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摩罗波旬

第三百三十五章 摩罗波旬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到来,天香楼顶层一双双目光顿时从海王鲨岐山身上挪开,落在他的身上,又落在天魔妃、吉祥妃等女的身上,艳羡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敬佩者有之,战意熊熊者更多,杀气澎湃的更不在少数。

    毕竟从前钟岳这位摩罗公子默默无闻,突然声名鹊起,可以说是魔族八荒最为耀眼的新星,将他们这些久负盛名的强者的光芒都压了下去,还是会让许多强者不服,心中不爽。

    尤其是魔圣威名在外,追随者众多,钟岳抢了他的魔妃贵女,自然会让这些追随者对他充满了杀意。

    钟岳目光扫视一周,对这些魔族的高手都不以为意,突然,他的目光一顿,看到天香楼中那尊魁梧异常的海族巨擘,心头微震,立刻知道此人到底是谁。

    “海王鲨岐山!”

    海王鲨岐山周身弥漫鱼腥味,而且缠绕海族的海妖气息,再加上这位巨擘的脸颊长着鲨鱼的鱼鳃,狰狞凶恶,很容易便可以猜出他的身份!

    “鲨岐山怎么在这里?这厮四处张贴我和龙岳的画像,通缉我,我并未与他碰过面,他知道我与龙岳都是同一人,消息来源只能是风无忌!”

    钟岳目光转动,落在鲨岐山旁边的那位魔族炼气士修宏宿身上,向天魔妃低声道:“他是谁?”

    “修罗族修宏宿!”

    天魔妃低声道:“曾经的丹元境第一。阎罗摩修成元丹之后,最大的对手就是他,不过阎罗摩被魔圣夺舍,变成了魔圣,他便排到第二位去了。”

    “修罗族修宏宿?”

    钟岳微微摇头,心道:“他不可能是风无忌的魔道化身。风无忌的蒲老化身刚刚死,就算重新炼出魔道化身,也应该是一个与我一样的后起新秀,除非他夺舍修宏宿。不过风无忌应该没有来魔族八荒,所以也不可能夺舍他。但是。风无忌一定与鲨岐山有过接触!修宏宿不可能是风无忌的化身,那么他的化身是谁……”

    风无忌的蒲老化身就是他的魔道化身,修炼的是魔功,蒲老化身被君思邪以琴音斩杀。化生玄功三定元丹,三分元神,倘若元丹被灭,元神被灭,只要不是本体。便可以炼回来。

    他如今是孝芒神庙的大祭司,掌控着这个神族的资源,拥有一个庞大无比的西荒神族的资源,想要修回魔道化身并且将其培养壮大,应该也不算困难。

    但是时间这么短,他如果要重炼魔道化身,也不可能将其修为提升到蒲老化身的水平,最多也就是灵体境、丹元境,不可能太离谱。

    修宏宿成名已久,风无忌若是想夺舍他将他炼成魔道化身。便必须亲自来到魔族大陆,显然风无忌没有这个时间。

    孝芒神族前任大祭司死亡,阴晴圆缺也都丧命在剑门,实力损伤惨重,风无忌必须要留在孝芒神族镇守。

    突然,鲨岐山示意,修宏宿身边一位修罗族炼气士起身,取出两幅画像,从一位位炼气士面前走过,对照画像。那两幅画像,正是钟岳和龙岳。

    钟岳心中微动,看向这个年轻的修罗族弟子,向天魔妃低声道:“他是谁?”

    天魔妃上下打量那人。摇了摇头,疑惑道:“没有见过,难道是修罗族的新秀?”

    钟岳看向吉祥妃,露出询问之色,吉祥妃摇头道:“我也没有见过。”

    那位修罗拿着画像走到钟岳等人身前,瞳孔如黑针般锐利。落在钟岳身上,上下对照画像,突然笑道:“摩罗公子,听闻钟山氏离开剑门,有海族在海上见到他离开东海,与天魔妃一起进入我魔族领地,而摩罗公子却在此时声名鹊起,莫非摩罗公子便是钟山氏?”

    鲨岐山周身妖气顿时变得极为浓烈,双目如电向钟岳看来,钟岳顿时感觉到他的目光仿佛两座大山撞在自己的胸口,震得自己气血翻腾。

    “听闻钟山氏和龙岳是同一人所化,龙岳此刻不是在东荒现身,说是要挑战钟山氏吗?”

    钟岳微微一笑,悠然道:“一个人怎么能同时身居两处?海王如果要寻钟山氏,须得前往妖族才是。”

    海王鲨岐山轻轻点头,收回目光。

    那位年轻的修罗却没有立刻离开,继续盘问道:“敢问摩罗公子的来历?摩罗公子突然崛起,都说你是摩罗族,但是摩罗族在哪里我却没有听说过。我向许多修罗圣族的前辈打听,竟然无一知道摩罗族是什么地方的种族,所以不能不让我感觉到好奇。你的名字,师承来历,修炼的功法,种族在哪里,还请摩罗公子一一说清楚,否则海王会不高兴的。”

    钟岳目光闪动,问道:“你又是谁?居然敢盘问我,好大的胆子。”

    那年轻修罗笑道:“我只是海王的侍者,名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海王的侍者,这个身份足够盘问你了吧?”

    海王鲨岐山再次向钟岳看来,恐怖的气势再次爆发,威严镇压全场,沉声道:“小辈,回答我侍者的问题!”

    钟岳冷笑道:“海王,你别忘记这里不是东海,得罪了我,引出我背后的存在,捏死你像捏死一只虫豸那么简单!”

    海王鲨岐山狞笑,起身道:“你背后的存在是谁?让他出来,我倒不信还有谁胆敢与我作对!”

