的面,杀了鬼神族,打了他的脸,这次不好收场了……”

    四周,一片杀声,都是各族强者纷纷出言,要夏重晋立刻将钟岳击杀,以正视听,维护公义正义,至于钟岳被鬼神族强者偷袭一事,则无一人提起,似乎都忘了此事。

    钟岳脸色淡然,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

    夏重晋冷笑道:“钟山氏,今日我将你就地正法,你可心服?”

    “服个屁?”

    钟岳淡淡道:“今日我将火都城所有炼气士,满城老小,一起血祭掉,你们死得可心服?”

    他脑后光轮转动,一个小小的木偶从中飞出,赫然是一尊魔神偶。

    无数炼气士和巨头巨擘呆呆的看着这个不大的木偶,四周鸦雀无声。

    “魔神偶?”

    白沧海身上的那位白发老者颤声道:“钟山氏,你就是用这个魔神偶,召唤魔神,将魔族八部圣族的圣族长一起血祭的?淡定,钟山氏!我白泽氏与你可无冤无仇,你不要乱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