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金顶危局

第二百六十四章 金顶危局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识海中,薪火这朵小火苗跳来跳去,对钟岳剥夺他对肉身的控制权很是不满。

    这朵小火苗素来以繁衍伏羲神族,培育出下一代纯血的神族为己任。他对钟岳不是纯血的伏羲神族耿耿于怀,所以总是巴不得让钟岳担当起繁衍种族的大种牛,期盼着能从他的后代中寻到一个纯血的伏羲神族作为传承者。

    “钟山氏,我恨你!”

    这朵小火苗跳来跳去,躲到钟岳识海的角落里,背对着识海坐下,独自生着闷气。

    “薪火……”

    “别理我,我生气了!”

    钟岳失笑,随即剧烈咳嗽,心知自己的伤势太重,被魔气、魔威和神威伤到了肉身和元神,再不治疗的话,必有性命之忧。

    刚才薪火入主他的肉身,激发伏羲神血,以伏羲真身化作燧皇真身,强行镇压住他体内的伤势,这才没有丧命。

    而现在伏羲真身散去,让他的伤势再次爆发,几有恶化的趋势!

    他的血肉被魔气腐蚀,肌肤粉碎,血液蒸发,肌肉几乎被神威魔威统统压碎,伤势严重!

    钟岳在劈碎天象老母前世真身时,用的是灵体合一,他的肉身伤势有多重,元神伤势就有多严重。

    这伤是致命之伤,肉身伤势镇压不住,元神伤势也是镇压不住!

    不仅如此,他站在天象老母前世真身面前时,魔气和魔威已经侵入他的肉身元神之中,这股魔气和魔威可不是那么容易祛除和炼化,只要魔气和魔威还在他的体内,便会不断让他的伤势恶化!

    “五大秘境,开!”

    钟岳跏趺而坐。元神浮现,五大秘境统统开启,秘境中收集的夔政的生机和生命力涌出。磅礴的生机和生命力立刻滋润他的肉身和破败的元神。

    他的肌肉顿时停止腐烂,新的血肉在澎湃的生机和生命力的刺激下开始生成。替换体内的败血、坏血、死血,肌肤生长,骨骼裂纹平复,骨髓再生。

    与此同时,他的元神也在借助生机和生命力自我恢复,总算让伤势没有爆发,甚至还越来越轻。

    “夔政不愧是修成不死之身的强大存在,他的生机和生命力实在太强横了。如果没有去夔政之殿,得到他的生机和生命力,这次我就凶险了。”

    过了良久,他的肉身和元神的伤势被镇压下来,但是他肉身和元神中的魔气和魔威可不是那么容易祛除,钟岳感觉到,伤势还有反复的可能。

    天象老母生前是何等强大,她的魔气魔威乃是神级,虽然钟岳体内残存的魔气魔威不多,但对他的肉身和元神都是莫大的威胁。

    这股魔气魔威被他以生机包裹。聚集在一起,识海之中,不知该如何炼化。

    魔气和魔威如同一片乌云。笼罩在识海上空,隐隐镇压他的精神力,让钟岳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似乎压着一座大山,压得自己浑浑噩噩,催动神通也是困难万分。

    “薪火,如何才能炼化魔气和魔威?”钟岳向角落里的小火苗问道。

    “别理我,我还在生气!”那朵小火苗依旧背对识海,坐在角落里,气鼓鼓道。

    “这个……”

    钟岳挠了挠头。有些无奈,意识离开识海。张开眼睛,只见丘妗儿一脸关切的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师哥,你的伤势……”丘妗儿见他醒来,连忙问道。

    钟岳笑道:“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还有魔气和魔威不曾炼化,始终是个隐患。师妹,你没有受伤吧?”

    丘妗儿摇头,欲言又止,这少女内心挣扎不已,想问又不敢问,实在纠结。

    “师哥,你说我是你的九世爱人,是真的吗?”

    她心中小鹿乱撞,暗自怀春,胡思乱想,却又不敢明着询问钟岳,只能心中默想:“你真的寻找我九世了吗?你说我是你的爱妃,你是天帝,咱们真的九世纠缠,咱们经历了多少浪漫凄婉的时光……”

    她的小脑瓜中构思出一个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有的惊天地,有的泣鬼神,有的轰轰烈烈,有的如春风化雨,想到羞处,脸蛋儿羞红,想到感人处柔眸泫然。

    不得不说,薪火这厮那几句话的杀伤力太大,让少女芳心大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钟岳却没有多想,道:“师妹,这次实在凶险,把你拉进来也是迫不得已,否则天象老母不会一同进来,险些连累了师妹。”

    丘妗儿回过神来,按下心中的千般愁万般绪,打量天象老母之灵,道:“师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天象老母死了,水师妹也死了,她毕竟是镇封堂的副堂主,堂主丧命,事关重大,瞒是肯定瞒不住。要不要告知长老会?”

