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丘妗儿大着胆子,忍不住道:“几位师兄师姐,我师哥没有食言,已经将战王榜第一的名头让出来了。¤,你们看,我师哥去了神话榜,你们便又都恢复到原来的排名了。你们真的没有必要与我师哥争什么了,我师哥在神话榜上,你们在战王榜上,不在同一个榜单。”

    夏圣初、蛟青图等人脸色都很是不好看,即便是一直将笑容挂在脸上的天魔妃也有一种杀人的冲动,恨不得将这个小丫头干掉。

    丘妗儿明明是好心好意的劝他们不要与钟岳相争,大家化干戈为玉帛,但是这话说出来,总让人忍不住抓狂。

    “丘家的小妹妹,你这句话很伤人呢!”天魔妃笑着磨牙道。

    丘妗儿比钟岳要小了三两岁,今年恰恰十五岁,天魔妃比钟岳还要大几岁,因此叫她小妹妹。也的确如此,丘妗儿坐着轮椅看起来很是乖巧,在诸多炼气士之中像是个没有长大的秀气女娃子。

    夏圣初白发飘舞,淡淡道:“这位小妹妹,你这话说的好像是钟山氏让给我们,我们才有如今的排名,真是小孩子的玩笑话。我们能有如今的排名,靠的不是其他炼气士的谦让,而是靠我们的拳头一拳一脚拼出来的。”

    丘妗儿怯生生道:“我师哥如果不让出来,你还在第三……”

    “住口!”

    夏圣初喝道,随即长长吸了口气,平定下起伏不定的心境,太伤人了,丘妗儿的话险些打击了他的武道心境,让他平静的武道心境波澜起伏。

    武道心境修炼到他这种境地,如平静的湖面。如一尘不染的蛛网,其他炼气士走入他的气场之中都会荡起一圈圈涟漪,引起蜘蛛的感应。而丘妗儿那句话像是陨石砸入湖面,暴雨冲击蛛网。

    钟岳抬手,笑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师妹不必再向他们解释什么了。解释也没有用处。他们都是各自种族同境界数一数二的人物,养出舍我其谁的心境,嘴上功夫很难让他们心服口服。”

    蛟青图哈哈大笑:“对,想让我心服口服,便只有打得我心服口服!”

    钟岳微微一笑,悠然道:“这些年来想必你们也在犯愁,苦无神话榜上的对手吧?想进入神话榜,却没有神话榜上的对手,所以你们不服。觉得自己是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所以才屈居战王榜上,对不对?”

    白沧海点头,认认真真道:“如今神话榜的炼气士还有活着的,但有些已经消失很久,有些则被镇压,有些则已经是名宿巨擘,很难遇到一个同样是灵体境的存在。钟师兄是灵体境。而且身居神话榜,可以让我等一见神话榜的风姿。”

    他这话说出所有人的心声。夏圣初、天魔妃等人都心有戚戚,对于他们这等已经修炼到自身极限的炼气士来说,想要在同辈之中寻找到神话榜中人实在太难了。

    而钟岳的出现,则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可以看看自己是否有资格登上神话榜,距离神话榜还有多远!

    在小虚空中。灵体境不可能去挑战丹元境的存在,因此想要进入神话榜千难万难。

    如果不是这次帝居之地开启,钟岳也不可能与孝初山遭遇,将其斩杀登上神话榜。

    “败给我,你们虽败犹荣。击败我,你们便名列神话榜。真是一个好算盘,胜有名,败无损,而我得不到任何好处。”

    钟岳面色转冷,淡淡道:“挑战我,你们嫩了些。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让我出手的**。”

    夏圣初、天魔妃等人脸色齐变,一个个怒喝。

    “是否能做你的对手,可不是你说的算!”

    朱姜月突然长啸一声,闪电般向钟岳扑至,伸手一推,只听呼的一声狂风大作,四面八方不知多少炼气士站不住身形,被她的掌风掀飞!

