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零一章 狮子

第三百零一章 狮子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狼烟起,如同不断向上滚动的蟒蛇,风吹不散。

    东荒,从孤霞城到陷空圣城的道路上,耸立着一道道笔直的狼烟,这是定标用的狼烟,是为了给那些行军之中的妖族炼气士确定前进方向的标记。

    空中,诸多妖族炼气士显出原形,振翅而飞,密密麻麻的妖兽沿着狼烟飞向孤霞城,地面上,也有数以万计的妖兽在发力狂奔。

    孤霞城下,已经聚集了一支支妖兽大军,数量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

    而孤霞城中,号角声响起,低沉,轰动胸腔,让胸腔嗡鸣。城前有巨大的妖兽挥舞旗帜,调动山下的大军阵型。

    城楼上,师不易负手而立,孤鸿子、浪青云站在他的身旁,还有几位妖族老者坐在城楼内部。

    “大荒,已经乱了,等待已久的良机,终于来了。”

    师不易遥望大荒方向,悠然道:“那些神族,费心费力去搅乱大荒,肯定死伤惨重,而我妖族则不用这么拼。我只需要捡果实,他们打得死去活来,两败俱伤之时,我们出现捡果实。”

    孤鸿子笑道:“圣城主的确深谋远虑。让他们在那里火并,而我们则以逸待劳。只是,若是剑门的战斗尘埃落定,那时我们也会被获胜者对付。我妖族是否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我东荒的巨擘,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少,我,烟云生,秀天辰,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巨擘。但我妖族中,也有些家伙习惯性的不显山露水。”

    师不易微笑道:“看到泡茶没有?茶泡的越久,沉下去的茶叶越多,飘在水上的茶叶越少。我妖族历史久远,就像泡的很久的茶,漂浮在水上的是给外人看的。沉下去的,才是底蕴。”

    孤鸿子心中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转头向城楼内部的那几位妖族老者看去。这几位老者,老的可怕。

    他定了定神,心道:“茶叶泡久了,会没有味道。这几个老怪物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没有与其他炼气士交手交战的机会,他们自身的实力,还能发挥出几成?”

    师不易微笑道:“他们两败俱伤之时,便是我们妖族巨擘杀到剑门,将所有外族,统统铲除之时。彻底霸占大荒。不过最让我忌惮的。是孝芒神庙大祭司那个老鬼。不知道他的实力比我是高是低……孝芒神族,也是泡久了的茶啊……”

    浪青云也在回头打量那些妖族老者,目光闪动,笑道:“师尊,若是剑门胜了呢?”

    “那么就太好了。”

    师不易哈哈大笑:“若是剑门胜了,他们也是残兵,更容易铲除,而且西荒南荒都被他们打残,再无力与我们妖族相争!风裳是个老东西。老狐狸一般的东西,我不信他不会没有留下后手。”

    他看向城楼中的那四位妖族老者,微笑道:“孝芒神族有阴晴圆缺,我妖族有天玄地黄。四位前辈,你们先行一步,去大荒剑门附近等我。”

    那四位妖族老者默默走出城楼,踏空而去。

    “圣城主让他们先行一步,有了这四位前辈,我们妖族的确胜算极高,只是硫磺岛主和锦绣岛主何在?”

    孤鸿子纳闷道:“他们也是巨擘。为何没有出现?”

    “他们在等着我负伤,好取而代之呢。”

    师不易冷笑道:“这两个混账都是打的好算盘,我吞并大荒,如果遭到重创,他们将我挑落马下,他们便是东荒和大荒的主宰!没有大局观的东西,只会拖我东荒后腿!”

    浪青云疑惑道:“师尊为何现在还不动?还不前往大荒?”

    “因为我们中出了叛徒。”

    师不易站在他和孤鸿子中央,悠悠道:“我在等叛徒向我出手,我支开天玄地黄四叟,便是给他这个偷袭我的机会。”

    孤鸿子和浪青云都是毛骨悚然,有些紧张,只觉自己仿佛坐在一头庞大无朋的狮子旁边,自己被这头狮子的阴影笼罩。

    师不易笑道:“你们好像看起来很紧张呢。我感觉到你们俩的汗液突然增多一丝,心跳漏了半拍,青云靠近我的皮肤表面,生出二百一十三颗鸡皮疙瘩,孤鸿城主虽没有起鸡皮疙瘩,但是瞳孔缩小了两毫。你们俩,现在心脏在缩紧,心脏供血提升。皮肤绷紧,供血提升,这是紧张,随时可能爆发的征兆。”

    他悠然道:“我就在这里,叛徒也应该出手了。”

    浪青云和孤鸿子都是一动不动,浪青云笑道:“师尊在说什么?弟子听不懂。”

    师不易笑道:“若是再不动手的话,我可要前往大荒了。”

    浪青云依旧一动也不敢动,依旧在忍耐,孤鸿子叹了口气,气势陡然爆发,越来越强!