    “万万不可!”

    钟岳眼眸闪动,沉声道:“如果仅仅是天象老母还则罢了,我剑门中还有人与天象老母勾结,天象老母之死若是传出去,便会打草惊蛇。而且,孝芒神族还在不断祭祀,维持天象老母之灵没有沉寂,说明孝芒神族还不知天象老母魂飞魄散,这就可以利用。”

    丘妗儿抬头看去,只见天象老母之灵弥漫着魔威和魔气,依旧张开双眸,没有陷入沉睡之中,这说明的确有人在祭祀天象。

    “若是水师妹没有现身,引起剑门中的强者怀疑呢?”丘妗儿想了想,问道。

    “那么我们便说她在镇封殿内闭关。”

    钟岳思索片刻,道:“炼气士闭关几个月,都是常事,年底我剑门必有大变故,水师妹闭关的话,她的同党肯定会忍不住,会闯我镇封堂。这是揪出她的同党的机会!她不露面的时间越长,便会让她的同党越着急,越容易露出马脚!”

    丘妗儿吓了一跳,失声道:“我们岂不会很是凶险?”

    钟岳点头,又思索片刻。道:“这件事,不能瞒住门主。我太引人注目,若是去见门主。肯定会被人看在眼中,只能师妹你去寻门主。告诉他镇封堂内发生的事情。”

    丘妗儿默默点头,正欲起身,钟岳突然道:“师妹,梳洗干净。”

    丘妗儿恍然,离开镇封堂,先梳洗一番,将身上的血迹洗去,然后装扮整齐。

    钟岳四下巡视。将破碎的锁链收到一起,镇压夔政的大殿也被切开,另一半掉在地上,也被他搬运起来,堆在一起。

    随即,钟岳开启一座座死殿,将天象老母的残肢放出,让天象的灵恢复成完整的状态,然后推动这尊魔灵,塞入一座死殿之中。再次封印死殿。

    “放我出来,我不会剖开你的……”一旁,风孝忠诱惑道。

    钟岳充耳不闻。做完这一切才舒了口气,走出镇封殿,静静地守在外面,等待丘妗儿归来。

    丘妗儿离开镇封堂,一路向剑门金顶而去,没过多久到了金顶,正欲进去,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丘坛氏,你来这里做什么?”

    丘妗儿心中一惊。急忙循声看去,只见几位长老守在金顶外。连忙躬身道:“子正长老,我修炼遇到难题。前来询问门主,请门主解惑。子正长老怎么会在这里?”

    水子正叹了口气,道:“门主他……今儿早上,门主昏厥了一次,不久前才醒来,我们几位长老前来探望。如今门主……”

    他摇了摇头,叹道:“你还是不要进去了,门主已经容不得劳心伤神了。”

    丘妗儿正在犹豫,突然蒲老先生走出金顶,道:“门主已经知道丘坛氏前来,吩咐我让她进来,子正长老行个方便。”

    水子正笑道:“门主发话,何须我行个方便?丘坛氏,你进去吧,记住,门主容不得劳心伤神,你不能待太久。”

    丘妗儿进入金顶大殿,心中诧异:“我是门主的弟子,进去理所当然,为何蒲老语气中还带着请示的语气?还需要子正长老?看来师哥没有说错,门主也被人盯着了……”

    她跟着蒲老先生,几经曲折来到病室,只见一位雷湖氏的长老守在病室外,看到两人,又是盘问一番,这才让丘妗儿进去。

    病室中,门主躺在病榻上,虞大长老坐在病榻边,嘘寒问暖。

    丘妗儿心头乱跳,即便没有钟岳的提醒,她也感觉到剑门金顶隐隐流露出凶险。虞大长老目光向她看来,面色温和道:“丘坛氏,不可耽搁门主太长时间,知道么?”

    丘妗儿乖巧的低头:“弟子知道。”

    病榻上老头子挣扎起身,笑道:“虞师弟,丘坛氏是来向我请教大自在剑气,你下去吧。”

    “是。”

    虞大长老起身,道:“门主不要太过操劳,我们几个老兄弟都在外面守着,你若是感觉不适,呼唤一声便可。”

    老头子呵呵笑道:“我只是昏厥一次而已,暂时还不会死,你不要总是提心吊胆。出去,出去!”

    虞大长老笑着走出去,掩上房门。

    老头子看向丘妗儿,笑道:“你有何困惑?”

    丘妗儿正要说话,突然脑中响起老头子的声音:“你开口问我一个问题,明里问,暗里用精神力波动传音,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丘妗儿定了定神,先问大自在剑气中的一个难题,暗里传音,将镇封堂内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钟山氏这小鬼,做得有的太急了,不过也无伤大局,反倒更适合布局了。”

    老头子一边解释大自在剑气的精奥之处,一边取出一块令牌,又一边精神力传音:“拿着这令牌,去见左相生。”(未完待续)