    这些炼气士也都是灵体境炼气士,但是面对这位朱厌神族的年轻女子,竟然连其掌风也无法抗衡!

    钟岳抬手,两人手掌猛然碰撞,朱姜月虽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但一声怒吼,肌体竟然在疯狂碰撞,眨眼睛灵体合一,化作一头独角双足巨兽,皮肤下肌肉高高隆起,遍体神纹缠绕,其壮无比,比灵体合一的诸巨山还要雄壮几分!

    “嗷吼”

    这女子通体朱红,张口咆哮,吼声如雷,掌中力量顿时变得无比恐怖,将钟岳推得高高飘起,随即另一只手叉开,厉声喝道:“五轮合一,朱厌神拳!”

    她掌心中五轮转动,五轮中央隐约浮现出一尊朱厌神人,五指握拳,向钟岳一拳轰下!

    白沧海露出惊容,低声道:“朱厌神族,西荒神族神力第一,果然厉害!”

    钟岳身躯突然变化,化作三足神人,抬手掌中也有五轮,硬撼朱姜月这一拳,背后金光灿灿,无数剑羽向前斩去。

    朱姜月叱咤,额头的朱红色长角光芒大放,雷霆电弧汇聚在角尖,陡然雷霆大作,一道雷光如同利剑斩向钟岳!

    这是朱厌神族的天赋神通,她额头的长角天生便弥补朱厌神族的图腾纹,聚集雷霆,雷剑威力无匹!

    半空中雷电交加,突然间所有雷霆消失,只见钟岳身形飘退,周身无数火焰般的羽翼翻飞,震荡,将朱厌神拳的力量抵御下来,同时那道雷霆之剑则被他右眼中一道月轮挡下。

    当当当

    爆响不绝,那雷霆之剑连续碰撞月轮,月轮越来越小,被雷霆之间的力量斩去,化作青烟,而钟岳探手,抓住这道雷剑,双手一错,将雷剑磨灭成灰。

    他在后退,朱姜月站在那里,整个人燃起熊熊太阳真火,火光之中只有一具骨架,一身血肉赫然都被钟岳刚才的剑羽切碎!

    一阵大风吹来。朱姜月的骨头化作灰烬。

    “大荒剑门水子安的剑茧剑丝大阵!”

    白沧海惊声道:“还有大自在剑气的剑纹,以剑纹炼成剑茧剑丝,比原来的剑丝大阵更厉害。嗯,他还糅合了大日图腾纹,将太阳真火藏于剑丝之中,他将朱姜月的血肉扒去。在骨骼上刻下大日金乌的图腾纹,让其自燃。嗯,好像还有一种玄功……”

    他见识惊人,竟然在短短片刻便从钟岳这短暂的一击中看出诸多不为人知的变化,眼力实在可怕至极。

    “白发三千丈!”

    朱姜月刚死,钟岳还未来得及站稳身形,突然夏圣初白发一甩,但见漫天白发飞舞,化作无数道白色毫光。向钟岳斩去。

    “在剑门弟子面前玩弄剑法?”

    钟岳冷哼一声,身后浮现出五行轮,五行轮转动,一道道剑丝从轮中激射而出,漫天剑丝如同毫光,迎上夏圣初的白发。

    夏圣初身形一动,下一刻便来到他的身边,摇身一晃灵体合一。整个人如神如魔,疯狂向钟岳攻去。

    他是武道宗师。元神无法离体,法力也无法离体,但是肉身却也因此炼得无比强大,只见听一连串雷音传来,他的拳脚简直如同狂风暴雨,一瞬间便是不知多少攻击落下!

    他的肉身每一个部位都是进攻利器。指甲、脚尖、膝盖、肩头,甚至肌肉弹跳也可以攻击,即便是吐出一口痰,都可以洞穿最为坚硬的金属!