    他的气势压得天香楼中的众多强者几乎窒息,钟岳脑中一个个念头转动,淡然道:“我背后的存在说出来能吓死你,魔族八荒,不是你所能称雄的地方。你确认让我背后的存在站出来?他出来,你便是他的祭品。”

    鲨岐山心头剧烈跳动一下:“难道这小子是魔神调教出来的?若是他果真是魔神调教出的弟子,那么我就糟糕了……”

    魔族八荒中有魔神只是一个传闻,魔神谁也没有见过,但魔族底蕴深厚,这个传闻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只是鲨岐山如今骑虎难下,若是不敢让钟岳背后的存在出来,自己的脸面不存,若是让其背后的存在出来,万一真的是尊尚在人世的魔神,那么自己的乐子就大了。

    “我也是为鲲鹏神族寻找那小子。犯不着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吧?”他心中暗道。

    突然,四周一片寂静,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如同洪荒巨兽传来,只听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五位形容高古的老者迈步走上这座天香楼。

    “阴魂不散的龙族老鬼!”

    鲨岐山趁机将钟岳丢在一旁,面目愈发狰狞凶恶,冷笑道:“龙族五老,你们追杀老子这么久,拿着神兵也杀不了老子。烦不烦?”

    龙族五老面色如古井无波,其中一老淡然道:“你不伏诛,便休想我们退走。罪臣,随我们回去听候发落。”

    鲨岐山狞笑,正欲大开杀戒,突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海王,五老,这里是我魔族圣地,你们还是暂且安分一些比较好。”

    恐怖的气息撼动黑泉关,只见魔气震荡。一位位魔族巨擘登临天香楼,竟然是来自八部圣族的巨擘。

    龙族五老终于变了脸色,各自落座,身躯如岩石,一动不动。

    而那八位八圣族巨擘也各自落座,一动不动,含笑道:“海王,五老,咱们是来见一见小辈与魔圣的,何必咱们大打出手。岂不是让小辈们见笑?”

    海王鲨岐山虽说与八部圣族都有交情,但这交情是由于魔族与龙族有仇,魔族故意要给龙族难堪,所以才给他方便。八位八部圣族的巨擘发话。他也不敢肆意妄为,当即向那年轻修罗丢个眼色,也默默静坐。

    那年轻修罗又一次看向钟岳,笑道:“还请摩罗公子说一说自己的来历。”

    钟岳摇了摇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连自己的名字也不敢报出来,也配问我的来历?报上你的来历。让我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资格?”

    那年轻修罗脸色不变,退下来,笑道:“我的名字很简单,就叫修罗。既然我没有资格,那便请一个有资格的。宏宿师兄,你请。”

    修宏宿面色冷峻,大步走来,森然道:“摩罗,你可以说了吧?”

    钟岳摇头,狂妄至极:“你还不行。你这种炼气士,我一巴掌能打死三个。”

    天魔妃不禁暗暗担忧,别人不知道钟岳的来历,她可是心知肚明,钟岳虽然变化为魔族的模样儿,但是血统未变,若是详查下来,必然会将钟岳拆穿!

    而且钟岳托名为摩罗公子,突然崛起,的确会引来许多的猜忌怀疑,这个年轻修罗一下子便抓住了他的痛脚!

    “这个年轻修罗是谁?修罗圣族敢于叫修罗的可不多,为何他会一口咬定摩罗公子便是钟岳?”她心中也不禁纳闷,连忙唤来一个罗刹女,吩咐两句,让她去查这个年轻修罗的来历。

    修宏宿杀气腾腾,平静万分道:“有海族在海上见过钟山氏前往我魔族大陆,若是摩罗公子无法证明自己不是钟山氏,那么只好用你的尸体来验证了!”

    钟岳对他视而不见,又看了修罗一眼。

    风无忌是比大祭司还要可怕的人物,一连串的谋划,让大祭司死在老门主手中,借剑门出掉阴晴圆缺四老,踏平自己登上大祭司之位的所有障碍,甚至险些便夺走了剑门地底的圣灵。

    可以说他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智慧极高,若非钟岳识破他的蒲老化身扳回一局,否则他便是全胜的大赢家!

    钟岳对他如此忌惮提防,而他也忌惮钟岳,想要除掉钟岳。

    “难道风无忌新的魔道化身,便是这个自称修罗的年轻男子?”

    修宏宿杀气愈发浓烈,随时都可能出手,突然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非常悦耳,道:“修宏宿没有资格,不知本宫有没有?”

    天魔妃和吉祥妃脸色微变,那二十余位贵女的脸色也顿时变了。

    “魔后娘娘!”一位贵女颤声道。

    “魔后?女子中的第一人?”

    钟岳哈哈大笑,向顶楼入口看去,豪气干云:“魔后亲自询问,我岂敢不从?快到我怀里来,我让你验明真身!”

    “放肆!”

    一个个女子呵斥声响起,接着众人眼前一亮,只见诸女拥着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走上天香楼。

    那女子的美倒也罢了,关键是有一种母仪天下的气度,显得很是出众,让天魔妃和吉祥妃的气势都比她矮了一头。

    魔后向钟岳看来,含笑道:“公子说笑了,敢问公子背后的存在叫什么?”

    钟岳正欲随口说个名字,突然识海中薪火惊叫起来,欢喜道:“我想起来了,被前任传承者干掉的那尊先天魔神自称波旬!”

    钟岳心中微动,微笑道:“我叫魔罗,他叫波旬。”

    此言一出,顿时整座黑泉关轰隆隆震动不休,群山晃动,大地震荡,半空中的黑泉像是爆发了一般,比先前大了不知多少倍,如同神魔震怒!

    鲨岐山吓得连忙缩了缩脖子。

    钟岳又惊又喜,却面不改色,微笑道:“谁想见他?我可以请他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