    他的气势如同狼烟冲天而起,突然间又仿佛乌云般散开,在空中一分为二,化作双翼,只见一尊鸟首人身的妖神出现,赫然是一尊炼假为真的真灵!

    他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之中,突破修成真灵,成为妖族中的巨擘。

    他与师不易脚下的城墙、城楼在嘭嘭嘭的裂开,那座城楼如同被利剑切过,平平分成两半,东边是孤鸿子,西边是师不易和浪青云!

    与此同时,孤霞城,城主府中,一声厉啸传来,高亢,如神鸟长鸣,华丽无比的妖神之灵从城中冲天而起,扶摇而上,与孤鸿子的真灵并列,屹立在孤鸿子身后!

    他的灵,与孤霞城的神灵竟然一模一样,真灵与神灵并列,以真灵祭祀神灵,让这尊神灵的威严不断高涨,孤鸿子的实力也在不断飙升!

    孤鸿子面庞漠然,冷冰冰道:“师不易,你想入大荒,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我说过我妖族的底蕴深厚,果然如此。连镇守边疆的大吏也是巨擘,只是胳膊向外拐。”

    师不易背负双手,怅然叹道:“风裳啊风裳,你老到死了也要给我留个难题。孤鸿子,你若是收了反叛之心,我还可以留你一命,以你的才华见识,我死之后你便是东荒的妖主,你何必一意孤行?”

    孤鸿子放声大笑,神采飞扬:“师不易,你若是个老头子,我还可以等,但是你太年轻了,我等不了那一刻!这一次,我是为了报恩,也是为了杀你,杀了你,我也可以成为妖主!”

    师不易摇头,侧头道:“滚开。”

    浪青云微微一怔,心中只觉屈辱。师不易这句滚开是对他说的,让他滚开,他也是东荒妖族之中的巨头,被这样呵斥,心中自然不太好过。

    “滚开!我不想背后有其他炼气士站着,不管是不是我的弟子,都要滚开。”师不易冷冷道。

    浪青云压下心头的屈辱,闪身飞下,降落到火山下的妖族大军阵前。

    他抬头看去,只见裂开的孤霞城城楼之上,两个身影屹立,骄阳高悬在头顶,如今是冬日,即便是中午太阳也在北方,从下向上看去,仿佛那轮骄阳处在裂开的城头中央,被夹在对峙的两人之间。

    孤鸿子身后赤红色的披风飘拂,罡风猎猎,大风吹妖神之翼,翎羽翻飞。

    “无胆之辈,我还以为他也会出手,没想到连这个胆子也没有,修为就算再高,又有什么用处?”

    师不易放松下来,抬头看向对面的孤鸿子,悠然道:“不过你的胆子却是很大,有着非凡之处。我很欣赏你,你刚才是否是说,让我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好,我成全你。”

    轰隆

    孤鸿子彻底爆发,神灵与真灵几乎融合在一起,向师不易杀去!

    此时,剑门,镇封堂中,剑六十四式的笼罩之下,孝缺满脸是血,祭起一轮残月,幽老催动幽泉,泉水如同巨龙缠绕冲刷,山神族的巨擘四手张开,一道道射线四下激射,风无忌撑开雨伞,荡开剑龙般穿梭的六十四式,目光露出谨慎。

    剑如龙,不是最可怕的,剑如丝,才是最可怕的。

    “水子安!”四位巨擘各种魂兵、神通抵挡剑六十四式的围剿,这是剑门久负盛名的剑阵,也是最可怕的剑阵。

    水子安祭起的六十四剑茧,也是剑门中的凶兵!

    “十凶兵之一的剑茧在此,那么其他九口凶兵何在?”风无忌毛骨悚然,突然想到外面已经发动攻势的泉老、孝阴、孝晴等巨擘,他的额头不由冒出冷汗。

    “左相生、田延宗带走了十凶兵,是出自老头子的授意,而今,其他九口凶兵,也应该回到剑门了!”

    他想到这里之时,左相生和田延宗也来到了剑门金顶附近,九口绝世的凶兵从他们的元神秘境中飞出。

    一口口凶兵陈列,魔匣,血鳐,飞燕,云剑,南山,金丸,剑丘,莲花,鱼龙,九口凶兵的凶气冲天而起,映得天空一片血红,如同将剑门的金顶包围在血浆之中!

    “染血的凶兵,今日可以让你们吃个痛快了……”

    左相生低声道:“你们染过主人之血,也吃过敌人之血,现在,到了你们凶威绽放的时候了!”

    “桃心怡长老,接云剑!”

    “雷山长老,接血鳐剑!”

    “黎攀花长老,接莲花剑!”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