    甚至他的鲜血,也是杀人利器。让人防不胜防。

    半空中,钟岳陷入守势,体表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防御神通,抵挡夏圣初恐怖的攻击,他的手掌也千变万化,与夏圣初以硬碰硬,掌中浮现出一道道光轮,以法力弥补力量上的不足。

    他的法力实在雄浑,掌中五轮合一,一掌便可以将夏圣初击退,不愧是逆开五轮的存在。

    钟岳调动五大秘境之力,五轮汇聚在掌中的速度也要比朱姜月更快,几乎与夏圣初的拳脚一样快,这便是他逆开五轮的好处。

    但是,即便他的肉身要比其他炼气士更加强大,但也比不上夏圣初这等专门炼体的武道宗师,更何况夏圣初乃是年轻一辈中最为出色的武道宗师?

    仅仅一息时间,便有数不清的拳脚落下,攻破钟岳的肉身防御,重重击打在他的身上。

    钟岳体内,气血喷流如同大江怒涛,轰隆作响,血脉之中各种绚丽的图腾纹浮现,支撑血肉骨骼,不让夏圣初的拳脚之力将肉身打碎。

    “你能支持多久?”

    夏圣初长啸,啸声不断,攻势更加猛烈。

    与此同时,他的白发飞舞,还在与钟岳五行秘境中激射的剑气抗衡,一根根白发在他的操控下便是威力最为可怕的剑气剑丝,操纵如意,有条不紊,没有丝毫散乱,可见他可怕的控制力。

    白沧海赞叹,由衷佩服道:“夏圣初夏兄,不愧是重黎神族夏氏五百年来的第一天才,这肉神神通已经炼到细致入微,炼入发肤之中了。难道这便是夏氏的斗战天功?”

    丘妗儿眨眨眼睛,轮椅飘动来到他的身边,钦佩道:“白师兄,你懂的真多。你看他们这一战谁胜谁负?”

    白沧海笑道:“这就难说了……呃?”

    突然,夏圣初头顶一紧,无数白发被钟岳五行轮中的剑丝困住,缠绕在一起。

    “五轮合一!”

    钟岳低喝,五道光轮猛然并在一起,大轮套小轮,威力顿时暴涨,将夏圣初的白发向轮中秘境拉去。

    夏圣初定不住身形,突然抬手,以手为剑向自己头发斩去,意图将一头白发斩断,免得被拉入钟岳的秘境。

    钟岳抬手抓住他的手掌,两人四手相扣,夏圣初双脚连起,连环向钟岳全身上下踢去,腿腿夺命,雷音暴动。

    他被拉入钟岳脑后的光轮之中,夏圣初怒吼,只剩下一条腿在外,却无力挣扎被拖入光轮之中。

    钟岳双手猛地合并在一起:“五行炼化、万象镇压,阴阳切割!死!”

    五道光轮疯狂转动,只见轮中鲜血如同瀑布般流下,夏圣初被生生切碎炼死。

    丘妗儿眨眨眼睛看着白沧海,柔声道:“白师兄,夏师兄死了,下一个是不是轮到你了?”

    白沧海额头冒出冷汗,却见一条条飘带翻飞,魔气森然,天魔妃脚踩莲花如同圣女下凡一般攻向钟岳,又似天女散花,漫天莲花朵朵。

    白沧海暗自松了口气,笑道:“还轮不到我出手。天魔妃着实好本事,她乃是海外魔族之祖内定的小妾,自然传承极为可怕,精通魔神的功法,以我之见她的排名低了。她的本事了得,丘师妹你看这飘带,看似飘带,实则是魔道的图腾纹所化,没有半分的杂质,估计是魔族的神通,盂兰飘香真经……呃?”

    众目睽睽之下,天魔妃被钟岳生生打死,丘妗儿眼巴巴的看着白沧海,白沧海额头冒出冷汗,求救似的看向蛟青图,待看到蛟青图大步迈出,又松了口气,笑道:“蛟青图师兄的本事,那就了不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